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配息 玉山金 pimco esg 房地產

原來他們早就出事了 P.66

原來他們早就出事了 P.66

幸福水泥董事長陳兩傳位於北投的林地法拍每坪兩萬元;一度以全民電信的名義爭取固網失利的三光惟達董事翁樸釧,在淡水的土地法拍每坪十二萬元;榮美開發位於復興南路二段的朝代大飯店,第二拍四.二億元還是流標;慶豐集團董事長黃世惠個人名下位於內湖文德段總價三億五千萬元的土地,也剛拍賣流標……多少赫赫有名的政商名流,其實早已負債累累,成了各級法院的法拍大戶。

從許多表面風光的政、商名人不動產相繼被法拍的現象,或可知道台灣錢淹腳目的時代已成美好的往日時光了。而落難大戶被拍賣的資產,儘管價格一降再降,依然不見新買主下手,同時也意味著台灣房地產景氣復甦恐怕遙遙無期的殘酷事實!


雖然身為上市公司董事長,幸福水泥陳兩傳、中纖王朝慶夫婦、三陽工業黃世惠等人,個人名下資產還是躲不過被法拍的命運;目前正忙於台北市議員選戰的陳進棋、陳政忠,儘管發生財務危機,大批資產遭法院拍賣,每一個競選場合還是聲嘶力竭爭取連任;學者、平地原住民出身的親民黨立委蔡中涵,為何連一棟三十幾坪大的房子都保不住?悄悄回國,並公開聲名與王筱嬋分手的民進黨立委鄭余鎮,不但自己負債累累,他的弟弟鄭余畿,名下資產幾乎被拍賣一空;曾經因為設計中山樓而風光一時的名建築師修澤蘭,曾幾何時開始過著負債的日子;各級法院中高達二十幾萬筆的法拍不動產,還有多少是你所不知道的法拍大戶?

從民國八十七年以來的金融風暴,一連串上市、上櫃公司遭淘空的嚴重財務危機,多少企業集團與個人財務周轉失靈,波及銀行的不良債權不計其數。財政部打算以一兆零五百億元的金融重建基金,來整頓這些金融機構的不良債權。除了大家耳熟能詳的禾豐、安鋒、國揚、新巨群、廣三、宏福、台鳳等企業集團留下的鉅額債務之外,其實,不少目前還「撐」在台面上的人物,也都逃不過資產被法拍的命運。儘管資產被拍賣會影響到個人信用,許多集團大老闆還能個人法人一刀切,個人名下的資產被拍賣,一樣仍繼續穩坐上市公司董事長。

幸福水泥董事長陳兩傳就是相當有名的法拍大戶,他個人名下在台北縣市的許多土地、建物,都已經進入法拍。在淡水八勢路的一棟辦公大樓,每坪拍賣底價二.八萬元,北投崇仰路的林地每坪二萬元,目前都進入第三拍,他名下在木柵路二段的房子,上個月才以每坪八萬五拍賣出去。

從台北縣新店接宜蘭的北宜公路,右轉新烏路往烏來方向半途中,有一座殘破的山頭,水泥框架的大門上,書寫著略為斑駁的「花園新城」四個大字。這裡曾經是台北區在民國七十年代的高級別墅區,在蔣介石執政期間,這座山的擁有人修澤蘭、傅基寬因與當局關係良好,曾任陽明山中山樓、前涵碧樓、景美女中的設計者,紅透半邊天,現在則剩下一座座殘破不堪的建築。這些年來,花園新城的價格也從每坪二十五萬元攔腰對斬到只剩四成不到。修澤蘭夫婦為了翻身,向各大銀行借款,終因房地產市場的一落千丈而無力償還。

像修澤蘭這樣昔日資產傲人,如今淪為落魄大亨者為數可觀,也讓有意撿便宜的房地產投資客悄悄進場,從各級法院的法拍資料中「撿便宜」。


股市大法師──玩完台灣工礦

目前仍是台灣工礦總經理的俞宗元,曾經在七十年代稱霸股市、而有「股市大法師」之稱,也是台股第二代主力「上海幫」的成員之一,在五十年代藉經營證券公司之便吸納相當多的工礦股票。當時第一批上市公司只有十來家的年代,俞宗元就已躋列十家公司的董事名冊,可見其實力雄厚。

台灣工礦是所謂第一批民營化的「四大公司」之一,早年資產雄厚,工礦民營化之後,俞宗元趁勢接手,同時也拿下中信公司的經營權。不過,擅長炒股的俞宗元,可說是「成也股票,敗也股票」,致使工礦成為知名的投機股代表,其下擁有的龐大的資產也所剩無幾,最後在九十年二月申請重整下市;而俞宗元手下的中信公司下場也不佳,不但股價只有不到一塊,中信公司名下也有一戶在台北安和路的三百餘坪商用大樓面臨債權銀行上海商銀聲請法拍的命運,今年六月二拍後,底價降至六千七百多萬元,後來因為這筆不動產有租約在,二拍流標之後俞家已經出面和債權銀行協調。

亞世集團鄭綿綿財務危機,與她相關的一干人等皆逃不過破產的命運,亞世集團旗下位於台北火車站前的大亞百貨歷經三拍後,價格從八十七億元降至五十五億元,依然乏人問津。大亞百貨的最大問題即在大樓產權複雜,介入者難以釐清產權,終致讓有意者意興闌珊;過去每坪動輒四、五十萬元的火車站前黃金地段,現在降到每坪十六萬元,價格只剩三分之一,還是乏人問津。

