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理財 etf 台股 殖利率 美股

李登輝要在藍綠間殺出第三條路 P.38

李登輝要在藍綠間殺出第三條路 P.38

前總統李登輝上周對台灣政壇丟出了震撼彈,宣示了他和台聯將走「中間偏左」的社會主義路線,但統獨兩方更在意的是他「台獨是退步的」、「我從來沒有主張過台獨」的發言,他能夠在藍綠對決的台灣走出第三條路線嗎?

編按:本文作者楊憲宏為資深媒體人,具長期近身採訪、觀察李登輝前總統經驗,對於李式的思惟模式和策略運用,有其獨到的見解。

前總統李登輝,總是在最關鍵時刻,做出最關鍵的動作,說出最具分水嶺意義的話,並讓這個社會的意見領袖選邊,有人選錯了就從此成了邊緣人,有人抉擇與「李登輝路線」站在同一陣線,就成了新時代核心。

過去二十年,看「李登輝兵法」從來就沒失算過。這一回,他老先生又搞了一次「翠山莊起義」,結果雖然混沌未明,但大家都感受到他如虹的劍氣。

不當總統之後的李登輝,消息來源仍然豐富,不只是台灣內部的訊息他瞭若指掌,就是美、日兩國,以及中國的資訊,一樣都是成竹在胸,這其實是有一段不為人知的背景。


執政時努力搭建第三管道

執政十二年,李前總統曾突破萬難,搭建了美日的第三管道,就是在官方、非政府外,建設一種介於官民之間的溝通。在任期內他一直強調,台灣必須務實地在這種國際視野中,找到現實可行的辦法,才能確保安全。

李前總統知道,短期內尋求大國與台灣建立官方關係並不容易,而完全「非政府」的關係則於事無補,必須是一種「穿著民間外衣的官方」,才是現今台灣解決本身國際地位與國際認同的方便法門。

他一手繼承了蔣經國解除戒嚴的後續工作:終結戡亂時期,並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對中國的統治,先視對方為一個國家並明確表明「互不隸屬」。修憲讓所有民意代表都在台灣產生,而且在九六年全民普選自己的國家領導人——總統。這些步驟完成後,台灣在全世界的眼光中,已經是一個具有主權而且獨立的「國家」。雖然,大多數的國家沒有在國際法上承認台灣,可是事實上,他們在與台灣接觸往來時,並不以「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一省來對待」。

即使是美國有所謂「一個中國」政策,可是不論從日常貿易,到外交、國防的相互對待,台灣是美國外交上的一個主權獨立實體是毫無疑問的,這樣的關係就是靠著美台雙方的「穿著民間外衣的官方」來完成。這是李登輝前總統在他的任內不停地努力,想擴大發展的大戰略。

最有意思的是,他成功地讓兩岸之間也發展出類似「穿著民間外交的官方」的第三管道,也就是海基會與海協會之間的交往。這種先求方便法門的作業,從九二年到九八年一直都維持良好,辜振甫九八年赴上海訪問,在中國領導人面前大談民主、對等時,這樣的兩岸關係其實已漸漸形成「新慣例」,也就是在統獨之間找到了一種和平解決問題的新方案。當然,這也是兩岸最難處理的一關,也就是如何定位這種「非民非官,既民又官」的創造性模糊關係。

中國對台當然有所圖謀,九八年辜振甫訪中後,留下一個汪道涵訪台的可能發展。

兩岸之間的相互文鬥,在九九年春天展開。汪道涵的行程一再順延,都以健康為藉口。


兩國論宣示針對中國陰謀

但是事實上,李登輝前總統從國際與中國局勢研判,並非如此單純,汪道涵可能利用十月訪台時,宣布「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讓兩岸的「非官非民,既官又民」的第三管道,變質為一種上對下的官方管道。

這就是為什麼九九年七月「德國之音」來訪時,李前總統會藉著與其對話時,突然說出兩岸之間的關係是「特殊國與國之間的關係」,後來被化約為「兩國論」。甚至連陳水扁總統在二○○○年五月二十日的就職演說中,都出現如此不求甚解的「兩國論不入憲」的糊塗說法。

「特殊國與國關係」當然不是「兩國關係」,這是李前總統在企圖擋住汪道涵來訪,可能造成的「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國際誤解之餘,仍保存著兩岸交往的台灣善意。只是當時江澤民的詭計被識破,惱怒之餘讓兩岸關係急凍。加上二○○○年政黨輪替,一切從頭開始。

