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這一行永遠沒有喘息的一天!」P.64

「這一行永遠沒有喘息的一天!」P.64

對於投入工作職場已經二十四年的茂矽及茂德董事長胡洪九來說,去年是他面臨最大考驗的一年。             

去年十月, 在美國九一一事件發生後的一個月之間, 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DRAM )價格崩盤,128M (百萬位元) DRAM 跌至每顆○.八美元,這個價位與大部分廠商每顆三美元的生產成本來比,幾乎都是「賣一顆賠兩顆」。  

事實上,早在九一一發生之前,DRAM 產業就已經陷入水深火熱之中,當時南韓海力士( Hynix )公司已經出現巨幅虧損,債權銀行的壓力愈來愈大,三星、美光及億恆等大廠積極運用各種資源及手段,想把海力士逐出市場,也因此DRAM 價格愈跌愈低,出現了歷來最慘烈的殺價競爭。        


當時我感到茫然、緊張 因為看不出未來的變化

「當時,我的確感到茫然、緊張,因為我們真的看不到未來會怎麼變化」胡洪九回想這段令整個產業界都怵目驚心的過程,仍然有不少的感觸。

胡洪九說, DRAM 原本就是一個景氣周期很明顯的行業,但是去年景氣比想像中更壞,原本大部分人都認為第三季是谷底,但第四季價格又再度重跌,雖然茂矽從前年就開始為不景氣預做資金的規畫,但是在前景不明的情況下,他仍然是很緊張。 

當時胡洪九召集茂矽、茂德的經營團隊,開始進行各種沙盤推演,模擬可能發生的各種情況,並且把最壞的狀況列出來。「當時三星、美光、億恆等大廠都出現巨額虧損,而且在南韓政府的強力支援下,海力士似乎也沒有退出的跡象,業界要聯合減產的可能性也不高,最後的問題就變成,對這麼嚴重的虧損,大家的忍受極限到底是多久?」


大廠頂多能忍受再虧損一、兩季

當時,胡洪九的判斷是,「大廠的資金流動量大,包袱也大,可以忍受的限度,頂多就是再虧損一到兩季,否則,如果把自己的力氣用盡了,即使下一波景氣得以翻升,屆時若自己的身體不夠強健,也不見得能夠抓住商機。」

但是,即使胡洪九下了這個判斷,還是做了最壞的打算。「如果殺價競爭還會持續的話,那麼,我們必須不留庫存,盡量把貨賣出去。茂矽不能出局,一定要撐到最後。」

同時間,市場上有關茂矽的傳聞也相當多,包括茂矽出現財務危機,現金不足以償付公司債,以及茂矽找央行尋求紓困。這些傳言,不斷在股市發酵,讓茂矽的股價跌跌不休,最低甚至跌到一股五元,不僅跌破淨值與票面,也創下茂矽上市以來的最低價位。

當時,市場質疑的重點是,茂矽在巨幅虧損下,現金很可能無法支付即將到期的公司債。但是胡洪九的解釋是,「其實這是一個誤解,最主要是茂矽其實已經把現金質押給銀行,也就是說,當公司債一到期,就由質押的現金還款,但外界卻誤認為茂矽已經沒有現金還款,等於是把茂矽的負債又多算了一倍。」


股市流言多 胡洪九一一向銀行及投資人說明

為了避免外界錯誤的認知,因此當時胡洪九便向各往來銀行做說明,也獲得往來銀行的諒解。不過,當時市場又傳出,胡洪九曾經去拜會央行,希望政府能夠對茂矽紓困,這個傳言對茂矽更是重大打擊,股價更是一蹶不振。

胡洪九說,其實這個消息完全是誤傳,原本是國內一些電子業的主管,在半導體產業協會中討論到政府的角色,當時南韓政府全力支持海力士,不讓海力士倒閉,德國政府也非常支持億恆( Infineon ),因此業界討論到,台灣政府一直沒有這麼做,可是在面對未來更加激烈的國際競爭時,台灣如果沒有新的投資,尤其茂德的十二吋廠,在全世界也是少數的投資,如果沒有十二吋廠,很可能在未來的競賽中敗下陣來,因此當時與會者就建議要求政府比照南韓及德國的模式,對產業提供必要的支持及協助。

胡洪九說,原本就是這樣一個會議的說法,卻被傳成是他向央行要求紓困,令他相當意外,在局勢最慘烈的時候,股市空頭氣氛高漲,胡洪九面對這樣的傳言,感到相當無奈。

「三年前 DRAM 不景氣,股市也出現茂矽集團的傳聞,但很快就煙消雲散了;這一次,傳言更多,時間也拉長,久久都揮之不去。」胡洪九說,其實茂矽在三年前就已不做 DRAM 了,只是一個銷售及通路的公司,但當時有許多人還以為茂矽是 DRAM 公司, 事實上, 茂矽只擁有一座六吋廠, 怎麼可能靠一個六吋廠做DRAM?


