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理財 etf 台股 殖利率 美股

台日企業合作三大類型 P.62

台日企業合作三大類型 P.62

已於四月二十九日以一百元掛牌的瑞儀光電,是從事背光模組製造的廠商,今年適逢搭上液晶顯示器( LCD 〕景氣上揚,未上市股價已達一百七十元。 不過,你可能不知道,這家公司的總經理是日本人,同時也是日資在台灣成功的例子之一。

像瑞儀光電這種有日本人贊助的企業,在台灣非常多,根據一項非正式的統計,在台灣的電子及電機公司中,有將近五百家公司擁有日本的資金、技術及人力,其中不乏靠日本技術移轉而起家的公司。另外,也有日本廠商是到台灣尋求更便宜的土地及勞動力所致。

日商與台商合作的方式,雖然各公司的狀況不同,但總體來說可以分成三大類:第一類是技術轉移,這是台灣廠商和日本合作最常見的方式,其中最大的項目就是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 DRAM 〉 及薄膜電晶體液晶顯示器( TFT-LCD 〉 , 在這兩大類中,包括力晶、華邦、早期的南亞科技,以及友達、瀚宇彩晶、華映、廣輝等都是這種例子。

乾坤移轉日本進工業薄膜電阻器

另外,很多關鍵零件業也都屬於這種類型。十年前,當時國內沒有薄膜電阻器的技術,台達電到處探訪技術來源,結果發覺日商進工業擁有不錯的技術,於是雙方就決定合作,也促成乾坤工業的誕生,現在並成為國內薄膜電阻器的翹楚。

乾坤工業發言人史文景說:「剛開始我們幫進工業做代工,由於日本人的品質要求較高,無形中也提升了我們的技術水準。草創時日本派來支援的技術工程師及駐廠人員,因為乾坤的技術已經純熟,現在都已回去日本了。」

日商進工業在乾坤創立時就是股東,經過十年的時間,多次除權配股之後,手上的持股剩下七‧五五%,乾坤工業是引進日本技術的成功範例。

印刷電路板在台灣算是最傳統的電子產業,不斷引進先進技術則是廠商制勝的關鍵。在桃園有一家不起眼的祥通電子,不僅出貨給華通、欣興等國內龍頭印刷電路板廠,甚至還出貨至日本。


祥通移轉野田全平塞孔技術 展茂取得凸版印刷技術授權

為什麼祥通有這種能耐?因為它是國內獨家擁有日本赫赫有名的野田全平塞孔技術的廠商,不僅如此,野田還是祥通的股東之一。野田母公司有一位在台灣知名度很高的品管部長藤木基勝,他曾在欣興電子擔任過長期顧問,在離開台灣之前兩年,就在祥通電子上班,透過這層關係,祥通在台灣就取得日本野田的大力技術援助,另外日本亞洲投資公司也看中祥通的這一點利基,因此挹注一些資金,成為祥通的股東。

在桃園平鎮的展茂光電,是以製造彩色濾光片起家,公司成立時間僅有三年,但卻取得全球彩色濾光片市占率四五%的日本凸版印刷技術移轉。為什麼展茂能夠獲得凸版印刷的青睞呢?展茂光電董事長余宗澤應居首功,余宗澤過去一直是日商半導體設備的代理商,非常熟悉日本電子業生態, 在看好國內 TFT-LCD 產業將興起的情況下,余宗澤便努力爭取到凸版印刷的投資及技術授權。

展茂從去年下半年開始進入量產,目前正逢液晶顯示器取代陰極射線管顯示器的高成長階段,此時量產對展茂光電來說是一個不錯的利基點。余宗澤說,「展茂的生產良率已經超越日本母廠,今年將會轉虧為盈,並會將過去的虧損都補回來。」


萬旭電業日本大股東朝日通信持有三五%

第二種合作關係是日本產業外移。公司經營首重延續生命,不論在哪一個國家都是一樣。日本企業也是因為國內市場飽和、工資高昂及土地成本居高不下,就到海外尋找便宜的人力及土地,從而造就了許多台灣電子新貴。

位於五股工業區的萬旭電業,就是日商外移的受益者。萬旭原先從事一般的線纜業,現在則是國內相當賺錢的連接器廠商,更特別的是它的股權有近四成是日本股東。

萬旭電業財務經理張送來說,六○年代初期,在家用線纜領域上,萬旭電業董事長張明祥和朝日通信公司一直就有業務上的往來。後來,日本戰後一片繁榮,慢慢的經營環境轉壞,朝日通信也面臨工資高漲、營運成本上揚,更糟的是客戶及協力廠商也紛紛外移。

因此,朝日通信不得不計畫在海外找尋合作對象,也促成了與萬旭的聯姻關係。現在朝日通信占有萬旭高達三五%的股權。當然,萬旭這幾年的營運成果也令人刮目相看,每股獲利都在五元上下,在台灣算是高獲利的公司,朝日通信在台灣也真的找到了一個金雞母。


久正光電先當代工廠 再成為岡谷電機海外衛星工廠

液晶顯示器( TN 及 STN 型 LCD 〉 模組廠商久正光電,也是因此而成為日本岡谷電機公司全球布局的衛星工廠。久正光電的董事長特助林立峰說,久正一直和岡谷電機有顯示器方面的業務往來,後來,岡谷電機在全球布局時,考量到久正的技術不錯及交貨品質穩定,就選定久正為台灣的海外廠商。

