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房價 遺產稅 年金 006208 00891

阿扁要上課 羅文嘉要出國 P.96

阿扁要上課 羅文嘉要出國 P.96

十二月三十一日,一九九八年最後一天,即將交卸陳水扁競選總部執行總幹事兵符的羅文嘉,心情和當天冬日的暖陽一樣,有著說不出的輕鬆和自在。好不容易打了大半年的選戰,終於可以在九八年底暫時偃旗息鼓,稍微喘口氣休養生息一下。羅文嘉說跟在「老闆」身邊這七、八年間,一直都過著沒有自己的生活,因此想要趁選後這個難得的機會,多做些自己想做的事。


在新舊年交接的時刻,羅文嘉在展望自己未來的同時,也不忘為阿扁往後的出路做了一番前瞻與回顧。「前事不忘,後事之師」,羅文嘉認為,如果阿扁要參選總統,就一定要贏,而這個贏不能再寄望於國民黨的分裂也不能再沈醉在既有的支持者中,缺乏這種體認要阿扁去選總統,「阿扁會是總統選戰的大炮灰,我們則是小炮灰」。以下就是《今周刊》訪問羅文嘉、他以第一人稱的敘述內容:

有了上次因「拔河斷臂」事件、暫時失業的經驗後,對今日敗選後的沈潛比較能以平常心來看待;我甚至覺得,拿工作大半年的積蓄,出去環遊世界也不是什麼罪惡的事,我今年已經三十二歲了,不趁沒結婚、沒家累前出去玩,以後想要出去,可能也沒這麼簡單了。


拿著環球機票出國去

我自從退伍後就一直跟在阿扁的身邊,不知不覺也過了七、八年,長期以來,我都被視為阿扁的分身。這幾年來,為了阿扁的前途,為了不得罪人,我對自己的很多價值觀念都做了妥協,但我並不願意這麼做,也不想這樣一直下去。所以,目前可以肯定的一點是:我一月十五日前一定會出國去,機票我已經訂好了,但會去哪裡還不確定(因為羅文嘉買的是環球機票),可能會先去澳洲找個農莊暫時住一會兒吧!

選後不只是我,馬永成也會離開一陣子,這麼做一來是為我們自己,畢竟選舉搞了大半年,弄得大家都元氣大傷,我想要過一下清靜的生活,遠離台北的喧囂嘈雜。因為我很了解,只要我留在台北,除非我對事情都沒有意見,而偏偏我又不可能完全沒有意見,所以一些有的、沒的事情都會找上我,肯定也會繼續忙得不可開交,所以我非得出去走走不可;這樣做二來其實也是為了阿扁好,阿扁如果要更上一層樓,他勢必得要擴大自己的決策圈子,我和小馬的離去,正好方便阿扁容納更多人進入。

去年二、三月,當阿扁正為到底要選下一任市長、民進黨黨主席還是總統而大傷腦筋之際,那時我人還在美國,本來我想飛回來勸他不要再選市長,先選黨主席,然後再直攻二○○○年的總統寶座,因為我覺得市長不管做得再怎麼好,差不多也就是這樣而已,資源相當有限,做過一任有個行政經驗就可以了。而阿扁一旦繼續選市長,就不容易解套再回去選總統了。

不過,我回國時阿扁心意大致已決,我也就沒再出聲了。阿扁當時會決定繼續選市長,理由不外乎:市府許多幕僚機要的出處仍有待安排,再者是黨內的市長接班人不易找尋,即使找到了,屆時萬一選輸了,這筆帳一定也是算在阿扁頭上。但後來我發現,其實認同我想法的人還真不少,早知如此,當初不管怎麼樣也會飛回來聯合其他人的力量集體諫言。

基本上,阿扁決定參選第二任台北市長時,他整個政壇生涯規畫就已經變了。為了消除大家的疑慮,阿扁曾再三向市民保證:「會做到任期的最後一天。」這個動作也等於向大家宣告,他已將總統選舉的戰線拉長到二○○四年。不過,若從這次市長選舉的結果來檢驗,好像還是有很多人不相信我們說的話。

歷史的發展總是很弔詭的,經過台北市長選戰的短兵相接後,阿扁又走回到當初抉擇的原點。而這中間最大的不同可能就在於,歷經這次選戰的挫敗之後,阿扁又累積了更多的能量,冥冥之中似乎也印證了前主席許信良所說的「大位不足以智取」。不過,話說回來,阿扁雖然累積了比以前更豐沛的能量,卻也遭逢到前所未有的瓶頸。


阿扁的瓶頸正是民進黨的瓶頸

從某個角度來講,阿扁的瓶頸其實也正是民進黨拓展票源的瓶頸。由這次台北市長選舉的結果可以證明,阿扁還是具有開拓選票的能力,尤其我們在年輕選民部分所占的優勢,累積下去絕對是對民進黨有利。但現在距離二○○○年總統大選只剩一年的時間,光是期待年輕選民的選票成長可能有些緩不濟急,只能試著顛覆或是超越老世代原有的思考邏輯。

