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解密!教部USR計畫》志趣驅動發展 學習沒有邊界—見習造園士、竹匠工新秀、坦尚尼亞扛壩子

解密!教部USR計畫》志趣驅動發展 學習沒有邊界—見習造園士、竹匠工新秀、坦尚尼亞扛壩子

廣告企劃製作

教育

2020-12-24

「一個人走的快,一群人走得遠」,三位執行計畫有一年以上經驗的USR學生猶如轉動的齒輪,他們已經具備課堂基礎和實際執行的經驗,在團隊中找到定位,將堅定有力的能量,帶到實踐的場域。

扛壩子(X)

在心中種下友善環境的種子——蔡雨樺

 

教育部大學社會責任推動中心

 影片提供:教育部大學社會責任推動中心

 

蔡雨樺今年剛從嘉義大學(以下簡稱嘉大)景觀系畢業,現正在臺大繼續攻讀景觀系研究所。在嘉大大二期間,面對課程繁重的壓力,她陷入迷惘不知道自己為何而學,以及如何學以致用。 就在此時,她聽到她的設計課指導老師,國立嘉義大學景觀學系翁瓊珍老師,分享嘉大USR計畫,求知若渴的蔡雨樺決定加入計畫。

 

USR計畫是一個經由實踐行動的過程,讓學習不再是紙上談兵。蔡雨樺發現透過實作她的思考變得務實,也逐漸理清思緒,知道如何將所學運用在設計解決景觀產業的問題上。「譬如從我修的圖學及設計概念,我能協助計畫中的小農改善施作環境,並且創造休息空間。」

 

何謂正常?

 

「有一次我們跟政心園主人討論圖面時,聊到友善產品或市售慣行產品間的價格跟成本,那時我脫口而出,『友善栽培的產品成本很高耶!』,老闆回『那你覺得什麼才是正常?』。」蔡雨樺說,「我一開始會以為便宜又漂亮的東西才正常。可是在跟小農和老師們學習時,意識到正常的作物是不需要添加藥劑、除草劑或是化學肥料,而是緩慢地自然生長。」當某種既定價值觀被視為「正常」時,要將其理念鬆動並調整,需要的是一次當頭棒喝的衝擊以及漫長的調整。

 

在重新定義「正常」之後,蔡雨樺也認識到真正的友善栽培,應該是有意識地去使用農藥或肥料。「不是真的什麼都不能加,像有個農友會添加促進植物生長的藥劑,但是他明確知道應該用多少量。」以不造成土地跟栽種作物的負荷的前提下,在適當的時間點、適量地使用。

 

▲嘉大景觀學系翁瓊珍老師(右)很欣慰蔡雨樺在計畫中找到自己的定位,終將把雙腳踏在土地上。

 

把梅花鹿種回來

 

「要把嘉南平原的梅花鹿種回來。」是翁老師的名言,蔡雨樺笑說一開始聽不懂老師在說什麼,後來才知道老師的意思是要用友善種植的方式,讓這塊土地重新回到適合梅花鹿生長的時候,去愛惜在乎我們的土地。

 

「我看了很多的文獻,才知道嘉南平原最初是一片大喬木的稀疏草原,也是梅花鹿跟水鹿的故鄉,所以我很想要做一個稀疏草原景觀。」在翁老師分享傳心農場的設計理念後,蔡雨樺特別有感觸。而後在計畫接觸到在地小農,他都滿懷著感動與熱情來認識友善耕作,漸漸地改變了過往的價值觀。

 

推廣友善環境的行動看板

 

如今,蔡雨樺已從嘉大畢業,目前就讀國立臺灣大學就讀園藝暨景觀學系研究所。然而,友善土地的信念深植在她心裡,並在生活中發酵、實踐。目前外宿的她,有時會跟同學去購買食材,這也成了她宣導友善栽培產品的舞臺;還會攜帶環保餐具及減塑,看似小小的舉動,卻是很多人無法持續做到的。「把這種精神帶在身上,到哪都可以向別人說明。」將她本人當作一個友善環境的行動看板。

 

