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理財 etf 台股 殖利率 2024總統大選

修復師每一刻都與時間賽跑 台灣文化記憶來得及搶救嗎?

修復師每一刻都與時間賽跑 台灣文化記憶來得及搶救嗎?

莊翊晨

政治社會

2023-03-02 10:00

隨著YouTube、Netflix、Disney+等平台興起,越來越多人喜歡看影片,且習慣隨時切換想要的字幕、語言;不過,以前拍攝使用膠卷底片,一個字幕上錯,至少10到20分鐘的片子得全部重印,作業模式大相逕庭。我們有機會再看到以前的老電影嗎?

 

讓老電影再復活 幕後搶救功臣—電影修復師

 

今年42歲的蔡孟均,目前擔任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TFAI,簡稱國家影視聽中心)典藏與數位修復處(簡稱典數處)膠卷修復組組長,擁有7年修復經驗的他,至今參與過5部影片修復,包括《台影新聞片第0002號》(1946年)、《上山》(1966年)、《空山靈雨》(1979年)以及2部德國片。

 

單看上述經歷,多數人會直覺他是就讀電影科系出身;但其實蔡孟均大學主修物理、研究所讀的是天文,因為參與中央大學107藝術電影院並擔任放映師,才開始接觸電影膠卷,進而認識時任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執行長林文淇,2015年從天文所畢業後,蔡孟均便受邀加入膠卷數位化的行列。

 

為了學習膠卷數位修復的完整流程,蔡孟均於2016年、2019年分別至義大利波隆那和德國慕尼黑取經,「我跟典數處的處長黃慧敏,是一起把數位化以及數位修復這門工夫,從義大利波隆那帶回來的人」。

 

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典藏與數位修復處膠卷修復組組長蔡孟均

▲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典藏與數位修復處膠卷修復組組長蔡孟均。(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提供)

 

若要完整數位修復一部電影,究竟有哪些步驟呢?

 

首先,在溫度約10°C工作的片庫人員,要先將膠卷移回溫室,等待7天回溫後,整飭人員會對膠卷進行髒汙清潔或缺損修補,接著掃描師會將它掃描成數位檔案,再由影像修復師與聲音修復師分別透過專業軟體逐格修補,最後再同步、輸出成一個檔案。

 

數位修復電影的步驟之一,整飭人員會對膠卷進行髒汙清潔或缺損修補

▲數位修復電影的步驟之一,整飭人員會對膠卷進行髒汙清潔或缺損修補。(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提供)

 

最讓蔡孟均印象深刻的修復經驗是《上山》,這部紀錄片拍攝3個人從台北前往新竹五指山登山的過程,蔡孟均說:「他們經過西門町的時候,其中一個畫面拍到了西本願寺還存在的樣子」,西本願寺原本是台灣最大的日式佛寺,可惜1975年遭大火燒毀,我們竟在在工作過程中看到原貌,感到很興奮」。修復後期,他還揪當時的女友騎車衝上五指山,「我們跟著他們的腳步走了一段」,為的就是觀察1969年與2017年的景象,有哪些改變。

 

通常一名影像修復師一個月的工作量是修復10分鐘的影像,不過這個速度視膠卷狀況、修復所需程度而有所不同,「以我自己的經驗,有時候一個月可能10分鐘都不一定達得到」,蔡孟均說。

 

以目前膠卷的數位修復速度,遠遠趕不上原片劣化程度,國家影視聽中心執行長李智仁指出:「我們每天都在跟時間賽跑」,截至2022年底,中心總共修復76部電影(其中自主修復為19部),而庫藏總量卻有超過18000部。

 

對此,蔡孟均認為不是每部作品現階段都要數位修復,數位保存才是當務之急,「如果沒有數位化,這些膠卷的影像、聲音,就只是困在膠卷上面,慢慢地等待著時間的消逝,然後隨著劣化而消失」。

 

比起數位修復 還有更重要、急迫的事:數位保存

 

國家影視聽中心17座片庫皆位於樹林的新加坡工業區,占地約3000坪,庫房分為冷藏(約5°C至10°C)與涼藏(約18°C至20°C),共庫藏6000部劇情片、12000部非劇情片、近40萬件影視聽文物。

 

李智仁介紹,以目前庫房的環境,黑白膠卷的保存期限約為70年(涼藏)及300年(冷藏),彩色膠卷的保存期限則是50年(涼藏)及250年(冷藏)。

 

膠卷的材質大多是醋酸片,醋酸片中的氫氧根與空氣中的水分結合會產生醋酸。這種「醋酸症」會「傳染」,因此國家影視聽中心將症狀嚴重的膠卷先以塑膠膜包裹、再放入塑膠片盒中,「缺點就是它本身會壞得更快,但是因為我們有太多這種東西,所以這是沒有辦法的折衷方式」,蔡孟均無奈地說。

