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理財 etf 台股 殖利率 美股

十二個離島的生命與故事 p.128 

十二個離島的生命與故事  p.128 

十二方島嶼,十二種綽影,十二位導演,十二種凝視,十二部人、海、島嶼的深邃對話,這是在紀錄片《流離島影》系列裡,十二個不同的離島生命與故事。

一九九九年,一群生命力旺盛的影像工作者,在不顧後果的奇想下,齊聚一堂,著手推動一項台灣史上規模最龐大的紀錄片拍攝計畫《流離島影》,這個計畫集合了國內十二位紀錄片創作者,包括朱賢哲、沈尚可、李泳泉、李志薔、李孟哲、吳介民、林靖傑、周美玲、黃庭輔、陳芯宜、郭珍弟、簡斯偉等人,分頭出海到台灣周屬的十二個離島上,從澎湖、金門、北方三島(彭佳嶼、棉花嶼、花瓶嶼),一直到東沙、釣角台、龜山島等地,做一次三十五釐米的全紀錄演出。


十二個人飄盪在十二個陌生的島嶼

大家相約,在這一年的時間裡,把自己交給陌生的島嶼與海洋,一年後,每個人各自交出拍攝好的離島影片,於是,十二個人,飄盪至十二個陌生的島嶼,開始漫漫一年的的島嶼、海洋與人心的對話。如今,一年過去了,出海的十二個人,共老了十二歲,而十二支呈現出對離島島嶼的觀察、探索與情感的《流離島影》影片,則誕生在你我眼前。

這十二支影片分別是,李志薔的漂流《小琉球》、朱賢哲的遺忘《澎湖》、吳介民的經歷《基隆嶼》、沈可尚的靜默《北方三島》、周美玲的矛盾《烏坵》、庭輔的等待《金門》、陳芯宜的擁有《釣魚台》、郭珍弟的歸屬《蘭嶼》、簡偉斯的暗流《馬祖》、李泳泉的鄉愁《龜山島》、林靖傑的迷離《綠島》及李孟哲的慣性《東沙》。

談起《流離島影》的計畫緣起,總製片周美玲笑著說,在前年的夏天,她身心俱疲,因為覺得在台灣有時呼吸得膩了,怕萬一煩膩得懶得再呼吸會一命嗚呼,有一次在睡夢中,她夢見自己到了某一個小島度假,醒來後卻驚覺哪來的盤纏,但是為了救救自己的命,她計畫能找個不用花錢的小島去實現夢中的情境,於是《流離島影》的拍攝計畫就這樣誕生了,美其名是拍紀錄片,實際上卻是把自己丟到一個完全陌生,連當地話都聽不懂的地方,偷偷呼吸「新鮮」空氣。

為了呼吸「新鮮」空氣,周美玲將找來的十一個紀錄片導演及自己,分別許配給一個個不同的離島島嶼,就這樣,十二個島、十二位創作者,每個人開始在自己所處的陌生之島上,開始進行生命與土地的對話、傾聽海與陸的交談,而《流離島影》的拍攝計畫也就開始慢慢地動了起來。


凝視愈深刻 島嶼的身影愈加模糊


對宜蘭人來說,看到龜山島,便表示家到了,看不到龜山島,便是離鄉背井。但是對龜山島上的居民來說,自一九七七年遷村之後,龜山島卻成了他們時時可望但卻遠不可及的夢中故鄉。遷村到宜蘭的龜山島漁民,每一次到外海捕魚,都想靠近一點看看龜山島,即使是多看一眼也好!而看著當初被迫離去的家鄉,如今變成遊客「自強活動」遊樂場的龜山島,島民心中也存著幾許不忍和不安。

在一九九八年初,烏坵被宣布為「核廢料最終儲置場」優先預定地,與此同時,台電也熱烈張揚著,探勘費一億五千萬元、回饋金三十億元,搞得當地居民人心惶惶。究竟要永保烏坵?還是要索取巨額賠償?腳下的土地與眼前的金錢,變成天平上搖擺的兩端,搖擺著烏坵島民們茫然的人心,輻射將至的陰影,不但緩緩地侵襲著島嶼,也靜靜地侵襲人性。

老人等待一副好棺材、小孩等待快快離開小島、阿兵哥每天數著饅頭等待退伍、老兵們等待發薪再來預支老米酒、小鳥們等待著不再有的高梁穗、樹等待風、風等待石、石等待歸人……,沒有變化的時間,沒有目標的等待,等待之外還是等待,是金門特有的時間感。

上述這些景況,都是創作者們透過攝影機並藉由影像畫面,將他們在離島島嶼上的所見所聞,最真實的呈現與傳達。因此,凝視愈深刻,島嶼的身影卻愈加模糊,因為我們始終想不透「島」的命運會變成怎樣。究竟它會被觀光消費殆盡?還是因軍事管制而長期封閉?或是終究被當核墳場般拋棄?基於種種原因,讓周美玲等十二位創作者,踏出台灣,選擇了烏坵、金門、龜山島、北方三島等地的邊緣島嶼作為影片拍攝的地點所在。