大學有許多活動可以參與,蔡雨樺卻選擇將時間投入在USR計畫,回想這兩年,她說她特別喜歡剛進計畫時的自己,「因為一開始我是處於什麼都不知道,但是又什麼都想了解的狀態,像是一塊海綿不停地去吸收知識,充實自己。」在第一期計畫中蔡雨樺僅是協助的角色,她從旁觀察到USR計畫能給予她未來進入業界的養分,因此決定繼續參與計畫從中學習不同的操作方式。現在的她,帶著USR的永續信念,看世界的眼光也開始不一樣了。

 

扛壩子(X)

對竹編工藝的一片丹心——戴裕峰

 

教育部大學社會責任推動中心

 影片提供:教育部大學社會責任推動中心

 

戴裕峰,來自雲林縣古坑鄉。2018年底因為擔任「民藝文化-常民工藝的生活美學體現」計畫工讀生而接觸到USR,戴裕峰說:「當初對USR完全不了解,是在過程中參與過才漸漸知道大學社會責任的概念,而到近期才真正明白USR的內涵,及自己在行動中的價值意義。最後我自己的畢業製作也融合USR的概念在其中!」。

 

國立虎尾科技大學(以下簡稱虎科大)的USR計畫主持人,同時也是休閒遊憩系副教授的林俊男老師認為,參與計畫的學生以學習態度最為重要。「認識裕峰三年多,我看到他投入其中、自信的成長茁壯。」林俊男老師說。

 

▲「在教學的過程中,會清楚感受到學生對竹編有無熱忱。」戴裕峰的竹編老師——曾淑惠老師說。戴裕峰對竹編真摯的熱情,就如同對待熱戀的情人一般,已非旁人能夠拆散。

 

偏執的竹編狂熱者

 

曾淑惠與楊盛輝是雲林縣西螺鎮西螺東市場文創市集「漾竹坊」的負責人,也是戴裕峰在場域中的竹編老師。戴裕峰來學習時,曾老師觀望他一陣子,甚至一開始刻板地認為男生的耐心與定性不適合竹編這項相當精緻細膩的工藝。但經過幾個月的觀察,發現戴裕峰相較於其他同學學習得慢,因為他想要了解每一個編織的步驟和過程,甚至會把編好的成品拆開重編以檢視是否學會。不只花的時間比其他人多,光看作品的好壞也能看出他對竹編的執念與熱忱。

 

林老師說:「有些作品我們覺得已經OK了,但裕峰會想要把它做到期望的程度,利用假日或休閒時間繼續鑽研。」戴裕峰則回應到,「努力是應該的。我認為透過作品說話很重要,這才代表了我,成果的評價也才會讓過程中的努力有價值。」。

 

等待在地文化開枝散葉的那一天

 

虎科大林老師從多年的教學經驗中發現,許多來自鄉下、技職體系中的孩子容易自信心不足,並非資質不好,而是在傳統教育體制內受教育的盲點。林老師的團隊帶領虎科大學生多次參與「大專生農村洄游競賽」,目前已拿到三次全國冠軍,這些獎項不僅是名次上的榮耀,更重要的是讓同學知道自己的價值。

 

楊盛輝老師認為,文化的累積與形成是透過長時間的醞釀與養成,如果以工業化的思維去經營,會形成破碎而空虛的「膚淺文化創意」。至今,虎尾已有三個青創團隊成立文化工作室,利用文化創生帶動地方生機,一步步踏實地耕耘。

 

療癒的竹編活動

 

「學校運用各種人脈與資源,找到多位合作的頂級民藝工藝師,提供專業成熟的技術指導,加上年輕人的創意,彼此合作激盪,創造出傲人的成績。」林俊男老師說。然而,對戴裕峰而言,竹編也是一項自然且療癒的活動。「我很享受做竹編時,跟物件對話的孤獨感。」有人認為做工藝是工作,但他認為工藝也休閒的一部份。

 

儘管老師們一致認為戴裕峰的程度、創意與態度能獨當一面成立工作室,他還是認為自己的能力不足。「我學了很多技術,竹編、鋦瓷修復、上釉等,但每項技術的精準度都還不足夠,還不到我理想的境界。」戴裕峰和自己的團隊成員們設定了三年期限,督促彼此積極學習,這比草率創業還要來得更有踏實感。

 

扛壩子(X)

我們都是地球的公民——BUHOMBE BARNABA ALANUS

 

教育部大學社會責任推動中心

 影片提供:教育部大學社會責任推動中心

 

