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006208 00900 00896 天氣 AI

命運的拐點,2012年是中共解體的轉折點—錢沒了

命運的拐點,2012年是中共解體的轉折點—錢沒了

2022-11-25 13:11

從結構解體的視角看,2012 年是中共改革開放的轉折點、中共命運的拐點。但明顯的讓世人感受到這個點,卻要等到大約2015 年至2016 年間。原因無它,正是前面說過的,人們普遍相信的「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之心理效應。

而今2022 年,還陷在這種看法下的人,只能說是他感應遲鈍,或還有利益瓜葛而不得不自我安慰。過渡期已經在2012 年至2022 年這10 年間耗盡,接下來沒有過渡期了。

 

中共改革開放的最末期,始於2012 年,並已經在2020年結束,主要徵兆就是「錢沒了」。而錢沒了的主要證據,就是全國只有上海、廣州、廣東省等極少數地方政府財政上還有盈餘,其他所有省市的財政負數都高達三成至五成,若降到縣、鎮級別,虧空達到七成是常態。

 

如前所述,中共這部集權機器的骨架,「錢夠機器就動,錢不夠機器就躺平,沒錢機器就停」,現在錢沒了。撰寫本書的當下,許多人雖然也懂得這個道理,但是還在寄望拐點再度出現,例如,2022 年底中共二十大時「習下李上」(習近平退位、李克強上位)。

 

這裡必需點出的是,以中共政體現在的缺錢程度,以及經濟機器的損毀程度,即使改革開放派重啟爐灶,恢復火力至少也需要5 年時間,但是以當前的國際環境和中國內部的人心狀態,已經不容許這5 年時間了。此時此刻,除非依然是世界秩序主宰者的美國出手,以類似二戰後對歐洲馬歇爾計畫以及扶植蘇聯的力度,扶持中共搖搖欲墜的財政骨架,否則中共內部啟動的任何回頭動作,都是緩不濟急。

 

然而我們知道,在2022 年的當下,美國自身無論在內政還是外政上,都已問題重重,即使有心也是無力。當然,世事難料,中共如果及時祭出美國難以拒絕的交換條件,或者接受美國提出的改革條件,或許就可改變歷史走向。

 

來自中共元老院的信息

 

2022 年6 月底,網路上出現一段來自中共元老院的語音信息,根據其內容之紮實以及我的嗅覺判斷,這是一段真實的心聲,並且很宏觀且扼要的描述了中共當下的經濟、金融、財政實況。簡要引述如下,供各位參考(若有內容誤會之處,由我來擔責):

 

⋯⋯中國的財政金融領域,自朱鎔基改革時代以來,本來都是基於西方經驗,由所謂的「五道口金融學院」(清華大學在北京五道口地區)制定政策。這些人把持了關鍵崗位,如朱鎔基、溫家寶、馬凱、王岐山、李克強等人。雖然也有一些大水漫灌超量發行M2,但是過去中國金融基礎夠龐大,加上龐大的地產經濟起到了作為超發貨幣的蓄水池作用,財政支出雖高,但貨幣回籠比例也高,再加上強勁出口以及強勁的基礎建設,收益也有實實在在的增長,所以一直以來通貨膨脹衝擊並不十分強烈。總之一句話,雖然真實財政收入不高,但還是有盈餘;雖然剝奪民財,但還是大致守著一個避免惡性通脹的底線,沒有通過粗暴的財政貨幣政策,澈底掠奪社會財富以沖抵政府開支的需要。

 

當年金融系統的危機雖早已出現且不可避免,只是與當前的集權政府(指習近平政權)相比,還能用(西方)民主政府所不具備的強力干預手段,和各種資源政策調動的能量,人為短期壓制危機,使其暫時沒有大範圍爆發。但是,問題的根本沒有得到解決,只是得到延緩,若一直往下拖,壓力將會愈來愈大。

 

如今,此壓力蔓延到政體經濟的危機已經是無可避免,加上中美貿易戰、外資不增長反而撤退,疫情的衝擊,更加累積了危機爆發的動能。

 

現在(習近平)應對這種危機甚至即將崩潰的短期手段,就是計畫經濟,但誰都清楚這是一杯毒酒。新冠疫情的發生為習近平掩蓋了經濟失敗和中美貿易戰的應對失誤,澈底提供了極佳的掩飾手段。習近平用加強疫情管制為藉口,看到了澈底社會控制、國家壟斷一切的現實可能。他搞了一帶一路金援外交,現在俄國也需要中國的錢,搞共同富裕收買人心更需要錢,強化暴力統治工具也需要錢。

