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在低谷看到攀升的機會 P.32

在低谷看到攀升的機會 P.32

/口述/邱羅火/整理/李喬琚

職場

阿扁政策作多 第四季鳴槍起跑

2003-09-25 13:52

一九八八年我還在工研院時,所長級以上主管規定要做年度健康檢查,我在一家大醫院做胃鏡檢查,非常不舒服。身旁的醫生、護士們正熱烈地討論股市行情,當時股市是一萬多點。後來我參與創投業,才體會出:「當全民皆股時,專業投資人就該小心。」反之,在不景氣時,做為資金管理人就必須花更多的時間思考,評估大環境及趨勢,洞燭先機,在危機中找到機會。

依我在創投十五年的經驗,我對目前矽谷景氣復甦不是太樂觀。道理很簡單,一九九五年到兩○○○年間,在網路投資愈大,復原得愈慢,現在矽谷就是這樣的現象,投資人的過度反應,資金像是凍結了一樣,更趨保守。

相反地,在台灣衝擊不是那麼大,中國大陸更小。舉例來說,二○○三年一月到八月,美國高科技股上市的僅有三家,台灣在二○○二年則有兩百零三家公司上市或上櫃,台灣每天的交易量達到台幣八百億元到一千四百億元,資金市場的大門是開的。

創投在經過網路瘋狂年代後,也必須冷靜思考目前的投資策略是什麼?我從一個以台灣為投資基地,與美國有淵源的創投業者來看矽谷環境的變化,我覺得,矽谷的敏銳度仍然存在,在製造以及周邊產品外移的情況下,矽谷需要的是殺手型(Killer Application)的突破性技術。但無論矽谷的大環境再怎麼改變,我相信它仍是站在金字塔的頂端,只是所占的比率縮小了。

也就是說,矽谷仍居於領導技術的地位,只是對產品的技術層次要求更高了,再往下的技術產品及製造均會外移,至於景氣的回復,各產業的復甦時程有不同。我預料,全球在光纖主動元件以及被動元件大約要再兩年到三年才會復甦,通訊設備也是一樣,但是個人電腦、消費性電子產品以及無線設備領域則已看到恢復或會恢復得快些。

經過了這段考驗期,是創投業的危機也是轉機。我以富鑫為例,我們非常專注在Cross Border(跨區域)的策略應用,因Cross Border是發揮每個地區的專長,來增加價值鏈的總價值。所謂Cross Border指的是在美國找有技術的公司,市場在亞洲,我們就幫它在亞洲布局,找資金、找銷售。

舉兩個例子:一家公司叫做宜揚科技,創辦人是邱坤壽,主要做快閃記憶體,公司一年銷售額已經達到兩千萬美元,其中九○%的客戶在台灣。今年二月,我們把這家公司移回台灣,成本馬上降低三○%。宜揚有技術,有團隊,但是缺銷售,我們是經過評估後,找到銷售人才增強團隊陣容後,才決定投資它。

另一家公司則是富鑫原本就有投資的公司Spreadtrum,是由幾位大陸清大留學生在矽谷成立的,主要技術是手機內基頻應用晶片。我們仍把公司保留在矽谷,因為主要的技術領域像是晶片設計以及建構都以矽谷為主導,軟體則利用大陸的人才,目前在張江設立據點,聘用一百六十位工程師,人才成本僅是矽谷的六分之一。

此外,我採取的另一個策略則是「專一」,投資在精不在多。連同台灣、矽谷、海外公司轉投資大陸以及新加坡,一年大約投七至八個案子。當然,除了前述Cross Border的策略外,做投資,在每個區域也都因投資機會不同,而有不同的策略應用。

去年我們在中國籌了一筆人民幣基金在大陸投資,一種是海外籌募的美元基金,專投資海外控股公司,上市目標多在美國的那斯達克或香港;另一種就是中國內部的人民幣基金,我們主要是把專業的管理方式帶進去。雖然有當地的策略夥伴,但是對於投資事項,仍要有掌握的能力,至於資金的回收方式,也談好未來將把股份再轉賣給其他股東。

