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台積電 兆豐金 勞退 特斯拉 航運股

沙正治:大陸是絕佳的練兵機會 P.60

沙正治:大陸是絕佳的練兵機會 P.60

在網路退潮之前,業者是擔心燒錢燒得不夠快。現在,他們要懂得如何將一毛錢當三塊錢用,延長生命,增加被投資的機會。在此背景下,亞洲地區所具備的低成本優勢,價值大幅提高。

最近,全球玉山理事長沙正治成了往來台灣、中國大陸的常客;九月二十六日,他現身台北凱悅飯店玉山午餐會;本月十二日再度來台,隨即又將轉往中國大陸; 身為全球華人知名創業投資( VC )專家、 又經歷一連串市場需求泡沫化(Demand bubble ),沙正治積極穿梭兩岸,難道他已經看到未來的曙光?

十四日,在匆忙的返台行程中,沙正治接受《今周刊》專訪,他深刻剖析在全球經濟重創下亞洲崛起的優勢,也持平論斷網路事業的功過。以下是專訪紀要。

《今周刊》問(以下簡稱問):景氣不佳,每一個人心裡最想提出的問題就是:「下一波的機會在哪裡?」針對這一項疑惑,您的看法如何?

沙正治答(以下簡稱答):在導入主題前,先剖析這一波景氣惡化的性質,它不單單是網路泡沫,而是在網路興起、電信自由化等市場變化下,所引發的需求泡沫化,當需求幻滅,所有相關的產業包括網路本身、通訊、光纖,到資訊科技設備等相繼重挫,無一倖免。

在網路當紅時,它拉高了周邊的經營成本,像是薪資、房地產,律師、會計師費用;現在,即使景氣不好,許多人丟了飯碗,在企業內部被墊高的成本,依舊無法回歸至基本面;以人事成本而言,雖然有七%的失業率,但仍有九三%的就業人口,持續享受著偏高的報酬。


美國矽谷的榮景回不來了?

走錯了路,必須花很長的時間導正;所以,這一波衝擊,具有長期持續效應,不像以往大家熟悉的 V 型走勢;現在,企業必須勒緊褲帶; 以前,是擔心燒錢(burn rate )燒得不夠快,現在,要懂得如何將一毛錢當三塊錢用,延長生命,增加被投資的機會;在此背景下,亞洲地區所具備的低成本優勢,價值大幅提高。

以台灣為例,八○年代,電腦代工業者承接了美國大量外移的生產製造,成就了代工王國;此刻,就應趁勢升級,接手美國不具競爭力的設計製程。



問:有人認為,美國矽谷扮演全球科技重鎮的條件盡失,而且,是回不來了。你認為呢?

答:應該是會選擇性的回來。有些尖端科技如軟體、大型的資訊系統等,台灣不容易取代矽谷;只不過,這些尖端技術要轉換為賺錢事業,中間還有很長的距離。

事實上,矽谷最大的強項在於:它聚集了一流的創投業者、一流的銀行家,結合證券分析師,連手美化一家家新創公司( startups )的創業故事,讓它快速上市,股價飆高後,獲利了結;在這一部分,全世界沒有一個地區可與之媲美。可是,自從恩龍( Enron )案後, 一連串的財務醜聞,把這些投資家包裝案子的能力拿走了,矽谷失去了最重要的優勢。

受醜聞案效應波及,美國投資界承受著各方質疑的眼神,在這股壓力下,他們更顯低調。最近,美國國會甚至考慮以立法的方式,要求創投業者的財務公開透明,這將使得保守氣氛更加濃厚。

問:近來,創投業的績效表現,已經相當不理想了?

答:創投業的獲利和以前完全不能相比。現在,一般平均而言,呈現三○%的虧損; 而且,因為業者是逐年提列( write off ︶虧損,所以,賠錢的局面還會持續幾年。

問: 網路泡沫後, 台灣創投業開始流行一句話: 「 earn credit by doingnothing. 」這是一句冷笑話, 挖苦投資者在網路發燒時,其實是「多做多錯」;反而是對網路股沒有作為者毫髮未傷。可是,就投資而言,原本就應該捉準時機;網路大好時,滿地的投資機會,這時,沒有作為能代表他們的睿智嗎?這樣的投資者,你會給與肯定( credit )嗎?