要開拓新的選票,就得用新的方式來爭取。我們現在要爭取的對象,是那些對我們還有疑慮的人,而不是那些死忠的支持者,這些人不比年輕人,他們多半已有既定的意識形態,要贏得他們的支持,必須要多一點創意、多一些非傳統的表現手法。但我很明白,這往往會有操作上的困難,一旦我們太往中間靠,就會引起原有支持者的緊張與疑慮。

而更讓人覺得沮喪的是,我們拚了老命吸過來的選票,只要幾個民進黨傳統型的政治人物在電視 call-in 節目中隨便講兩句話,就又會讓這些票跑光光。 傳統型的政治人物,他們不需要去顧慮中間選民的感受,只需要幾個基本教義派的百分點就足以當選,因此他們普遍沒有這種領悟。不久前,我們辦公室還接到扁迷們打來的抗議電話,他們看到北縣新科立法委員王兆釧上完「二一○○︱︱全民開講」後,感到非常受不了,拜託我們告訴他叫他不要再戴扁帽了。我個人並沒有看到他在節目中的表現,因此無法評論,但碰上這種情況,我們也無能為力。

如果阿扁要參選總統,民進黨全黨上下就一定要有非贏不可的心理,而這個贏能再寄望於國民黨的分裂,也不能再沉醉於既有的支持者中,我們必須積極壯大自己的實力。因為很明顯的,光靠既有支持者還不足以讓阿扁當選,而回顧民進黨歷年來的得票率,從來沒有一次能超過四七%的。民進黨若沒有這種體認,阿扁來選總統也不過是大炮灰,我們也就成為當然的小炮灰了。

儘管如此,從十二月五日阿扁落選到三十一日我卸下執行總幹事這一段時間,我都是以阿扁要選二○○○年總統為思考點,負責規畫他應該說些什麼話、做些什麼事。例如我幫他擬講稿,以「讓夢想繼續燃燒,讓歷史開始對話」為題,發表臨別演說;籌辦全省感恩晚會;組織「阿扁之友」全省後援會;設置最基本、小型的辦公室配備,因為我知道這段期間大家仍會對他的動向多所關切,他現在不做這些事,以後就沒機會了。

我告訴阿扁,他交卸市長職務後,思考模式也要加以調整,不應該再以民進黨或台灣本島做為思考主軸,最好是代之以歷史縱深為縱軸、國際局勢為橫軸,這樣才能知道什麼時候該說什麼話比較恰當。


相關學者為阿扁上課

根據我們四年前競選台北市長的經驗,當時為了要加強阿扁在市政建設方面的能力,我們利用午後幾個小時的空檔,找了許多學者總共幫阿扁上了五十二堂課,結果效果非常的好。阿扁上台辯論,我們這些做幕僚的連講稿都不用幫他擬。這次我們也打算如法炮製,目前阿扁除了勤讀德川家康全集,學習忍辱負重和謀定而後動的智慧外,我們更積極地在幫他找書、開書單,計畫邀請相關學者上課、和他對談讀書心得,特別是在阿扁以往比較不熟悉的兩岸關係、國際現勢以及財經議題等領域。

至於我自己,我是衷心希望能早日退居第二線,在幕後扮演推波助瀾、承先啟的角色。不僅是因為我是個喜歡去創造新價值的人;而且我深知,如果在既定的遊戲規則中,我一定玩不過國民黨,所以我只能另闢戰場、另創新局。就拿這次扁帽工廠來說好了,我知道馬英九他們也在爭取年輕選票,於是便一直苦思希望做出一番不同的局面,當扁帽工廠的型和格局出來後,我就知道他們不可能再超越我們了。

但我並不願意去接民進黨文宣部主任,因為民進黨內的派系結構已漸趨穩定,這個職位不只要對主席、祕書長負責,也要對其他中常委、派系大老負責,管事的公婆太多,能夠放手一搏的空間卻不多。

我現在三十出頭,最近突然發現以前小時候的夢想,似乎不再那麼遙不可及。趁著十二月二十八、二十九日市府團隊「畢業旅行」的假期,我趕回桃園老家,一來是探望父母,二來是進行我家農舍的改建計畫。不知道為什麼,我從小就夢想有一個曬穀場,能夠聞到稻穀曬熟之後的那種味道;沒想到原本以為很久很久以後才會實現的夢想,居然能夠這麼早就完成。除了拿著環球機票出國,未來,我還打算辦一本雜誌,找一群人來好好寫些批判民進黨的東西,說些我在阿扁陣營裡不方便說的話。



延伸閱讀

「珍惜這份工作!」林昶佐:為鄉親發聲是我最真實夢想

2022-01-05

俠客歐尼爾與維他命水,當科技公司感受到名人力量!

2022-02-25

鞋子穿30年、用10年前Nokia「年花生活費28萬」:我靠減法生活51歲存到2千萬,就選擇辭職了

2022-03-28

新光三越、三井都找它! 這家3名員工起家的小公司 憑什麼上興櫃首周就漲7成?

2022-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