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地方政府球員兼裁判 山林陪葬

地方政府球員兼裁判 山林陪葬
南投萬大水庫。萬大水庫因泥沙淤積,如今只剩下三分之一的蓄水量。

賴若函、郭淑媛

焦點新聞

攝影/齊柏林

879期

2013-10-24 13:35

業者搞觀光、政府拚經濟,環境淪為犧牲品。提供解方的《國土計畫法》草案仍卡在立法院,忍受來自相關利益團體的角力。若「經濟發展優先」思惟不變,台灣不會有停止開發的一天。

從高空看台灣,會發現美麗的寶島,曾幾何時,已然千瘡百孔。

阿里山遊人如織的祝山觀日平台,咫尺之遙的邊坡處,有上百公頃的土石崩塌;東部人稱「天使的眼淚」的高山嘉明湖,西部卻有汙染綿延三十公里的黑色南崁溪;至於看不見的空氣汙染,甫出爐的NASA(美國航太總署)空汙地圖指出,台灣的細懸浮微粒濃度竟是歐洲的二至三倍。

面對長久以來的國土破壞,不見由上而下檢討的作為,往往等到颱風、豪雨來襲時,發生土石流、道路崩塌、橋斷樓垮等災情,政府相關部門才會究責、檢討,但新聞熱潮過後,卻不見真正的改變。

「政客用天災來卸責,拿受災戶來消費,每次都列出所謂的優先法案,但都不會真正積極推動。」農村陣線聯盟政策遊說組主任林子凌義憤填膺地說。

若先不論責任歸屬,檢視我們的國土,到底台灣,離福爾摩沙這個美麗稱號,已經多遠了?

台灣山坡地面積高達七三%,山高、坡陡、雨急的地質與氣候特性,再加上地震多,是造成土石流的主因。台大土木系教授鄭富書的研究顯示,台灣與外國比,同樣面積的土石流量高了二十倍,土石流發生的頻率也遠較國外高,平均兩、三年就有一次。

九二一地震後,台灣地質鬆軟,加上極端氣候,豪雨變多,更是雪上加霜;莫拉克風災後,經濟部根據福衛二號衛星照片完成的全台崩塌地面積判斷,從高屏溪流域的荖濃溪、旗山溪、隘寮溪,曾文水庫及南化水庫集水區,崩塌面積達四萬七一六六公頃,增加三五五六公頃、約五千個足球場大小。

如果前述為不可抗拒之因素,那麼山林的過度開發,就是人類要捫心自問的問題。


水泥工業 把山頭變癩痢頭

 

不少如癩痢頭般的山頭,是水泥工業帶來的徹底破壞。光是生產一噸水泥,需要一.四噸的石灰岩、三百公斤的黏土和六十公斤的矽砂。

「水泥是毀滅性的產業,因為它就是讓一個山頭不見啊!」林子凌說,政府收的租金過低,根據林務局資料,國有林地採礦最低租金在花蓮,每年每公頃只要五三一一元,換算每月租金僅約四百元。在官方變相鼓勵開採礦業、生產砂石、水泥的心態下,台灣東部的海岸山脈,每年生產一千九百萬噸水泥,卻有一半是外銷。

環保律師詹順貴質疑,水泥挖太多,當工程建設不需要了,就去製造消波塊和攔砂壩,「但是真的有需要嗎?還是變相讓石化業可以繼續賺錢?」

此外,台灣每年砂石開採一億噸,有六成是非法開採,地面的坑洞,就由廢棄物回填。商人荷包賺飽,大地生機卻喚不回。

打著發展觀光的名號卻破壞國土者,也不在少數,最經典就是南投清境農場。

百岳環繞的清境,原由退輔會為安置退除役官兵進行農墾而開發,美麗的風光,讓民宿業者接踵而至。周休二日的商機,讓附近民宿十年來由二十六家增加到一三四家,其中竟高達九七%是違建,僅四家合格。

當清境不再「清靜」,占用國土、破壞水土保持的業者櫛比鱗次,成為土石流的高危險區,曾被形容為「滿山的未爆彈」。

空拍紀錄片《發現台灣》導演齊柏林表示,九二一震災後,政府鼓勵清境發展民宿、振興經濟,沒想到一發不可收拾,「政府在地區發展時,常常沒想到長遠後果,只看到眼前的利益。」蠻野心足協會創會理事長文魯彬則說,清境問題懸而未決,和政治角力大有關係。詹順貴直言,「最重要的是南投縣政府不積極管制,讓人有機可乘。」對此,南投縣政府建設處使用管理科科長黃乙穎表示,違章建築採取檢舉制,根據《區域計畫法》,若有違規使用土地行為,一次開罰六萬元。

不只清境,去年全台山坡地違規使用遭取締有四三五公頃,處罰金額有九千九百多萬元,其中有六十七件移送司法,顯然問題一直未解。

齊柏林也點出,高山公路是「殺手」,會改變山的支撐力量,當風災來臨時,就嚴重崩塌。

前總統李登輝時代,為加速平地開發,高喊「農業上山、平地廢耕」,造成許多農民砍伐林木、種植淺根的高經濟作物,如檳榔、高冷蔬菜等,也成水土保持的破壞者。

「三十年前台灣種出溫帶蔬果,被認為是農業奇蹟,但所造成的土壤沖蝕及施肥導致的水庫優養化,卻是苦果。」內政部長李鴻源說,考量農民生計,較平衡的作法,應是改種樹木,政府再給予補貼。