茂矽沒有做好與投資人的溝通 景氣谷底的跡象顯現

「像這麼簡單的概念,卻有很多人不知道,讓我感到很意外,也覺得茂矽沒有做好與投資人的溝通。」胡洪九說,未來他要加強與投資人的溝通,並且加強投資人關係部門( IR,investor relationship )的運作,至於他過去一向喜歡自在一點,沒有花很多時間與外界溝通,未來也會視情況,與法人及媒體解釋公司的現況。

不過,局勢也在最壞的情況下出現轉機。十一月初,現貨價在○.八美元出現止跌回升,雖然比一美元的合約價還低,但似乎已經跌不下去,甚至在大廠預期到已無力逼退海力士後,也開始出現「連手拉抬」價格的默契,價格開始明顯回升,並且一路從○.八美元拉升到三.五美元。

「還有一個跡象也很有趣,後段封裝一向最敏感,當時已開始出現明顯的訂單需求,因為當 DRAM 價格太差時,大家還可以省去測試的過程,但封裝是無論如何都不能省的。」當時以封裝、測試為主的南茂科技訂單開始增加,加上一些同業的訂單都有顯著上揚,也成為胡洪九判斷底部的主要依據。 

隨著十一月 DRAM 價格逐漸上漲後,整個產業景氣逐步脫離谷底,一月上旬,三星、美光及海力士陸續調高 DRAM 售價,並且將現貨價拉升到三美元以上,合約價也跟著調整,這個價位已經在大部分廠商的生產成本之上,因此預料許多公司元月都可望轉虧為盈,DRAM 產業也可望正式脫離不景氣。


茂矽公布歷來最大的虧損 展望今年獲利可望改善

日前,茂矽公布去年總計虧損一九五億餘元,這個金額是目前國內上市公司有史以來最大的虧損,也再度對茂矽的股價造成重擊。不過,胡洪九指出,目前茂矽有點類似控股形態,分別持有茂德、南茂各四七%及四六%,因此這兩家公司有近一半的虧損要計算到茂矽的帳面上,如果不看這些帳面上的虧損,茂矽去年整年的現金流出約四十億元,平均一季大概流出十億元,並不如外界想像的嚴重。

展望今年,由於茂矽已賣出十五萬張茂德股票,預計將有二十億元的獲利入帳,同時今年在 DRAM 價格回升後,第一季的獲利情況也會改善,胡洪九預估第一季可以有四十億餘元的獲利,同時今年在景氣往上爬升後,全年的財報應該會「很好看」。

一九九二年五月,半導體景氣步入谷底,茂矽那時候還是一家股本只有三十六億元的小公司,當時也出現嚴重的虧損,胡洪九便在當年接手茂矽董事長職務。當時胡洪九的身分是太電執行副總經理兼總財務長,也是太電的常務董事,是這個家族企業中少數職務最高的專業經理人之一,由於當時太電是茂矽主要股東,因此胡洪九被派到茂矽擔任太電法人代表兼董事長,負責這個艱難的整頓工作。


一九九二年胡洪九就進行茂矽的改造及減資

當時全球半導體業也處在景氣谷底,許多人都預期茂矽恐怕很難熬過去,因此茂矽內部出現嚴重的人才流失,並且有很多高階主管離開。胡洪九上任後,先辦理二七%的減資,將債務處理掉,並且進行裁員,穩住經營團隊,結果,半年後公司就出現轉機,並轉虧為盈。

後來,半導體景氣也從九三年逐步回升,茂矽順利搭上景氣的順風車,業績也出現高度成長,連續三年,茂矽前一年結算的營業額數字,就是後一年的獲利數字,並且在九四年投資了六吋晶圓廠,九五年景氣高峰時,並順利以高價掛牌上市。

很快地,半導體景氣又在九六年步入衰退,接著在九七年及九八年達到谷底,尤其是亞洲金融風暴的影響,為整個產業界帶來更大的壓力,但是茂矽與德國西門子合資成立的茂德科技,也在九六年底正式成立,經歷過多次不景氣挑戰的胡洪九,也為茂德做了一個很重要的決定。

