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邱義仁讓自己的「三不」給毀了

邱義仁讓自己的「三不」給毀了

陳東豪、鄭怡佳

焦點新聞

595期

2008-05-15 11:56

陳水扁總統與前行政院副院長邱義仁的關係,很像「水門案」中的美國總統尼克森與國務卿季辛吉。不同的是,季辛吉因尼克森而不朽,邱義仁卻是落得官司纏身、妻離子散的收場。

二○○六年六月,陳水扁總統一家正深陷「國務機要費」、「台開案」等醜聞中;身邊的核心幕僚,包括總統府副祕書長馬永成、國安會諮詢委員林錦昌紛紛辭職,前後任行政院長謝長廷、蘇貞昌都在一旁觀望,由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領導的紅衫軍則占據了凱達格蘭大道。

 
成為扁政權的最後支柱

當時擔任國安會祕書長的邱義仁,是保護陳水扁政權最後的一根柱子,而透過外交掮客金紀玖居中牽線的巴紐建交案也正在進行。此時的邱義仁對陳水扁的重要性,就像季辛吉對尼克森的重要性一般。

前立委林濁水就表示,扁第一屆任期曾想接國統會主委,邱義仁全力反對,這是兩人最嚴重的一次衝突。自此之後,他沒有在新潮流碰到過邱義仁,但邱的所有作為都扯上新系,讓人無以言復。

季辛吉是當代國際政治搞祕密外交的能手,當年他假借肚子痛,鬧失蹤,實際上是密訪中國,促成美中建交。許多政治人物東施效顰,也想成為季辛吉,卻往往以身敗名裂收場。

熟悉邱義仁或曾與邱共事的人都指出,邱義仁一向扮演軍師的角色,執行從來不是他的強項;而且他過去不碰錢、不碰人事,自然犯不了大錯,就算犯錯也看不出來。但是巴紐案不僅涉及金錢,還涉及用人,因此邱義仁錯一次就摔得粉身碎骨。

巴紐案會讓邱義仁從權力的高峰摔下來,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邱義仁的個性,曾經擔任國安會副祕書長約三年多的張榮豐所說:「邱義仁根本不信任制度。」而曾與邱義仁共事的人士則指出,「喇叭(邱義仁綽號)不相信制度,也不相信開會,他喜歡單線領導,方便保密;他也不會用電腦,也不喜歡做筆記,不留紀錄,所有的資訊都放在自己腦袋裡,但一個人的腦子哪能放得下所有的國家機密。」

邱義仁這種不留紀錄或備忘錄的習慣,即使在負責對美工作時依然如此。有一回他奉陳水扁總統指示前往美國溝通,回國後,口頭向總統報告與美國溝通結果,卻沒有任何書面或文字報告。一段時間後,總統對於與美溝通內容有些遺忘,回頭問邱義仁也問不清楚,只好由馬永成再跑一趟美國並做成書面報告。

在擔任國安會祕書長期間,很多外交專案,邱義仁也都習慣單線操作。他資訊很多,知道的內情很多,但執行力差,下達的指示都沒有後續追蹤控管,也沒將有用的資訊化為具體的書面情報或行動方案。


 
不相信文官 不相信體制

邱義仁在國安會的同僚就指出,「邱義仁除了不喜歡做筆記外,也不相信文官。」李登輝主政時期,由台綜院與美國凱西迪公關簽約,成功推動李登輝前往母校康乃爾大學演講而轟動一時。但○三年因國安密帳風波,台灣中止與凱西迪公關公司合約,改與另一家公關公司簽約。這家公關公司在業界風評很差,但邱義仁沒有徵詢相關人士的意見,就直接跑到美國與這家公關公司簽約,完全不符體制,而且也不問相關人士的意見。簽約後,台灣委辦的任務都沒有達成,沒多久,就和這家公關公司中止合約。這又是一個邱義仁不信任文官、獨斷獨行的例子。

