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配息 玉山金 pimco esg 房地產

苦命學徒翻身成錶王 P.112

苦命學徒翻身成錶王 P.112

當人生電影的打板敲下「開麥拉!」十七歲的陳秋堂依照環境給他的劇本,開始了鐘錶店窮苦學徒的生涯。原本學校成績一級棒的他,捨下不能繼續升學的自哀自憐,全心投身工作十年,如今終於收到人生「快樂的禮物」。

「我收藏了一百多只好錶, 最得意的是江詩丹頓的馬爾他陀飛輪〈 Tourbillon〉,它的售價是四五○萬元。」鮮少接受媒體採訪的寶鴻堂鐘錶公司老闆陳秋堂,顯得有一點點緊張,坐在椅子上居然手叉腰。他一邊抽煙,一邊認真地思考:「收藏是肯定自己的一種方式。」

陳秋堂小心翼翼拿出他珍藏已久的這款陀飛輪錶,放在手掌把玩,捨不得戴在手腕上,他以專業的口吻說,陀飛輪是指擁有「陀飛輪機心」的手錶,當初的設計是為了杜絕地心引力對手錶準確度的影響,是相當先進的技術。

一般人無緣見識的錶中之王,外有精緻的移動罩籠,內有擺重、彈簧與擒縱系統,運轉出陀飛輪的天王地位。最叫陳秋堂心動的是那酒桶形的機芯,可說是獨一無二,圓弧形的錶面是藍寶石水晶玻璃,加上同質材打造的底蓋,可以讓擁有者好好地欣賞機芯的運作。

陀飛輪的構造圍繞著一個軸心,不停地做三百六十度旋轉,因此可以一直調校,抵消地心引力所導致的走時誤差,進而提升準確性。它是所有手錶當中最精密的調節系統,設計和組裝非比尋常,全手工研發、製造,不但是對錶匠最大的挑戰,全世界也只有江詩丹頓、百達翡麗、寶璣等頂級錶廠才有能力製造。陳秋堂說:「製造這只錶的師傅,年所得超過新台幣二千萬元。」


怕回鄉種田全年無休工作十年

「我從十九歲起,就夢想要擁有一只江詩丹頓的手錶。」當年,陳秋堂一個月的薪水卻僅有兩百元。

陳秋堂念中學時功課很好,曾拿過全國聯招第一名,個性驕傲的他,連打架也從沒輸過。然而,由於家境貧困,無力供他繼續升學,父親在他畢業前夕丟下一句話:「給我回家種田。」不想種田的他,偷偷跑到台北,在工廠做了一陣子苦力,後來轉去學鐘錶。

青春年少的陳秋堂依照環境給他的劇本,開始了鐘錶店窮苦學徒的生涯,人窮志不窮的他,對同事發下豪語:「十年後,我要當老闆。」

於是,年輕學徒積極工作,不再沈溺於不能升學的自卑自怨,努力吸收有關鐘錶的知識。或許是時針分針看久了,養成了陳秋堂對於時間管理的良好概念,他總是在有限的時間內,有效率地執行任何事情,不拖延、不草率、講信用!

十年過去了,陳秋堂拿出十二萬元積蓄,又借了四十萬元,在台北市延吉街開了第一間鐘錶店。「能夠開店,要感謝我太太,她安慰我說,如果倒閉就回老家種田,結果這句話讓最怕種田的我嚇死了,害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拚命工作,除了除夕夜,其他日子都不敢休假。」


颱風淹大水寶鴻堂越挫越勇

陳秋堂回想起二十二年的奮鬥中,有意想不到的幸運,也有令人落淚的辛酸。

有一天晚上,他和愛彼的總經理翁天生及兩位業界知名的鐘錶師傅一起喝酒,翁天生突然對他說:「陳先生,我看你會成為台灣頂級手錶店的老闆。」另外兩個師傅也點頭贊成,甚至當場開出「我們三個支持你」的支票。

陳秋堂心中有點惶恐,又有點興奮,難得這麼多專業人士看得起他,於是他開始找店面、租房子,準備進軍高級錶市場。其中一位廖進昌師傅也兌現了諾言,到陳秋堂的店裡當鐘錶師傅,廖師傅的朋友都笑他怎麼大錶店不待,要到這種三流錶店?