 

令人擔憂的是,從台語片開始興盛的1950年代算起,那批膠卷至今已存放超過50年,它們在入庫前,可能早已因保存環境不佳而受損、變質或劣化,這無疑是電影修復過程中最難解決的事。

 

劣化嚴重的膠卷是電影修復過程中最令人頭痛的事

▲劣化嚴重的膠卷是電影修復過程中最令人頭痛的事。(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提供)

 

蔡孟均舉例,國家影視聽中心2021年修復完成《流浪三兄妹》(1963年),其膠卷片頭有長達10分鐘的聲音沒有被保存下來,最後成品只好維持無聲,「劣化的痕跡只要有資訊可以補得回去,我們都可以救;但是當很大的一段資料毀損,那就無法挽救」。

 

另一個例子是2022年國家影視聽中心成功修復的《愛情十字路》(1957年),修復過程相當坎坷,膠卷當初劣化到連展開都有問題,「我們在2018年的時候,曾經試著把其中一卷劣化狀況不是那麼差的膠卷鬆開去做掃描,連在掃描階段,我們都造成了幾次斷裂」,蔡孟均說,後來與日本技術合作後,膠卷才順利展開,國家影視聽中心藉此也學習到更進一步的整飭技術。

 

最近,國家影視聽中心新購入一台掃描機,希望盡快把膠卷作品轉成數位檔案,畢竟現在台灣能播放膠卷的場所,可能剩不到5處了。

 

國家影視聽中心保存歷史資料 盼能喚起國人記憶

 

由於樹林片庫並無對外開放,若有興趣目睹台灣電影、電視、廣播的珍貴資料,2022年初新落成的國家影視聽中心是免費開放入場。

 

位於新莊副都心的國家影視聽中心外觀一隅

▲位於新莊副都心的國家影視聽中心外觀一隅。

 

從桃園機場捷運新莊副都心站步行約6分鐘,一棟標誌TFAI的白色建築物會映入眼簾,國家影視聽中心1樓有光影食趣餐廳、不定期特展;2樓有常設「顯影.現聲:台灣影視聽文物展」,能看到上個世紀的攝影機、電影分場分景手稿、整飭機台等,還可嗅聞劣化的膠卷酸味;3樓有館藏全台最完整電影、電視、廣播相關圖書期刊與影音的圖書館,並提供會員閱覽及視聽使用。

 

另外還有全台唯一同時擁有35mm放映系統、高對比RGB雷射放映機、杜比全景聲(Dolby Atmos®)的放映場館大影格、小影格,李智仁介紹:「它並不是只有單純一個電影院,它幾乎是錄音室了,因為它裡面的那個靜是非常特別,它的黑也是非常濃厚」,國家影視聽中心固定於星期五、六、日在這二座影廳推出非商業院線電影,全票一張220元。

 

國家影視聽中心一樓大廳

▲國家影視聽中心一樓大廳。

 

為了完整典藏、修復、保存與推廣台灣電影、電視及廣播資料,並實現公共化,國家影視聽中心於2020年從財團法人轉型為行政法人,成為中華民國的專責機構,「本身要展現出專業,這才是所謂的專業治理」,李智仁表示,國家影視聽中心已經導入商業模式圖、策略、品牌等概念,期待未來能提供最專業的服務。

 

對一般人來說,國家影視聽中心典藏的作品有什麼重要性?

 

「這是集體的文化記憶」,李智仁認為,如果沒有這些記憶,國家會找不到文化自信、人民會找不到文化認同,「台灣的文化究竟是怎麼走的?我們要知道我們從哪裡來,然後我是誰,接下來才能夠知道我要往哪裡去」,電影、電視及廣播看似只是一種產業,但事實上它所承載的文化使命很大。

延伸閱讀

228事件76周年》蔡英文特別提到電影《悲情城市》 並說「認識台灣曾有傷痛和過錯,凝聚共識,才能走向團結未來」

2023-02-28

他不點頭,沒有一部電影能開拍!你所不知道的奸商愛迪生:專利壟斷與黑幫恐嚇,意外催生好萊塢

2022-12-29

金馬59》這部電影跟我「不來電」!資深影評人藍祖蔚:擔任評審團,常常比入圍者更委屈

2022-11-15

從《悲情城市》到《流麻溝》,33年來電影人史觀如何變化?資深媒體人剖析:苦難歷史我們沒有忘記

2022-11-02

一台3D電影車「凸」全台!導演曲全立:讓偏鄉孩子的夢想 不只是去大賣場!

2022-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