高山濫墾濫伐,上游無法水土保持,溪水流動帶來大量砂石,流進水庫造成淤積,這已是全台各大水庫的普遍現況。

以南投縣萬大水庫為例,台大地理系教授林俊全在《台灣空中地理大教室:一百個你不可不知的關鍵地貌》書中提到,萬大水庫一九六○年完工時,還有一.五億立方公尺的蓄水量,經過九二一大地震和二○○四年敏督利颱風,上游集水區崩塌地連年增加,現在只剩下三分之一的蓄水量;推估十年後就會無法使用。萬大水庫分屬林務局、河川局和台電管轄,中央應出面整合。

 

南迴公路

▲南迴公路消波塊。為了防止海岸線侵蝕而放的大量消波塊,近年被證實是治標不治本,也讓人民失去親近海岸的機會。


桃園南崁溪 整條變「黑龍江」


另一怵目驚心的,則是「黑龍江」的景象。據環保署統計,去年全台有一○%的河川受中度以上汙染,其中桃園縣流域面積最大的南崁溪,上游有林口、龜山工業區、砂石場、中油煉油廠;中下游有畜牧業和家庭廢水,導致整條溪流都呈黑色。

環保署統計,去年南崁溪汙染達百分之百,全長三十.七公里,有二十九.三公里受中度汙染,一.四公里是嚴重汙染。桃園縣政府因水汙染被開罰三千八百萬元,僅次於高雄市。

追究責任,詹順貴認為,地方政府規畫的工業區汙水處理能力不夠,加上違章工廠太多,常偷排廢水,且桃園縣環保局未持續開罰,所以汙染難以改善。桃園縣環保局稽查科科長林立昌回應,縣政府從一二年九月開始實施「貓頭鷹專案」,專門在假日、深夜、風雨夜巡察河道取締,截至目前共裁罰五千七百多萬,已十家工廠停工。

另外,河川水質無法有效改善,是因桃園縣目前汙水下水道只占總體下水道的五%,而南崁溪民生和事業廢水的占比各為五○%,目前在規劃沿岸的民生汙水接管,希望接管到汙水處理廠處理後再排到南崁溪。


法規鬆綁平台 讓業者暢所欲言

 

來到海岸,環境持續惡化,光是西部沿海,就有一千平方公里面積低於海平面。


西部沿海四萬公頃的魚塭所抽的地下水,被認為是地層下陷的主因。但詹順貴認為,養殖業抽的是淺層水,對水循環相對友善,大多滲回地下水或溪流,真正消耗的水不到兩成。

同樣超抽地下水,工業要負更大責任。詹順貴說:「工業用水需要更乾淨的水,故抽的是深層水,而且排出來的水含重金屬。」一一年高鐵彰化路段下陷時,政府曾封深水井,時任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主委的李鴻源說,彰化、雲林、嘉義工廠水回收率只有一○%,未來耗水產業如科學園區,不應再進入地層下陷嚴重、國土脆弱區。

國在山河破,台灣真的要把這樣的家園,交給下一代嗎?

面對問題,政府難辭其咎。林子凌說,包括《森林法》、《國家公園法》、《水土保持法》等,台灣不是沒有法源保護國土,但政府部門時常扭曲內容,朝對經濟有利的方向解讀,才是大問題。文魯彬則點出,地方政府推動開發案,也同時負責環評,產生「球員兼裁判」問題。

若「經濟發展優先」思惟不變,台灣不會有停止開發的一天,經建會甚至設立了「法規鬆綁建言平台」,讓各行各業提出希望鬆綁的法規,其中也包含土地環境的開發。

亡羊補牢,為時不晚,近來推動的《國土計畫法》草案,也許是解方之一。

詹順貴建議,在全台資源盤查後,國土計畫應依重工業、輕工業、服務業的比率,訂定可住人口上限,並據此劃定都市計畫土地。而土地用途標示清楚後,若是工業發展區,申請可從簡;但不該開發的農業區、國土保護區或山坡地則嚴格禁止。

力推立法的李鴻源說,《國土計畫法》草案已根據災害潛勢圖,包括人口、土地、土地承載力,把台灣分成高山、平原到海洋好幾塊,一直被忽略的海洋也會重新規畫;從資源開發、環境保護到觀光發展,期待沿海的資源保育與應用,有更積極的作為。

不過,《國土計畫法》草案仍卡在立法院,立法過程中,勢必有來自政府、企業和相關利益團體的角力。若要許下一代美好的未來,推動位居各法上位的《國土計畫法》刻不容緩,公民團體和媒體等監督政府保護環境的力量,也需要更多的累積和發聲。

 

台灣環境

延伸閱讀

不能開墾卻縱容採礦 20個問題礦區誰來管?

2016-04-21

清境開發過度 看見台灣什麼問題

2013-12-12

躺立院十幾年《國土計畫法》九月闖關

2012-07-26

「高山青」變調 人禍比天災可怕

2012-04-12

兩紙行政命令 引爆台灣山林大浩劫

2012-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