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詹啟賢:你不戰,不會勝;正義不戰,就是輸

詹啟賢:你不戰,不會勝;正義不戰,就是輸
走過風風雨雨,詹啟賢自認過去所做的一切都是無愧無悔的決定。(攝影/林煒凱)

鄭淳予

政治社會

詹啟賢提供

799期

2012-04-12 14:52

詹啟賢,從詹醫師、詹院長、詹署長到現在的詹董事長,不管哪一個身分,他都秉持「做自己該做的事」。回顧一簑煙雨任平生的過往,再往前走,他的內心也無風雨也無晴。

原訂七月上路的二代健保,最近因實施時間是否延後,再度成為新聞焦點。國光生技董事長、前衛生署長詹啟賢接受本刊專訪表示,「你認為,國家應該提供所有人同樣的醫療服務嗎?或是,國家提供所有人基本的醫療服務,然後由個人根據自己的需求負擔支出?」

眼看著「二代健保」形同喊了十餘年的口號,詹啟賢語氣變得有點激動:「現在還在談要依照家戶所得收錢,根本就沒碰到問題的核心啊!」他對在衛生署長任內,來不及推動的「全民健保修正案」感到遺憾。

詹啟賢曾提出一套「健康照護的新中間路線」,他認為,政府提供的醫療保險應涵蓋每一個人,但不包含全部的醫療服務,臨床醫療服務則由民間機構提供,經費由全體國民共同繳付;讓自由市場創造有效率的醫療產業,也讓政府有限的經費提供最大的照護。

 

滿懷熱血返台 一年內讓逢甲醫院停止虧損


不在其位的詹啟賢感慨,自己已無力再做什麼,但同樣的問題卻還是「數十年如一日」,他微笑的臉孔一下子轉為愁容滿面。

針對醫療資源分布不均的問題,他也犀利指出,「台東缺醫生,那有缺老師嗎?同樣是全國性的資源,為什麼教育資源不那麼匱乏?因為小學、國中、高中都是政府提供!所以問題就在於政府沒有提供足夠的公立醫療在偏遠地區,城市地區的公立醫療卻不斷擴增。」

對社會公共議題,詹啟賢似乎仍有滿腔熱血,但提到他任職董事長的國光生技,他卻三言兩語帶過:「公司的發展跟我過去做任何事情都一樣,順其自然,但方向要確定,就是走入國際,至於營業額,那沒有太大的意義。」國光生技主要業務為生產各式疫苗,是亞洲唯一得到歐盟GMP認可的製藥公司,即將在五月三日掛牌上市。

詹啟賢,原本在美國擔任外科醫生,二十三年前,接到了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的一通電話,邀請他回台擔任逢甲醫院(奇美醫院前身)的院長。許文龍對他說:「這醫院是社會的,大家共同努力把它做起來吧!」

這通橫跨一千公里的越洋電話,改變了詹啟賢的後半人生。

詹啟賢一直想把美國的現代醫療體系帶回台灣,許文龍的邀請無異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他滿懷雄心壯志回到台灣,才發現擺在眼前的是一筆爛帳。

「面對九億元的財務缺口,我真的想過放棄;面對內外夾攻的複雜生態,我也曾心力交瘁。」回顧剛接下院長職務時,詹啟賢說,自己並非沒想過離開,但唯有在各方派系的利益衝突之間把事情圓滿解決,端出結果,才能證明自己。

「人們常說:『正義終究會戰勝邪惡。』這句話我體會到的不是輸贏,而是,你不戰,不會勝,假如正義不戰,就是輸。」當時詹啟賢端出大刀闊斧的措施,樣樣藥到病除,一年之內就讓醫院停止虧損,第二年開始盈餘。

 

經營奇美有成 入閣署長推動多項醫改法案


更因為有效的溝通和協商,讓逢甲醫院在各方人馬的反對聲浪中順利更名為奇美醫院,進一步奠立奇美醫院成為大台南地區深具口碑的醫學中心。

七年後,他經營奇美醫院有成,讓剛上任行政院長的蕭萬長延攬他入閣,擔任衛生署署長。

詹啟賢投身官場,罹患癌症的母親得知么兒入閣,第一個反應就是握著他的手直嘆:「毋甘呢!」(捨不得)而詹啟賢回台後,人生經歷的一些風波,看在妻子的眼裡,也只能默默承受。

詹啟賢在衛生署的兩年半內,共推動了二十二項醫療改革相關法案,整合了防疫處、檢疫總所,和預防醫學研究所等三個單位,並另外成立疾病管制局,其他醫療照護相關政策還包括首度實施老人感冒疫苗接種、補助原住民及弱勢族群健保費用等。

