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鋼鐵股 富邦金 開發金 鴻海 升息

海洋不再美麗 鯨豚告別原鄉 P.122

海洋不再美麗 鯨豚告別原鄉 P.122

鯨豚是大海中充滿靈氣的生物,在台灣,牠們曾是島民海上作業時,最親近的同伴,但從一九九六年起,鯨豚穿越海面的盛況已經不復出現於澎湖,而在東海岸,這批嬌客的數量也在急速減少中。台灣政府計畫大力發展賞鯨的生態觀光事業,殘酷的現實卻是,鯨豚不再造訪福爾摩沙島,原因何在?



殺豚的歷史源於百年來的習慣

一九九○年四月二十二日,一段記錄了澎湖漁民在海上獵捕海豚,以小刀活生生地,切斷海豚肉的影片在美國播出,血腥的畫面震撼世人,澎湖沙港的漁民一時之間成為全世界指責的焦點,外國新聞記者並且以「殺港」來形容這個捕殺海豚的淳樸小鎮。

「殺海豚這是我們澎湖人從小的記憶,我們從小或多或少都知道,有這麼一回事,我本人也分過海豚肉,那是一種幾百年來的習慣。」澎湖水產學校的洪宗耀老師描述,由於早期澎湖窮困,海豚肉可以適當補充蛋白質的來源,因此百年來,澎湖人都以獵捕海豚作為生計上的重要依賴。當時,一尾海豚可以賣到一萬元甚至三萬元,是漁民極為重要的收入來源。

一百多年來,只要到農曆過年前後,漁民就會開始準備。而當上千隻海豚成群結隊,游到員貝附近海域吃白腹仔的時候,村民們大聲廣播,召集全球民眾敲鑼打鼓地圍捕海豚。這是漁村一年一度的盛事。對澎湖漁民來說,殺豚是生活的一部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這種習慣與殘忍有所牽連。

由於海豚的靈氣與似人的智慧,漁民在海上捕殺海豚的行為引起了國際保育組織的關注。美國的一個保育組織 earth trust 首先注意到澎湖漁民對海豚的獵捕行為,因而透過國會議員大舉介入,國際保育人士不斷展開抗爭,並將殺豚影片公開,不久之後,國際壓力由四面八方而來,台灣在國際保育團體壓力下,終於正式立法,將鯨豚類動物列保育類動物的保護之列。

漁民於是把十七頭既不能殺也不能賣的最後一批海豚,移到東村碼頭,成立沙港海豚休閒中心,藉著對外出售門票來獲利。一時之間,賞鯨成為澎湖觀光的新賣點,各地民眾蜂擁而來,漁民在這上面,看到了比當年殺豚更大的利益。

倉卒成立的沙港海豚休閒中心意外地為貧窮的沙港帶來了希望,但是,在缺乏適當輔導的情況下,海豚相繼死亡,還有的選擇了||逃亡。

「休閒中心曾經租給別人經營六個月,後來看對方經營管理不善,就收回來自己經營。公司收回來後,海豚損失到只剩下三隻。但是因為我們飼養的場所不適合,結果造成一隻小海豚自己撞死。後來,因為這裡要建築漁港,水底的爛泥巴浮出水面,整個水域臭得要命,海豚覺得環境不適合,就逃走了。」沙港海豚休閒中心管理員歐崑峰回憶著這段由盛轉衰的過程。

沙港海豚休閒中心的海豚生活在狹小,污穢的環境裡,每天靠著遊客戶手中小魚求得安慰,其中數頭因遊客的餵食不當而死亡。管理海豚的歐崑峰認為,早期由於不了解海豚的食性,餵食分量不足,海豚於是在港內亂吃食物,業者曾經解剖過一隻死亡的海豚,發現牠的胃裡頭,還塞著一只礦泉水寶特瓶,消化道中,還殘存有溶解大半的啤酒罐。

沙港休閒中心為吸引遊客,累積當地人民財富而成立,但因缺乏對動物習性的了解以及對經營者的輔導,終於因海豚離去而關了門。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最後一隻海豚逃離澎湖沙港污濁的碼頭,這時官方大力發展海豚觀光專款也撥了下來,政府的構想是計畫以沙港為起點,推展海豚休閒遊憩區,藉以帶動澎湖的觀光人潮,哪裡知道,沙港海豚資料館落成以後,海豚卻離開了澎湖。



二十年前 海面驚遇四隻鯨豚

鯨豚是大海中似魚的哺乳類動物,體型大者為鯨,小的統稱海豚。鯨豚群性極強,而洄游路徑既大也不易判斷,研究鯨豚多年的楊鴻嘉先生指出,台灣海域的鯨豚大概是在夏天,由菲律賓沿黑潮北上,繞經恆春澎湖附近,經過台灣東部海岸、釣魚台,在日本紀伊半島附近停留,多天再南下。所以紀伊半島和恆春墾丁的香蕉灣,在日據時代,還設有殺鯨魚的專用碼頭,證明當年台灣海域,確實有大量鯨豚出現。最近兩年,學者調查進一步發現,出現在台灣附近海域的鯨豚,大概有二十六到二十七種,最常見的海豚品種是花紋海豚、長吻飛旋原海豚、瓶鼻海豚、弗氏海豚和熱帶點斑原海豚,特別珍貴的鯨魚則是抹香鯨和虎鯨。

