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房價 遺產稅 年金 006208 00891

一手砍案子 一手找案子 P.80

一手砍案子 一手找案子 P.80

再過一星期,就是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周年。回顧過去這一年,發現到經濟上最恐怖的事件,其實是美國企業接連發生的財務醜聞。在這段期間,許多企業的執行長( CEO )和董事會受到輿論與華爾街分析師嚴厲的抨擊, 使得還在打拚的CEO 們莫不點滴在心,有口難言。

另外,八月底造訪台灣的電子海灣( eBay ) CEO 梅格‧惠特曼( Meg Witman)曾經表示過,華爾街分析師會後悔對電子商務如此不看好。現在,讓分析師後悔的時機到了嗎?誰也不肯定。但許多 CEO、投資人該做的事,肯定要開始了。如果只是抱怨、對市場說氣話,於事無補,而且最先後悔的將會是自己。

至於什麼是該做的事呢?例如,務實的 CEO,早已經在重新檢視高階主管的薪酬、 考慮將員工選擇權列入營業支出、配合美國證管會( SEC )對內部交易申報所擬定的新措施,甚至是進行裁員、開創新產品線和新市場等計畫。

除了 CEO,創投業者( Venture Capital,VC )也有該做的事。 現在全世界的VC 都灰頭土臉, 每家 VC 手上都有一大堆在一九九九年到二○○一年、以高價或當時市價所投資的案子,如今的價值至少跌了五○%,甚至是一○○%,帳面非常難看。而這時候,VC 就得面臨抉擇,採取行動把麻煩解決掉。

所謂的麻煩就是 VC 所投資的公司,除了一些本來就不該做的「傻投資」外,大致上可分為三類。

第一類是明明可為,但客戶或市場不見了的公司。像電信市場,原本有世界通訊( WorldCom )、環球電訊( Global Crossing )、奎斯特電話( Qwest )等大客戶可為之服務,但現在這些客戶不是倒閉就是破產,使得賴以為生的小公司面臨斷炊。

第二類是產品很不錯,但市場萎縮的公司。有些公司研發出很好的軟體、伺服器,甚至是新一代的路由器,可是卻沒有人敢買。因為過去三年裡,許多企業花了幾百萬,甚至是上億美元購買新軟體和設備,但到現在都看不到投資回收。專業經理人就像驚弓之鳥,哪敢輕易再向董事會提出採購建議。在這種情況下,即使研發出來的產品再好,公司也只有轉型或忍痛結束掉。

第三類公司是因為時間點或世界改變,使得既有的商機瞬間消失不見。舉例來說,在網路興盛之初,許多公司致力研發電子商務的付費、安全等應用與解決方案,現在卻只要和電信或固網公司合作,用手機就可以解決帳單、認證等複雜又難處理的問題。於是原本投入研發的時間、金錢和智慧,等於沒有了意義,更失去了商業機會。

所有的 VC,可以說毫無例外的,手上都有這三類公司, 所以就要忍痛快刀斬亂麻。因為客戶、市場、時機都不是 VC 所能控制的,必須主動將沒有希望的案子做個了斷。

像上述三類公司這樣的「麻煩」,有些可明快處理。但像第二類公司的麻煩,最令 VC 為難。因為這些公司,不像「傻投資」那般絕對,沒犯下第一類公司所犯的錯,也沒遇到第三類公司的不幸,只是還須投入大筆資金、還得再忍三、四年才能看到結果。

這樣的公司在金融服務、媒體產業非常多。一直以來,金融與媒體企業是最有意願、有財力去使用新發明與新科技的主力。所以,許多軟體、平台、設備都是針對這兩大產業所設計和研發。但由於這兩大產業都是規模極大的巨人企業,其所需要的軟硬體的系統和配備都不是小公司所玩得起的投資。在金融和媒體產業,沒有錢就不美,所以也就不會有所謂「小而美」的公司。過去幾年,美國和亞洲就出現一些大而美的公司,能為金融與媒體企業提供很好的交換系統、認證技術等服務。只是還需要更多的資金和時間。

對 VC 來說,這樣的公司是很有前景,但要付出的代價過高。因為投入了時間和金錢以後,卻不一定能有結果,有結果也不一定有很好的出脫價值。投資時間愈久,對 IRR ( Internal Rate of Return 內部投資報酬率)就愈不利。

