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禁止鳴號

禁止鳴號

吳均龐 James Wu

生活消費

2017-11-15 18:55

禁止鳴號,這不是一個我們在台灣所熟悉的用語,是大陸用的等同於我們這裡的禁鳴喇叭,一個非常稀鬆平常的交通名詞,以往我不曾注意也不在意這個用詞的差異。但是上個月我去上海,對這個名詞大吃一驚。

過去幾年去上海,滿街的車子亂竄,坐在煙味瀰漫的出租車𥚃,眼𥚃看的是有縫必鑽的師傅,屁股下感受到老舊疲乏的避震系統,耳朵裡充斥著各種不耐煩的汽車喇叭聲。我心裡就總是有著一份快意!儘管上海的硬體建設遠遠把台北拋後,但是人文素養畢竟是落後的,是一個第三世界的交通素質,相對我非常欣賞也自豪台北的交通狀況,近幾年來台北市的汽車用路人,不太亂按喇叭聲,証明我們已經是一個開發國家的水準。

 

這次去上海搭車,塞車問題依舊嚴重,但車內的空氣混濁似乎改善了些,車下的避震系統老舊情況也好轉了些,可是我卻覺得有點不大對勁。起先不知道什麼原因,渾渾噩噩地又坐了半天車子,才頓然發覺,上海的長條車陣中,除了引擎震動外,寂靜無聲,沒有一個師傅按喇叭!

 

我靜靜地換了好幾個車,去了好幾個行政區,用了好幾個不同的時段,整個上海市就是沒有什麼喇叭聲。我不服氣也不甘願地去問了每一個師傅,他們的回答各有千秋,詼諧幽默加上自我解嘲,「按了也走不快,幹脆不按了唄」是最標準的回答。「人和狗沒兩樣,按了要罰,一下子大家都乖了,不敢亂按喇叭了」是另外一個比較犬儒的講法。

 

怎麼可能呢?我非常納悶,超速、闖紅燈等都是行進間的違規,電子監控系統可依錄影畫面來裁罰,按喇叭是非行進的動作,怎麼可能抓得到呢?我鍥而不捨地追問下去,終於被告知大陸把軍事上的聲納探測高科技裝置在街頭,可以辨識究竟是那一輛車子的喇叭在發聲。

 

每到一個街頭,我就極目四望,企圖一睹那個所謂的軍事高科技裝制,交通號誌桿夾雜著各式各樣的路牌標示桿,路燈電桿,琳琅滿目,仰頭看得我老眼昏花,始終沒有能夠精確掌握到那個軍事高科技的様貌。我也厚著臉皮,帶著可能滿諂諛的笑容,湊近交管大人、警察領導,輕聲細語地問他們監控鳴號的裝置設備在那裡。千篇一律的態度是對我置之不理,白一眼後大步走開。

 

隔天,我又抓了一位比較喜歡閒聊的師傅問,如果高科技誤判,瞎抓錯罪,那該怎麼辦?如何申訴?他興致勃勃地告訴我:「嘿嘿!我就被冤枉過,打電話去一個單位,被告知這類的罰單不歸他們管,倒是熱心地給了另外一個單位的電話號碼,一個單位接著一個單位打下去,總共打了二十多個單位⋯⋯」最後不了了之,他去繳了兩百元的罰鍰,摸摸鼻子自認倒楣,回去乖乖開他的車子。

 

回來台北後,我和朋友聊到這個事,才知道不僅是上海,大陸全國都在今年初就全面禁止鳴號。一聲令下,瞬間就成為一個文明的交通道路使用國家。

 

我不記得什麼時候,也不記得花了多長的時間,台北市不再有人隨易亂按喇叭。但是我很確定我們沒有使用什麼軍事高科技聲納探測來抓人。我更確定如果一張罰單的申訴要打上二十多通電話,最後仍然是投訴無門,在任的台北市市長一定不必再選了。

 

延伸閱讀

李嘉誠出清地產 背後的「新中國壓力」

2017-11-16

中國腐敗3.0

2017-06-29

35年銀行家告白 職場生存必懂四件事

2017-06-15

【內幕】為與中國建交 巴拿馬連美國都瞞

2017-06-14

一本書惹火全中國 日飯店大亨起底

2017-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