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席捲全歐的革新浪潮:懂得領導自己的人,才能領導別人

席捲全歐的革新浪潮:懂得領導自己的人,才能領導別人

博多.楊森 & 古倫博士

職場

達志

帶心

2021-06-15 03:00

「只有能夠領導自己的人,才能領導別人。」
為了讓自己更不被其他人的意見所影響,自我領導非常重要。當我知道自己是誰,是什麼支撐著我時,我就能負起責任。可是如果我沒有這個能力,我就會將責任推到別人身上,於是無論發生什麼都是別人的錯……

 

我在二○一○年第一次見到古倫博士時,他說了一句我之前從來沒聽過的話:「只有能夠領導自己的人,才能領導別人。」我當時心想:「好,這聽起來非常棒,可是我到底有沒有在領導自己?」結果我很快就發現,我以前從來沒有領導過自己。我根本沒有在領導自己,只是在管理自己的各種任務而已。

 

我把優先權放在各種行程上,但沒有把自己優先該做的事放到行程裡。不過我當時還沒有真正意識到自己該優先做的事是什麼,於是這使得我找不到任何意義,只是帶著些許理智從一個行程趕到另一個行程。我坐在一個部分由我自己建構的籠子裡,只不過我卻不知道自己坐在籠裡。我完全臣服於各種數字和事務的領導,我的行為之意義大多在達到哪些數字,而不在行為本身。我成了自己的想法之俘虜,尤其成了我的自我之俘虜。這個自我非常小心,好讓我完全找不到想像中的牢籠,更別說要打開。在遇到古倫博士之後,他讓我知道有這樣一個牢籠存在,也告訴我這個牢籠的門在哪裡。於是我便開始尋找,最後找到一道門,只不過我還沒有鑰匙。打開這道門的鑰匙是去反省,是願意走入寂靜,是願意去質疑到目前為止的各種行為,願意深深潛入自己的生命史裡,以便理解「為什麼我是現在這個樣子」。於是,我便開始這場獨一無二的冒險,而且這是一場重新發現自己,重新認識自己的冒險。

 

這是一條漫長的路,在接下來幾年裡,有愈來愈多自由盟約人決定走上這條路。「我還記得自己重新能以孩子般的雙眼觀看四周,看到自己感到滿足於真正讓我覺得喜悅的事,看到我在做一些使自己不會身心耗竭的事。」在一個課程裡,一位顯然非常感動的學員對我說。

 

我們在觀察自己的過去並回答以下問題時,情緒常會變得激動:你能想起來的第一個童年經驗是什麼?為什麼你現在這一刻會想起這個經驗?你與母親、父親的關係如何?你很欽佩母親╲父親的哪些特質,又對哪些特質感到遺憾?

 

許多人在父母身上和父母的行為中重新找到自己,無論這會帶來好的或不太好的感覺。但常常也會有前面提過的那些教條浮出水面,也就是我們以前安逸窩居在其中的那些教條,以及限制我們的感受的那些教條。於是學員們要學習如何區別哪些是別人告訴他們的教條,以及什麼是對他們生而為人而言重要的事,和什麼符合他們的本質。

 

自我領導的力量

 

自我領導的力量,活出自我生命的能力,在於將責任和自由結合在一起。這表示自己願意為自己負責,願意為自己的生命尋找答案,不是讓別人將他們的想法強迫套在自己身上,比如「你要讀一些更有用的東西,讀音樂根本賺不到錢」。願意自己擔起責任,是自由的先決條件。

 

如果我只是被人領導,我就是在依賴那領導我的人,依賴對方的想法。如此一來,我既不認識自己,也不認識自己所處的境況,只盲目地依賴別人所說的事,而且我也會依賴對方的答案和解決方法,被囚禁在由他們刻意營造出來的不透明環境。在許多使用傳統領導方式的企業裡,已經證明不透明是施展權力的一種有效工具。利用這樣的方式,員工就會被刻意保持得很「笨」,即不會得到全面的資訊。如此一來,在許多事上他們就變成被人玩的那顆球,一直玩到這顆球壞掉為止,然後就會被丟棄。

 

可是如果我領導自己時,這對我而言是「去認識我是誰,我能做什麼,什麼對我來說很重要」,並憑著我獲得的認識開始生活。如果我能將這些認識付諸實行,就能將自己從前面所說的牢籠裡解放。對我而言有一幅圖像是心中想到「Macht」(權力)和「Ohnmacht」(無意識 )這些詞的畫面時。「Ohnmacht」是「無意識」的同義詞,當我沒有意識到自己時,當我變得無意識時,我也變得無能為力。而當我無能為力時,我就沒有權力,並變成別人期待的樣子,而且大多是對別人有利的樣子。

 

如果純粹從生理學角度去看,當人處於一種自己無法掌控的情況時,身體就會釋放出壓力荷爾蒙。受到交感神經系統刺激,腎上腺皮質會將更多腎上腺素和副腎上腺素(noradrenaline)分泌到血液中,接著心跳頻率加速,血壓升高。如果交感神經發揮作用,我就只能逃跑或因為害怕而僵在原地不動,我只有這兩種可能。除非我加入戰鬥,但在這種負面壓力之下我幾乎不可能戰鬥。這幾乎是一種假死反射動作,就像動物面臨危險時既無法戰鬥也無法逃跑時一樣。在巨大壓力的情況下,這種僵固不動的反應事實上很可能會致命。

