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0056 0050 00881 00878 00900

十六歲的德國少年三個月學會講中文 P.104

十六歲的德國少年三個月學會講中文 P.104

當飛機起飛,一個年輕的生命就此踏上無限可能的旅程。

陌生的文化,陌生的學校,陌生的接待家庭。當所有的陌生變成熟識,一個個青少年交換學生也隨之成長,變得更獨立而成熟。就像沒有人可以替他們走過這段路,也沒有人可以奪去他們摸索未知所結晶而成的智慧。

透過他們的眼睛,我們看到了自身文化的優點和局限,在他們生活座標平移後的轉變中,我們也看到突破社會現狀的契機。

每個青少年交換學生的經驗和心得都是獨特的。讓我們看看,以下五位經歷過異文化衝擊的青少年,怎麼想、怎麼說。

黃婷筠 「世界名人」課酷呆了!

沒有心情看媽媽幫忙準備的臨時抱佛腳的英文書,帶著既緊張又興奮的心情,平第一次自己搭機、轉機,用很「破」的英文問路,就這樣,黃婷筠來到美國的威士康辛州,開始了交換學生生活。

威士康辛州的冬天很冷,黃婷筠所上的高中 Onalaska 採密閉空間的設計,實、運動、電腦設備都很完備,校地大得活像個迷宮,由於每堂課的教室不同,剛開始「跑班」時,分不清東西南北的她經常會迷路。

除了微積分、心理學、演講技巧等課程外,喜歡藝術的黃婷筠還修了繪畫、噴漿藝術,其中讓她印象很深刻的選修科目是「世界名人」,光是前美國總統尼克森,老師就花了好多堂課,從他的童年、青春期一直講到老年,水門事件的細節也都介紹得很清楚,好像在聽故事一樣,真是「酷呆了」!

比起當地習慣直呼老師名字、和老師以朋友關係相待的同學們,黃婷筠對老師可說是「超有禮貌」的,而最令她佩服的是,老師們的上課方式很活,「教你釣魚而非給你魚吃」,教材的內容不需要死記,重要的是要會上網、查資料,共同科目只要能通過最低標準就行了,選修科目才是大家一展長才的重點,就算學業成績不好,很會踢足球、打籃球,照樣可以上大學,成為全校風雲人物。

「美國的教育方式會激發你的學習欲望,不像台灣,功課不好就被認為不是好學生,所有的科目都硬塞給你,把小孩的讀書胃口都給搞壞了!」談到這裡,現在就讀北一女二年級的黃婷筠很有感觸地說:「回國後,以前的同學告訴我,聯考完後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把課本全都燒掉,我聽了覺得好可怕,為什麼大家會對書本憎恨到這種程度,不曉得還要多少年我們的教育才會真的改變?」

下午二點半,學校課程結束後,就是社團的重頭戲,國際關係社、榮譽服務團和鑽研經濟問題的 KEY CLUB,都是黃婷筠的最愛。 平常的晚上大多留在家裡看書,星期五晚上就比較「瘋狂」,和朋友一起去喝咖啡、看電影、逛街、打保齡球,玩得很過癮。

過去每次出國旅行,黃婷筠總是會想家想到哭,第一次一個人出國,不但沒染上思鄉病,而且生活還過得不亦樂乎,恨不得能晚點回國,反倒是每次換接待家庭時,都哭得「亂七八糟」,因為三個家庭的爸爸、媽媽和兄弟姊妹,都對她太好了!

