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小規模托老所 實現創業夢想

小規模托老所 實現創業夢想

陳免

退休

592期

2008-04-24 16:14

老年人口眾多的日本,提供了許多新的創業機會。森山浩和他的十六位朋友、博幸君和他的太太直子,都是日本照護產業下的一員,他們都有一個夢想,希望日本老人都能過得幸福。他們透過創業,設立日間托老所,不但完成自己的夢想,也開創新的人生。

瀕臨多摩川的南六鄉二丁目,幾幢國有住宅大樓聳立,趁著難得的好天氣,社區的老人們在河岸邊散步,享受暖和的春日陽光;第三棟大樓的一樓,五十坪空間的「MIMOZA南六鄉」日間照顧中心裡,七、八位行動不便的老人,在看護人員照顧下,希望透過持之以恆的復健,也能像河堤上的老人,靠著自己的力量走到外面,散散步、晒晒太陽。

今年一月才開幕的南六鄉中心,是一家團體家屋(group home)式的日間照顧中心,開張不到五個月,預定的十個名額,已經額滿。

來這裡的老人,都是需要看護照顧,早上九點半,由中心的專車接到這裡,早上做做復健,看護人員幫他們洗澡,中午有現做的午餐吃,下午時間則是看看書、玩玩遊戲,在看護人員陪伴下,也到外面的廣場上散散步,步調就像在自己家裡,下午四點,再由專車將他們送回家。

而在將老人送回家之後,中心的復健器材則搖身一變為健身中心,開放附近居民使用,一個月收費約四千日圓,收費是東京市區健身房的半價,但也能增加中心內器材的使用率,增加營收。


 
預約希望  
十七位老人創立二十家照護中心

中心裡,陪著老人一起聊天、摺紙的是MIMOZA的會長森山浩,九年前,他和十六位也屆臨退休的同學、同事們,一起創業,成立MIMOZA公司,提供老人照顧服務。

一開始,只是這十七位六旬老人一起有個看護研究會,他們都是一流企業員工,曾經支撐起日本經濟高度發展的企業戰士,但面臨退休後的生涯要如何安排的問題。

在日本,以七十歲為界線的兩個世代,對於老年生活安排,出現不同的想法,七十歲以上的老人希望子女能照顧他們的生活,七十歲以下的世代,則是不希望自己造成小孩的負擔,而選擇住進老人設施。對森山浩而言,除了想到老年看護問題如何安排,當時才六十歲的他,也在思考著「自己對這個社會有貢獻嗎?」

退休前二、三個月,一家公立養老院找他出任事務長,雖然太太反對他繼續工作,但他還是隻身赴任。當時日本的介護保險制度還沒開始實施,療養院的工作很忙碌,沒有休假,又經常半夜被叫起來處理事情,但他卻覺得很有意義。

二○○○年四月,介護保險制度開始實施,他和看護研究會的夥伴們成立的MIMOZA,也開設第一家老人照護中心。當時介護保險剛開始,很多老人還不了解這類設施,一開始只有三個人來,但三年後,就有一堆人排隊等著加入。

隨著介護保險漸為社會接受,MIMOZA至今規模已有二十家,包括養護中心(養老院)、日間照顧中心(托老所)、小規模的多機能型到宅服務,以及提供健康老人居住的養老院,年營業額二十億日圓(約合新台幣五.八億元),淨利率四%,未來五年計畫成立十五家日間托老所,以及十五家養老院。

MIMOZA採小規模經營,日間照顧名額只有十人,人數最多的養老院也只有四十人,養老院的入住金收費只要三六○萬日圓(約合新台幣一○五萬元),比起坊間動輒一、二千萬日圓要便宜許多,至於其他的看護設施,費用都是由介護保險支付,老人只要自付一成。


 
社區經營  
小型托老所適用台灣都會區

高齡化趨勢下,加上老人的居住特性也轉向不與子女同住,龐大老人的照護問題,是台灣也得面對的議題。

根據統計,正在排隊等著住進公營養護中心的日本老人,到二○○六年三月底為止共有三十八萬五千人左右。但日本目前全國共有約四四○萬的人需要看護,如果每位老人都要住進養護中心,龐大的財源、人力成本,連日本這樣的福利國家,都會吃不消。

