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台灣農業的「蝴蝶」效應 P.112

台灣農業的「蝴蝶」效應 P.112

2007-03-15 18:16

談到台灣之光,運動場上,王建民令美國人甘拜下風;科技領域,台灣半導體、面板業,讓自詡世界第一的日本,自嘆弗如;但你萬萬想不到,台灣居然有一種產品,連全球花卉龍頭荷蘭都甘拜下風,願意砸下重金前來取經。

三月九日傍晚,華燈初上,僻靜的台南縣後壁鄉烏樹林產業道路上,一輛輛遊覽車魚貫而入,打破了這原屬於甘蔗及蘭花夜宿的寧靜之地。令人訝異的是,從車上陸續走下的,不是衣著簡便的農夫、農婦,而是一群群西裝筆挺的「阿兜仔」,不一會工夫,上百名老外就擠爆了位於台灣蘭花生物科技園區「二○○七年台灣國際蘭展」的開幕儀式會場。

天空繁星點點、場內鬱鬱菁菁的蘭花香,將這場另類的展覽妝點得好不熱鬧。只見這些遠渡重洋的買主與一攤攤花農熱烈地交易著,「阿里阿多!」「三Q(Thank you)!」在握手作揖的氣氛下,一筆筆上百萬、上千萬元的訂單就此買定離手。

然而同樣的場景,都曾在無數的蘭農園中重複上演。

凌晨三點,台灣農林公司轉投資的台霖生技總經理劉祐甫,正巡視著占地近六公頃的蘭園,他目不轉睛地看著手上報表,核對預備出貨的蝴蝶蘭苗。這成千上萬的花卉,外表如出一轍,卻分別貼著不同標籤,如同整裝待發的部隊,隨著一輛輛二十噸冷藏貨櫃車,兵分二路,一批送往港口,預備遠征日本、荷蘭、法國,而另一批則被載往全國各地的花市,迎接黎明即起的第一批買家。

很難想像蘭花這毫不起眼的作物,全台共四百七十五公頃蘭花面積,占不到台灣萬分之二的土地,每年竟可創造近百億元產值(含周邊設施)。若以全台三百戶蘭農來算,每戶平均年收入居然超過千萬元,徹底顛覆了「農即是貧」的傳統觀念。

以經濟效益最高的蝴蝶蘭來說,全台總栽培數達五千七百萬株,為全球最大生產國,估計每年足以替台灣賺進十五億元外匯(含官方統計十億元及地下經濟五億元),台灣因此也被譽為「蘭花王國」。

「台灣的蘭業,占盡了天時、地利、人和!」台灣蘭花生技園區副主任許文耀驕傲地說,台灣從早年玩家的趣味性栽培、小農經營,乃至於現階段跨國性營運,可謂全球歷史最久、技術最先進的蘭花國度。


利用複製科技量產蘭花

儘管生物科技在台灣尚處於萌芽階段,卻早在蘭花世界開花結果。九○年代,一如複製羊的概念,國內已發展出複製花技術,甚至運用生技,更可做到生理機制、產期調節,換句話說,要複製多少株?要何時開花?早已是小事一樁。

令人咋舌的是,台灣蘭業先進的生產管理,儼然是電子業的翻版。許文耀分析,相對於電子業將生產流程拆解為IC設計、半導體、系統整合等行業,蘭業專業分工細膩程度不遑多讓,從育種、組織栽培、蘭苗栽種到後段的催花(催化開花),不但切割成不同專業領域,每一階段也都能外銷賺錢。


貴族花卉  三師最愛

甚至連蘭花的生長環境,台灣也得天獨厚,譬如開花前的育種、栽培需要攝氏二十多度以上的亞熱帶氣候,後段的催花則得低於二十度的溫帶氣候,尋遍全球,惟有台灣多山的地形,足以在同樣季節,滿足不同的溫差。值得驕傲的是,有別於台灣科技業以代工為大宗,缺乏品牌優勢,台灣卻握有全球八成以上的蘭花種源,地位極其關鍵,也因此,亟欲在蘭花市場分一杯羹的花卉大國——荷蘭,也不得不來台取經,大量引渡種苗。

蘭花的可貴,更展現在蘭花本身的市場行情。「迥異於雨傘、成衣等風光一時的夕陽產業,蘭花卻宛如一個逐步竄紅的國際巨星。」台灣蘭花產銷協會祕書長林豐沛說,相對於玫瑰、鬱金香等盆花作物,栽種照顧不易,花色變化有限,蘭花即使疏於照顧,仍能維持一至兩個月的花期,而易交配育種的特性,已衍生十二萬項品種,變化多端。過去在日本、中國等東方社會,蘭花是讓醫師、老師、建築師愛不釋手的「三師」貴族花卉。

近年隨著複製量產技術成熟,蘭花更從東方流行到了西方、從貴族普及至民間,廣泛地運用在婚喪喜慶等宴會,譬如前幾年在澳洲舉辦婚禮的好萊塢巨星妮可基嫚,就花了新台幣三百多萬元,從歐陸空運蘭花布置會場;在台灣,每逢總統府國宴及民間開業誌慶,更少不了用蘭花點綴。