到美國一年,黃婷筠整整胖了七公斤,從弱不禁風變得紅潤健康,性格獨立自主多了,想法也成熟不少。

「以前比較在意別人的眼光,覺得應該跟大家保持一樣的步調,升高中、考大學、非台大不念,雖然成績不錯,但對讀書其實沒那麼大的興趣,也不會自己去計畫未來,反正一切父母都安排得好好的。」現在,對黃婷筠而言,念書只是人生的一部分,先把興趣找出來最重要,因為哥哥罹患類風溼性關節炎而立志當醫師的她,還計畫到台大醫院當義工,了解醫院的文化和病人的心情。

有同學說,因為出國當交換學生而降了一級,又遇到聯考最後一屆,好像有點划不來,不過,黃婷筠卻覺得非常值得,因為她認識了新的世界和文化,學習一個人過活,遊遍了美西各州,還擁有來自世界各國的朋友,這些「生命中最讚的經驗」,可不是坐在教室一年就可以學到的。


林齊 震撼教育讓人變帥了!

「想像中的德國應該是很先進、高科技的國家,沒想到車子下了交流道以後,愈走景色愈荒涼, 房子愈來愈少, 心情也愈來愈緊張,一直到進入 GENDERKESEE鎮,看到舒適而溫馨的接待家庭的房子,才好不容易鬆了一口氣。」這就是林齊當交換學生第一天的「初體驗」。

在台灣學過一些德文,身處其境才發現其實並不管用,身邊的人在說什麼根本就聽不懂,「那真的是震撼教育」,林齊說,幸好接待家庭的爸爸、媽媽都很好,給他很多支持。

「德國人看起來很冷,可是真正熟識後,就會對你很好。」為了練習德語,多了解當地的生活,林齊規定自己每個星期都要交到新朋友,搭公車時,也強迫自己要跟身邊的乘客聊天,這種主動的態度,果然為他贏得不少友誼,而且還讓他在兩個月內,德語就「溜」了不少,普通的會話可以說到六、七成都沒問題。

德國學生的課業壓力並不重,一學年只有三次考試,而且學校還規定一天最多只能考一科,當林齊告訴同學,台灣的中學生常常每天都要考四、五科以上,大家都覺得相當不可思議!

而林齊感到最驚訝的是,數學老師連一般台灣國中生都知道的因式分解公式都不會,因為要用這些公式只要去查書就行了,為了讓同學充分了解理論,數學老師會把題目寫在黑板上,請同學們發表看法,共同思考各種解答的方式,一個題目,可以花上二節課,把觀念講得很仔細,「要是在台灣,老師可能不到三分鐘就直接把解答寫出來了!」

雖然在學校被大家當作「數學神童」,不過,林齊不僅認為這沒啥好得意的,甚至覺得有點「小小的可悲」,因為他開始在反省:「有些東西是不是每個人都得學會?」

另一個「震撼教育」是,接待家庭的姊姊和爸爸、媽媽,經常在飯桌上公開討論「性」事,讓林齊覺得很尷尬,日子久了,林齊也開始以比較成熟的態度來看待男女間的交往,覺得「這是很平常的事!」

加入社區的攝影社,學會如何拍影片、製作節目,林齊拍的第一部紀錄片,就是自己在德國的生活;平日的晚上,他經常和朋友去當地的小酒館閒聊、玩遊戲,假日則到迪斯可去跳舞:「聽起來好像有點太愛玩了,不過,那邊的年輕人都是這樣過的唷!」

新鮮的事情太多,林齊說,到德國的第一個月,他就把台灣的生活都忘光了,有時也會想念在台灣的父母,不過因為好玩的事實在太多了,很快就又忘記了!除了參加當地扶輪社為交換學生辦的集體旅遊,他還自己去自助旅行,一年下來,幾乎把德國都給玩遍了!

