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0056 0050 00881 00878 00900

到底是誰沒禮貌

到底是誰沒禮貌

小農看世界-嵐水

美食旅遊

2013-05-16 14:36

近日接獲輔導的農村社區反映二個有關沒禮貌的事件:

 近日接獲輔導的農村社區反映二個有關沒禮貌的事件:

第一件事就是現在熱門的賞螢活動,去年協助大溪一個社區維護螢火蟲棲地,沒想到運氣太好一年後螢火蟲大量出現,社區居民興奮的迎接這群火金姑回來這片土地上,在僅是口耳相傳,沒有什麼宣傳的情況下,居然在大雨連綿的四月天,湧進了超過200人次以上的賞螢客,這中間不包含自行進入未知會社區人員的~~不速之客。

而這些不速之客就是社區居民來找我抱怨沒禮貌的關鍵,因為他們除了一開始沒有事先知會,還直接把車輛開進螢火蟲的棲地,賞螢拍照時大聲喧嘩,不只吵到蟲也吵到居民,這件事是人與人之間的沒禮貌,因為人看得懂字,所以立個告示或做個路障,明年或許可以有所改善。

第二件投訴,則是近來一到傍晚就在大溪市區上空聽到[幾~幾~幾~幾~]這種聲音,鄉親問我是甚麼動物在鳴叫?太吵了,能不能幫他們處理?這問題可棘手了!這吵死人不償命的叫聲是夜鷹的鳴聲,從傍晚開始鳴叫會一直叫到大半夜,至於真正叫到幾點,因為我沒切身觀察過,只能說最晚我曾在半夜2點還聽到夜鷹的叫聲,只是後來撐不住上床睡覺了,所以不知道牠會不會叫到天亮?但是這叫聲很尖銳而且整晚不會中斷,確實在市區是有點擾人,但這是造物者給予此生命的特性也是牠的特徵,所以不可能改變,更不是牠沒禮貌,最後就只能回頭反省,如果我們因為必須接受而提高包容性,甚至最後愛上牠,就不會覺得牠太吵了。

前後二個問題,一是人與人之間為了禮貌與管理產生的,也並不完全是站在螢火蟲立場發言,只因想要得到可控制權,二是動物干擾到人類,這當然是完全以人類角度來看待,其實人類現在居住密度高,不要說動物吵到自己,人類與人類之間也常為了誰家唱歌太大聲,樓上敲敲打打影響安寧,他家油煙跑到我家來等問題互相檢舉提告,重點都是想要得到主導控制的權力,凡是影響到自己權益的都沒有禮貌。

談到沒禮貌,各位印象最深的當是在反媒體壟斷時,陳同學被邀請到立法院發言沒禮貌,這個名詞才又開始流行了;這時候,小農夫我又要憶起童稚時,但不是很確定是哪個年代,因我是對年代過得很渾噩那種人,好像有聽過老師在教「禮貌運動」,內容就是要我們這些小朋友多說:「請、謝謝、對不起!」,而且要求小朋友一定要遵守,如果發現其他小朋友沒有說的話,可以向老師檢舉;被檢舉的同學就被冠上壞學生,而檢舉的小朋友就成了好學生,所以在我幼小的心靈總覺得,是因為怕被檢舉所以才要做個有禮貌的小孩。

至於上次陳同學被指稱「沒禮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沒說:「請、謝謝、對不起」,才被千夫所指?還是因為他說的沒錯讓大人們沒面子,所以成了沒禮貌,這就是余憶童稚時學得的:「嬰仔有耳無嘴」的教育與成年人自尊心作祟的夜郎自大。

而成年人的主觀與自尊心作祟,更展現出人類對於有沒有禮貌都是以自己的喜好來認定,而不是遵從真正的社會倫理或是土地倫理來看,不喜歡的聲音不論是人類或是動物製造都是沒禮貌,最好能一除而後快,但自己喜歡的鳥鳴聲或美麗的動物毛皮就抓回自己家占為己有或炫耀,你抓來的可能是動物的父母或幼兒,不知你有問過這些生物願意住在籠子嗎?為了蓋屋將雜草清除樹砍倒,砍的樹、除的草是許多生物的家與食物來源,你有爭求過他們的同意答應搬家嗎?為了自己方便鋪上只有人類方便的柏油路,車輛經過壓死要產卵的青蛙、螃蟹等,斷絕了生命延續的路徑,柏油路也成生物的死亡之路;為了不想看見自己製造的垃圾,所以把山及土地開腸剖肚來埋垃圾,雖然眼不見為淨,但卻是預支了人類後代子孫的生存環境,不知我們的曾曾曾孫們知道這是我們留給他們最大的遺產時,會做何感想?

小農只是想說,是否當我們把手指向別人,責怪他人沒禮貌之前,也能將手先指向自己,對所有生物先說聲:「請、謝謝、對不起」,尊重它們的生存權利,也做個被其他生物認為有禮貌的人類呢?




圖:橙帶藍尺蛾的幼蟲掉落沒有遮蔽物的水泥牆,需快速逃命,避免被鳥食或被曬死。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