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理財 etf 台股 殖利率 美股

相信每個人 P.46

相信每個人 P.46

曹約文為東吳大學政治系畢業,現任昱泉國際總經理,曾任台灣惠普業務經理、AT&T與亞都飯店業務

編按:HP Way,My Way是本專欄新增闢的系列,將邀請過去曾在惠普服務過的專業經理人,如今有些轉戰到其他公司擔任更高職務,有些人自行創業成功,本專欄將不定期邀請這些優秀的惠友會(HPeer)成員,暢談他們在惠普以及後來事業的發展與管理經驗談,做為大華人地區發展資訊產業的教材,也可做為一般讀者個人學習及成長的參考。

我在一九八四年進入惠普(HP),是少數幾個不是電子電機相關科系畢業,又沒有管理碩士學位的員工,不僅如此,我更是台灣惠普銷售部門第一個女性業務員。

對我來說,所謂惠普之道(HP way)其實內含了一項最重要的文化,那就是人性本善、相信每個人,這點從惠普過往每個人辦公室從不上鎖的行為就可輕易了解。年輕時,惠普訓練我們正向思考,就算每個人的個性不同,但還是會認為心裡是良善的,之後我離開惠普自行創業,對此仍深信不疑。

昱泉剛創立時,我曾經去請教過同樣出身於惠普的趨勢科技創辦人張明正,當時他對我說,「你要用惠普之道來經營新公司?穩死的啦!」不過,因為我當時才二十七歲,而且最重要的基礎教育都在惠普所養成,因此當下聽不太進去他說的話。

一直到現在,我才了解張明正為什麼會這麼說,因為惠普之道的精神雖好,但對瞬息萬變的軟體業來說,執行上會有困難,需要經過適度調整,甚至打破過去的觀念後再重新建立。

不過,我還是沒有偏離惠普之道。例如,之前我在中國常常被鄉愿的員工氣得半死,不得不訂定出諸多限制來規範他們,這與惠普崇尚自由的精神是有點相違背的。但經過一段時間後,我反而認為花時間去培養員工正確觀念,並讓此觀念在公司發酵,甚至對他們將來到外面工作時都有幫助。

我到中國拓展市場時,常常面臨「相信人或不相信人」的抉擇,就拿聘用員工來說,常遇到許多偷拐搶騙的事,很多台商也面臨相同情況,因此變得不太相信人,在中國也都只跟台灣人來往。

縱然遇到許多不開心的事情,但我還是寧願相信員工;對我來說,人性本善是最重要的核心價值,雖然難免還會遇到同樣情況,但我會選擇調整管理方式,用更好的制度去對待員工。

直到現在,我的辦公室依然還是不會上鎖,也歡迎他們隨時直接來找我反映問題。

一般來說,遊戲軟體界不像惠普那樣強調公司文化,或是人員的管理訓練,更不相信要培植人才,在我週遭的同業裡面,根本沒有人在做這件事,但我卻始終相信惠普訓練員工的方式對企業整體發展是有助益的,因為「要怎麼收穫,先那麼栽」,如果用心去訓練員工,他就有可能變成你所希望的樣子。

很多同業在中國設立據點時,以挖角方式招聘員工,造成很多人的薪水都已超過台灣的平均水準,但我卻始終堅持自己培養人才,因為挖角來的人,並不一定能了解公司的文化與價值觀,我認為除了薪水外,應該還要給員工更多的訓練,以面對未來挑戰。

在中國,我們到各地美術學校聘請最好的學生,進入公司後施以專業訓練,其中更包含了語言訓練,因此員工往往成為被挖角的對象,外界也開玩笑地以「昱泉是中國遊戲軟體業的黃埔軍校」來稱呼我們。

其實,遊戲軟體產業是個很奇怪的行業,為了採用最先進的科技,必須與英特爾(Intel)、微軟與新力(SONY)保持密切關係,卻又要很貼近使用者的行為模式。除了軟體產品的研發外,也要與許多營運商同業打交道,很多背景都不是相關產業出身,所以我不覺得我們是高科技業。

我們常須針對兩年後的未知世界開發產品,根本沒有往例或他人可參考,現在使用的晶片、繪圖引擎會發展到什麼程度也不知道,且現在許多遊戲的流暢度與畫面精緻度都已經可以跟電視遊樂器相比擬,甚至與動畫電影相差無幾。儘管還有些運算技術無法與動畫巨擘皮克斯(Pixar)相比,但遊戲軟體產業目前看來已經有點像娛樂業。

國內遊戲軟體廠商的水準與國外廠商落差很大,兩年多前,我們公司正從與同業間激烈的削價叢林戰中走出來,當時我就開始思考,此種環境真是我所想要的嗎?打叢林戰需要降低自己所堅持的東西,而且一定會死傷慘重,這對公司或台灣整體遊戲軟體環境都不是好事。

惠普會培養員工從全球視野來看待事情,這也帶領我從我另個角度去思考,不再侷限於一個小框框,因此我決定把昱泉轉型為能與國際大廠競爭的軟體公司,雖然會另經一段很長的陣痛期,幸好國外廠商願意協助我們往更高層次發展,加上我們向來尊重客戶與消費者的意見,如今終於轉型成功,預計今明年的獲利都可明顯成長。

過去許多人認為,遊戲軟體產業只要有創意就一定可以賺錢,但現在這行業早已不再是靠創意就可以出頭了。一個遊戲不可能只靠一個創意,因為其中的美術繪圖、遊戲引擎等都越來越複雜,必須以優良的管理方式來匯整一切,尤其在中國,走動式管理是最有效的,而這點就是惠普最強調的。

不僅如此,惠普所強調的分享精神也是我在治理公司時所採取的方法。在每個專案,我都會提供一五%的利潤給專案團隊,而且會將所有成本、開發進度都放在網路上公開讓員工了解,讓他們能自我要求,此種開誠布公的方式,可以讓所有人都感覺公平,也更有動力。

當然,公司要有好的研發能力才有競爭力,但中國的研發實力真的很恐怖,競爭比台灣激烈幾十倍、甚至百倍,原因無他,就在於中國擁有廣大的內需市場,因此台灣人過去會很辛苦,需要更加油。

三年前剛到中國時,只有我們一家有做美術代工的生意,但短短幾年,中國美術代工公司已暴增至二百多家,競爭相當激烈。但大多數公司員工對於智慧財產權的觀念還是很薄弱,員工也不太注重團隊精神,私底下更會做出傷害公司的事情,因此,這就是我們的機會。

軟體業很多時候需要主事者貫徹自己的意志,也很容易造成所謂的獨裁,因此很多人認為這是與惠普之道完全相反的,但我卻認為貫徹意志並不是違背惠普之道。一個意志執行者若能成功,就會被稱讚為具有遠見,但若失敗,則會被批評成一意孤行,就看主事者如何面對挑戰。

延伸閱讀

「低調」壯大自己!華為快被中國「這家企業」擊潰 背後原因竟與台積電有關

2022-02-10

成功治療結核氣管病變 讓患者一年後照常工作、跑步 亞洲首例 一一團隊朝研究豬隻主動脈移植人體氣管努力

2022-03-30

訊號定位4點後都沒移動…和碩前副總裁「誤入岔口」致命傷是這個!家人悲痛「不解剖」

2022-03-31

「利率倒掛」恐慌再起 ——兼論影像感測模組廠亞泰

2022-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