唯一會讓林齊強烈體會到什麼叫鄉愁的,大概只有飲食吧!德國的家庭通常一天只開一次伙,而且大多是冷食,早餐是麵包加沙拉,晚餐是沙拉加麵包,害得他每天朝思暮想熱呼呼的牛肉麵和美味的餃子。

回來台灣,又是一次全新的適應期,車子太多、食物太油膩、生活步調太急促學校的生活太苦悶,幸好,沒過多久,林齊就恢復「正常」了!為了應付聯考,還是得補習,現讀建國中學二年級的林齊裝出一副無奈的樣子,「沒辦法,環境所逼,我也不願意啊!誰叫我是可憐的高中生呢?」

雖然如此,現在的林齊再也不是一般的高中生了!「我覺得盲目地走大家都要走的路,考第一志願,實在有點愚昧!」希望能再回到德國念書的林齊說,經過一年的獨立生活,自己不僅變帥了,性格更活潑、開朗,也學會正反不同的角度思考事情,「將來如果有機會,我一定要去環遊世界,因為,讀萬卷書真的不如行萬里路!」

何夢眉 標準答案到底是什麼?

身高一八○公分的何夢眉( MAREN HELGERUD ),在公開場合有點害羞,私底卻很健談,說起將近三個月在台灣的生活,她露出甜美的笑容,用十分有限的中文詞彙說道:「很快樂!」

當初會遠從挪威來到台灣,何夢眉說,連她自己都覺得有點意外,因為在報名當交換學生之前,她根本沒聽過任何有關台灣的事,後來到網路上查閱台灣的歷史,發現來這裡可以學到很多中國的文化,經濟市場也很活躍,就決定過來了!

一開始到台灣,首先面對的就是各種文化差異性的挑戰。被安排到中正高中上課的何夢眉說,學校的老師都很平易近人,也很努力幫助她進入學習狀況,但是,她還是不太習慣課堂上大多時候都是老師在講話,覺得有點無聊,精神不好時,還很容易打瞌睡。

何夢眉最不能習慣的是必須背誦「標準答案」的考試方式,因為挪威的學生並需要把課本的內容背起來,而且老師還會要求學生的作業和報告,不得「拷貝」課本的說法,兩種互相衝突的教育模式,讓她感到很困惑。

此外,何夢眉也開玩笑地說,每次她和一個男孩子聊天,不久後就一定會出現這樣的英文對話:「那是不是你的男朋友?」「不是!」「真的?」「當然!」在她的國家,青少年男女做朋友是很正常的事,在這裡為什麼會受到這麼多「關注」,實在令人有點不解。

雖然還是有些不太適應的事情,不過,何夢眉說,她很喜歡台灣,因為這裡的人都很友善,很容易就可以交到朋友,食物也滿好吃的,剛開始覺得太熱的天氣,對她的健康很有幫助,泡熱熱的溫泉是前所未有的經驗,而擁有豐富接待家庭經驗的李啟銘夫婦體貼的照顧,更讓她感到窩心。

十一月中旬,在李啟銘夫婦精心安排的慶生派對中度過十八歲生日的何夢眉說,她很高興自己當初選擇了台灣,更希望自己能趕快學好中文,好跟更多同學交朋友。

歐立德 把東方武藝統統學回去

來自德國, 年僅十六歲的歐立德( OLIVER CONRAD ),是今年十六位外國交學生中最年輕的一個,自我要求相當高的他,很聰明,學習欲望也很強,到台灣不到三個月,中文就說得很流利,教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到孔廟看孔子誕辰的六佾舞、到普門寺學毛筆、到鶯歌觀賞陶瓷、到華西街喝蛇湯、吃鳥蛋,對所有新鮮的東西,歐立德都很勇於嘗試,甚至搶著要倒垃圾,因為「有音樂的垃圾車很特別」,他說:「什麼東西要試試看,才知道喜不喜歡,就像珍珠奶茶,第一次喝覺得很難喝,現在卻很喜歡喝。」

歐立德不僅對台灣傳統文化、建築非常感興趣,最近還迷上了打太極拳,每天早上五點半就起床,趕到公園去跟老師學打拳,他說接下來要加入中國功夫社和劍道社,把東方的武藝統統學回家。

目前在成功高中上二年級的歐立德,對於班上有將近五十個同學、老師必須用麥克風上課,感到很驚訝,因為德國的高中一班學生通常不到三十個,而他對生活唯一的遺憾就是:「同學們都太忙了,沒時間跟我去喝咖啡,如果同學們的功課少一點,我就可以有比較多朋友。」