二十多年前,台灣東海域的鯨豚數量還十分驚人。許多人在海上與鯨豚相遇時,往往驚嘆不能自已。

「大約二十年前,我曾遇到一大群的海豚,當時我的船速大約是五海里,從船和牠們接觸開始,我估計大約經過一、二個鐘頭的時間後,我們的船才和那群海豚最後面、最小的幾隻海豚擦身而過。所以根據我的估計,大概有好幾千隻。但今天,已經看不到了!」

廖鴻基這位對海豚深深著迷的年輕漁夫,三年前,把對鯨豚的迷戀化成實際行動,投入鯨豚田野調查,出版了三本關於海洋和鯨魚的散文集,今年夏天,他更投入鯨豚觀光的行列,在花蓮的一艘賞鯨船上,擔任解說員,他認為,出海賞鯨可以促進人對鯨豚的理解,讓人類更貼近海洋。就是基於這樣的認知,楊鴻基極力推動賞鯨觀念。



觀光賞鯨是漁民新的希望

去年七月,台灣第一艘賞鯨船海鯨號由花蓮石梯港碼頭駛出,為所謂的生態觀光開啟了新頁,經營賞鯨船的漁民相信,透過觀光客帶到外海,直接與鯨豚相遇,可以滿足他們親近鯨豚的欲望,而讓漁民得到遠勝於當年,捕殺海豚的利益。

長期對鯨豚進行學術研究的台大動物系教授周蓮香也認為,生態觀光對漁民的生計的確有幫助,但是,對漁船的定期接觸是不是會對鯨豚生態帶來負面的影響,也不能忽略。

「短期衝擊是要看牠們的行為,平常幾分鐘上來一次、幾分鐘下去潛水、潛水潛多久;如果說今天有一個賞鯨船靠得太近,動物可能很緊張,這是近程的影響。至於長程的影響包括:生活史的改變。隨著賞鯨業的發展,鯨豚的行為是不是有改變?如果有改變,就是警訊。」

賞鯨觀光為漁民點燃了新的希望,一艘艘賞鯨船載著遠道而來的遊客離開了碼頭,漁民在遠離沙豚歲月後,對海豚的利用有了不同的期待。

賞鯨行動缺乏規畫,但漁民的四艘賞鯨船先後在宜蘭、花蓮和台東等地營運了,業者以為,紐西蘭毛利人村落凱古拉原本貧窮落後,但在發展鯨事業以後,村民生活大為改善,就是這個誘人的理由,讓他們深信,鯨豚觀光的前景無限光明。

「我們相信,觀光是一條可以走的路,漁民生計會大有改善。」農委會官員談到賞鯨事業時,眼中露出興奮的神情,沙港休閒中心失敗的記憶似乎已被淡忘。

學者認為,農業主管樂觀期待,漁民也滿懷希望,但鯨豚生態觀光必須建立在完備的法令基準上,若是缺乏有力的指導,而僅僅任由人民把觀光客帶到海域,類似沙港休閒中心的例子恐怕還會重演。台灣第一位投入鯨豚研究的楊鴻嘉,對發展鯨豚生態觀光,也抱持著悲觀的想法,除了對缺乏規範的賞鯨事業有所擔憂,楊鴻嘉認為,台灣的海岸線平直,缺少海灣,本來就不利於鯨豚的停留,再加上近年來,海洋環境逐年變遷,使得來訪的海豚愈來愈少,發展觀光希望渺茫。

「目前台灣最大的海豚保育問題在於環境的污染,我們一直把海洋當作是一個最後、最大的垃圾場,所有岸上不要的,全都拋到海洋裡頭。海豚一直被當作海洋裡頭,生態的最高階消費者,牠是一個指標動物,當數量日益減少,即表示環境已然惡化,海洋環境惡化,海豚不來,談什麼發展觀光呢?」廖鴻基提出了警告。

四年來,台灣東海岸的海豚急速減少,而海豚則再也沒有回到澎湖,寂寞的沙港,全台獨一無二的海豚路標,為來客的記憶引路,告訴他們,海豚曾經來過。



編按:公共電視本土環保節目「我們的島」本周將播出海島新樂園,探討鯨豚生態觀光的迷思。《今周刊》與公視合作,先行刊登專題報導。

台灣有海豚嗎?台灣人近海卻不親海,鯨豚的印象是十分西方的。但事實上,鯨與海豚絕非陌生而遙遠的生物,近年來,台灣島民與其關聯揉和了殺戮、掠奪、親近等多元情愫,節目中將展現這樣的轉變,並對未來人與鯨豚的對話提出可能。


我們的島

十一月十五日(周日)晚間七時首播
十一月十六日(周一) 晚間十一時重播
十一月十七日(周二) 下午三時重播

網站 http://www.pts.org.tw


延伸閱讀

拿快篩當笑點宣傳韓劇!Netflix遭砲轟急刪文…消失2天道歉了,給出4承諾仍掀網友互戰

2022-05-16

剛鎖國就疫情炸裂!北韓防疫破功,單日爆1.8萬例、6死…「怪病」傳播逾35萬人發燒

2022-05-13

作戰2年多,你們永遠會被記得!陳時中護師節感性道謝,總統籲國人「做對這事」就是對醫護最大貢獻

2022-05-12

民眾鼓吹積極染疫有天然抗體、唾液快篩去除嬰兒警語?陳時中點出關鍵:因為台灣是這麼看...

2022-05-12

全家3大優勢打造「全盈支付」 ,送咖啡吸消費者 跨產業生活金融平台成趨勢

2022-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