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台積電 兆豐金 勞退 特斯拉 航運股

林鴻志:吃下中聯信託害慘宏國 P.28

林鴻志:吃下中聯信託害慘宏國 P.28

十一月十三日上午,林謝罕見領著三個兒子向宏國全體員工當面謝罪並且宣布裁員消息,當時的氣氛凝重,林家老二林鴻道甚至一再自責:「宏國今天走到這一步,都是我的錯」,而林謝罕見則是一直低頭飲泣,自責沒有好好照顧員工。宏國林家三兄弟中,身為老么的林鴻志,從小就最受母親的疼愛,他與媽媽的關係也最親密。

當他看到母親這麼樣的傷心,也難抑心中的不捨,在接受本刊專訪時,他忍不住激動痛哭表示:「我的媽媽是百分百的媽媽!」「我們對不起她,她將這麼大的事業交給我們三兄弟,結果我們竟然捅出這麼大的紕漏」。

林謝罕見自責沒有好好照顧員工


在台灣的企業界,林謝罕見堪稱是「奇女子」。民國六十六年,宏國的創辦人林堉琪在四十五歲英年過世之後,當時才四十出頭的林謝罕見,就一肩挑起宏國營運的重責大任。她以一介女流之身,一手擴展宏國的事業版圖,將三子一女拉拔長大。二十多年來,宏國集團由一家建設公司,逐步擴大版圖成為龐大的宏國集團,林謝罕見的功勞最大。

宏國員工一向稱林謝罕見作「觀音媽」,就是因為她對員工很照顧,把每個人都當成自己的家人看待。可是,今天宏國卻因為前所未有的財務危機,而面臨必須裁撤一百多名員工,其中有不少人是三十年來一直跟著她的老員工。對林謝罕見而言,真是情何以堪。於是,在宣布這個難堪消息時,林謝罕見當著公司員工的面哭了!林家三兄弟,事母至孝,見到母親哭了,他們心中只有更加難過。

針對宏國目前的種種問題,林鴻志接受本刊專訪,整個採訪過程的氣氛,起初相談甚歡,可是隨著問題逐漸深入,林鴻志陷入悔恨愧疚的情緒,愈來愈激動,終於忍不住痛哭失聲。

簡單的錯誤決定宏國今天的命運


《今周刊》問(以下簡稱今):宏國集團今天這個地步,問題的癥結點在哪裡?

林鴻志答(以下簡稱林):宏國過去的經營風格,一直都是很保守,也一直在自己的本業上發展,而且發展得也很順。直到三、四年前,為了投資金融事業,我們決定吃下國民黨黨營事業的「中聯信託」,才陷入泥淖。為了吃中聯,我們以土地作擔保,向銀行質借,然後再大量購進中聯股票。由於宏國經營事業的作風,一向慣於掌握「絕對優勢」,宏國掌握七成以上的中聯股權,當時國民黨黨營事業只占二○%,而其餘的股權則是辦了好幾次現金增資而累積的。為了買進股權,宏國以大量土地向銀行質借,終於愈陷愈深。

中聯平均持股成本,高達五十五元以上,但是股票崩盤以後,中聯目前股價只剩一塊多而已,加上土地質押的沉重利息,蠟燭兩頭燒,為了吃中聯信託,宏國付出相當慘痛的代價。就因為這個「簡單的錯誤」,害慘了宏國集團。

今:當初決定大規模舉債擴張企業版圖時,你母親沒有表示過反對意見?

林:事實上,早在兩年前,宏國集團的負債金額過於龐大,當時我母親就曾經一再提醒我們,要趕快處理這個問題,以免不可收拾。可是,當時國內企業界對前景都相當樂觀,所有的人都在積極擴張企業版圖。因此,她的意見並沒有影響到我們的擴張計畫。

現在回想起來,她老人家一輩子都在作事業,對環境變化有一種莫名的直覺,當時她就已經對未來前途感到不安。可是,當時她已將企業經營的棒子交給我們三兄弟,所以她又不好干涉太多。如果當時我們聽從她的意見,趕快解決負債問題,宏國就不至於發生今天的危機。現在,每當想到這點,對母親我就有一份深深的愧疚。

負債不減反增 已達四五○億元


今:宏國集團會發生今天的財務問題,誰應該負起最大的責任?林鴻道對擴張策略,表現最為積極,他是不是應該擔起最大的責任?