歐立德的中文能夠進步得那麼快,除了自己的努力,還得歸功他的接待父母──洪立庚夫婦。由於洪立庚夫婦的女兒去年也到法國當交換學生,基於同理心和回饋的心情,對歐立德照顧有加,不僅帶他到處參觀有文化特色的景點,為了讓他了解中國和台灣的關係,還特地帶他去金門古寧頭一遊,而洪媽媽更是每天幫他複習功課、矯正發音,無怪乎歐立德不斷地說:「我真的好愛他們!」

曾經因為思鄉病而想提早回國的歐立德,現在每天都忙得不亦樂乎,連想家的時間都沒有,他說:「一年的時間很短,很快就過了三個月,所以我要盡量把握機會了解台灣的文化。」

斐南達 融合中西文化優點過人生

今年十二月十一日, 就要回巴西的故鄉了, 眼看就要離開台灣, 斐南達FERNANDA MIRANDA )心裡覺得好捨不得,因為她在這裡度過了美好的一年。

從「你好嗎?」「我很好!」都不會說,到現在滿口流利的中文,費南達花了不少功夫:「我們的語言沒有第一、三、四聲,所以學起來很困難,中文字很有意思,每一個字都互相有關係,但是太多字了,不容易記。」不過,她還是很用功地學。

中文課之外,費南達最喜歡上的是英語、軍訓和家政課,喜歡學煮中國菜的她,跟老師學會了做月餅和炒飯後,還在接待家庭實地演練了一遍,手藝受到不少讚賞。

「台灣的生活永遠都不會無聊,因為好玩的事太多了!」熱愛跳舞的費南達,平常最喜歡和朋友去 @live 和 Hard Rock,其次則是逛街, 她對士林夜市的印象很深刻,吃喝玩樂樣樣都有,從撈魚攤帶回來的兩隻巴西龜還變成她的寵物。

比較台灣和巴西的不同,在北一女念二年級的費南達說,巴西的學校沒有制服、老師也不會管學生的髮型如何、戴不戴耳環之類的事情,台灣的學校「規矩」很多,可是同學比較隨和、容易交朋友。

巴西人喜歡用身體表達對人的關心,即使是普通的男女朋友之間,親臉頰、擁抱都是很平常的。剛開始來台灣,費南達的「熱情」舉動,著實令某些同學嚇了一大跳,後來她才知道, 原本台灣人對一般的朋友是「不親( NO KISS )」的,現在她也學會了用台灣女孩「牽牽小手」的方式來表達親密。

「台灣的爸爸媽媽都很照顧小孩,不像巴西的父母,會覺得青少年已經是大人了,很多事都要自己負責做好。」問費南達比較喜歡哪種家庭形態,她很俏皮地回答:「如果我是小孩,我會選巴西式的,如果我是媽媽,就會選台灣式的,因為小孩比較喜歡自由,媽媽喜歡聽話的小孩。」

「我很喜歡東方文化,而且也希望能融合東西方文化的優點,來過我的人生。」斐南達說:「將來有機會,我還要到中國、印度、日本去看看,而且,一定會再回來台灣。」

延伸閱讀

中國會怎麼救恆大?台灣對DRAM公司、美國對雷曼的經驗顯示 這2點是關鍵

2021-10-01

最大外資空頭對台積電全面翻多!當初賣掉轉買長榮的人後悔了 因為他們忘掉這個投資原則

2021-09-02

台積電採購疫苗有譜!?「張忠謀政治學」巧妙平衡美、中關係 還讓政客乖乖閉嘴

2021-07-05

京元電爆發群聚感染恐危及竹科廠商?同業:沒處理好 對電子業影響將「很嚴重」

2021-06-04

火線專訪》「新興市場教父」麥樸思 看持久戰下的投資大勢

2022-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