這也是介護保險實施後,日本政府鼓勵在地老化,有需要的老人只要到日間托老所,或者由居家看護服務,就可以得到妥善的照顧,而不必耗費巨大的成本蓋養老院。

「日間照顧中心以社區化的方式經營,很適合在都會區設置。」一家像南六鄉這樣規模的日間照顧中心,設立資金要三千萬日圓(新台幣八八○萬元),每個月的營運成本(含人事費)三百萬日圓(新台幣八十八萬元),森山浩認為,規模不大,收費也不需要太貴,以MIMOZA的經驗,每一家設施的投資,第二年就可以回收,他認為,經營社區化的日間照顧中心,也很適合台灣的都會區。

經營一家不需要太多資金成本的日間照顧中心,也是三十二歲的博幸和太太直子的夢想,兩個人做看護工作已經做了五年,對於照顧老人的工作充滿熱情,卻對過去工作的場所感到失望,大型養老院收容上百位老人,為了方便管理而採集中式管理,讓老人得不到應有的尊嚴。


 
實現理想  
中年夫婦與老人在小島上自給自足

四十歲的直子,曾經一個人要負責十五名老人的看護工作,包括幫他們洗澡、餵他們吃飯、處理大小便,繁重的工作量,讓她的脊椎受到傷害。有的養護中心設在海邊,對外就是以風景優美做宣傳,但其實老人們根本不可能到海邊,直子說,「我想要讓老人也可以和我們一起在海邊看日出、日落。」

喜歡衝浪的夫婦倆,三月才到沖繩附近的種子島,考察他們未來即將設立照顧中心的環境。他們的日間照顧中心,將不會收太多老人,來這裡的老人和他們像家人一樣生活,一起種菜耕作。

夫妻兩人的理想,現在已經得到博幸目前在宅服務工作的老闆支持,承諾提供資金,加上兩個人做派遣看護的薪水,一個人一個月有三十六萬日圓(約合新台幣十萬元),扣除平常一家三口一個月約二十萬日圓(約合新台幣六萬元)的生活開銷,也存下不少錢,預計明年夏天就要搬到小島。

為了將來在小島上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博幸在一年前就開始跟農家學耕田種菜。今年初,他租了一塊菜園,開始自己種菜,豌豆苗才剛長約十公分,菜園裡還種有生菜、胡蘿蔔,也都露出小小綠苗,讓人對未來充滿希望。

「照顧老人的工作,靠政府的力量是有限的。」雖然照護事業勞心又費力,但七十歲的森山浩卻覺得,現在的工作帶給他快樂多一點,老人感謝的笑臉,讓他得到了以前在企業工作時沒有過的感動。

而且他自己也可以從老人身上學到很多東西,這些都對他往後在度過屬於他自己的老年生活,有很大的幫助。「隨時讓自己對社會、地區有貢獻」,這是森山浩之所以能保有元氣的主要原因。

森山浩說,MIMOZA其實是一種花的名字,它是春天最早開的花,不像櫻花一星期璀璨,MIMOZA一開就是兩個月,小小的黃色花朵,花語是謙虛,就像他在經營MIMOZA時,也是抱持著謙虛的態度提供服務,希望讓每一位老人都可以覺得「長壽真好」。

在MIMOZA南六鄉所處的大田區,約有七十家日間照顧中心,幾乎每天都有新的中心開幕,也有關門的。森山浩以他的經驗表示,照護事業政府有補助,只要抱持服務的心,腳踏實地穩當經營,不要為了想賺更多錢而一直擴張,就可以經營得長長久久。
 
 
人性化托老所
台灣老人還得再等一等

團體家屋(group home),也是老人照顧機構,一次只收容6至9名老人,老人在這裡就像生活在家裡一樣,不像機構式的設施,老人被集中管理,這裡照顧講求人性化,工作人員是配合老人的步調,強調日常生活就是很好的復健。
 
台灣,去年內政部委託的老人福利聯盟只審核通過兩家,由靈糧堂經營的士林日間照顧中心,以及嘉義聖馬爾定醫院附屬的日間照顧中心,但目前都還在就相關的空間進行改造中。
 
另外,南投縣、台東縣、嘉義縣、新竹市,也都有日間照顧中心在接受輔導。
 
此外,大型的養老院,也引進團體家屋的小單元照顧(unit care)精神,目前台灣也只有汐止一家翠柏新村在申請試辦的程序中。
 
在團體家屋中,看護人力的配置是1:3,而一般的養老院機構則是1名看護人員要照顧8位老人。
 
 

延伸閱讀

貼心設計 松下打造明日住宅

2008-04-24

搶賺銀色財富

2008-04-24

在地安養 小學變身老人之家

2013-08-01

想把重度失能老母送進養老院,她卻哭著說不想活了...在家安終老有多難?成功案例看9個條件

2020-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