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生蠔有手掌大、鮮蚵飽滿彈牙 媲美廣島大牡蠣 ~ 老饕才知道的台南隱藏美食

生蠔有手掌大、鮮蚵飽滿彈牙 媲美廣島大牡蠣 ~ 老饕才知道的台南隱藏美食

蕭婷方

美食旅遊

蕭婷方攝

2021-01-08 13:00

金黃色夕照搭配壯觀的蚵棚,為台南市北門區蘆竹溝最著名的景觀,每年吸引上萬攝影愛好者前往捕捉。

隔著一道堤防、正對著廟門口前的魚塭上,有兩名工人繞過塭仔的水路、在邊坡上敲敲打打,為即將成立的「蘆竹溝蚵學園區」打地基。半年後,這裡將有一棟兩層樓的小型工作室,一樓將展示蚵文化產業養殖的照片與蚵農的海事器具,二樓為潟湖觀景平台,供旅客休憩。

之外,工作室也會有許多「導覽小姐」,由在地討海超過一甲子的蚵農、蚵婦,帶遊客親身體驗摸蚵仔的樂趣,藉由沈浸式體驗來認識這個在風頭、水尾的北門小漁村——蘆竹溝。

這間工作室將乘載在地青年邱永仁一家的夢,也有全村庄的故鄉風土記憶。

 

蚵農第三代 行動餐車賣鮮味

 

蘆竹溝位於將軍溪出海口北畔,是北門潟湖唯一的港灣,潮汐漲落都在這片水域。由於鄰近無工業區汙染、水質也特別好,東石、布袋等地的蚵農,近年甚至會到蘆竹溝尋找蚵苗。

 

在這片島風內海的特殊環境,蚵養出了特殊的平掛式養殖法,蚵仔日日經過潮汐落差沖洗,雖然生長較為緩慢,但肉質較一般浮棚式養殖彈牙,烹煮時也不易「縮水」。

 

 蘆竹溝有台灣最壯觀的蚵棚景觀,潟湖地形搭配夕照,是熱門的攝影景點。(圖片來源:截取自蘆竹溝漁村風情臉書粉絲頁)

 

邱永仁家中自祖父時代就以養殖鮮蚵維生,每日週而復始看天吃飯,若遇颱風、寒流來襲常損失慘重,小時候一度因天災損失繳不出學費,生活困苦,畢業後就離開家鄉,選在科技園區上班。

 

一次他看著中盤商至蘆竹溝買鮮蚵,家鄉好風土養成的水產卻披上東石、安平的外衣,讓他決定回鄉行銷鮮味。

 

邱永仁花光在科技公司的多年積蓄,買了一輛小車,以「北門蚵記仁」的招牌,開始在夜市賣起自家養的鮮蚵、以一盤100元的大生蠔行銷家鄉,希望讓饕客藉由吃下肚的海味認識蘆竹溝。

 

「小時候覺得養蚵太苦,幾年社會歷練後,覺得這是一種人生態度與敬天的精神」,邱永仁說。

 

近年外國大生蠔進攻台灣市場,他觀察頂級食材生態,特別延後一年採收鮮蚵,將原本養一年就可採收的蚵仔灑在潟湖的泥土上,加上每半個月悉心翻土照料,養出來的台版大生蠔肥厚、尺寸有成人男性的手掌大,成為老饕最愛商品。

 

 邱永仁祖輩世代養蚵,自己也花光積蓄購買了一台小車,以「北門蚵技仁」為招牌,在夜市以1盤100元的烤蚵仔,主打兩年生、手掌大的大生蠔,推廣家鄉鮮味。(圖片來源:記者蕭婷方攝)

 

賣蚵也推廣「蚵技」產業文化

 

返鄉創業邁入第六年,邱永仁又將自己的儲蓄全投入祖輩留下來的魚塭,要在上面蓋工作室,希望提供遊客休憩的地方,讓外人能慢下來,了解蘆竹溝當地特殊的養蚵文化。

 

邱永仁受訪時打趣道,光是魚塭上的擋土溝就耗資超過50萬元,要賣5000份夯蚵仔才能賺回本。

 

「不為錢,為海口人的尊嚴」,邱永仁說。

 

邱永仁提到,自己的祖母、母親討海一輩子,年紀漸大無力再「做海事」,在家容易想太多、覺得自己沒有成就感,他希望有個地方能讓他們分享自身經驗,因為漁民不在乎賺多少錢,只希望能驕傲的分享自己的生命智慧。

 

舉例來說,初一、十五大退潮、平時偶有平流,每日海水漲退時間也都有特定循環,養蚵光是看潮汐就是個大學問。一整年蚵農的海事,從「綁蚵串」、「附蚵種」、「分蚵苗」、「巡蚵田」、「搬蚵串」、「撿大蚵」,也都是時間累積而成的技藝。

 

 邱永仁將賺來的所有積蓄,投入在自家漁塭上的工作室,推展當地的養蚵文化,目前工作室已動工。(圖片來源:邱永仁提供)

 

返鄉的下一場戰鬥 槓上光電開發案

 

養成一顆下口鮮嫩彈牙的鮮蚵,最重水質與水溫。

 

然而,近期已有不少光電業者進駐蘆竹溝,要在間隔庄頭一水道的魚塭安裝面積達20公頃的太陽能光電板,幾乎將村子一半都包圍起來。

 

漁塭透過潮汐直接與潟湖、蚵田連通共用水源,在環境衝擊尚未釐清的前提下,蘆竹溝的養蚵業產生了巨大變數。

 

邱永仁直言,蘆竹溝位於風頭、水尾,乘著漁鹽之利,世代以養蚵討海捕魚,蚵業至今仍是養活全庄人的重要產業。有美好天然環境、活力的村莊,不該讓位給光電開發案。若太陽能光電板產生污染,生態環境不僅受影響,全村庄生計也成問題。

 

「留住乾淨海洋、拒絕成為光電海島!」蘆竹溝居民現已籌組自救會,向台南市政府請願,拒絕在生態敏感區的蘆竹溝,進行大面積太陽能發電開發,全庄現已掛滿了抗爭的白布條。

 

當地青年更對光電發展有高度危機意識,只要業者一動工,就會有村民前往施工現場。

 

邱永仁說,近年環境污染已讓鄰近的養蚵重地找無蚵苗,現在只求有一片乾淨的海域能繼續養活全村人。面對財團挾鉅資進駐小漁村畫地種電,未來就繼續以一盤100元的烤生蠔為庄頭出錢、出力。

 

 蘆竹溝全庄以養蚵維生,面對太陽能光電板可能對環境帶來的衝擊,居民團結地在村落各處綁上白布條,拒絕太陽能光電業進駐。(圖片來源:記者蕭婷方攝)

延伸閱讀

「全台最醜吉祥物」一度爆紅、名揚日本 但遊客暴跌後怎麼辦? 看台南鹽鄉如何以老風土翻身

2021-01-11

荒廢老屋+熱血年輕人!2個小鄉鎮創生故事:看這群台灣「擦澡工」如何以修代租,讓老房子再現風華

2020-12-04

地方創生推手×馬祖在地青年,發起旅遊「起點」革命 追捧藍眼淚的背後 還需思考的三道課題

2020-07-15

為推動地方創生舉辦「臺灣城鎮品牌獎」 林內鄉、鹿港鎮各有特色奪金獎

2019-11-13

「全台最醜吉祥物」一度爆紅、名揚日本 但遊客暴跌後怎麼辦? 看台南鹽鄉如何以老風土翻身

2021-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