Barnaba,來自東非坦尚尼亞。高中時期,他在坦尚尼亞接觸了國際珍古德協會,畢業後在協會擔任一年志工,並同時參與關於永續環境教育、社區經營等活動。因為家裡從事農業產業,Barnaba選擇就讀臺南長榮大學永續發展國際學程IPSD(International Program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想在增加農業的專業知識和技術。「我相信這些學習過程都和未來的志業相關,我也相信,永續農業是可以對抗氣候變遷的方式之一。」


「有機、友善種植是我喜歡也想鑽研的議題,未來想要將在臺灣所學到的經驗與技術帶回國。」今年七月,Barnaba前往花蓮縣壽豐鄉的農場實習,參與實務耕作。「我在農場協助收割、加工與包裝,農場主人向我介紹了不同季節的作物,我看到的不只是農田的樣貌,也認識了臺灣農民的工作與生活,這個經驗對我來說非常珍貴。」Barnaba說。

 

▲Barnaba回溯剛到臺灣時的他,一心只想學習農業知識,沒想到會接觸到USR,認識到許多議題行動,且一參與就是兩年多。

 

比本地生更加主動積極

 

甘玲華老師,長榮大學綠色大武崙社區推動辦公室的執行長,也是與IPSD國際學生接觸最頻繁的師長。「認識Barnaba是從大潭社區落葉堆肥站運作活動開始,因為他對相關議題的活動有興趣,常常會到辦公室來找我們。」甘老師說,在長期的互動觀察後,發現Barnaba會將知識融會貫通到生活中。

 

在臺南市歸仁區的大潭社區落葉堆肥站的行動中,社區協會與USR中心提出希望將產出的堆肥資源善加利用,以循環菜園種植蔬菜;Barnaba得知後,便上網搜集資料,主動提出想參與菜園設計。甘老師說,過往接觸過的學生往往是被動接收資源,Barnaba的主動積極讓大家感到訝異也印象深刻。

 

以文化會友 彼此理解包容

 

座落於大潭社區的USR推動辦公室,每兩個星期舉辦講座,至今已超過百場。講座主題有能源議題、農業知識與技術、食農食安議題等,甚至拓及藝術、社區文化與人文等面向。起初,活動的目標群眾為社區居民,而後社區協會及USR中心認為應以大學城的概念進行多元合作,便邀請學校本籍生及國際生一同參與。

 

講座除了以雙語翻譯,也透過食農課程設計「文化交流餐會」讓多國外籍生準備家鄉特色料理,及文化表演來介紹自己的國家與文化,增加與社區民眾互動交流的機會。「我會介紹我們國家的飲食和生活,大家都對我們的文化感到很好奇。居民也會來跟我們一起跳舞,令我非常感動。」Barnaba說,雖然來到臺灣與家人朋友相聚有千里之遙,在幾次和居民的互動過程中,讓他覺得很有歸屬感。。

 

將善的種子帶回家鄉

 

甘老師說:「我對Barnaba與其他國際生有很大的期許。不只USR和學校培育他們,同樣地,他們也影響了自己、社區民眾甚至是臺灣。我認為,第三世界國家有更多環境永續的議題需要被引領,也期待他們將臺灣的經驗帶回自己的國家實踐,這才是USR的核心精神。」

 

細數Barnaba的興趣,幾乎都和友善環境相關。在花蓮實習時,他經常到海岸淨灘。有人問,外國人怎麼會想來淨灘?Barnaba回答:「因為我們都是地球的公民。」這就是他,純粹而美好,有著一顆愛護土地的心,希望這顆小小的良善種子,最終擴散成一片森林,帶往他所屬的地方去。

 

延伸閱讀:

》萌芽螺絲:3位初加入USR計畫大學生—洄游青年、非典型大叔、理科女子

》關鍵鑰匙:成功不必在我 共好其中有我—海大扛壩子、大學總鋪師、微光大天使

延伸閱讀

USR展現農漁創新成果,為地方創生注入新能量

2018-10-30

培育地方創生人才,結合知識與創新作伙打拚

2018-11-01

解密!教部USR計畫》成功不必在我 共好其中有我— 海大扛壩子、大學總鋪師、微光大天使

2020-12-24

解密!教部USR計畫》三位初加入的大學生—洄游青年、非典型大叔、理科女子

2020-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