當時是透過岡谷電機香港轉投資公司做策略性投資,因此股東內不僅有香港、日本及美國的岡谷電機,最重要的合作效益是在全球行銷布局,久正的產品可以透過岡谷電機的行銷系統,賣到美國、香港等地。

日本岡谷電機也是日本上市公司,鑑於持有股權結構的不同,財務表達方式也不一樣,因此其持有久正的股權並不高,而且在多年的配股稀釋後,整個岡谷電機的持股率已經下降至一○%以下。

至於第三類則比較特殊,由於日本人發動二次大戰,加上又曾經統治過台灣,一些日本友人對台灣產生愧疚感,因此全力扶植台灣企業發展,其中金利精密就是一例。


金利精密成立是緣於日本人的愧疚

四十年前,建德工業董事長盧基盛到日本去見鈴木創辦人鈴木武,當時鈴木武認為,日本人應該對當年統治台灣做一些回報,因此便與盧基盛一起成立金利精密。雙方的合作相當愉快,即使到現在,鈴木在大陸的客戶,還是交給金利的大陸廠提供沖壓零件,雙方共存共榮的關係,成為日本和台灣企業間的一段佳話。

盧基盛說,「日本人寧可不賺錢,也不要失去市場占有率,但是台灣企業最擅長的是低價競爭取得市場,這正是日本人最害怕的,所以日本企業技術授權給台灣,很多都會留一手,讓彼此的合作留下不愉快的經驗。像鈴木這種公司,不是為了利益來投資的,實在是少之又少。」

除了以上三類外,還有許多台日合作的廠商,是透過日本友人的參與而產生的,瑞儀光電是其中一個例子。目前日本股東持有股權只剩一‧一六%的瑞儀光電,當時之所以會引進日本股東,最主要就是因為瑞儀總經理是日籍人士宮下和博,在他的介紹下,日本資金才會友情贊助瑞儀光電。

宮下和博是日本人,但是來台灣已經十三年,他不僅娶台灣老婆,會講中文,並且在台灣落地生根,成為台灣一家上櫃公司的總經理,透過他的經驗及技術,瑞儀得以成為國內背光模組廠中獲利最佳的公司。瑞儀光電在四月底上櫃,對於宮下和博來說,這也為他在台灣這麼多年繳出了漂亮的成績單。


瑞儀及聯合聚晶都有日本友人的協助

還有一家以設計 LCD 驅動 IC 的聯合聚晶公司, 董事長兼總經理蘇崇文早期曾擔任夏普在台灣的總經理,因此他與日商的關係相當密切,另外他同時也網羅了一些日本工程師到台灣服務,目前這批來自日本的高手工程師,已成為聯合聚晶挑戰聯詠這種大廠的祕密武器,連負責幫忙聯合聚晶代工生產的台積電,都有意挖角這些日本工程師。

另外,股東中沒有日本廠商,但卻和日本關係密切的公司也很多,大部分是因為市場及代工客戶關係。其中比較特殊的是希華晶體,兩年前為了搶攻日本市場,經過評估後,花了十八億日圓,將日本明電通訊株氏會社的石英廠買下來,從事高階的石英產品生產。

希華晶體協理白世杰說,希華在買下日本工廠後,除了在產品與技術交流外,也派出工程師到日本學習技術,這些都提升了希華本身在高階石英技術的躍升。不只是這樣,還有各國廠區電子設備的交流,像是將日本較舊型的設備轉至大陸無錫的希華廠,將設備充分使用。不過,這兩年電子業由高檔衰退,辛苦經營的日本廠,尚未顯現營運績效,寄望明年才能達到損益平衡。

日本技術移轉給台灣後 大部分都失去市場占有率

不過,日本對台灣的技術移轉,有一個很令日本人傷心的共通點,那就是因為幾乎大部分的技術移轉,最後台灣的子公司都或多或少超越了日本母廠,有些甚至就把日本的市場地位取代掉,不管是 DRAM、LCD、光碟機等產業都有類似的狀況。

友達光電董事長李焜耀說, 早期達碁移轉日本 IBM 公司的技術,在公司成立時,達碁也邀請日本投資入股,但日方當時考慮後並沒有投資,可能是因為日本公司已經沒錢了,急著拿授權金回去。大部分日本在台灣的技術授權,幾乎都有類似的情況,這種技術授權的模式,沒有讓日本人獲得回報,反而喪失許多市場,應該算是對日本產業一種很大的傷害。

延伸閱讀

「錢放銀行,你會死無葬身之地」 謝金河:陶冬這句話,恐是未來大家須面對的課題

2019-10-25

新台幣「這個特性」好威!讓台灣得以避開金融危機和經濟衰退

2019-10-25

【贈與財產】寵兒不孝,已贈與的房產如何要回?

2019-10-24

「租房子,是最大的浪費!」單親媽媽的叮嚀,讓他大學畢業前買了25棟房子,身價破千億

2019-10-24

唯一房產過戶給兒子後,老父親竟流落街頭...律師:即使是親生子女,也不要挑戰人性

2019-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