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nft 退休金 00896 通膨 存股推薦

寬頻數據機鬼才陳鴻鈞 P.90

寬頻數據機鬼才陳鴻鈞 P.90

「他很敢衝、很敢賭,到拉斯維加斯都賭得很大。」一個資深媒體工作者說。「他是業務出身,他的業務能力,是我看過的同業裡面最強的。」一位數據機公司的高階主管如此形容。雙目炯炯有神、穿著輕鬆樸實的陳鴻鈞,有本事在數分鐘之內和人從陌生變熟悉,因此身邊總有對他「死忠」的朋友和下屬,也是媒體喜愛的焦點人物。

從致福、亞瑟轉戰到突破通訊,陳鴻鈞一直扮演著公司興衰的關鍵角色,業績似乎隨著他進公司而起,也隨著他離開而落,造成他在業界兩極化的評價。連在一些股市討論網站上,都可以看見網友為他各執一詞,展開辯論,有人說在同業一片不景氣之中,陳鴻鈞卻頻放利多,有炒作股票之嫌;有人則幫忙解釋,陳鴻鈞只是個性豪邁,並非亂開支票。無論如何,最後大家都有相同的結論:如果依突破通訊今年的業績來看,現在的股價還真令人躍躍欲試。

執著通訊夢


關於這些說法,陳鴻鈞本人的解釋是:「在決定方向的路口上,我和老闆的意見不一樣,但是老闆才是做最後決策的人,所以我選擇離開,自己創業。」其實,陳鴻鈞從小到大都有很強的自主性,只要決定一件事情,就會力求做到。出生在九份的他,為了解決求學的通車問題,國小畢業就離家借宿親戚家,隻身在外、寄人籬下的生活,讓他很早就有了出人頭地的決心。

求學時代,陳鴻鈞一直努力保持好成績,師大附中畢業後考上交大電信系,雖然不是他最滿意的選擇,卻決定了他往後所走的路。陳鴻鈞在畢業後就先到過致福,當時致福分別有電話、數據機業務,和零件貿易業務,他待了兩年,認識一些日本的材料廠商,並敏銳地察覺「隨身聽」這項商品,很有引爆流行的潛力,於是離職和朋友一同創業,在民國六十九年開了做隨身聽代工的創緯公司。

創緯公司是陳鴻鈞第一份事業,因為切入市場的時點正確,他嘗到三個月內翻本的滋味,生意旺得不得了。詎料,好景不長,七十三年的六七水災淹沒了創緯的工廠,陳鴻鈞也「失業」了。此時,一直很欣賞陳鴻鈞工作能力的致福,聘請他回來任職副總經理。

陳鴻鈞到致福負責通訊業務後,曾創造致福三年營收明顯上揚的佳績,而他親切爽朗的個性,和不少同事培養出深厚交情。但是後來上級決定改變公司人事布局,陳鴻鈞被調往顯示器部門,也許公司是希望借重他的能力,為顯示器業務打下一片江山,但是對這個領域興趣缺缺的陳鴻鈞,和上級溝通無效後,跳槽到亞瑟科技繼續他的通訊夢。

兩個月募集三億元資本創業


因為陳鴻鈞有「築夢者」的特質,深具體察趨勢的能耐,獲得身邊朋友的信賴,再加上平時人緣好,他一轉戰到亞瑟,竟然也帶走多達數十名致福員工。這件事著實讓致福元氣大傷,也是受人爭議的一點。但是亞瑟來了這名大將,一年之間營收暴增兩倍以上,和致福兩相對照可說是「豬羊變色」。

亞瑟曾經是陳鴻鈞寄予厚望、落實夢想的第一選擇,但往往希望越高,失望也越深。直到現在,陳鴻鈞在談到突破通訊各方面的規畫時,仍會不時穿插一句:「這些本來是我在亞瑟時就想做的。」

提起往事,陳鴻鈞有些無奈地說:「亞瑟有許多大客戶都是我找來的,像 IBM、康柏,把公司從磁碟片業務轉型為數據機大廠。但是有什麼辦法,主導權還是不在我手上。」尤其是吳祚欽入主亞瑟後,和陳鴻鈞一直無法獲得共識。當陳鴻鈞看好寬頻數據機和 ADSL 的遠景,亟欲在亞瑟布局時,和吳祚欽的關係也緊繃到最高點。

陳鴻鈞寄給吳祚欽的辭職信,採用存證信函的格式,斬釘截鐵地宣告出走的決心,也讓他掛上「桀驁難馴」的標籤,這次,又有一票亞瑟的人馬跟著他離開。陳鴻鈞說,在致福和亞瑟任職時,大家想法不同,一時也看不出究竟誰對誰錯,只是現在看起來,「好像是對方想錯了。」

曾經躊躇滿志,卻落得決裂分手的下場,失望的他再也不想如兒時般,過著寄人籬下、聽命行事的日子,他要靠自己的力量完成理想。八十七年,突破通訊誕生,各方好友知道是陳鴻鈞要創業,幾乎沒有任何疑慮地就出資了。三億元的資本額花了多久時間募集完成?答案是:兩個月。

與 TCL 合資展開大陸行銷


當時,全球的電信大廠很多,做 ADSL 的不少,做寬頻數據機的卻沒有,因此陳鴻鈞先從寬頻數據機市場著手,和國內同業不一樣的是,陳鴻鈞不願只做代工,他要掌握關鍵技術。