林:若說誰要為此事負責,其實是不對的。在宏國一直都有一個平衡的機制,也就是家族會議,目前共有五個成員,也就是我母親、大哥(林鴻明)、二哥(林鴻道)、姊姊(林瑞美)及我,每個人都有一票。事實上,任何的投資計畫,都必須要經過家族會議的投票,過半數同意才會進行,而如果投票結果反對,就絕對不會去做。

我們家裡的人都很尊重這個家族會議,絕對不可能發生獨排眾議的狀況。過去宏國各項重大投資計畫,都是經過家族會議形成的,所以不能歸咎任何一個人,要他負起最大的責任,這是不公平的。

今:經過近一年的努力,目前宏國的財務狀況如何?負債金額有沒有減輕?

林:近一年來,我們兄弟三人真的是很努力,想要降低負債金額,以我負責的林三號而言,卯足全力出清餘屋及土地,預售推案也賣了一千多戶,在短短的十個月內,就還掉四十億元。這樣的成績,對一般的建設公司而言,都是一個相當大的數字。其他的事業,如凱撒飯店及大成報等,也都有獲利。但是,所賺的錢只夠償還部分的利息,負債本金還是依然沒有減低。因此,宏國原本的債務,再加上利息累積,目前宏國實際的負債狀況,是不減反增。

今:目前的負債金額到底是多少?

林:今年年初宏國的負債是三百九十八億元,而目前約是四百五十億元以下。

今:被你二哥視為第二生命的宏國象隊已經在十一月七日宣布解散,因此外界揣測宏國也將賣掉大成報,是不是有這個計畫?

林:解散宏國象隊,對我二哥而言是個很痛苦的決定,可是不這樣做,不足以表示宏國解決問題的決心。至於是不是要賣掉大成報,由於目前大成報已轉虧為盈,每年可獲利約一億元,所以目前還沒有處分的計畫。

今:宏國集團現在面臨這麼大的危機,你們打算如何打開這個困局?

我們一定要替媽媽扳回一城


林:上周五(十一月十七日),央行、財政部及八家債權銀行已經達成共識,同意宏國的紓困申請,並且將貸款利息降到六%。

現在我們是以破釜沉舟的心情來解決所有的問題,當務之急就是要處分所有的資產及事業股權,處理的原則是「什麼都可以賣」, 從中聯信託、到 BR4 捷運聯合開發案、希爾頓飯店到土地及餘屋。事實上,林三號在淡水兩塊大面積土地,最近就與買主在進行洽商,馬上就可望成交。

我們是以最大的誠意在處理問題。事情發生之後,母親一直要求我們認真面對所有問題,絕對不可以逃避問題。例如最近的裁員,這些都是好幾年的老員工,雖然資金吃緊,該發的資遣費,也還是一文不少。而且我們三兄弟都還這麼年輕,大哥只有四十五歲,二哥才四十三歲,我今年也才三十八歲,未來要走的路還很長,未來還要在商場上立足。所以,我們從來沒想過要一走了之,而我們一定會負責到底,將所有的債務還清。

今:宏國集團鼎盛時富可敵國,到如今卻面臨財務危機,你目前的感受如何?

林:我們三兄弟最對不起的就是我媽媽,當年她從父親手中接下宏國,二十餘年她苦心經營,不僅將事業穩住,而且還發揚光大。事實上,她只是一個傳統的台灣女性,這二十年來,她吃了不少苦,而她唯一想的就是將先生的遺志,順利交到孩子的手上。

最近幾年,她將宏國這麼大的事業交給我們,逐漸退居幕後,原本可以享享清福,可是我們卻捅出這麼大的紕漏,不僅讓她失望,還要擔心害怕。我們真的很對不起她!

我媽媽是一百分的媽媽,可是我們卻對不起她!我們一定要東山再起,為媽媽扳回一城,才對得起媽媽!

延伸閱讀

「他已離開這個世界」妻證實傅達仁已安樂死

2018-06-07

傅達仁提倡「安樂死合法化」,台灣社會真的準備好了嗎?

2018-06-06

不想被插管卻沒簽「預立意願書」安寧醫師點出問題

2018-05-24

「父親的死教會我的事」看遍生死…安寧醫師的深情告白

2018-05-10

踏上最後的旅途 一探瑞士知名安樂死組織

2017-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