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房價 遺產稅 年金 006208 00891

小頑童變小沙彌 另類夏令營 P.104

小頑童變小沙彌 另類夏令營 P.104

學校才放假,各式各樣的夏令營立刻接棒登場,室內到室外、路上到海上、國內到國外、靜態的、動態的琳琅滿目,相信還是有許多人大呼無聊。本刊從今年成千上百的活動裡,挑出三個比較特殊的夏令營,第一個是「受苦受難型」的小羅漢沙彌營,近百名八歲到十五歲的小男生,一起體驗短期出家的滋味,每天早上四點就要起床,還要剃髮、吃齋、念經;第二個是「腦袋充電型」的成大航太營,一百五十名國中學生一起享受飛行之樂;第三個則是「消除畏懼型」,專為血友病童與家屬首次舉辦的一九九九彩色親子夏令營。比一比,是你的夏令營有趣,還是我們介紹的有意思。

除了吃喝玩樂、學才藝,還有「受苦受難」的夏令營,八、九十位年齡在九歲到十四、五歲的小男生,集體被剃了個大光頭,披上海青的裝扮,在寺廟出家,小頑童變身小沙彌,哭哭又鬧鬧,度過了與眾不同的夏令營。

台北市木柵山區的慈光寺內,原本寧靜、安詳的大殿裡外,在七月八日當天,出現一片鬧烘烘的景象,近百位小男生一個個被剃了光頭,有的面無表情、有些含著眼淚,還有些在做最後的抵抗,他們正參加慈光寺舉辦的第一屆「一○八小羅漢沙彌營」的第一項活動「圓頂」,也就是剃髮儀式;再過三天,還要接受沙彌戒。


過著短期出家人的生活


這是個別樹一格的夏令營,從七月七日到二十二日,在兩周的時間裡,學童得剃髮,換上海青或羅漢衫,吃著齋飯,還得聽道、誦經、懺悔、做勞動,過著短期出家人的生活。當然,在營隊結束的前一天,慈光寺住持智浩法師還會為小沙彌解戒,讓這群小沙彌「還俗」。

剃髮儀式在第二天早上舉行,邀請了家長參觀,助長了小沙彌激動的情緒,尤其少數幾位護髮不退的小男生,不論媽媽怎麼遊說,就是抵死不從,智浩法師在一旁打圓場的說,「如果不願意,就不要勉強,說不定過一、兩天他就願意了」。

還有人在不知情下被強迫剃髮,雖然沒有激烈的反抗,盈淚滿眶、噘小嘴的模樣,任誰都知道他非常生氣,媽媽在一旁低聲下氣地賠不是。這位媽媽說,來之前確實沒有告訴兒子要剃髮,如果事前告知,她兒子一定不願意參加,但是她認為這個年紀的小孩,有些事情必須被勉強、被要求。

也有開開心心地接受剃髮,還摸著自己光禿禿的腦袋,從台中來到台北參加沙彌營的李文哲,頂個光頭、穿上羅漢衫,像極了卡通人物裡的一休和尚。暑假過後才升小學二年級的李文哲,雖然第一次來到道場的環境裡,似乎還適應得不錯,他告訴來看他的阿媽,他有看錄影帶,晚上睡覺吹冷氣很舒服,穿上海青與羅漢衫也感到很新鮮。

李文哲很期待師父三更半夜帶他們出去探險,師父說,這樣做是要訓練他們的膽量和信心。


大多是媽媽的主意


除了台北市,還有中壢、台中、台南、甚至從澎湖坐飛機來參加沙彌營的小男,詢問幾位小沙彌便可以知道,會參加沙彌營大部分是媽媽的主意,有些小沙彌甚至說,「自己是被媽媽趕來的」。有的媽媽是長期參與道場的活動,或是自己吃齋念佛,期望小孩也能多親近佛法;有的媽媽只是很單純地希望小孩能夠學會靜得下心、獨立生活。而且,這項活動結束後,還有一個月的暑假,頭髮長出來後,也可以再參加其他的活動。所以,參加的學員中有許多對兄弟檔。

