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捧著錢也請嘸看護 家屬轉往「黑市」求協助 外籍看護供不應求問題怎麼解?

捧著錢也請嘸看護 家屬轉往「黑市」求協助 外籍看護供不應求問題怎麼解?

蕭婷方

政治社會

shutterstock

2020-12-01 18:23

近期因疫情再起,政府暫時禁止印尼移工入境,讓本就供不應求的外籍看護市場雪上加霜。政府雖鼓勵民眾使用長照2.0、並祭出延長到期移工簽證,試圖補足人力缺口,但仍無法解決缺工問題。

遲遲等不到外籍看護,不少家庭生活陷入困境,導致家屬轉往照顧品質沒有保障的「黑市」,找來沒有受過照顧訓練、或是沒有合法身份的逃逸移工,來補足照顧人力缺口。本文將從現象面出發,帶讀者一窺照顧家庭的困境。

「捧著錢也難找到看護,價格不斷往上加碼、母親的照顧標準也不斷下滑、只要可以維生、撐到新外看來就好…」。小雪(化名)在公部門上班,看起來是工作相對穩定的公務員;但,難以對外人說的是,她的生活早因照顧年邁的父母,顯得十分侷促,受訪時她還自嘲,自己要過上正常生活也很困難。

 

小雪要獨立照顧90多歲的父母,母親因中風長期臥床、需要定時進行關節運動,為避免身體長褥瘡,兩小時就要翻身一次,24小時都需要有人照顧;高齡92歲的父親,雖然意識清楚、生活相對可以自理,卻也無力照顧另一半,因此6年前,開始請來外籍看護協助家庭日常生活。

 

外籍看護已成維持家庭正常運作不可或缺的夥伴,今年6月底,第二任外看簽證到期、必須返國,小雪依法從2月開始申請新任看護,卻因疫情衝擊遲遲無法踏入國門,後續雖然曾轉換新申請移工國籍,仍等不到新任看護,家中無外看協助至今已超過100天。

 

期間,小雪曾申請本國臨時看護,對方常因家中臨時有事無法到府,或因週末無法前來,難以配合家中作息。求助無門下,小雪也曾轉向在家未工作的外籍配偶、或非法打工的外籍看護尋求協助,不過,未尋正式體制的後果,常常出現「看護」臨時不來、突然跑掉的狀況,也有人來了連基礎的護理都不懂,自己要手把手開始教。

 

小雪嘆,24小時外籍看護在疫情前,一天就要價2200元以上,現在喊到每日2800也不一定請的到人,捧著錢也找不到人來。

 

為了留住臨時看護,小雪也不斷降低照顧標準。過去數年,小雪家人花了百萬元,自費為中風的母親進行復健,避免肌肉退化萎縮,現在外看不來,又怕要求看護協助母親做肌肉運動「太麻煩」,增加看護工作,又沒人願意照顧母親,「現在只要能讓母親翻身、喝水吃東西,可以活著到下一個看護來就好」。

 

小雪憂慮地說,外看不來、臨時看護工作不穩定,自己必須常常請假照顧父母,升遷已經無望,且今年自己法定的照顧假已經請完,加班未休時數也即將用罄,就怕外看再不來,家庭生計成問題。

 


 

臨時喊卡 抽單、轉換國籍 至少再等四個月

 

事實上,今年3月開始,部分國家因新冠肺炎(COVID-19)衝擊,封鎖部分城市,不少外籍看護無法到首都進行體檢與受訓,加上台灣外籍看護檢疫床位不足等因素,使外籍看護來台期程大受影響,外看逐漸「供不應求」。

 

在外看人力緊縮的情況下,政府目前宣布,禁止印尼14家仲介公司移工來台、並暫時全面禁止印尼移工進入台灣兩週,由於印尼籍外籍看護占台灣外籍看護比例達76 %,暫時禁止進入台灣的政策,也讓外籍看護的供需市場更形失衡。

 

就有新北市的仲介私下表示,從申請外籍看護到進入家門就要3個多月,因為疫情影響,等待期平均要4、5個月起跳,若雇主申請的外看屬於被禁的14家名單內,抽單、轉換國籍等文件重新申請,等待期至少要再加4個月,嚴重衝擊照著者家庭。(申請外看有多難,照顧家庭怎麼辦?詳見,長照系列1》在家終老有多難,須先通過4大關卡

 

事實上,據愛長照2016年統計,有24%上班族為照顧家中失能、失智長者曾暫離職場,照顧期平均約5.6年;上班族長期照顧家人,無論時間、心理、經濟,都有較大的壓力跟負擔,94%曾因此請假,24%曾因此留職停薪,已成台灣隱形的社會成本。

 