對於這樣的公司, VC 該怎麼做呢?首先就是先和投資夥伴坐下來冷靜地想:要繼續投入資金和時間來等待結果?但若不能或不願等待,也只有壯士斷腕,把錢投入另一個機會和公司了。

另外,在 VC 手上,還有第三原是「麻煩」,但已經過這兩、三年的經濟環境與產業景氣的試鍊,或是穩紮穩打或是轉型成功。所謂的轉型,是指它們用核心競爭力找到新的、可執行運作的商業模式( Business Model )。

同樣的,它們也需錢繼續營運。但對 VC 而言,有兩個難題,一是風險有多大?二是投資報酬率有多高?

以目前的環境來看,原本投資了五、六百萬美元,現若再投個一百萬美元,就有機會損益兩平,因這最新的一百萬美元可能可回收好幾倍,以救回先前的投資。但就算通過了投資查核後,是否該續投呢?

先談前一陣子在舊金山所舉行的一場研討會。這場研討會,許多老牌創投像是新企業聯合公司( 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 NEA )、 五月田野基金( TheMayfield Fund )、 艾克塞爾合夥人( Accel Partners ), 及全美創投(USVP )等都有出席, 這些走過二十年、三十年投資歷史的大老,在會中強調兩個觀念:一,以長期投資而言,創投仍是最有價值的投資和資產;二,創投是風險奇高無比的投資,現在大家正有機會做真正的風險投資。

所以,VC 不能只看這幾年的結果,而要看五到十年的發展。 因此要一手忍痛砍掉某些手上的案子、一手積極地把錢投給有潛力賺二或三倍,甚至擊出全壘打(home run )的公司。

發掘有賺錢機會的公司, 就要做正確的稽核評估( Due Diligence )和正確的投資。評估的不外乎是人才、技術、市場,這三個是我們過去不斷強調的核心。至於正確的投資,指的是在極低的作價、最有利的投資條件下,才投入資金。

這不是在占創業家、別家股東或投資人的便宜,因為對 VC 而言,在選擇新的投資機會時,若已通過投資查核,低價是降低風險的第一手段,有利的投資條件則是降低風險的第二手段。唯有使用這兩種手段,才能得到有價值的投資成果。如果 VC 認定這是有未來的機會,而原有股東中的 VC 有誠意也敢投資,就一起重新開始。

另外還有一種新的投資機會,那就是公司沒有歷史包袱,而經營團隊是一群有能力、大膽、有見識、有熱情、務實,而且是二次或多次創業的人才。這些真正使歷史前進的人,他們也比以前好認多了。因為以現在的時局,沒有能力,不大膽,沒熱情的人絕不敢出來創業,而 VC 就是要用積極的方法和手段來找尋這些人、做這樣的投資。只是,其中的風險比從前高。風險不是能不能承受,而是要積極管理風險、降低風險。

現在 VC 不能抱怨,也不能講什麼氣話,只能埋頭苦幹,直到做出成果。成果是為投資股東賺到錢,還有帶動高科技,甚至是整體產業的成長。塵埃落定,可能是在兩年以後,VC 只有做有遠見的投資,才會帶來資本回收, 以及產業的創新與進步。

曾煥哲( Joseph Tzeng ),華晶創投( Crystal Ventures/ CIVF )執行合夥人,歡迎讀者來信交換意見:jt@crystalventures.com,若你要給華晶創投你的創業計畫書,請寄至:submit@crystalventures.com。

延伸閱讀

曾咒罵同志是死gay...基督徒牧師打算花一輩子時間,證明同性戀的美好

2020-01-09

2020總統大選,將決定台灣是又失落20年,或再現「台灣錢淹腳目」榮景?

2020-01-08

為什麼我決定離開中國蘋果:研究所同學「被消失」一個月、連中國同事都期望台灣別被統一

2020-01-07

「兒子,對不起!沒在北部給你留一間房」他29歲還結不了婚...2個故事看台灣最扭曲的價值觀

2020-01-07

從MARCH換開BMW...他每晚花2小時做這件事,2年後升處長:下班後做什麼,決定你的未來

2020-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