 

過去他(習近平)在金融業領域前幾年,沒敢用太大的動作,是怕金融危機立刻爆發失控,現在已經到了他怕不怕都要發生的階段。目前會刺激危機加速爆發的因素有以下幾個方面:

 

. 他對全面的政治、財政、經濟奪權,換上他所聽話的奴才。

. 把危機責任推給政治對手,順勢打倒批鬥他的人。

. 加強對全體社會資源的掌控,尤其是貨幣政策和金融手段。

. 以更大力度的計畫經濟和貨幣不受限制的發行,應對眼前金融危機的爆發,通過濫發貨幣這種兌水的財政手段,為所有金融機構的壞帳買單。一方面實現對金融機構的控制加強,一方面借機以國有企業收購民營企業,實現政府的全面控制。基本上,這是殺雞取卵全民買單、洗劫幾10 年改革開放的成果。

. 在嚴重的通貨膨脹背景下,借機壟斷必要的民生資源分配,全由政府統一調配,拿出其中一小部分保障低收入階層的基本生存物資,換取他們的感恩,再給他們一個共同富裕的假象。

. 對改革成果毁於一旦毫無憐惜之心,中國經濟從此萬劫不復,人民再一次過上文革生活。這與一個一心關起門來當皇帝的小丑有何不同?

 

朝鮮國的金三胖都能歌照唱舞照跳,幸福無邊、傳承永遠。中國的家底更厚,他認為還可以再撐一時半會。習近平想要這樣幹、也會這樣去幹,雖然他不敢這樣表達出來,我們可以提前幫他講出來,搓破他的政策陰謀⋯⋯

 

⋯⋯(2022 年6 月初爆炸的)村鎮銀行存戶取不到錢不算什麼,農村信用社、城市銀行、農商行之類的銀行,大面積的壞帳危機已經迫在眉睫,必須靠財政注資或者大型的國有銀行兼併重組,而這個規模是驚人的。單單只靠政府向社會資本發債是兜不住底的,國有銀行自己也面臨類似困難。更大的問題出在保險領域,比銀行更爛的管理機器更混亂,很多保費都被侵吞,甚至都沒有被記帳,內部高階管理人員把保險費收到自己腰包、或者被實際控制人落袋、或者被亂投資虧損不惜。多年期的養老保險、保底保險和投資型保險單,保險領域根本沒有兌付能力,這等於是更大規模的龐氏騙局。

 

所以,如果不能扭轉經濟頹勢、只靠央行亂發貨幣購買政府債卷來實現,就是對有產階級的民營企業進行無差別洗劫。

 

而這政府加強計畫經濟的政治需要,早期的做大做強國企也是其中一部分的策略,都只是控制社會、抓所有物質分配的政治經濟手段。

 

最終的博弈要靠中共的高層來完成,民心只是基礎,習派輕視了中共體制內的健康力量,你們大家都知道習近平加速一定會翻車,中共的大佬們不會比你們愚蠢,讓大家一起翻車。這些人(大佬)一定會站出來阻止習近平換方向。中共黨內元老不會跟著習近平一起陪葬,一定會採取措施跟行動,他們一直在串聯策畫和行動。

 

這段來自元老院的信息,事實描述的部分,我完全同意,但是對其背後的「價值觀」,則予以保留。因為,它只是共產黨內一種「救急存亡」的吶喊,而不知中共集權骨架才是問題根本所在,連本書之後所定義的「小幅改變」的邊都沾不上,本質上還停留在換湯不換藥、「不作改變」的範疇內,或者說,這是一種黨內路線鬥爭的反映,未脫鄧小平的「韜光養晦」格局。

 

本文摘自今周刊出版社《後中共的中國》

延伸閱讀

6個月甩23.4公斤!41歲外食族改變生活4件事,體脂降了12%:營養師加碼16種助減重超燃脂食材

2022-10-21

北海道超人氣湯咖哩「奧芝商店」快閃台北晶華!濃厚蝦頭湯傳承三代,不用飛日本就吃得到

2023-08-17

「日本最後秘境」高知包機太受歡迎,延長到明年3月底…坂本龍馬、愛玉發現者,美食還是日本第一

2023-08-09

戀夏冰沁日本酒

2023-08-16

哈日族要玩也要投資日本!國內最大日股基金「元大日本龍頭企業」8/1再次募集,聚焦3大領域

2023-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