球產量更勝聖誕紅

據統計,二○○○年全球蘭花批發量約一億二千五百萬株、五十億美元,近來逐年以三成速度成長,讓其他花卉望塵莫及,至○六年已達一億八千萬株,超過聖誕紅成為世界最大宗的盆花作物,國際學者更估計到二○一四年,需求量將高達三億株、一百二十億美元。

台灣的先天優勢,加上動輒四、五成毛利的誘惑下,自九○年代起大自企業如台霖、科隆和金車集團,小到個體戶,都紛紛介入。劉青山就是個在蘭場築夢的個案。

政大企管系畢業的他,原本是台北汽車公司的業務主管,年薪兩百萬元,開著Golf GTI百萬元名車,生活令人稱羨,卻在某次參觀蘭展,愛上了蘭花,更認為蘭花後勢可為,毅然決然回故鄉阿里山從頭開始,如今劉青山擁有蘭園三千多坪,五萬多株蝴蝶蘭,成為年收入數千萬元的富農。

不過蘭花產業固然回收迷人,卻也風險四伏,導致國內蘭花業者不少血本無歸的例子。拿劉青山來說,青山蘭園也是歷經十年風雨換來的。他語重心長地說,蘭花生長週期長,其中蝴蝶蘭更長達十八個月,除了栽種品質費工費時外,更得精準預判市況,否則花了一年半的血汗、金錢,才發現誤判情勢、壓錯了寶,滿坑滿谷的蘭花將瞬間成了一堆無用的廢草。

除了人算,蘭花的風險還來自不可預測的天災。劉青山舉例,二○○二年,游錫擔任行政院長,推行簡約運動,下令不接受花禮,市場上用花量大減,隔年又遭逢SARS,使得蘭花連續滯銷兩年,青山就虧了數百萬元,險些認賠關門。

就連財務完善的大型蘭花企業,也有風險問題。國內蝴蝶蘭龍頭台霖生技,原本是蘭花的大外行,九八年因母公司台灣農林概括承受欠債廠商的資產,接手蘭園而跨入了蘭業,成立了台霖。然而一接手,非但未如外界想像帶來暴利,反而因為市況研判有所出入、品質控管出錯,致使六公頃、數百萬株的蝴蝶蘭滯銷,偌大的蘭園成了超級爛攤子。後來情急之下,○四年農林董事會派出具有工廠管理和業務實戰經驗的劉祐甫前往救火。


週期長、資本高  栽種難

劉祐甫一上任,發現滯銷貨不但無法帶來利潤,又占據空間,影響新苗種的生產排程及空間,於是斷尾求生,忍痛將滯銷品賤價出售。騰出空間後,劉祐甫重金禮聘養蘭專家培育新品種,並數度前往歐、美、日等蘭花消費大國,研判蘭市趨勢,揀選出具競爭力的新種苗、量產。

等到新品種開花,更積極參與世界蘭展,適度炒作行銷,這才讓台霖東山再起。在新蘭種屢創佳績下,一直到二○○六年,連虧八年的台霖,才首度嘗到盈利的滋味。

台霖化險為夷的例子,讓劉祐甫深切體認到,蘭業高資本、週期長、低周轉率的特性,儘管毛利高,卻猶如期貨般的博弈特質。因此,提醒有意經營者,得先研判市況、嚴控栽培細節,方能勝出。

值得一提的是,近來握有歐洲通路的荷蘭及人力成本低廉的中國大陸,急速量產蘭花,已頗有迎頭趕上台灣的態勢。以荷蘭為例,一九八三年蝴蝶蘭批發量僅有五萬株,二○○二年已達一千二百萬株,十年內成長二四○倍。另外,由於台灣先前種苗缺乏專利保護,使得多數盜版種苗流落至歐陸卻遭搶先註冊專利,使得台灣蘭業腹背受敵。

目前政府試圖亡羊補牢,已於台南縣後壁鄉成立蘭花生技園區,試圖替蘭業架構生產、研究、育成、聯賣行銷、展覽等整合產銷平台,去年更通過種苗法,確保種源。

總之,蘭花是台灣農業的金雞母,台灣更是蘭花生產的天堂,台灣蘭業欲立於不敗之地應是輕而易舉,只不過面對急起直追的新對手,仍不可輕忽。

延伸閱讀

他曾是巴菲特手下的中國航空業頭號戰將 為何將是實現花東空中觀光的第一人? 故事要從23年前講起

2022-01-26

「從來沒有缺蛋這麼嚴重」連跑3家全聯架上全空,為何雞蛋突然消失了?「全台蛋荒」真相解密

2022-01-27

早年最困苦的「他」,今在工業區出頭天! 謝金河家族四代團聚:緬懷過去,期許未來

2022-02-03

台灣已開放商務客入境 何時輪到觀光旅遊團? 莊人祥:目前暫不考慮

2022-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