這個決定就是, 茂德跳過當時處於殺戮戰場的 16M DRAM,直接切入 64M DRAM的量產,由於茂德延後八吋晶圓廠量產的時間,只碰到景氣谷底的尾巴,比其他公司的八吋晶圓廠切入的時點都要好,由於沒有前一波虧損的包袱,茂德歷來的獲利情況及經營績效,也比其他 DRAM 公司要好很多。


十年來茂矽集團成長二十二倍 十二吋廠的資金已準備好

若從九二年胡洪九接手的茂矽,資本額只有三十六億元,到目前茂矽、茂德及南茂等幾家公司股權總計已達八百億元計算,茂矽集團在十年間股本膨脹的幅度達二十二倍以上,成長性相當可觀。

也因為經歷了多次的谷底與高峰,胡洪九很清楚要在景氣好的時候做好準備,因此,茂德籌畫中的十二吋晶圓廠,目前是國內量產速度最領先的公司,在全球也是最領先的晶圓廠之一,至於十二吋廠所需的九成資金,去年就已準備好了,並且排除萬難先行試產,這也是未來茂德的成長性獲得青睞的原因。

熬過了這個歷來最慘烈的景氣谷底後,胡洪九說,他有兩個很大的感觸,一是這個行業一直都是大廠利用資源,想辦法把其他競爭者逐出去;另一個則是製程技術的改變愈來愈快,若速度沒那麼快,也不至於這麼慘,但是,這些改變有很多都是這個行業中的人自己搞出來的,也怪不得別人。

胡洪九認為,未來的產業趨勢,還有兩點值得注意,一是半導體的技術到底有沒有瓶頸,尤其是到了○.○五及○.○七微米之後,是不是已到了物理的極限?另外,一座十二吋廠的投資金額高達千億元,這麼龐大的資金需求,還有多少公司可以負擔?這兩個問題都是未來值得觀察的變數。


未來製程及投資金額都是很大變數 胡洪九沒有喘息的一天

胡洪九說,茂德從九七年開始,就經歷了○.三五、○.三、○.二五、○.二、○.一七、○.一四微米等六代的技術,時間已比過去要壓縮了很多,未來還要再朝向○.一一、○.○九、○.○七及○.○五微米發展,但是,這種製程的競賽,會不會更加速?未來七年,一旦挑戰到物理極限,會有何種結果?同時,資金需求如此龐大,能夠支撐的公司必然愈來愈少,未來競爭將更集中在少數幾家大廠。

這些問題,現在可能都還沒有解答,但是,為下一波不景氣預做準備,依然是胡洪九最重要的工作。胡洪九預估今、明年景氣應該都會不錯,至於後年則可能再出現景氣衰退,屆時對半導體廠商來說,又將是一個全新的挑戰,茂矽集團也要預先做準備。

「茂矽的產品線已非常分散, 未來朝向功率 IC、快閃記憶體及液晶顯示器控制器( LCD controller )等產品發展,並且要與終端消費者建立更密切的關係,至於茂德則從研發及量產切入,要躋身一級大廠的水準,至於製造的前段及後段的封裝都不會放棄。」胡洪九如此規畫茂矽集團的發展,希望兼具品牌、行銷及研發、技術,同時也要提前準備,避免下一波景氣來臨的衝擊。

如今,熬過了這個歷來最慘烈的景氣谷底後,問胡洪九說,「你是不是終於鬆了一口氣了?」他的回答則是,「這個行業永遠都停不下來的,所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在半導體業,不進不只退而已,不進就等於是宣布死刑了,我看,進了這一行,就永遠沒有喘息的一天。」

延伸閱讀

搭上5G狂潮「鑫傳國際多媒體科技」 亮麗登場 全新打造內容、電商、頻道 三金生態系產業

2022-01-12

雨一直下,除濕機開整天、水倒3次「濕度降不下來」 內行人2絕招:乾爽到手指頭裂開

2022-01-23

美國學校入學排隊候補百名!用環境培養孩子,新天母人正在增加

2022-01-27

釐清資產負債後 未來財務規畫更為關鍵 避免悲劇重演 台鐵公司化不能再拖

2022-03-30

台灣飲料店超過2.3萬家,「這裡」去年開出最多家!一杯手搖飲比便當還貴,為什麼還有人買單?

2022-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