仲介嘆,現在許多家庭捧著錢也難找外籍看護,若非雇主往生,連仲介也找不到工。

 

外籍看護工不應求 喊價、挑工 「黑市」熱絡

 

針對外籍看護暫無法進入國門,衛福部鼓勵國人盡量使用長照2.0資源、並試圖以延長外籍看護簽證作為配套。

 

不過據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統計,台灣長照需求人口截至2020年有76萬人,僅25%使用長照服務,使用長照復健、接送等項目服務者,也僅39.7%。加上全台長照服務涵蓋率目前僅47.26%,顯示長照2.0政策難以符合所有長者、失能者的需求。(長照2.0政策上路至今,為何還是這麼多人不想用、不能用?詳見,長照系列2》長照2.0上路4年發生什麼事? 3大面向解析

 

「長照政策難符合家屬需求,外看又不來,有些家庭會轉往黑市,這是以往公開的秘密」。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陳景寧舉例,全國長照需求人口有76萬人,長照2.0喘息服務,累計到109年度每年服務人數僅約7萬人,能提供家屬休息的量能其實很低,加上今年開放所有外籍看護家庭也可申請喘息服務,是否能提供服務成問題。陳說,重點是本國籍看護人力嚴重不足,居家照顧服務員人力缺口約9600人,即使申請服務也不一定排得到。

 

有熟悉外籍看護產業的人士私下指出,以往非法外籍看護每月薪資行情約2萬5千元至3萬元、日薪約900元,現在全台大缺工,價格至少漲兩倍,每日1500元至2200元都有,月薪至少4萬起跳;若為持有台灣國籍的外籍配偶,每日行情已從疫情前2200元漲到2800元以上。該名人士直言,「缺工哄抬黑市薪資、誘使部分移工逃跑打黑工,現在黑市十分熱絡」。

 

 

長照機構資源不足 長者照顧成問題

 

故事的主角小雪,也曾考慮將暫時可自理生活的父親送往日照中心,臨時看護到府可專心照顧失能的母親、增加看護留下的誘因,自己下班後再將父親接回照顧,卻因父親「沒有失智」遭拒門外。至於母親,小雪也曾申請養護之家,卻也排不到床位。

 

據統計,台灣現行平均家戶人口僅2.75人,扣除老夫妻二人,家中僅剩「0.75人」。言下之意,不少家庭已面臨「老老照顧」、或家庭無照顧人口的窘境。在這波大缺工底下,無多餘照顧人力的家庭,就會有人無奈暫將家中長者轉送安養之家。

 

陳景寧提醒,現行全台有長照需求家庭聘請外籍看護比例平均約31%,新竹市聘請外籍看護比例為46%、新竹縣41%、雙北市約有4成;不過,都會區因土地與房租問題難以成立日照中心、養護之家等住宿式機構,過去一年政府大力推動新增日照中心約100多家,大多也都集中在中南部。

 

綜合來看,聘請外籍看護比例較高的都會地區,在外籍看護大缺工的風潮下,衝擊可能較高,但可替代的選擇卻相對較少。

 

政府應主動出擊 安定照顧家庭

 

對於照顧家庭衝擊,陳景寧說明,許多申請聘請外看的家庭,通常不太了解長照政策的補助項目、對於繁瑣的申請程序較為排斥,更是尋求資源能力較差的家庭,建議地方政府主責機關可主動聯絡「等待移工入國」的家庭,主動說明如何使用長照2.0資源,降低家屬的摸索陣痛期。

 

此外,也有不少在職照顧者,因這段陣痛期頻繁向公司請假。陳景寧認為,聘有外籍看護的家庭,每月會向政府支付2000元就業安定費,政府可用就業安定基金,補貼有員工請長照假的企業,讓勞工不會懼於向公司請假、同時也能降低公司因員工請假遭受的損失,讓勞資雙方度過這波因疫情缺外看的衝擊。

 

延伸閱讀:

長照系列1》請外籍看護在家安心終老有多難?須先通過4大關卡

長照系列2》長照2.0上路4年發生什麼事? 3大面向解析

長照系列3》長照基金上路僅三年 今年恐入不敷出 估三年後將由正轉負

             

延伸閱讀

長照系列3》長照基金上路僅三年 今年恐入不敷出 估三年後將由正轉負

2020-11-20

長照系列2》「在家養老真的好難,為不打擾子女生活,我還是請了外籍看護…」長照2.0上路4年發生什麼事? 3大面向解析

2020-11-19

「兄弟姊妹都有各自的家庭,反正我沒結婚...」單身成原罪!一個大齡孝女背後的長照辛酸

2020-11-19

長照系列1》「為讓兒子放心結婚,請外籍看護來照顧自己,卻成全家生活夢魘…」 在家安心終老有多難?須先通過4大關卡

2020-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