邱義仁不重視細節,不管追蹤考核,不信任文官體制的習性,配合一個外交新手部長黃志芳,加上非外交系統出身的黃志芳機要參事張強生,終於在巴紐案鑄下大錯。

或許是因為黨外時代的種種經歷,讓邱義仁變得多疑,進入體制後,卻不相信體制。不太信任他人、沒有太多朋友的他,和外界也沒有太多聯繫,只喜歡看書、聽聽像披頭四之類與爵士音樂,儼然是個「宅男」。

性格使然,邱義仁也特別喜歡單線關係,因此需要、也喜歡認識一些特別的人。例如,前越共總書記胡志明的孫女來台旅遊,就有中間人會幫忙介紹給邱義仁認識,他也認為這對台越關係可能有用處;另外像前竹聯幫幫主趙爾文與邱義仁也不陌生,邱義仁可以從他口中聽聽外面的瑣聞軼事。認識這些「奇人異士」滿足邱義仁愛搞祕密的習性。

邱義仁的同僚指出,「邱義仁喜歡小祕密、小資訊,卻忽略了公開的情報,金紀玖就是個例子。」

金紀玖在陳水扁擔任台北市長時,先認識陳水扁早年的國會辦公室主任陳淞山,由陳再認識柯承亨等市府「童子軍」,最後在柯介紹下,邱義仁認識了金紀玖,甚至還信任金紀玖。


 
疏遠朋友 因此漏掉情報

外界都知道金紀玖充其量只是劉泰英身旁的客卿。劉泰英在擔任中華開發工銀董事長時,金紀玖曾經想藉由劉泰英在開發的影響力,讓開發投資他的力甲營造;案子送進當時開發工銀總經理胡定吾手上時就石沉大海,劉泰英也沒多說什麼。

《文茜小妹大》主持人陳文茜則指出,「金紀玖是個講話很白的掮客,他曾主動跑來告訴我:『泰公很欣賞妳,妳出個名,和我合作,我們可以拿到很多工程。』」陳文茜毫不客氣指出,像金紀玖這種人,怎麼可以相信、可以用!但邱義仁就是用了金紀玖。可笑的是,邱義仁自進入政府體制後,為了「保密」,就與吳乃仁等老友保持距離。其實金紀玖透過中鋼董事長林文淵的安排下,曾三次邀宴同樣是新潮流創流大老、前證交所董事長吳乃仁。如果邱義仁肯向老友吳乃仁打聽一下,或許也不會被騙到身敗名裂。

從邱義仁到黃志芳,當發現台巴無法建交時,黃志芳居然派自己的機要張強生帶著金紀玖出國想把錢拿回來。當時邱義仁或是黃志芳若將金紀玖留在國內,雖然金錢外交的醜聞會爆發,但不至於被騙十億元,乃至於鬧出黃志芳在三月間就拿到吳思材給他的分贓清單,卻等到台北地檢署傳訊時才交出來,顯然黃志芳對邱義仁的操守已不信任,想拿這份分贓清單自保。這也顯示從邱義仁到黃志芳都想「私了」,蔑視了體制與國法。

邱義仁曾被稱為是民進黨內最厲害的情報頭子和大內高手,被形容為心思細密、頭腦清楚、行事低調、行蹤詭祕,不愛錢、不爭功,臉上習慣性微笑的背後,似乎永遠藏著陰謀,渾身上下都是祕密和機密。只要邱義仁一出手,就是高招、奇招、賤招;例如三一九槍擊案,許多藍營人士深信就是邱一手策畫。像他這麼聰明的人,怎麼可能被金紀玖這種掮客騙了十億元?甚至落到可能坐牢的下場!

說到底,其實,邱只是五十八歲的「宅男」。
 

延伸閱讀

把書店當革命基地 最會打選戰的政治孔明

2016-12-01

沒蜜月期 新內閣要求「即戰力」

2016-03-17

非典型政治奇葩 不太綠的英全體制上路

2016-03-17

陳文茜、蔡英文上火線 P.42

2004-03-11

綠朝高官下台 幾人歡笑幾人愁

2008-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