十二位創作者正處於負債狀態


儘管《流離島影》可說是台灣紀錄片史上,範圍最邊陲、規模最龐大的拍攝計畫,但周美玲認為,這無關乎偉大,只是覺得生為海島子民的台灣人,幾乎從來不曾關心台灣周遭沉默離島的哀愁,所以他們希望藉由親近這些離島,並實地用影像去記錄、觀察,能將在島嶼上的所有體會與感覺,做最真實的呈現。

當初在拍攝《流離島影》系列時,每個人每一支二十分鐘的電影,各需花費一百五十萬元,雖然公共電視台已贊助十部各五十萬元的經費,富士電影軟片也贊助拍攝,但還是欠缺數百萬元的經費,因此有多數人並不看好周美玲等人能將《流離島影》系列影片拍攝完成。對此,周美玲認為,紀錄片工作者尋求拍攝影片的資金本來就不容易,因為有太多的人不懂得紀錄片的本質是什麼,儘管近年來電視台經常播放紀錄片,但卻毫無系統,也沒有特別宣傳,因為電視台多半都把資金放在製作收視率高的單元劇上面,卻沒有人想過其實紀錄片也有支持的特定觀眾群。此外,紀錄片真實的影像魅力,並不是一般編劇可以虛構出來的,有時候甚至比劇情片更感動人。因此,儘管《流離島影》系列順利拍攝完成,但十二位紀錄片工作者至今仍舊是處於「負債」狀態。

許多人認為,紀錄片只強調寫實,所以公正客觀地記錄便是紀錄片,但周美玲認為,每一部紀錄片其實都很難客觀,因為拍攝者不同,所思考的角度也會不同,而投入參與的感情不同,所呈現出的題材畫面也不同,因此紀錄片對拍攝者來說,都是種主觀的認定與創作,而非是單純客觀的新聞報導。


國際紀錄片雙年展九二一上映

/撰文/彭惠琪

紀錄片,作為一種獨特的影像美學,具備著適切反映社會現實面的特性,在近幾年來,台灣面臨整個社會結構與人文面貌的變動,紀錄片也因橫跨文化、社會、藝術的多個層面特質,適度地扮演了影像保存與社會文化演進的角色。即將在月底展出的第二屆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中,有來自世界各個國家,包括台灣、日本、美國、法國、德國、俄羅斯、荷蘭等地的紀錄片導演,他們藉由手中的攝影機,透過影像中的畫面,創意地詮釋出眼中所見的真相與事實。

由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主辦、中華民國紀錄片發展協會承辦的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此次展覽的主題為「二○○○:差異新世紀」,主要是在探討本世紀以來,人與人之間、國與國之間,在差異中激發並互動出的各種深層人性問題與人文現象。影片內容分為「競賽類影片」、「競賽類影帶」、「大師名作精選」、「評審作品觀摩」、「差異新世紀觀摩」、「震殤九二一」、「台灣生命風景」及「紀錄新生代」等八個單元,共有來自世界各國的一百六十三個真實故事。

此次「競賽類影片」及「競賽類影帶」,是從四十九個國家,來自四百多部的報名影片之中,挑選出三十八部,來自二十多個國家的影片及影帶來進行獎項的角逐。以《海有多深》一片角逐競賽類影片的台灣紀錄片導演湯湘竹,透過攝影機的影像探索,讓觀者了解到身為達悟人(蘭嶼)的席.馬目諾,在遭受了最沉重的打擊後,如何藉由海洋民族的母體——海洋的召喚,讓他獲得了重生的機會,並傳遞出人與大自然相依相存的關係。

荷蘭導演派翠拉.拉特斯特及彼得.奇契司則以《集體農場記事》角逐此次的競賽類影帶,《集體農場記事》的拍攝地點選在昔日東西德分界線上的小村落魯本,導演期望藉由村民們訴說二次大戰以來他們親身經歷的動盪,從俄軍占領時強制實施的共產制度,到兩德統一後的新局面,以見證政治上的波動是如何左右著平凡人民的生命歷程。

「小班的瑞煦和大班的瑞甫,在地震後的第十天回到集集的外婆家,儘管地震過了,但這可怕的經驗仍常常出現在兄弟倆的圖畫中,對他們而言,地震是個可怕的大怪獸,也是家的毀滅者。」這是台灣導演林泰州以紀錄片《集集大怪獸》作為此次雙年展單元「紀錄新生代」的影片觀摩。「紀錄新生代」是雙年展特規畫的單元,除了展映適合兒童觀賞之紀錄片及相關影像活動之外,並配合文建會提倡之「兒童閱讀年」規畫,以影像閱讀豐富兒童之知識。

今年的雙年展將在華納威秀影城、紐約.紐約展覽購物中心及台北市政府多媒體放映中心等,進行為期十天(九月二十一日到三十日)的影展活動,對紀錄片有興趣的民眾不妨前往觀賞。

延伸閱讀

【過年不打烊】忙到沒時間吃飯上廁所 身障彩券行老闆拚一年生計

2019-01-31

【過年前不打烊】花市老闆娘靠三句話抓住客人 力拚過年業績翻倍

2019-01-31

過年走春何處去?精選全台賞花私房景點懶人包

2019-01-31

看女神卡卡飆演技 2018精選10部電影陪你過新年!

2019-01-28

宮鬥、愛情、懸疑通通有!過年必追20部經典好劇

2019-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