一位帶著兩個兒子劉冠霆、劉育誠,從中壢來參加的媽媽說,放暑假,兩個兄弟在家,不是吵架,就是一直說很無聊,她半強迫要兩兄弟參加,結果情況不很觀,讀四年級的劉育誠不但不願剃髮,還要跟媽媽一起回家,準備升國一的劉冠霆受到影響,也要一起回去,他說他好想騎腳踏車。即使媽媽要他們再待三天,答應他如果不適應打電話回家就會來接人,但是弟弟很堅持地說,他一定會住不慣。

劉育誠說,晚上睡覺時候,聽到有人在哭,他住的房間沒有冷氣很熱,早上四點鐘就被叫起床,中午又沒午休,晚上九點才能睡覺,覺得很累。他還說,跟他睡在一排的有十一個人,已經有三個人回家了,他很羨慕那些已經回家的人。


師父最常說的一句話:「不要講話


正因為初來乍到,許多小沙彌還不太適應出家人的生活,當小沙彌在使用點心的時候,師父拿著戒尺,不斷耳提面命地說「不要講話」,但齋堂始終靜不下來;在大殿裡講道時,許多小沙彌坐不住,身體東搖西晃,還會彼此拍來打去、竊竊語,有的甚至低頭啜泣,因為媽媽回家卻把他留下來,有的還打起瞌睡,只看見站在一旁輔導的師姐,不停地走來走去糾正小沙彌的姿勢、趕走瞌睡蟲,最常做的是要求安靜。

講經的師父不斷提醒小沙彌進大殿時,雙手要合十、要跪拜禮佛、不可大聲講話、不能跑步、不能將食物帶進來,一旦做不對的時候,師父會怎麼樣呢?小沙彌立刻大聲地說「打」。

不過,在一片混亂的場景中,還是有一部分小沙彌十分入定,盤腿坐在蒲團上,雙手合十,還喃喃自語。住在台南、要升五年級的張毓駒,就很喜歡寺廟的環境,他說,小時候常常跟媽媽到廟裡去,有時候媽媽當義工,他還是個小幫手。他也聽到有人偷偷地哭,問他會不會幫忙安慰呢?他則聳聳肩,不置可否。

快到中午時間,有一部分家長先行離去,原來還歡喜住在這裡的李文哲,拿著媽媽留給他電話號碼的紙頭,要打電話回家找媽媽,媽媽不是才剛回家嗎?他苦著臉說,「想媽媽啊!」「都一直在念經,念經的時候頭會暈,還會肚子餓,肚子也會痛,我要跟媽媽說。」

為了安撫這群小沙彌浮躁的心情,師父下午只好改帶小沙彌們到動物園參觀,果真吸引小沙彌們的注意。一群穿著羅漢衫的小沙彌,集體到動物園參觀,可也是一幅奇景。


密密麻麻的課表


翻開小羅漢沙彌營的課表,從早上四點到晚上九點密密麻麻的內容,別說小沙彌一時間無法負荷,恐怕大人也會水土不服,多數小沙彌出現浮躁、不安的情緒便可理解。

早上四點「起板扣鐘」、五點到六點做「早課」、六點到六點半「早餐」、六點半到八點「出坡」(運動時間)、八點到十一點就是上課,課程項目有演禮、圓頂、律學、漫畫人生、正授沙彌戒、世尊的故鄉、風中說話、讚美佛陀、佛陀的告白等。

十一點到十二點午餐、十二點到十四點午休、十四點到十七點進行下午的課程有演禮、講戒、梵唄法器、敘學、講授法雨、佛典故事、面對自己、動中禪、動物少林寺等。

十七點到十九點晚餐,十九點到二十一點進行晚上課程,有寺規名相介紹、影片教學、懺悔、午夜夢迴、猜猜我是誰、詩情畫意、毫光中的影子、心聲傳達等,二十一點到二十二點「安板」。

