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台積電 兆豐金 勞退 特斯拉 航運股

那些不切實際,但依然管用的理由

那些不切實際,但依然管用的理由

理性工作‧溫柔生活-賴以威

職場

2015-01-31 12:25

「理由的正當性」不一定在於理由是否有意義,而是是否有理由。有時候,只需要一個理由,我們就會被催眠。

我去年年底在京都跨年。
這趟日本旅行中,我常用一個叫做「食べログ」的手機APP。它能顯示周遭餐廳資訊、餐點照片、以及客人的平均分數。雖然是日文APP,不過輸入中文也能搜尋,跟機器溝通比跟人溝通方便,在現今似乎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但仔細想想,還是有些說不上來的奇怪之處。


食べログ對餐廳的評分滿分是5分,精確度到小數點下兩位。幾天下來,我最大的使用心得是,與其說「帶領使用者找到美食」,我覺得更接近「避免吃到不好吃的食物」。
我認為食物能區分出甜與苦、酸或鹹、精緻與豪放,但如果是定義「美食」嘛,我曾經聽過一個論點——人們對美食的認知,是建立在幼年吃過的食物的延長線上。

每個人的延長線應該都是朝不同方向伸展開來的吧。
最明顯的證據是,食べログ是日本APP,裡面大多是日本網友的評價。這些評價跟台灣網友的推薦的偶爾會不同。比方說,台灣玩家必推的京都壽喜燒麒麟亭,在APP裡只有3.2分,怎麼看也稱不上是京都最好吃壽喜燒該有的身價。
我想,美食這麼主觀的議題,美食家或許還能區分出常人無法察覺的細微之處,再提供給與他(她)有相似口味的人參考。將一群不同評分標準的數據平均,再算出小數點後兩位的分數,那樣的精準度裡是否蘊含了真正的資訊,我有點不確定。

世人一方面不喜歡數學,一方面又對數據呈現的評比無法抵抗。



或許這種精準度真正的用途並不在於反應好吃與否,而僅僅是提供一個「讓我們較容易做選擇」的理由。
《行為的藝術》裡有提到類似概念:哈佛大學心理學家艾倫•蘭格(Ellen Langer)做了一則實驗,在圖書館裡插隊使用影印機。
當他說
「對不起,我有五頁要印,您能讓我先印嗎?」
很少人理他。當他說
「對不起,我有五頁要印,您能讓我先印嗎?我趕時間。」
幾乎所有人都會讓他先,很合理,趕時間是個好理由。
但當他用了
「對不起,我有五頁要印,您能讓我先印嗎?因為我想先影印。」
這麼爛的理由,依然很多人會讓他先印。


從這個實驗裡,他發現了「理由的正當性」不一定在於理由是否有意義,而是是否有理由。有時候,只需要一個理由,我們就會被催眠
小數點後兩位或許就是這個用途,一個哪怕跟丟銅板不會差太多的理由。


要是真的想幫助使用者找到適合自己的餐廳,更好的做法應該是先調查使用者偏好,比方說「吃炸雞時會連皮吃嗎 (這比較像是健身中心教練會問的)」、「和風醬跟千島醬會加哪一種呢」、「喝咖啡會加糖、加奶精、還是都不加呢」。透過調查將延長線方向相同的使用者分類,再秀出同族群對各家餐廳的評分狀況,這麼一來,分數跟主觀的好吃度會更相關。

這是我不切實際的想法,我想APP開發公司早就想過,輪不到我這個門外漢插嘴,必然是執行上有許多不得不妥協的困難吧。比方說,懶惰如我的使用者可能會在回答第三題時覺得「我是來找餐廳又不是上婚友社」,憤而關掉不使用。

當然,公司也可以反過來先分類餐廳,再透過使用者對不同餐廳的評分狀況,分類使用者……


再多聊一下食べログ的使用心得。
某天下午,食べログ帶領我們到一間巷子裡的甜點店。店裡客人不多,暗色的裝潢,中間有個露天的日式庭院,像裝在玻璃箱裡似的,被隔絕在座位區以外。一對情侶坐在一側窗邊,另一側還有空位。我問侍者可否坐那兒,她帶著歉意搖頭,現在客人不多,那兒還沒開放。約莫十分鐘後,又來了幾組客人。侍者便走過來,領著我們去換位子。
我們和情侶檔像是住在對街的套房,隔著中庭享受下午茶。情侶檔們兩個人都點蒙布朗(Mont Blanc)。

用餐時,我很少跟朋友點一樣的,總覺得吃吃看不同的才划算,不過這種想法很小家子氣,所以每次被問起時總說
「就想吃吃看另一個。」
但這樣隱藏小家子氣的想法,其實更小家子氣。
我和朋友都是用餐速度很快的人,但難得吃下午茶,這裡的氣氛又好,因此刻意放慢速度,比平常坐得久。然而結帳時,蒙布朗情侶還坐在那兒,優雅地用攪拌棒攪動還有半杯的咖啡。

吃那麼慢,蒙布朗都要睡著了吧。



回來整理照片時,我心血來潮Google了這間叫做「Salon de Thé AU GRENIER D'OR」的甜點店,才發現它的主廚曾經擔任過米其林三星的甜點主廚。
Salon de Thé是茶沙龍,GRENIER有著儲藏之意,OR則是金,這兩個字代表了主廚「西原金藏」的名字。

原來食べログ帶我去了一間這麼了不起的店啊。

但很遺憾地,當下我沒有太多感覺,只覺得氣氛很好,甜點很好吃。或許因為真的很棒,影響到了我們無意識的那部分,我跟朋友才會心血來潮地決定要多待久一點,這就不得而知了。
但我肯定,如果先知道它是米其林三星,當下的甜點一定更美味吧。
我是個很容易被影響的人,會依據沒有意義的小數點第二位數去挑餐廳,會因為米其林三星這個招牌而覺得店內的空氣都將有所不同。
不過也無可奈何,知道是一回事,知道之後依然會受到影響又是另一回事。
店裡的招牌有兩樣,其中一樣就是蒙布朗。能做那麼久,又不會害怕覺得小家子氣而點了一樣的甜點,蒙布朗情侶一定早就做過功課了。

最後,雖然這麼說有點突兀,但如果有「用過不切實際但依然管用的理由」經驗,或是任何你(妳)關於這篇文章的想法,歡迎到臉書的世界【賴以威 I-Wei Lai 個人臉書】 告訴我吧!


當然,要是有推薦的台北美食資訊,更是相當歡迎!

延伸閱讀

壓力大買珍奶;心裡苦悶就喝酒!我們這一代的小確幸真相:貪吃背後,是悲傷的貧窮…

2018-06-05

父母總說「別人行,為什麼就你不行?」一名理工碩士生的日記:我真的讀不下去了…

2018-06-05

他50歲財富自由,退休在家卻被妻子形容成「大型垃圾」

2018-06-03

為什麼員工過度努力、配合度太高,老闆反倒不愛?

2018-05-31

她外語強、長的美,多次考空姐都落榜,原因竟是回答「我喜歡旅行!」

2018-0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