 

從兔子和其他膽小動物身上,我們知道如果牠們沒辦法透過逃跑來減輕巨大壓力,甚至會馬上倒地而死。如果牠們被關到籠子裡,會使牠們體內的壓力荷爾蒙過多而突然死亡。許多人就長期生活在這種壓力之下。假設如果一頭小鹿遇到一頭劍齒虎,可以透過逃跑減輕壓力的話,牠很快又會放鬆下來,平靜地在草地上蹓躂。那頭劍齒虎已經走了,世界又再度變得平靜,所以小鹿又靜靜地吃著草並消化這一切。若我們把動物間的互動比喻成人際關係:人的眼前也經常出現那頭劍齒虎,無論實際上是否存在,只是這裡的劍齒虎變成人們所想到的各種煩心事,比如接下來要跟脾氣暴臊的老闆另一個上司談話、準備參加下一場會議、排得滿滿的行程表、與非常挑剔的顧客談話、各種要追逐的高難度目標、在日常生活中使家庭和工作保持和諧、盡可能參加孩子們的各種行程、煩惱要繳的下一期房貸……

 

人們所感到的無力感愈大,愈覺得自己完全受制於外在環境,就愈會想到那隻劍齒處,而荷爾蒙的分泌也跟著占上風,使我們死死地被它控制著。結果吃掉我們的不是那頭劍齒虎,而是聯想到牠的這種行為,這種想法常常表示有危險。於是我的想法構成一個天竺鼠踩的滾輪,而我則一直踩著這個滾輪。我的想法愈快,天竺鼠滾輪就轉得愈快─到了某一天,我就會被甩出去摔死。就像前面提過的,那頭劍齒虎,也就是危險,不必真的存在,光是幻想就可以殺死我們了。把我帶入這個滾輪的不必是外在的任何事物,僅僅是自己的想法就夠了。於是,問題是:該怎麼樣才能做回自己思想的主人?

 

這也是自我領導。自我領導不僅是將自己從A移動到B,採取行動,也包含領導自己的思想。關於這點,我很喜歡引用猶太人的法典《塔木德》裡的一則智慧格言,這是由猶太拉比們所詮釋的,猶太人在日常生活中應守的規則:「注意你的思想,因為它將成為你的話語。注意你的話語,因為它將成為你的行為。注意你的行為,因為它將成為你的習慣。注意你的習慣,因為它將成為你的個性。注意你的個性,因為它將成為你的命運。」最後,自我領導是從認識自己的想法開始,認識到這些想法經常來自自我,而不是真正的自己。

 

但許多人沒有能力認識自己,他們不知道實際上該如何進行。我該怎麼找到自己,才不會讓自己因恐懼而僵化,好讓自己不會被這樣的人領導:他們宣稱世界即將毀滅,但他們有解決辦法,所以只要把選票投給他們,一切將變得美好。更重要的是,對於正在討論的事,自己心裡要有一幅清晰圖像。只有這樣,才不會被他人的意見左右。

 

因此,為了讓自己更不被其他人的意見所影響,為了不讓個人的心理健康受別人的信條所影響,自我領導非常重要。當我知道自己是誰,是什麼支撐著我時,我就能負起責任,就能為自己找到答案。可是如果我沒有這個能力,我就會將責任推到別人身上,於是無論發生什麼都是別人的錯。結果會是:「我也想這樣啊,可是其他人都不配合。」一有事情出差錯,九九%的人都會在周圍的人身上找錯。

 

自己動起來,別人也會動起來

 

我常聽到這樣的問題:「楊森先生啊,如果其他人都不願意,我可以做些什麼呢?」其實,你已經猜出來了,我的答案是:「如果你已經開始領導自己並更深入認識自己,你就不會再提出這個問題了。你愈接近自己,愈認識到自己的意義或渴望,愈能發現自己願意投入在什麼事情上時,你在做決定時就愈不會去找各種理由。你會就這麼行動,不會有過多猶豫。於是,如果別人不願意,你也不會在意。於是,你會走自己的路,不會再去看那些阻礙你的人。剛好相反,你會去找願意和你同行的志同道合者。當你知道對自己而言什麼是重要的,什麼可以讓你感到滿足,當你使潛藏於自己人格特質中的各種能力貫徹始終、毫不妥協地投入到一些你認為有意義的事時,志同道合的人自然而然就會來與你為伍。」這就是在「自由盟約之路」上所發生的事。

 

【作者簡介】
博多.楊森 Bodo Janssen 
掀起歐洲職場革新浪潮,二代接班的典範人物。《哈佛商業經理人》讚譽:德國企管界最重要的轉變! 
古倫博士Dr. Anselm Grün 
歐洲政商學界的精神導師,以僕人領導的智慧轉變了德國的企業文化。

本文摘自今周刊出版社《帶心》

延伸閱讀

同樣被社會拒絕! 流浪狗變身特教兒童救星! 「我們,值得再一次機會」

2020-09-10

只要懂得讓孩子發揮這三項直覺本能,教育可以好好玩

2021-04-27

三個方法,學會應對不理性的主管

2021-06-15

想要贏得部屬的信任,你要先脫掉面具、認識自己

2021-06-15

這樣改革,帶出頂尖的當責團隊

2021-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