小沙彌一律住在寺廟裡,只有洗衣這件事不必動手,其他都得自己打理,除非有特別的儀式會邀請父母參觀,一般時間不太歡迎父母到寺探視,但小沙彌可以打電話回家說說話,剛開始,小沙彌常常要求師父允許他們打電話回家,幾天課程上下來,情形有些改善。

平常吃慣麥當勞的小沙彌,在寺廟生活也可以吃漢堡,只是牛肉餅換成素肉餅。智浩法師說,三餐都由寺廟的義工媽媽打點,每天絞盡腦汁換菜色。早餐也可以吃到燒餅、豆漿,也有烤肉餐,只是烤的是素肉,在慈光寺常住的釋一千搔著頭說,他已經習慣不吃肉了,然而帶他學佛的運將老爸,有時候還會和朋友一起喝酒、吃肉。


費用隨喜


參加沙彌營的活動,費用隨喜,如果弄不清楚該給多少錢,慈光寺公布打齋的目與費用,包括「上堂」三千元、「吉祥」五千元、「海眾」六千元、「勢至」八千元、「觀音」一萬元、「彌陀大齋」一萬兩千元,要打哪一項齋飯,由信眾自己決定,如果要多添香油錢也隨意。

說起專門為男童舉辦的第一個沙彌營,智浩法師說,主要的目的是培養學生感恩惜福的態度,以及穩定學生浮躁的心情,與他們一起生活的過程中,適時導正生活上不良習性和觀念。有些小沙彌來自問題家庭,初始,會吵鬧、打架、甚至破壞東西,幾天課程下來,發現有些在改變。

這次小羅漢沙彌營的活動結束後,這個暑假不會再辦理第二梯次,因為接著有許多寺廟自己的活動要舉辦。至於明年暑假辦不辦?寺廟方面說,先辦完今年再。平時的慈光寺只有一位住持、兩位比丘尼,為了這次的沙彌營,請了許多位義工媽媽幫忙,看得出來人手確實吃緊,智浩法師不斷忙裡忙外打點一切,原來就住在寺裡的小沙彌,也負起小小糾察長的責任,招呼新來的朋友,一百人左右的營隊需要幾天時間才能步上軌道。

在慈光寺擔任文書的林獻洋告訴本刊,會舉辦沙彌營的活動是因為住持智浩法師的愛心,他感受到許多家庭有問題的小孩,為了不讓家庭有負擔、又能對沙彌的生活有一點認識,再培養一些慈悲、感恩心,才辦理這個活動。

其實,平時就有十幾位小沙彌長住在寺裡,兩位就讀萬芳國中,其餘十幾位念萬芳國小。林獻洋說,這些小沙彌都是住持到學校問老師找出來,多半是有家庭問題、被父母遺棄,或是應該住在育幼院、孤兒院的小孩。智浩法師為了不讓小的心靈被貼上標籤,取了個沙彌營的名稱,讓孩子長住下來,這些小孩的家長不但沒有付錢,住持與師姐還要每天早上四點鐘起床,為這些小孩準備早餐與便當。

當小沙彌還俗後,鐵定會留下刻骨銘心的記憶,但每個人的感受都會不同,或許如父母所願的親近佛法,也有可能自此與宗教保持距離。就像參加其他夏令營的活動,事前的溝通非常重要,尤其是體驗短期出家這檔子事,與平常生活常規去甚遠的活動,不僅要說清楚,也有必要先帶小孩到道場走一走,免得家長動機良善的美意,讓小孩抱怨在心裡,畢竟佛法與寺廟生活對孩子來說,實在是太遙遠了。

延伸閱讀

「驗陽送醫、驗陰居檢」 長程航班旅客落地新規曝光!宗教集會恐釀群聚感染?指揮中心祭最新措施

2022-01-10

布查亂葬崗遺體恐達300具,竟有人質疑造假?矢板明夫:俄中認知作戰潛入台灣「令人擔憂」

2022-04-06

「快篩陽民眾擠爆急診,重症沒人救死亡」⋯護理師淚揭第一線慘況:剩1同事能救人

2022-05-04

美股血崩連累台股一度摜破萬六 「金融股成補跌重心」專家曝2指標股藏生機

2022-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