答:我覺得應該給與肯定。這一小部分的人如投資大師華倫巴菲特( Warren E.Buffett ),當全部的人都進去了,他們卻能不隨波逐流,這不僅要抵擋誘惑,還要能承受同儕壓力( peers pressure ),所有人在網路狂潮下大舉獲利時,不投資網路的人,如何面對他的投資人?這需要很大的勇氣。另外,未因網路受傷的投資者,也可能是因為抓準了進入及退出的時間點。


創投業非主流 應切利基路線

問:最近,有許多創投業死守著手中的資金,投資動作幾乎停擺;如此的投資態度正確嗎?

答:創投業者的投資動作,確實應更謹慎小心;因為不景氣,創投業的生態產生變化; 以往,參加第一輪( first round ︶的募資,第二輪時,即使沒有持續跟進,所持有的股權也會獲得一定的保障;最近,這一項不成文的行規被打破了;假設,創投業者的口袋裡沒有足夠的資金,無法確保自己有能力持續跟進,應該放緩早期投資( early stage ︶,以免在 early stage 投入的股份,在第二輪中就被稀釋了。

問:創投業存在的價值,正是早期投入新創公司,幫助創業團隊成功;如果,不投 early stage,那麼,它與一般的投資機構有何差別,創投還有存在的意義嗎?

答:必須認清創投業並非是主流,應走利基路線。當新創公司的成功機會銳減時,尤其必須慎選投資對象,不應草率成立公司。

問:新創公司失敗機率高,是不是在於一項盲點,那就是:過度標榜手中持有的尖端技術?而這一項技術卻尚未經過市場認同;結果,技術完成了,接單卻不順利,連帶影響創造營收的能力。我們似乎太看重技術突破,忽略了市場?

答:完全正確。九○年代,大家認為一家公司成功與否,最主要的風險來自於技術;但今天,應該強調的市場風險。當下,已有許多消費行為趨於成熟,希望藉由新技術,改變一般人的行為模式,並不容易。

所以,目前最好的投資機會在於:企業在市場上已有穩定客戶,它能運用科技,降低成本、提升效益、增加新功能。


第一批網路烈士 功過相抵

問:八○年代,美國將製造移往亞洲;現在,又準備把設計遷至亞洲;而它始終緊握在手上的就是市場,掌握客戶就等於掌握了企業最重要的命脈?

答:正是。台灣靠代工起家,在市場行銷部分呈現相對弱勢,一直以來,是透過別人的詮釋了解客戶,沒有辦法直接與最終使用者互動。這涉及到許多層面的問題,好比教育、人文素養等,需要逐一解決;而我要強調的是:大陸是台灣反轉形勢的大好機會,它也是一個很好的練兵機會。

問:你如何看待網路事業,它似乎也試圖改變一般人的行為模式;但截至目前為止,網路並沒有成功。網路事業能再復活嗎?

答:網路不會消失,只是,它尚未完全改變人的行為模式;就像我,仍習慣看報紙、平面雜誌;可是,我兒子已經不看實體的報紙了,他只閱讀網路新聞。

問:這表示什麼?前一波掀起全球網路市場狂潮的金童玉女,正像是一批烈士,經過他們的破壞,而後犧牲,過程中,已一點一滴將網路行為植入人們的行為模式中,或許也正孕育著下一批成功的收割者?

答:網路業者可比擬為一批革命人士爭取權力,但他們終究沒有治國的能力。不過,持平而論,這一群網路業者對科技的發展還是具有貢獻;電視機發展了二十年,才走到七○%的普及率;網路只花了三、五年,就達到了;算來,網路雖然有過,卻也有功。

延伸閱讀

台積電還可以買嗎?存股達人長抱30年操作密技:一年送孩子5張台積電還賺10萬價差

2022-02-11

賣股變現免等兩天「當天就入帳」、晚上能買熱門ETF!金虎年7大股期新制4月起陸續實施

2022-02-07

「老師」帶進出、她小試5萬元有賺,最後被騙500萬!假投資詐騙的啟示:沒人會無償帶你賺錢

2022-03-06

母親去世後留下2棟房和1塊畸零地,怎麼分?4兄妹遺產爭執啟示:吃虧的人真的有可能佔便宜

2022-03-24

升息緊縮循環再起 ——歷史總有驚人的相似

2022-0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