儘管在奇美醫院和衛生署任內都有不錯的成績,但大多數人最記得的,還是他二度回奇美醫院擔任院長期間所經歷的三一九風波。

這件往事如影隨形跟著他,當他在二○○七年被國民黨從不分區立委名單中撤除時,也引發外界的揣測解讀。針對記者提問,他執意不再多談,「有時回想起來,也是歷歷在目,但當事人都還在,這畢竟不是一個人的事,就讓它過去吧!」

詹啟賢的多年好友豐田電機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蘇文禎則透露,事件永遠只有一個版本,對詹啟賢來說,說再多次和說一次都一樣。「我認識詹啟賢二十多年,在他身上完全找不到『後悔』二字!」不過,旁人眼中總是無愧、無悔的鐵漢,也有脆弱的一面。

○三年,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疫情籠罩全台,不僅全民恐慌,從事第一線醫療工作的醫事人員更是提心弔膽。當時詹啟賢早在三月就以奇美醫院院長身分,在院內設立發燒隔離區,並召集全院啟動防治計畫,務求做到「滴水不漏」,反應速度比政府還快,讓奇美醫院被視為抗煞最後一道防線,許多防疫措施也成為日後台灣面對流行病的基本作業範本。

就在詹啟賢親自督軍建立起重重防線的同時,發生了一件事。蘇文禎回憶,有天下午,他和詹啟賢一起打高爾夫球,打到一半,球場經理慌忙跑來求救,說有人在球場內休克。詹啟賢趕到昏迷者身旁,發現那人的心跳和呼吸都停止了,圍觀者沒有人認識他,詹啟賢馬上為休克者進行急救程序。

 

儘管他內心閃過關於SARS疫情的念頭,但沒有多想,就開始進行CPR(心肺復甦術),為休克者做人工呼吸,直到恢復生命跡象。詹啟賢還親自打電話給奇美醫院的急診室主任說明狀況,交代救護車上的救護團隊,等料理完一切後,才開始不安起來。

「那時我還和詹院長提議繼續把球打完,他卻喃喃對我說,他要死了,轉身就往淋浴間去。那時天氣很熱,他開著熱水沖到滿身大汗才走出來。後來回家還不敢告訴太太這件事,只是默默地分房睡。直到隔天在醫院檢查沒事,才打電話告訴我,他鬆了一大口氣。」蘇文禎回憶起這段往事,至今仍不敢相信德高望重的醫院院長,會在風聲鶴唳的疫情散布期,為陌生人做這麼危險的急救;但也從這件事看到,詹啟賢沉著冷靜的外表下,其實有和一般人無異的徬徨情緒。

 

詹啟賢

詹啟賢於民國79年返台,接任逢甲醫院(奇美醫院前身)院長,從此和台灣醫界結下不解之緣。

 

許文龍均富哲學 影響他不追高但求廣的人生


在詹啟賢的人生歷程中,回到台灣的日子充滿轉折與考驗,但也不時遇到指點迷津的貴人,許文龍的一句話就曾影響他後半輩子的人生觀。

「回台灣不久後,我剛認識許董事長,有一天和他聊道:『一個男人一生會面對很多抉擇,你覺得事業、財富、家庭、愛情,該怎麼排序?該為什麼放棄什麼?』」許文龍的回答徹底顛覆他的想像:「每一樣都需要,缺少哪一個,你都不圓滿。」

自此之後,詹啟賢心中不時想著這套「均富」哲學。「如果其中一項一定要做到百分之百,其他勢必會被犧牲,我不要求其中一項要衝得多高,而是追求我能顧得更廣。」

曾經,詹啟賢的長子就不能諒解父親放棄一家人在美國的團圓生活。對詹啟賢來說,長子成長的黃金歲月正是他回台打拚的時候,「其實你很難比較哪一個選擇是『好』,或『不好』,只能說你會不會regret(遺憾)。」

沒有陪著兒子長大是他沒辦法改變的事實,「只能用愛去彌補,讓他知道你愛他,讓他看到你努力花時間和他相處。」詹啟賢拿起桌上一對龍鳳胎的照片,臉上滿是慈愛:「現在我也做了阿公,我們家裡氣氛很好,大家都很樂於互動。」

從詹啟賢的笑容中,看出他過去二十三年的心路歷程,就是一段無悔的人生。

 

詹啟賢

儘管事業繁忙,詹啟賢也不願輕易犧牲家庭生活。


詹啟賢
出生:1948年
現職:國光生技董事長、總統府資政
經歷:奇美醫學中心院長、衛生署署長
學歷:中山醫學院醫學系 

成績:打造奇美醫院成為台南醫學重鎮、成立疾病管制局

延伸閱讀

馬英九 不喜歡被人指導的感覺

2008-05-01

國光生技靠新流感疫苗營收翻八倍

2009-09-10

國光生技如何落實公司治理?

2018-11-07

董事、治理三大疑慮 國光該說清楚的事

2019-05-15

台灣新冠疫苗發光!國光生技:全部自主開發 明年準備上市 還可以外銷

2020-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