結果證明廖師傅真的有眼光,寶鴻堂的分店一間接著一間開幕,每一間都從賠錢做到賺錢,而且每一年營業額都有增加。

但是,寶鴻堂並非一帆風順,好幾回差點兒過不了關。最慘重的一次發生在民國七十八年,颱風過境,台北市幾條街道淹起了大水,寶鴻堂也遭殃,水淹到胸口高。更可怕的是,太陽出來之後,水位居然還在上升!那個月,是寶鴻堂開業四年來第一次賺到錢的一個月,偏偏遇上大水,除了最高級的手錶被搶救出來,其他的都泡湯了。

賺進二十萬元,卻賠了四十萬元,那三天,陳秋堂的心中一天比一天恐懼,本想著乾脆關門不做了,卻又心有不甘,不想讓多年心血付諸流水,於是強打起精神,將壓力化為正面的力量。「或許是鄉下人倔強的性格吧,不想這樣就放手。」陳秋堂說。


賣錶像嫁女兒女婿多名流

陳秋堂賣錶,懷抱著與收藏同樣珍愛的心情,對待店內每一只待售的手錶。他說好錶的數量稀少,幾乎都是大廠「賞賜」給業績名列前茅、維護品牌形象出力最多的錶店,台灣區一年只拿得到兩三只。由於稀罕,所以,它們的買主都是經過精挑細選,由他核可是真正愛錶、懂錶的人,才會賣出;陳秋堂笑著說,挑選買主「就像選女婿一樣」。

這樣慎重的態度,將寶鴻堂打造成為知名而專業的頂級手錶專賣店,國內許多政商名流都是寶鴻堂的客人,甚至和陳秋堂成為好朋友。但是,寶鴻堂全店上下對於客人的名字守口如瓶,只肯透露說:「有幾個是集團的董事長和總裁。」

這種客人買錶,一律先用電話聯繫,再由店長或鐘錶師傅親自把指定的錶款送到客人手上。寶鴻堂的「鎮店之寶」廖師傅就說,每一次送錶的經驗是「通過了一道、一道又一道的大門」。

陳秋堂認為,一間頂級的鐘錶公司,除了在硬體上要有明亮寬敞的空間,以及豐富完整的手錶之外,人是最重要的。為顧客設想,提供優質的售後服務絕不可少。

譬如說寶鴻堂是從修錶起家,所以致力於不斷提升鐘錶師傅的功力,在這裡,最年輕的師傅只有二十八歲,卻會修複雜的萬年曆和空氣鐘。在選徒上,陳秋堂偏好和自己一樣從鄉下來的孩子,因為頂級手錶大多由手工製成,設計也複雜,修錶的人心要靜,手要巧,肯學習而不貪玩,在這一點上,城市的小孩差了一點。

能將嗜好和工作完美地結合在一起,陳秋堂是幸運兒,即使現在經營錶店,由於玩家國際化等因素,沒能像以前賺得那麼多,陳秋堂卻還是做得很快樂,也交到了許多好朋友,這份「快樂的禮物」,由時光累積而成,刻畫出一部雋永的人生電影。



寶鴻堂鐘錶眼鏡有限公司
負責人:陳秋堂
成立時間:民國 70 年
資本額:2200 萬元

延伸閱讀

想喝咖啡提神,卻越喝越累?詭異健檢報告出爐...男同事全得骨鬆 唯一共通點:都愛喝公司那杯免費咖啡

2022-08-01

快拿來退貨!好市多急召這款「咖啡豆」,一旦受潮恐有毒 專家:不是放冰箱就沒事,切記3要點

2022-07-17

對咖啡一生執著的匠人之心

2022-07-04

全家咖啡年銷1.6億杯,推「循環杯」租借更愛地球一點點!杯蓋改封膜一杯就能減塑54%

2022-06-10

雜音就像「菜裡的一根頭髮」…他的降噪發明讓人沉浸杜比音效,一切得從那位嘆生不逢時的天才說起

2022-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