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科技交大幫 2億政治獻金大追蹤

科技交大幫 2億政治獻金大追蹤
前大眾電信董事長 吳清源

劉俞青

政治社會

攝影/劉咸昌

944期

2015-01-22 12:27

六年多前,高雄漢來飯店、總統就職大典的國宴上,一位三十出頭、初出茅廬的小夥子,竟與所有財團大老闆們排在同桌,他是誰?憑什麼坐在這裡?一場國宴的座位安排,意外成為這起「宣明智等人兩億元政治獻金案」的重要線索。

二○○八年五月二十日晚上,在高雄漢來飯店舉行馬英九當選第十二任總統的就職晚宴,就在主桌旁邊的重要位置上,坐了一桌台灣的重量級企業家,如遠東集團總裁徐旭東等,但同桌還坐了一位三十出頭、名不見經傳的小夥子,他的名字叫「徐錫平」,頭銜是玖錡科技董事長。

他是誰?在總統就職晚宴如此重要場合上,憑什麼和這些大老闆平起平坐?原來這次吵得沸沸揚揚的「宣明智等人捐款兩億元政治獻金」一事,徐錫平是玖錡名義上的負責人;而玖錡背後真正老闆,就是這次政治獻金事件的發起人、前大眾電信董事長吳清源。


一場餐敘「集資」地下五樓交錢 避開國安追蹤


總統就職晚宴特別移師高雄舉行,當天漢來飯店高規格安檢,冠蓋雲集不在話下,但這桌吃飯的氣氛有些詭異,因為同桌的大老闆們不少人心中納悶:這位小夥子到底哪裡來的?根據與會人士表示,當天也有出席的吳清源,本來自己要坐大位,但因為剛好遇到熟人,就跟著坐到旁邊去,才把這個重要位置讓給了公司掛名負責人徐錫平。

當時這個不經意的安排,讓在場不少人留下深刻印象,沒想到六年多後,很可能成為總統馬英九違反《政治獻金法》的線索之一。

這場如今被外界放大檢視的政治獻金案,當時只是從一場餐敘開始。

○七年下半年、總統大選前,發起人吳清源「揪」了一團交大幫的朋友一起吃飯;餐會上,除了吳清源畢業自交通大學電子物理系,還找了好多位交大校友,包括已曝光的聯電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矽品董事長林文伯、普誠科技董事長姜長安、富鑫創投董事長邱羅火;而尚未曝光的,還有已故友訊科技創辦人高次軒也出席,共約十人。

至於也被媒體點名的聯電前副董事長劉英達、前總經理張崇德,我們聯絡劉英達,他說自己早於○二年退休,根本不需要捐獻,而據他研判,也退休的張崇德應該也沒有參與。

餐敘上就決定了大家共同出資捐獻兩億元的政治獻金,給當時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馬英九。餐敘結束之後,很快地資金集結完成,就由吳清源當代表並親自押車,將兩億元現金送到台北市某一棟大樓的地下五樓,以車對車的方式,交錢給馬英九三十年來的貼身幕僚、現任總統府總統辦公室主任康炳政。

根據轉述,地點會選在地下五樓,是因為當時還是陳水扁執政時期,因此特別選在這裡以避免國安系統的定位追蹤。

而兩億元現金會交給康炳政,一方面,他是三十年來馬英九最貼身且信任的幕僚;而另一方面,則是吳清源與他的太太李端端都與康熟識。對此本刊透過友人詢問吳清源夫婦,迄截稿前他們未有回應。

吳清源在大眾電信任內就與時任市長辦公室主任的康炳政熟識,而李端端個性豪爽開朗,是大姊大的性格,過去長期經營補習班,並曾擔任台北市補教協會理事長,經常為了補教產業的大小事與台北市府溝通,因此與康炳政認識。

不過,本刊透過總統府發言人馬瑋國詢問康炳政本人,他則透過友人回應:「他從未聽聞、更未經手所謂『兩億元政治獻金』之事,也無電視名嘴所言,和企業家『聚餐、泡湯』之情事。」

其實李端端是很資深的民進黨黨員,與許多新潮流系大老非常要好,包括和洪奇昌幾乎是一起長大的好友;而李端端不僅是凱達格蘭學校女性公共事務領導班第一屆學員,如今仍是校友會的常務理事、凱達格蘭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長,與民進黨的深厚關係可見一斑。

也因此,當這次政治獻金事件一曝光,負責送錢的吳清源名字首度被電視名嘴喊出來,第一時間李端端非常尷尬,但經過幾天之後心情逐漸平復。據了解,這兩天她也傳訊給好友說:「如果特偵組真的傳訊,我們也只能據實以告,沒什麼見不得人的。」

