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雞排妹性騷擾案》為何不告翁立友?「提告成功」有多難?律師:當你知道後只想一頭撞死,恨為何身為女人

雞排妹性騷擾案》為何不告翁立友?「提告成功」有多難?律師:當你知道後只想一頭撞死,恨為何身為女人

林依榕整理

政治社會

截自台視新聞youtube直播

2021-02-06 12:44

自從雞排妹自曝曾在主持尾牙活動時被性騷擾,案件就如雪球般越滾越大,不少男藝人紛紛被點名,像是台語歌王翁立友被控「襲臀」、知名主持人曾國城「壓胸」,引起外界熱議。翁立友原本於昨(6)日召開記者會描述整個事件,隨著雞排妹的「如期」出現、唱片公司危機處理失當,讓整場記者會宛如一場鬧劇。

雖然外界有部份把矛頭指向翁立友及其公司的處理態度,但也有部分聲音認為,既然雞排妹覺得被性騷為何當時不提告?律師呂秋遠在臉書發文說明,性騷要提告成功有多困難,他嘆「想清楚以後,你就不會想提告了,只會想要一頭撞死,恨自己為什麼身為女人」。

 

雞排妹日前曾公開談及尾牙性騷事件,崩潰的解釋為什麼當初不向翁立友提告,因為回憶這一切的過程都太過噁心,不想要再痛苦一次,但是每當談論到這種話題就會難過一次,不解到底要向外界怎麼說才夠,「我到底要示範到哪裡,才能符合大家的期待?」

 

隨著翁立友昨日宛如鬧劇般的記者會結束後,社會輿論不斷,律師呂秋遠也在臉書發文說明,為什麼當女性遇到性騷擾事件時,會選擇不提告、提告的過程又有多困難。

 

「許多人以為,性騷擾這種事,要不提告,要不閉嘴,到底為什麼要公諸於世,讓天橋下說書的講上七天七夜?」大部分的性騷擾,都是在出其不意的時候發生的,有的人輕輕用手掠過你的臀部、甚至在擁擠的公車上,用背部擠壓你的胸部。

 

當被性騷當下什麼都做不了 因為你腦子一片空白

 

▲被性騷擾的當下,受害人的反應通常是腦筋一片空白,而錯失了蒐證時機。(圖片來源:達志)

 

呂秋遠說明,當這種情形發生當下,一般人的反應通常不是大聲呼救、尖叫連連,而是腦袋一片空白,心裡先懷疑,是不是自己搞錯了,接著是手足無措,不知道應該做什麼反應。然而,「這該死的一秒鐘就這麼過去,只留下他猥褻的微笑揚長而去」這時候,受害人臉上的表情或許是困惑、微笑、僵硬,但是憤怒不會在這時候出現,一秒鐘已經過去,到哪裡去找證據?

 

「如果這個人仍然留在現場,他可能是你的同事,可是即便你語無倫次的指責他,他或許會輕描淡寫的說,你誤會了,也可能大張旗鼓的說,有證據嗎?我警告你,我會告你誹謗。」

 

呂秋遠進一步解釋,這個摸你的人可能是你的客戶,你想要說些什麼,老闆的眼神會制止你,甚至會認為「不就是個玩笑,有必要當真嗎?」有的人還會拿「得罪客戶影響公司」來壓受害人,或是脅迫受害人反過來要去道歉。

 

被性騷了要不要說?說與不說 你都會陷入兩難

 

▲雞排妹昨日現身翁立友記者會現場。(圖片來源:截自台視新聞youtube直播

 

如果受害人選擇靜默,那麼下個月的「加薪」可能不是因為工作能力,而是因為「有一腿」,若是替自己發聲,那麼下個月開除的就是你。想請同事作證嗎?很抱歉,同事也是有妻小要照顧,得靠這份薪水過活,能幫你仗義做證的人少之又少。

 

呂秋遠指出,當受害人回家後,憤怒與羞辱感才會慢慢進入腦袋裡,但是怎麼想都不對,通常會向身邊的親朋好友訴苦,可通常會得到「這個人就是這樣,忍忍就過了」、「「你怎麼這麼大驚小怪」、「你平常尺度就很開放,難怪人家會對你下手」、「男人嘛,就是這樣,你還要不要工作啊」這樣的答案。

 

這些「安慰」聽在受害人耳裡會挫折感更重,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況且事發當下腦子空白沒有錄下證據,檢察官最後也只能不起訴處分,而性騷者還會得意的向受害人示意「這就是法院認證」。

 

不是不發聲!當了解「提告成功」的困難 你會恨自己的女兒身

 

呂秋遠認為,「別再說為什麼不提告,讓司法來判斷這件事;基本上,司法有侷限性,不是全知全能的上帝。性騷擾這件事,除非是慣犯否則天生就很難被逮到證據,沒有證據,最後就是不起訴,只會讓自己再次受到傷害,那麼提告做什麼?」

 

如果這些法律上的「侷限性」與受害者的「困難」能被了解,呂秋遠表示,那大家就會懂得為什麼受害人不提告,因為「想清楚以後,你就不會想提告了,只會想要一頭撞死,恨自己為什麼身為女人。」

 

延伸閱讀

「罷捷」投票今登場!黃捷視線遭擋致歉「插隊是誤會」 林昶佐曝心情:像送女兒去考試

2021-02-06

從危機處理看性騷案》為什麼雞排妹贏了?他嘆:翁立友簡直笨到有剩

2021-02-06

7%配息太誘人!00882首日飆破7.2萬張 法人示警:散戶小心被套牢

2021-02-05

雞排妹性騷風波》沒拍到不能告?不提告=演假的?律師給3建議反擊 籲別再「檢討受害者」

2021-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