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百和許碧珠在越南建立新王國 p.109

百和許碧珠在越南建立新王國 p.109

一九九九年,許碧珠被台灣百和外派到人生地不熟的越南,是以男性為主的拓荒將領中少數的女性,奮戰八年,她把本來無一物的荒地,變成一座擁有一千多名員工、二十四小時生產運行的堡壘。

「有有沒有春天一點感覺的布料,Susan,我們明年的款式要比較輕盈的。」一位金髮碧眼的外國人在嘈雜的生產線中檢視手中的布料,這位外國人是去年全球營收超過一千三百億美元的Nike公司採購代表,身旁的Susan則是一位年輕、面貌姣好的亞洲女性。

他們正在偏遠的越南胡志明市郊區工廠中,決定未來全球一億人的腳要穿什麼樣的鞋,這位東方女性就是來自台灣的拓荒女將軍││越南百和協理許碧珠。

三十八歲的許碧珠是全世界最大黏扣帶廠台灣百和的越南廠負責人,她也是台灣百和在大陸東莞、無錫、上海和越南四大拓荒將軍中惟一的女將軍。

在越南的平新郡百和工廠中,所有機器每天二十四小時不停工地生產各類鞋子、鞋帶、織帶、帽子所需的魔鬼沾等配件,一年創下新台幣近十億元的營業額,Nike、Reebok、Adidas等世界前十大運動鞋廠代表馬不停蹄從美國、德國、義大利等世界各角落往平新郡工廠跑,很難相信這幅熱鬧景象的場地在八年前還是一片荒地。

「剛下飛機時像難民一樣,等行李時竟然還要用搶的,護照中還要夾著五美元才能順利通關。」一九九九年七月一日剛過完三十歲生日,當時還是台灣百和業務副理的許碧珠第一次踏上越南土地,她的任務很明確:在人生地不熟的越南設立台灣百和第一個灘頭堡。

一切從頭學 開路篳路藍縷 八年打造新舞台

為什麼空投一位三十歲的女孩子去打「越戰」?「台灣總公司大家都有固定服務的大客戶,沒有人想出去拓荒。」許碧珠直率地說。中斷職場一年赴美國進修英語的許碧珠,回台復職後,手中沒有任何客戶,只好在董事長鄭森煤的拜託下,展開一場八年的越南拓荒生涯。

萬事起頭難,人在異鄉更是難上加難,為了降低投資風險,許碧珠一開始決定先向大客戶寶成集團的越南寶元廠,租用一間面積一千坪的閒置小廠房。

剛開始時,望著空空蕩蕩的廠房,只是商專會統科畢業的她,實在無法想像如何讓這個空間變成忙碌的生產線。但沒有時間抱怨,她只能像一個小學生一樣馬上開始學。

平織機有多大?一台機器要用多少千瓦的電?這些生硬的數字透過電話線從台灣傳到平新郡。許碧珠不只要學,還要現學現用,機器要如何排、生產流程動線要怎麼畫,還有倉儲及供料要如何安排,甚至連風水問題都一併要考慮進去,在一張密密麻麻的草圖上,她逐步描繪出自己的堡壘。

草圖完成後傳回台灣總部,董事長核可後,一批一批的建廠機器及台灣技師終於抵達千里之外的平新郡。經過半年的組裝、測試,越南百和廠總算粗具規模。

超級行動派 找業務敢衝敢拚 帶人剛柔並濟

工廠生產線完成了,她卻沒有一點喜悅,沒有訂單的工廠安靜到可怕,為了不讓二百多位新召募的越南工人無事可做,每天地板擦得發亮、機器是保養再保養。雖然台商都知道台灣百和已在越南設廠,但是沒有人要下單,「隨便轉單太危險了,如果生產品質出問題,會有人沒頭路的。」雖然許碧珠四處拜託,台商在越南的採購很坦白地說出他們的憂慮。

拉訂單,要交朋友,個性豪邁的許碧珠決定走出工廠,走入酒場,應酬是異鄉台商、外商間交誼、紓解壓力的管道。酒是一杯杯地喝,酒量過人的她令男性為主的台商印象深刻,「她酒量太好了,沒看過她醉過,我不敢跟她拚酒。」剛卸任的越南台商聯合總會北部分會長賴燦賢說。

「不是我不會醉,而是我硬撐著不在人前醉倒。」許碧珠苦笑說,身為女性,在異鄉要懂得保護自己,在喝醉前,許碧珠也會硬撐著要同事注意她,送她回去。大口喝酒、大聲唱歌,她把自己本來就豪爽的個性轉變得更海派,讓男性同業都不把她當女孩子看待。

