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鋼鐵股 富邦金 開發金 鴻海 升息

Dropbox創辦人:找夥伴要找一個能閃電結婚的對象

Dropbox創辦人:找夥伴要找一個能閃電結婚的對象

Inside

職場

2013-12-09 13:28

網路空間Dropbox有2億使用者,而且這家公司還是執行長Drew Houston的第一次創業!這位「第一次創業者」怎麼找到合適的共同創辦人?他第一次創業的策略又是什麼?

本文刊登在 First Round Review 上,回顧了 Dropbox CEO Drew Houston 創立 Dropbox 的一些前期經歷,以及他作為一個第一次創業者,在 Dropbox 的經歷讓他學到了一些什麼需要注意的地方,值得年輕創業者細讀。文末我們也貼上了 Dorm Room Fund 近期對 Houston 的採訪影片。

2007 年的時候,Drew Houston 去了舊金山,他想要為 Dropbox 尋找一位共同創辦人。當時的 Dropbox 就只有他一個人,沒有投資人,沒有團隊。Houston 聽從了一個朋友的建議,未經邀請便直接走進了 Y Combinator 的辦公室,找 Paul Graham 諮詢關於如何找到合適的共同創辦人,但這並不順利。Houston 在最近 Dorm Room Fund 的採訪中告訴學生們:

那不是什麼好建議,在未經邀請就擅自進入 YC 辦公室。YC 就像是一所頂尖大學一樣,所以這就好像你直接去找招生辦公室主任,而最後他們都覺得你是個混蛋。我當時在回去的路上可謂更糟,不僅沒有共同創辦人,估計以後進入 YC 都成問題了。我很慌張。



但好消息,早期的共同創辦人如此重要,以至於 Houston 最後在 MIT 校友中找到了 Arash Ferdowsi 並藉著 Dropbox 的美好願景而進入了 YC。現在 Dropbox 已經是有 2 億使用者並在高速成長的公司了。這雖然不容易,Houston 在這給大家推薦了六個關於第一次創業的策略。

1)從一個值得解決的問題入手

創業者就是為了解決問題而出現的。當 Houston 還在大學的時候,他有一次註冊了一個線上游戲的測試版本,當時他很無聊,於是就開始到處找這個遊戲的漏洞,被他發現了很多安全上的隱憂。當他開始告訴遊戲開發者遊戲中各處的漏洞時,開發者就直接​​邀請他加入他們,這也稱了 Houston 第一個工程師的經歷。Dropbox 的出現其實也有點異曲同工之妙,當他開始為了自己的儲存容量不夠而煩躁的時候,他就像解決這個問題。

但並不是所有的想法都意味著好想法,有些並不值得你花時間去做。但這還是有一定規律的,特別是從一些很成功的創辦人身上,Houston 總結出一些如何分辨想法好壞的要點:

你總是放不下你的想法,一直想要把它實現。這其實是最基本的,但也要注意區分你的想法到底是不是在真正解決一個問題。「有時候你突然會想自己是不是走火入魔了,根本停不下一直在思考它,這其實就是最基本的,因為這種興奮的『蜜月期』總會過去,你會發現當你把『創辦人』印在名片上之後,要做的事簡直多到不可想像」。



你覺得你的想法大有可為。Dropbox 現在已經有 2 億使用者,並朝著 10 億的目標邁進,Houston 表示:「對於類似 Dropbox 的想法,就好像『wow,這東西只要能上網的人就可以用』,每個人都需要這樣的服務,只是他們還沒有意識到。我們的世界觀告訴我們需要理智,所以在你開始瘋狂之前,一定要清楚未來的路該怎麼走,至少得對未來的潛在機會有個概念」。

你的想法能讓你學到很多。最聰明的人總是會去能學到最多東西的地方,就像你加入一家世界級的公司,裡面到處都是人才,這才是最快的學習方法。但同樣的,你也能從創業的各種錯誤中收穫很多,這時你應該問問自己:「去實現我的想法到底能不能讓我學到很多?」

2)你是初學者?不,你是創辦人

據 Malcolm Gladwell 的書中所講,一個人真正成為某一方面的專家需要花費約 1 萬個小時,鑑於創立公司所面臨的各種挑戰,一般人可能會覺得創辦人最好需要是一個經驗豐富的人。但 Houston 並不這麼認為,他舉了很多具有說服力的例子:Google、蘋果、戴爾和 Facebook,這些巨頭全都是由初學者或是第一次失敗了的人創立的。Houston 表示:

有時候不知道所有的事情是好事,當你在自己的職業道理上進步時,你會更加了解這個世界,以及任何事情的可能性,而當你腦中有了這些定性的時候,你就會越來越覺得受限制。



Houston 舉了一個例子,一個以前外界對 Dropbox 的評價:

幸運的是,Dropbox 的創辦人們都太笨了以至於不知道人們早就準備好想要使用他們的產品。

Houston 說道:

其實很多變革性的創新都來自於不可能,只不過那些創辦人並不知道或是在意他們做的事本來是不可能的。

低估你自己對世界的認識很重要,在你開始之前或許很多東西對你來說都不滿意,但當你真正了解到那些偉大公司出現的背後並不是來自於魔法,而是一些人做了別人認為不可能的事。

3)什麼都不知道 & 先發劣勢

當 Houston 有了 Dropbox 這個想法時,當時人們覺得他想要解決的問題並不存在,人們已經有了 Email 夾帶檔案和隨身碟,更別說容量大的隨身硬碟了。那人們還想要什麼呢?即使是當時一些有遠見的人,也覺得這方面的解決方案,最後會來自於 Google 和微軟。Houston 表示:

人們一般為在自己所擁有的基礎上做出一些假設。但你必須要問自己,未來 5 年內人們真正的會滿足於這些東西嗎?如果現在有一個魔法文件夾,可以讓人們把所有東西放在裡面並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查看使用呢?

很多創業者心中既存的假設就是,他們需要在某一領域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以此才能贏得優勢。但看看 Google 身邊的巨頭公司呢?Yahoo!、Alta Vista、Ask Jeeves 和其他大大小小 100 多個搜尋引擎公司不都是受了 Google 的啟發嗎?Facebook 不正是在進入社群網路市場後擠掉了 MySpace 和 Friendster 才壯大到今天的規模嗎?



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會面臨的問題是,當你做了,你開創了一個新的市場,並且也為後來者打開了一扇門,而如果一旦你做不好離開了,那總會有在這個門裡成功的後來者。所以我覺得一個市場裡的先後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夠打動使用者的心。

當 Dropbox 在 2007 年開始時,市場上已經有上百個小型線上儲存公司,所以在當時並不是什麼新鮮事物,就像現在的照片分享產品一樣。不過重要的是,你不能去在意其他人正在做的事,而需要專注於你想要解決的問題,這就夠了。

即使到了現在,Houston 也一直在強調 Dropbox 的 400 個員工一直在和擁有數萬員工的 Google 對抗,這有時會讓他感到害怕,但他不能將這種害怕表現出來。而到了最後,技術才是關鍵,使用者數量或員工數量並不能說明什麼。

小的團隊能夠和大公司相抗衡是因為它們的高專注度和反應速度,這也是創業的樂趣所在。

這樣的挑戰在一些人眼裡好像是一個賭注很大的賭局,成功的機率似乎很小,但Houston 盡了他最大的努力來降低任何風險:

人們總是假設或者是誤解加入一​​個創業公司或自己創業就意味著高風險,但在我看來其實這很可笑。即使到最後沒有成功,創業的經歷仍然是你得到的最有價值的東西,而最壞的結果就是你最後說「好吧,算是被我搞砸了,現在先在隨便一家公司找個年薪5位數的工作吧」,風險早已經是過去式的概念,你的父母或許會不能理解,但你應該知道,承擔這些所謂的風險並沒有任何的壞處。

4)打造一個知識機器

對於 Houston 來說,學習新事物已經讓他上了癮,他甚至將這種學習系統化了。

我之前居住在波士頓的一家新創公司工作,借住在一個朋友家裡。但每週末我都會拿著折疊椅到樓頂上去,並帶上我在亞馬遜買的書,我會坐在樓頂把它們全部讀完。整個週末我就一直在讀書讀書讀書。

他的學習過程並不複雜,但在 Houston 腦裡是有一些他一直關注的主題:「就好像,恩,我覺得我不懂銷售,所以我就在亞馬遜上搜尋相關的書,把排名前三的都買回來讀。不僅是銷售,行銷、財務、工程等等,如果當時有什麼東西對於我很重要的話,那就是每個樓頂的周末。」



如果你還沒有創過業,或者還未在一家創業公司工作過,你現在的工作會讓你進入一種垂直的學習曲線,你不可能在一開始就知道所有的事,你需要盡快的學習,盡快的吸收,或者是將未來的學習計劃規劃好。你需要準備好不停地接受挑戰。

