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工作,讓你倦怠嗎?

工作,讓你倦怠嗎?

時報出版

焦點新聞

2017-03-08 11:52

最大的壓力來自於只能被人拖著走的感覺。那些有志難伸的人,那些對於損失無能為力的人,那些完全使不上力的狀況,正是後果最嚴重的壓力起因。

所有人都對這位女性表示欽佩。這位事業成功並育有三名子女的女建築師,任職於慕尼黑北部的一家大型企業。她的三名子女現年分別為六歲、三歲和一歲。在每次短暫的育嬰假過後,她隨即返回每週必須工作三十小時的工作崗位。在辦公室裡,她總是心情愉悅、容光煥發。她的高效率賦予了她充滿自信的眼神。她十分樂於與人分享自己的組織天賦,並經常告訴他人,自己是如何將家庭、婚姻及繁重的

全都打理得井井有條。所有人都對這位女性表示由衷的欽佩。然而有一天,這位優秀的女性居然沒來上班,不僅如此,接下來的幾天她又連續告假。原來她昏倒了!她被送往療養院,請了半年的病假。她的醫生懇切地告誡她,切勿在週末時返家探視家人,她的先生和子女最好也別在她靜養的這段期間前來探視。她必須暫時先遠離一切,因為她的檢驗報告實在很不樂觀。

如今,一般人對自己的要求往往難以達成。我們不僅想要避免鄰居或同事的批判眼光,還想滿足來自老闆、伴侶、子女甚或年邁雙親的種種要求。正如這位慕尼黑的女建築師,在自己的身體再也撐不下去,於最後一刻突然踩煞車或罷工之前,許多人對於壓力的增加渾然不覺。

工作上的高效能往往會導致精疲力竭的倦怠症。這個大家琅琅上口的概念,是在一九七○年代由紐約的心理醫師赫伯.佛洛伊登貝爾格(Herbert Freudenberger)所發明。佛洛伊登貝爾格主要的觀察對象是那些社會工作者。這些人對於自己的工作多半抱持強烈的責任心與完美主義。在工作幾年後,他們往往就會感覺到精疲力竭與不堪負荷,不但精神變得萎靡,身體也遭受病痛糾纏。

對於自己一度熱愛的工作,許多人這時會反過來,改採敬而遠之甚或冷嘲熱諷的態度。

時至今日,倦怠症早已不再侷限於社會工作者,誠如「德國精神病學、心理治療、心身醫學暨神經病學學會」所指出,這種危險其實潛藏在所有職業裡。他們認為,單親媽媽或爸爸以及那些在家裡照顧親人的人,都是倦怠症的高風險族群。

事實上,近年來的臨床經驗經常透露出驚人的訊息。一項針對芬蘭所做的大規模問卷調查顯示,約有四分之一的成人患有輕微的倦怠症,全國總人口的三%則患有嚴重的倦怠症。與此有關的指南、專業書籍及報章雜誌,就像剛出爐的麵包一樣搶手熱賣。民眾顯然有高度的需求,因為裡頭所描述的部分症狀,正好自己身上都有。

導致此現象的原因之一就是,如今人們的工作泰半有許多甚或過多的要求。因此二○一二年的「德國醫師日」,全體與會醫師一致呼籲:「職場應當再度回歸符合人性狀態,而非一味地追求獲利。」他們每天都見到愈來愈多上門求診的病患。有些人只是單純出現心理方面的症狀,例如憂鬱症或恐慌症,有的則跨越了單純的心理症狀,已出現可以觀察到的身體症狀,較常聽到的心因性疾病有「耳鳴」與「背痛」等。心血管疾病往往也帶有心理方面的成因。

如今,每兩名受雇員工就有一名抱怨工作負擔太重。德國「聯邦職業安全暨職業健康研究所」在二○一二年所出版的《壓力報告》(Stressreport)中指出,受訪的一萬八千名受雇員工裡,有五十二%的受訪者認為自己深受時間及效能的壓力,有四十四%的受訪者認為自己在工作期間經常被電話與電子郵件所打擾,此外,有三分之一的受訪者則因龐大的工作量而犧牲自己的休息時間。

黃色小紙條只有暫時效果

萬一壓力再度變得過大,德國民眾多半會透過自己的家庭醫師來減輕負擔。一張無工作能力證明的黃色小紙條,讓他們至少獲得幾天的平靜。借助醫師的簽名、蓋章,所有責任可以暫時拋到九霄雲外。這時一個人總算可以悠哉悠哉地放空個幾小時,享受從天而降的自由,不再受他人的頤指氣使,安心地做自己想做的事。縱然沒有發燒、身體完好、心臟也正常跳動,即便不多說些什麼,醫師泰半也會為受雇員工開立證明。

因為他們曉得,對於處於過度壓力下的人來說,幾天的自由便足以發揮調節閥的功用,讓一個人再度生龍活虎,心靈充滿能量,藉以面對往後日常的瘋狂。醫師們稱此為「心理預防」。換言之,以防範於未然來取代一直拖到上門求診的患者終於瀕臨崩潰。(一種防範於未之舉,避免患者拖到最後瀕臨崩潰才上門求診(?))。

然而,如果壓力長期持續,而且工作條件也沒有任何改善,借助醫師所獲得的合法暫停其實不會有多大的幫助,頂多只能推遲倦怠症的發生。

某些企業意識到自己必須有所改變。像是食品及清潔用品大廠「聯合利華」,近來便以員工曠職時間的多寡來評鑑各級主管。受雇於該企業的醫師歐拉夫.查涅斯基表示:「患病率高並不必然就代表拙劣的領導。」畢竟這當中還包含了員工的年齡、性別及病史等各種因素。不過人們也發現,不少主管在更換職位時,在某種程度上會將自己先前所屬團隊的患病狀態帶進新團隊裡。如果患病狀態始終居高不下,老闆就會找團隊負責人來聊一聊。