過去十年對台灣的建設公司而言,幾乎只能用「兵敗如山倒」來形容,房地產暴跌,建商也多面臨周轉失靈的窘況。曾經承建新光國際大樓、長榮海運總公司、基隆與林口長庚醫院的東怡建設與東怡營造,在創辦人楊金村過世之後出現財務危機。目前東怡建設名下共有六筆不動產在法院拍賣中,價格約只有四億多元,而兩家公司被勒令解散。


建築業兵敗如山倒──房地產、股票都套牢

至於第二代的經營人、現任董事長楊濟民等人,曾因違反貸款承諾,名下的法拍屋,重複設定給中央信託局、華南銀行等,華銀將不動產拍賣後,造成中信局損失,楊濟民也被中信局告上法院,以違反銀行法遭判刑三個月。

擎碧建設在八十四、五年間曾經推過如淡水「擎天碧海」、北市信義區「大時代」等知名建案,負責人黃銘坤、劉春玉夫婦白手起家,但是公司擴張太快,一度為了入主國賓瓷借殼上市而大玩股票失利,套牢不少土地,還向地下錢莊借了不少錢。同時又因為與台鳳合作的「大北投日式別墅」,與新竹寶山「擎碧大科技」等總開發金額高達百億元的建案,遇上山坡地地目變更問題,整個公司遂應聲而倒。目前在台北地院的法拍資料顯示,擎碧建設有六筆位於信義區精華地段的不動產面臨法拍,價值約在六億元左右。

同樣是建築界名人的榮美開發董事長蔡榮泰,則也因財務危機名下有三筆不動產操法拍命運,其中一筆即為復興南路上的朝代大飯店,當初曾有人願意以十幾億元的價錢接手,但蔡榮泰仍嫌價格太低,之後卻因周轉不靈,不但榮美開發面臨下櫃命運,朝代大飯店也進入法拍市場,法拍價雖然只有四億元,卻還難找到新主人。

今年五月,失去亞太飯店經營權的新銳禾集團林家,也發生了財務危機,集團主要負責人林慶哲位於北市銅山街的房子屢次拍賣都流標,已進入第三拍。林慶哲把這棟房子出租給關係企業亞太建設與萬台建設,租約簽到九十四年。

至於內湖的水都休閒健康俱樂部,則是因為董事長康培元在八十八年間,以身兼國林建設董事長之便,未經國林董事會同意,將國林建設位於成功路二段湖適大樓地下室低價出售給水都育樂公司以經營,卻又欠款不還,致使水都育樂現址遭法院查封拍賣。

而三光惟達總經理翁樸釧則因個人財務問題,名下位於瑞安街的公寓曾遭法拍;慶豐集團三陽工業董事長黃世惠,一度也因為集團財務危機而有一筆土地遭到法拍;大同公司總經理林蔚山,則是因八十九名與友人合資成立志同積體電路公司,雖然只有投資兩萬元,但掛名董事長,後因現金增資失敗,資金未追回投資人而吃上官司,因而也曾有兩筆不動產被法拍,不過這些個案都最後都停拍。

在政治人物方面,首屈一指的法拍大戶要算是現任國民黨籍台北市議員陳進棋。其父親陳田明是從事建築業出身,名下擁有田上、田明、田龍、田大、田嘉、幸鴻、富比士實業等數家建設公司,陳田明過世後,陳進棋繼承大批地產,不過,陳家的建築本業也因房地產不景氣而大量套牢,目前,光是陳進棋名下與其掛名董事長的田上、田明等建設公司,十幾筆不動產進入法拍中,而其弟陳進坪名下也有三筆,其母陳李春子名下也有六筆土地皆被法拍。

至於同樣是台北市議員的陳政忠,因名下宏福集團八十七年嚴重財務危機,因而也是法拍市場中的大戶。據統計,目前陳政忠與宏福建設名下計有五筆不動產進入法拍,價格約在五億元左右。而前立委廖福本則也有一戶位於四維路的住宅曾遭法拍,不過現在已經停拍。

另外,前無黨籍台北縣議員黃忠信名下的總維建設,也有一比位於北投的不動產遭法拍。總維建設資本額六億元,大股東為國民黨營事業的齊魯開發,而黃忠信則曾列為治平專案的對象。而於民國六十九年當選增額監察委員的周哲宇,目前名下也有六筆不動產被法拍,價值約七億元,周哲宇本人目前則旅居澳洲。

從這些表面風光的企業、政界名人不動產相繼遭法拍狀況,可以知道台灣錢淹腳目的時代已成美好的往昔了。大戶資產被拍賣,儘管價格一降再降,依然不見新買主下手,顯示了台灣景氣不被看好的內在因素;這種經濟的黑暗期何時才能撥雲見日,不僅,法拍大戶們關切,也是全民翹首關注的焦點。

延伸閱讀

未達罷免門檻將留任立法院!林昶佐感謝支持者:「政治計算的就先放一邊」

2022-01-09

台灣護照的黑市最大買家? 中國官員把家人送到海外藏錢 至少3200人被查獲!

2022-04-01

行家親傳!3個投資人應該要有的思想武裝

2022-04-18

第二屆和泰盃烈火純青技能競賽 由新北高工、崇實高工及開平餐飲取得第一殊榮

2022-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