除了李端端,吳清源的政商關係也不壞,例如他在過去大眾電信任內,與當時擔任立法院交通委員會召委的親民黨副祕書長劉文雄交好;也因此最近以來,劉文雄在電視政論節目上談起這樁政治獻金案,消息來源就是出自吳清源。

或許因為有了這筆兩億元的政治獻金捐獻,因此馬英九在隔年當選總統後,就職晚宴上的座位安排,就恰巧出現了玖錡科技董事長徐錫平被安排坐在大位的奇特現象。對此本刊透過友人詢問徐錫平,迄截稿前徐也不願回應。

 

交大幫

2008年馬英九當選總統的國宴上(上圖),冠蓋雲集,「宣明智等人兩億元政治獻金案」的發起人、前大眾電信董事長吳清源也是座上賓。(中央社提供)


馬英九清廉破功  宣明智接TMC有對價關係?


除了親自交錢的吳清源外,在這次「獻金團」成員中的最大股東──捐獻八千萬元的宣明智,後來在○九年接任台灣創新記憶體公司(TMC,政府持股約四成、其餘由民間資金持股),原本要拯救台灣DRAM產業,後來因故未成局;宣明智又在一○年成立「台灣文創一號基金公司」,募資過程中包括文化部負責執行、行政院國發基金投資八千五百萬元,該公司由宣明智親自掛名董事長,都被外界解讀成與獻金之間有對價的關係。

不過當時所有一起「揪團」捐獻的成員,並非每個人後來際遇都一帆風順,例如吳清源的大眾電信在捐獻隔年就向台北地方法院提出重整申請,最後在去年宣告正式破產。

這群好友不只一起捐政治獻金,也喜歡一起唱歌,更早之前就組成「野狗合唱團」到處獻唱,還南下到義大世界揪團買別墅,成員雖略有出入,但大致以宣明智「大學長」為首,交通大學六二級前後電子物理系、電子工程學系為主;後來成員之一高次軒在○八年驟逝,是這群「獻金幫」中唯一過世的成員,當時野狗合唱團還舉行音樂會紀念他。

但誰料想到,這群好友當時多樁「團購」之一──政治獻金案,卻在近期政壇掀起風暴,甚至撼動馬英九的清廉形象,隨著檢調開始介入調查,事件應該會逐漸明朗,外界也可以更了解事件始末。


政客大走後門《政治獻金法》如同虛設


一位政黨正式推派的總統候選人,收下2億元政治獻金是否得當?該怎麼收受政治獻金才不會誤踩紅線?如何讓政治獻金透明化?讓「宣明智等2億元」事件不要一再發生?

事實上,台灣《政治獻金法》實施至今已11年,但試問有幾位政治人物百分百遵守法律規範,包括捐獻金額上限、資訊揭露等,答案恐怕是零。

反倒是近幾年來,政治獻金屢屢成了最佳的「脫罪法」。只要政治人物收賄被抓到,就辯說是忘記申報的政治獻金,有名的案例之一,就是台北市政府主導的太極雙星弊案,其中被告前市議員賴素如收受100萬元賄款,在法庭上就是稱此筆款項不是賄款,而是「政治獻金」。

「尤其在總統大選前,這個不切實際的《政治獻金法》,確實到了必須重新整理的時候,」眾達國際法律事務所全球大中華業務主持人暨台北所主持律師黃日燦說。政治獻金明顯和現實有很大落差,包括捐獻金額,如果是個人捐獻,只有10萬元的上限;又例如許多捐獻者都不知道如果金額超過法定上限,自己也要被罰款,最多可以罰到100萬元。

另外,捐獻的「後門」太多,許多政治人物利用基金會、粉絲後援會等管道收受獻金,幾乎成了「人人都知的祕密」,卻不在法律規範的範疇。而萬國律師事務所陳一銘律師則指出,太輕的罰則讓捐獻人、收款人都無所忌憚,都是《政治獻金法》未來應該修法的方向。

「一套無法執行的《政治獻金法》,讓許多候選人與政黨把『違法』當作付得起的選舉成本,讓選舉變成不公平的選舉,主管機關包括中選會與監察院都嚴重失職。」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執行長張宏林直言。

2016年的總統結合立委大選,只剩約一年的時間就要上場,2012年馬英九只申報4.4億元的競選經費,蔡英文則申報7.1億元,競選經費與政治獻金一樣,查核機制形同虛設,如何避免類似這次捐獻情節重演?考驗所有政治領袖的智慧。

(劉俞青)

 

政治獻金法

延伸閱讀

馬英九身邊 最神祕的大內總管

2015-01-22

陽光法案烏雲密布 疑點查不清

2015-01-01

政客沾上黑金 就該選票抵制

2014-11-27

快修陽光法案!防下一個頂新坐大

2014-11-06

25位立委收了他的政治獻金 解碼徐旭東的政治投資學

2020-0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