「她很阿沙力,很有男子氣概,這裡的朋友都很挺她。」環季國際總經理駱泰山說,許碧珠做業務很衝,當天早上通知她要貨、打樣,下午她就親自把貨品帶到工廠,是個標準的行動派。

辛苦努力後,訂單總算一張一張慢慢進來,訂單進來了,挑戰又開始了。當時越南剛開放,越南人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工作,「工作就是要穿制服、要做滿八小時,這些一開始越南人根本不懂,也不會遵守。」許碧珠至今還是無法想像當初離譜的情況。

為了教育越南員工,即使宿醉到頭痛欲裂,許碧珠早上七點還是準時出現在工廠的晨會上,像一位校長般地說明台灣百和是世界上最大的黏扣帶廠,他們的工作成果會出現在全世界人的腳上,「越南人是很有自尊的民族,不能用強迫的方式逼他們改變。」她說,感性的溝通,激起他們的榮譽感才是好的帶人方式。

但是柔性的溝通還是有碰壁的時候,員工偷竊開始成為許碧珠最頭痛的問題,身為女性及母親,她用盡方法教育越南員工,但是偷竊事件變本加厲,身為當家做主的她,必須立即遏止這股歪風。

於是,拒絕承認偷竊的員工就直接送到越南公安辦公室審問,越南公安就像台灣日據時代的日本警察,審訊時直接就掄起鐵製的警棍往嫌犯身上猛敲,連大男人都受不了倒在地上馬上哀號認罪,「那時候我真的很狠,如果死後有十八層地獄,我應該會下十九層地獄。」許碧珠想起當時的那一幕,心裡頭還是很痛苦。

這個痛苦的經歷成為她成長的傷疤,許碧珠說,「在外我就是公司的負責人,一切事情都要擔下,不能心軟,也不能逃避責任。」

熬了三年,越南市場逐漸步上軌道,二○○三年是轉機的一年,這一年因為大陸的工資、土地成本上漲,一批台灣廠商從大陸移到越南,一夕間越南百和的產能無法應付如潮水般湧入的訂單,百和決定在租借的廠房對面工業區,買下近一萬坪的土地蓋一個全新的廠房。

耕耘見收成 完成新廠房 率千名員工繼續戰鬥

全新的廠房,也是全新的挑戰,平地要起高樓,水泥、鋼筋、磚塊的購買、監工都是許碧珠的責任。經過半年的趕工,全新的工廠終於落成,這是她在越南建立的第二座堡壘。

身為拓荒大將軍,許碧珠除了在越南腹背受敵外,家庭是她必須付出的代價,有一年過年,台灣家中的婆婆、兒子都病倒了,聽到兒子虛弱的聲音從電話傳過來,平常武裝得像女超人的她不禁哭了,「全家人都倒了,我還在這裡幹什麼?」她自責地說。

「兒子,我明天就飛回去陪你,不再回越南了。」她哭著向兒子保證,再偉大的志業、再閃亮的勳章也比不上親情的呼喚;但是她九歲的兒子卻很勇敢地說自己可以去醫院看病,不要媽媽回去陪他,第二天兒子真的自己拿著健保卡去看病,「我兒子很早熟,環境逼他如此,有他的支持我才能留在越南打拚。」她幽幽地說。

隻身空降越南打了八年的越戰,許碧珠的身心布滿傷痕,但也在越南建立了自己的城堡。距離胡志明市郊外四十五分鐘車程的平新郡工廠中,一千一百位員工,來自台灣、大陸、越南,在女將軍的率領下二十四小時不停戰鬥。

至今她還是睡在轟隆作響的工廠四樓宿舍中,一天二十四小時守候著她的城堡。看著今天的成果,她感慨地說,「當初如果沒有出來拓荒冒險,就不會有今天的成果。」

對許碧珠來說,城堡不是退守的基地,而是進攻的跳板,身為拓荒將軍,她還沒有到停下來享受成果的時刻,「我這個將軍是被派出來打仗的,如果打敗仗就是戰死,我只能一路往前,背水一戰,沒有退路!」

/小檔案/
許碧珠
出生:1969年
現職:越南百和協理 (負責人)
學歷:台中商專
經歷:台中企銀櫃台 東莞百和業務副理

延伸閱讀

10年來第一家!鏡電視新聞台准設,NCC設史上最嚴格附款如何落實?借鏡英國、韓國作法

2022-01-25

台股開紅盤會有意外演出?「逢跌買進」在虎年投資還是必勝絕招?3理由、3重點一次看懂

2022-02-06

有影/納豆復健120天、從站起來發抖到能游泳!憶當天3徵兆就「腦中風」,還好做這步降低後遺症

2022-06-06

4大央行讓市場昏天暗地,股債油市下挫…Fed激進升息,陶冬:今年拼通膨,明年就要保經濟

2022-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