「德國聯邦勞工暨社會事務部」也曾針對曠職時間做過詳細統計,結果顯示,心因性疾病對於員工的生產力有顯著影響。正如前述那位慕尼黑女建築師的例子,當事人往往會演變成必須一連數月報病號,經過密集的治療和休養,日後才能緩步重回正常的日常生活。據統計,目前歐洲每年必須為心理疾病支出約三千億歐元,而且持續上升中。

根據德國聯邦勞工暨社會事務部的統計,在二○○一年時,德國由於心理疾病及精神失常所造成的曠職時間為三千三百六十萬個工作日,到了二○一一年時,全國總體的曠職時間則攀升至五千九百二十萬個工作日,這當中還不包括心因性疾病。總體來說,在二○○一年時,心理疾病所造成的曠職時間僅占所有曠職時間的六.六%,到了二○一○年時則為十三.一%,換言之在短短十年中已經翻了一倍。今日,心理疾病已成為因病提早退休最常見的原因。

「世界衛生組織」(WHO)之所以將工作壓力視為「二十一世紀最大的危險」並非沒有理由。目前歐盟許多國家都已開始實施保護勞工免受心理負擔危害的法令,並將其列為職業傷害之一。正如噪音、強光及毒氣,工作崗位上持續性的壓力對於身體健康同樣是種難以承受的侵害。令人遺憾的是,德國並不在實施這類法令的歐盟國家之列!

倦怠症所潛藏的風險在於,精疲力竭是以多種方式秘密且緩慢地進行。凡是出現背痛、注意力不集中、消化問題、心悸、健忘、頭痛、心神不寧、失眠等症狀的人,他們的身體或許早就在反抗持續性的過度負擔,反抗一再重來的挫折、幻滅或不被認可。

麻煩的是,所有症狀也有可能是出於截然不同的原因。因此,許多當事人很難察覺到自己其實承受了過多的負擔。於是他們藉由更努力地工作、額外的行程、更少且更短的休息、早上吞興奮劑晚上嗑安眠藥等方式,去對抗內心的空虛、油然而生的無意義感以及持續性的心理矛盾。有時他們甚至會求助於更強的藥物。如果沒有人出手干預,這樣的螺旋便會不停地轉下去,直到再也轉不動為止。

倦怠的背後

有時,就連專業醫師也可能搞不清楚,自己的病患究竟是怎麼了。問題就在於,精神病學家與心理學家迄今仍然無法為倦怠找到一個公認的定義。倦怠症這種徹底精疲力竭的狀態不被視為獨立的病症,而且在那背後經常還隱藏著更多,像是在大多數情況裡,都會隱含著輕微的憂鬱症。

只不過,醫師往往不會這樣告知患者,因為「倦怠」一詞聽起來,較能賦予當事人積極進取的形象,讓人覺得他們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有別於憂鬱症患者一副無所事事、可憐兮兮的模樣。因此,醫師們往往樂於對自己的患者說,他們是罹患了倦怠症,患者本身也較容易接受這樣的說法。

不過,身兼心理醫師與「德國抗憂鬱症聯盟」理事長烏爾里希.黑格爾(UlrichHegerl)卻警告人們:必須小心,別因概念而將憂鬱症無害化!對狀況的錯誤理解會導致錯誤的處理策略,譬如利用黃色小紙條(亦即患病證明)短暫地逃離造成精神疾病的日常工作。

萬一隱藏在倦怠感背後的並非工作或自我的過度要求,而是輕微的憂鬱症,那麼此舉就會是完全錯誤的策略。黑格爾警告:「長時間睡覺或窩在床上,反而會讓憂鬱症更加嚴重!」波昂大學醫學院院長沃爾夫岡.麥爾(Wolfgang Maier)也提醒大家:對於單純負擔過度的人而言,健康的飲食、運動、放鬆訓練與新的時間管理很有助益,但對憂鬱症患者卻不盡然。為了取得長期的療效,後者所需要的是醫療協助。

人們或許認為,當事人應該很快就能獲得他人的幫助,或是自己很快就能主動取得協助。心理疾病雖然經常被媒體或社會大眾廣泛談論,若真有那麼容易解決,不是應該早就脫去社會賦予它們的汙名?儘管有許許多多在這方面投注大量心力的醫師,儘管有許許多多勇敢的患者願意站出來,大多數人卻依然認為,這類疾病與所謂的「經理病」心肌梗塞有所不同,必須隱瞞起來。就連德國聯邦政府也從未正視過這些心理疾病的問題。



(本文選自全書,張若儀整理)

作者:克莉絲蒂娜・伯恩特 Christina Berndt

出版:時報出版

書名:韌性:挺過挫折壓力,走出低潮逆境的神秘力量

 
 

延伸閱讀

甩不掉的麻煩 濕氣害你又胖又累!

2018-06-14

夏季燥熱、倦怠掰掰!中醫教你對抗「暑邪」

2018-07-13

「濕氣」是疲勞之源?中醫大推冬瓜、苦瓜4食物去濕氣

2019-06-14

這些病反覆發作,都是體濕惹的禍!

2021-04-15

身體太濕會便秘!白雁教一招排濕順氣,化解腹脹、排便不順

2021-0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