檢討七年來,台灣的對外關係,比起李登輝主政時期,是退步的。原因當然是因為李登輝路線,並沒有被陳水扁接受,而且忽視。如果民進黨有更好的辦法,那也可以接受,問題出在「不會又假裝會」,結果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除了讓李登輝路線在外交上完全停擺,也讓台美、台日關係進入問號期,甚至不信任期至今。

對民進黨政府失望、不信任的美日管道,其實仍然一直與李前總統保持密切的連繫,這也就是為什麼李前總統掌握的國際訊息仍然十分靈通的原因。

李前總統會公開說出「台獨是退步的」、「我從來沒有主張過台獨」,當然不是一時興起;其實長久以來,他常向來訪的賓客,說明這些關鍵的詞語。

李前總統一直認為「台獨」在國際上已經有了一定的評價,要改變別人對「台獨」的印象十分不容易。而且「台獨」也帶有太多的不同情感情緒,不是一個恰當的政策或是戰略主張。

他常常說服賓客,要用「制憲」、「正名」等定義明確的人民民主主權主張,來說明台灣人尋求命運的神聖主張。相信多數與李前總統交往的人士,都聽過他的這一段論述,也明白他的堅持。

有些過去常去翠山莊的人,此回故作驚訝狀,好像李前總統「變了」,十分令人不解,這明明是李前總統一說再說的話,怎會如此健忘?當然,他對外沒有這樣的陳訴,此次他大動作,把他多年來與賓客互動的談論公諸於世,到底所為何來,其實是值得好好推敲的。

李前總統所最關切的方向,可大分為三,第一、台灣應該走向中產階級為主架構的經濟形態。第二、要有慈悲心與寬容心,善待弱勢者。第三、不走極端。這樣的目標對台灣目前的社會狀態是有極深沉的治療作用。

目前台灣政治力太走極端,其結果是造成了M型社會,不但政治意見藍綠兩極,貧富也同樣在拉大差距,背離了中產階層穩定社會的格局。但是台灣社會的弱勢者仍處於冷冬的階段,社會的冷熱分布還滿畸形的,有許多「路有凍死骨」的問題還有待解決。向社會主義修正的資本主義,對李前總統來說仍是一個可以改革、可以努力的方向。而這一切的做為,都不能用走極端的方式來完成。


思索小黨執政的可能性

李前總統最近在想的是「小黨有沒有可能執政?」這是一個十分戰略性的命題。小黨當然有可能執政,重要的是理念正確就有機會執政。改造台聯,成為社會民主黨,這是一個新時代台灣政黨的創新計畫。

李前總統的目的,明顯要改變大多數人的思惟,也就是,他不可能支持陳水扁路線,這條路線已搞了七年了,「治國沒半步」。他很務實地指出,陳水扁路線已走入黃昏,就等著夕陽西下,一切從頭開始。可是,李前總統不會天真到以為睡一覺就天亮,陽光依舊在。

如果不經過大改造,有可能台灣從此進入民主的黑暗永夜。畢竟民進黨執政這幾年,真的搞到「百廢待舉」,一切都要從頭來過,社會民主黨有可能是一個正確的答案,也是具有號召力的方向。

李登輝前總統的思惟,當然不以民進黨、陳水扁或是馬英九、四大天王等為對手,他的思惟是以世界各不同階層的政治家為對手。台灣在陳水扁手中成了一個不進則退的徬徨角色,可是在李登輝手中馬上成了大家期待的焦點。在此次新時代大宣告的回合中,李登輝成功地站上舞台,讓所有的政客被迫現出醜陋的原形。現在的李登輝,不只是民主的李登輝,而且是倡議革命的李登輝了。

延伸閱讀

餐飲回溫了 王品宣布明年起加薪2400元

2020-11-03

Q3餐飲業逐步回溫!王品、瓦城、豆府營收反彈 哪家表現最亮眼?

2020-10-26

王品把烏龍麵、火鍋料賣進全聯 背後打什麼算盤?分析師說給你聽

2020-10-06

台灣人吃日本料理有8成愛「這一味」 王品推新品牌擴張日料版圖!力拼單月營收200萬

2020-09-04

只要吃頓飯,就有機會抽中股票?王品推「這活動」 盼把鐵粉變股東

2020-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