你必須養成一種思維定勢:「OK,接下來三個月我必須搞清楚XXX,六個月後⋯⋯」你需要不停地更新自己,把眼光時刻放在那些最新的東西身上。

這其實一些你不可能在一個晚上就養成的技巧或習慣,你不可能一夜之間就成為一個出色的經理,亦或是不可能一夜之間就能搞清楚如何融資,這些是需要你越早去學習才能越發吸收的知識。

作為一個創辦人,這適用於你自己和你的員工。這將益於你招攬那些有才華的員工,比如 Houston 有一次就找到了一個才華不被他之前公司賞識的人:

Dropbox 有內部創業的專案,我們會花很多錢在上面,這個人當時被我指認為負責人,而對於一個 20 剛出頭的人才來說,在有 2 萬名員工的 Google 很難發揮自己的長處,他甚至有一次說道 Dropbox 讓他做了一些他甚至還未準備好的事。

5)聰明點,反應快點

Houston 可能在一開始的確氣了一把 YC,但他後來卻能夠改變這種局面,他說道:

當時離 YC 申請的截止日期只有幾個星期了,我就意識到了緊迫感,立即開始申請。但問題是我只有一個人,而 YC 比較傾向於多於一個創辦人的團隊,但我想的是管他呢,申請了再說,於是我當時拍了一個影片。



那個影片現在卻成為了Dropbox 的神話故事,不僅是因為它在 Hacker News 和 Reddit 上備受關注,它同時也引起了 YC 合夥人Trevor Blackwell 的注意。而關鍵還在於 Houston 知道他的觀眾到底是誰,他知道如何讓觀看視頻的潛在使用者對 Dropbox 感興趣,雖然是 Houston 在自己臥室凌晨 3 點的時候拍攝的,但他知道該說什麼,並且最後也奏效了,他收到了 Paul Graham 的郵件,但他仍然還需要一個共同創辦人。

同樣地,在找合夥人上 Houston 一樣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樣的人,之後的節奏就和申請 YC 沒什麼兩樣,雖然 Houston 表示:

這就像要我找一個兩週以後的結婚對像一樣。

但幸運的是,當他去和一個朋友的朋友—— Arash Ferdowsi 見面時, Ferdowsi 已經看過了 Houston 的影片,這位 Dropbox 未來的CTO 表示了自己很感興趣。



我們去了學生中心的咖啡廳,因為當時我看上去就像是個聰明一點的學生,我們談了兩個小時,最後他說「好的,我下週就退學」。

6)不要迷失方向

公司總會不可避免的擴張,但 Houston 深知保持高專注度的價值。這對於現在的 Dropbox 來說非常重要,因為它才招募了上百個新員工,並且開始像企業級軟體領域進發。

很多成功的新創公司都會說他們的公司文化是在有組織地發展,比如像等到 100 到 300 人的公司規模後才會進軍國際市場。但Dropbox 不是這樣,Houston 主張儘早地國際化:

當你在學習並為了一個工程學學位努力時,像任務和價值等因素不是你的考慮範圍。但其實你必須要從用程式打造一個系統的角色轉化到打造一個人的系統,就像是更新你的作業系統。你需要盡快地適應。為了將這種文化持續下去,我們必須把願景放在高於金錢或產品本身上,而是專注於為使用者創造的價值。我們要幫助大大小小公司的員工更加有效率地工作,縮小 IT 部門和其他部門的隔閡,這些才是我們想要傳遞的價值。



Dropbox 並不只是在軟體服務上的更新,他們想要朝著打造一個全人類共同記憶這樣的願景而努力​​:

我們常常受到人們的郵件,很多讓我們非常的自豪。他們會告訴我們「我剛用 Dropbox 舉辦了一個音樂會」或是「我做了一部電影」或者「我終於打造了自己的公司」等等。人們不停地告訴我們 Dropbox 是如何改變他們的工作方式,我想這才是最有價值的地方。

延伸閱讀

爺奶撫養2孫子、開著這家廟埕小吃店!謝金河:沒山珍海味,但就像葉啓田的「故鄉」…

2022-07-11

雲林窮鄉巧藏「文學底蘊」,藍色鐵花窗詩詞見端倪…謝金河:純樸小村莊,誕生75歲新科院士

2022-07-11

台灣企業「苛待員工」為省成本,反觀Google如何對待員工?老謝嘆:善待他們,才會吸引人才過來

2022-07-10

台股重挫需護盤?謝金河1句話回應官員 股市「共犯結構」是台灣獨有…他示警3問題須正視

2022-07-08

盧布創新高價,這2國買油、氣賺翻!謝金河:觀察俄烏戰爭看2指標,大貶、大跌皆不好的訊號

2022-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