業務出身的陳鴻鈞會如此注重研發,是因為五、六年前做數據機代工時,深受老美之害。「研發和品牌,頭尾都抓在別人手裡,做得越大只會發現越沒有自主性,門檻又不高,最後變成一窩蜂地殺價競爭。」陳鴻鈞自己不會研發,但是他會找人、懂得帶人。 他找到交大的同班同學段行知, 在美國成立了晶片研發公司TurboNet,研發團隊的能力,和美國著名的 Broadcom 不相上下。

TurboNet 的股東日本東芝公司, 在北美纜線數據機市場占有率達到二○%以上,也帶動突破的業績,成立第一年就有六億多元的營業額。而突破不願只做代工的理念,造就和日本東芝獨特的合作模式,日本東芝第一次願意將研發到生產完全外包,兩年下來,雙方都非常滿意。

今年八月,日本東芝進一步投資突破通訊,雙方從原來的纜線數據機,擴展到數據機頭端設備、ISDN 路由器、ADSL 與無線寬頻產品。由於突破的原股東全都不願割愛,讓出股權,陳鴻鈞協調了半天,也只能讓日本東芝入股二%。

TurboNet 另一個重要股東是 Lotus Pacific。 當初 TurboNet 為了資金需求,採取和 Lotus Pacific 互相換股的方式,其實這是相當無私的做法, 因為一般企業成立之初,大多不願股權流失。陳鴻鈞這個換股的決定,得到的好處則是透過 Lotus Pacific 與香港 TCL 結識, 今年突破通訊和 TCL 合資成立「王牌突破網路公司」,借重 TCL 在大陸的三百多個據點,展開大陸的行銷計畫。

從不穿西裝打領帶


國內企業到大陸是為了便宜的代工,陳鴻鈞則還看見大陸發展寬頻的潛力。大陸有近一億的有線電視戶, 而且大陸的有線電視全數採用 HFC 拉線,在發展寬頻的條件上比台灣還有利。對於國內同業一味發展代工,在人工低廉處大量擴廠,陳鴻鈞顯得不以為然,「到大陸已經不是為了提升競爭力,而是大家都去了,不去的人會死!錢要花在研發上才有意義和前景,我寧願用兩億元來做研發,也不要用兩億元來建工廠。研發失敗了大不了從頭來過,如果成功就不得了了。」

TurboNet 並沒有辜負陳鴻鈞在研發上的厚望, 雖然成立時間很短,卻和成立近二十年的 Broadcom 相抗衡,在全球數據機產業裡,並列兩家僅見的晶片核心技術公司,同時也是全球第一家取得美國 Cable Labs 認證通過的數據機廠商。

原本陳鴻鈞有意在今年年中將 TurboNet 推上市,但是看那斯達克表現一直不理想,掛牌時間也一延再延,造成市場對 TurboNet 營運狀況的懷疑。根據陳鴻鈞的看法,他只是不希望 TurboNet 沒有得到合理的股價,畢竟 TurboNet 今年純利二千萬美元,是一家賺錢的公司。

合理的股價是多少?陳鴻鈞說:「二十五到三十美元吧。」若依照這個數字估算,他手中三十萬股 TurboNet 的股票,就有二億多元的價值。再加上突破通訊,與個人轉投資的超越光通訊、觔斗雲通訊、突破光電等公司的股份,陳鴻鈞的身價相當驚人。儘管如此,陳鴻鈞的穿著打扮卻是出了名的樸實,無論出席何種場合,幾乎不曾見過他穿整套西裝、打領帶,這種風格反而成為他的正字標記。

用創投精神找案子


會用個人名義轉投資這些公司,陳鴻鈞有自己的想法,他覺得自己有點類似創投,但絕非國內大多數不明所以的創投,只聽聽簡報就出錢。他要做到真正了解對方,並給予支援,最後大家一同成長。超越光經營光纖被動元件,觔斗雲做 DSL頭端設備, 突破光電則發展 Touch Panel (觸碰式螢幕),看得出陳鴻鈞的通訊大夢正逐漸成形。

今年數據機市場可說是遇到瓶頸,陳鴻鈞認為原因有兩個,一是許多寬頻廠商現金花光了,無法負擔裝設寬頻的高成本,而消費者卻一直苦苦等待。二是上游高階零件嚴重缺料,所以廠商存貨很多,卻沒辦法湊齊來銷售。明年缺料的問題解決了,出貨開始順暢,各廠商卻又要陷入低價競爭的風暴中。此時,就可以看出陳鴻鈞培植 TurboNet 的好處,明年第一季 TurboNet 將推出三合一晶片,主要就是供應給突破。拿得到成本較低的晶片,即使毛利降低,營收也不致遭受太大影響。

繼今年完成營收一百億元、出貨兩百萬台的目標,陳鴻鈞把明年的營收定在一百三十億元,出貨量高達三百五十萬台,EPS 也有可能超越今年的八元。依業界的估計,明年全球數據機需求約為一千萬台,如果突破的出貨目標能達到,就等於占了全球三分之一以上的市場。陳鴻鈞說,如果不是證期會對公司合併的限制太多,他會採取購併的方式,更迅速地擴張突破的版圖。這樣一句話,讓人知道他的企圖心還不僅於此。

延伸閱讀

中華電還能存股嗎?從4個論點分析「電信三雄」,這2家正在吃老本

2020-05-20

「退休那天,我把同事電話都刪了!」嘉裕西服前總經理:人生最後一哩,要為自己而活

2020-05-20

存股毀了我爸!600萬8年後只剩270元,血本無歸的真實故事:股票代碼化了灰我都認得

2020-05-19

422世界地球日》「還海行動1095」讓海廢再生 9375個寶特瓶成新國民藍白拖

2022-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