比方說,我們在大陸參與南京的一個通訊基金,投資的合夥對象是當地幾家非常有實力的公司,對我們來說,未來退出機制就有保障。其實,短期內我們看不到中國股市開放的時機,因為中國太大,金融市場穩定為其政策,就以國外證券公司來說,在大陸布局了十年、十五年,仍停留在研究以及服務的階段,非常不容易取得內地執照。

過去十年,中國投資市場也有微妙的變化,九二到九五年間,海外掀起一股大陸投資熱潮,中國政府拿出優惠辦法,三免兩減半吸引外資,當時大量的外資流入,不過當地企業在許多方面未達國際水準,投資案很難成功或上市,許多投資人鍛羽而歸。

九五年到現在,大陸有不少產業投資「Industrial Investment」的活動發生,市場漸成熟,也找到利基市場,但是所謂的財務投資「Financial Investment」仍不成熟。

我認為,在大陸可掌握兩大投資策略,一是在海外設公司,至於營運,則部分或全部在大陸;二則是在境內與台商和當地公司合作。投資標的選擇也可分兩類,一是以投資外商和台商為合作夥伴的製造業,二是投資以當地市場為主的產業。

至於創投業,大陸投資市場仍停留在:「相對出資,共同管理」的理念,從這句話不難明白,中國市場雖逐步開放,但未到自由化的境界,創投業專業人才尚未被肯定,這與台灣、美國很不同。說實在的,創投業在大陸投資是卡位布局大於其他,以資本市場之自由度、上市上櫃活力及交易的動能來比,台灣仍是投資資金的重心。

如同我前述,台灣資金旺盛無處可比,但是,台灣投資市場的隱憂在於取消創投租稅獎勵,四大基金投資仍未開放;同時,台灣創投依規定不得投資大陸。但無論是投資或技術發展,台灣位居很重要的地位,一方面台灣資訊與美歐同步,快速吸取美、日好的技術,二方面又是進入中國市場行銷與製造的重要入口,製造效率和成本都是優勢,可以增加整個價值鍊的價值,如同我前面提到的跨境的投資策略,這一類的國際化動作仍必須以台灣主軸,先連接美、日到台灣,再到中國。

現在台灣推動數位內容(Digital Content),有兩塊市場潛力很大,一是數位語音與數位動畫,其次因移動通訊產業的快速成長;另一大商機是移動內容的發展,台灣雖然起步不像日本、韓國早,但是以台灣靈活度和創意,相信能很快地打入中國市場。

從讀書時代到加入工研院參與國家IC計畫,我在工研院成立量測中心,後來投入創投事業,創投業一向崇尚英雄主義,但我喜歡團隊共同努力的感覺。回首「達康」時股市高估,偏離基本面,經過這麼大的起落,做為一名創投管理人,體驗到專業知識與市場氣氛在衝突,我自認為自己只做對了一半,最大的遺憾是在二○○○年,雖成功地處理上市股票,但沒有及時踩下剎車,減少投資。

我認為在創投這一行,若沒有經過十年的考驗,或歷練一到兩個景氣周期,就不算做過創投;相信經過「達康」的試煉,許多基金管理人都有深切的感受。但是,現在該用樂觀的心情來迎戰,因為好的管理人已在低谷中,看到向上攀升的機會,而且至少還有好幾年的挑戰日子,身為創投業老兵,我樂見夥伴們重整齊鼓,迎接下一階段的挑戰!

/小檔案/
作者簡介:
邱羅火為富鑫創投董事長,曾在工研院擔任量測所主任,後來任職漢鼎創投總經理,並創立富鑫創投集團任董事長;目前掌管十二檔基金,總金額達六七億餘元。
E-mail:jchew@vcfortune.com

延伸閱讀

5G搶人才》聯發科蔡明介:多讀數學物理這種「硬科學」 而不是只想「當網紅」

2019-09-20

TWMC 臺灣數學/科學圈 積極推動臺灣教育百年大業

2019-09-16

「袋熊大便為何是方型的?」 台灣科學家再次勇奪搞笑諾貝爾獎

2019-09-14

科學化製藥流程 莊松榮中藥傳承六代成功打入歐洲市場

2019-09-06

未來蛀牙的救星,科學家開發出能直接修復琺瑯質的凝膠

2019-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