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其實不想長期奮戰 只因找不到出路

其實不想長期奮戰  只因找不到出路

陳兆芬

房地產

攝影/陳俊銘

811期

2012-07-05 10:46

今年三月底,士林文林苑都更案因台北市政府依法強拆王家祖厝,引起軒然大波。在歷經三個月的沉澱後,這整件事情的主角-「王家」,有什麼計畫?而整起事件是否有轉圜餘地?

走進新北市板橋區重慶路的一棟公寓,登上僅能一人通過的樓梯,一進門,就看到客廳地板上擺放著凌亂、尚未整理的行李,而一旁的飲水機沒了蓋子、沙發也破了好幾個洞;再走進房間,竟然看不到任何一張彈簧床,只有薄薄的草蓆墊在地上,這是因台北市士林文林苑都更案,遭台北市政府依法強拆祖厝的王家屋主王廣樹一家人暫時的住處。

三月二十八日以後,他們就開始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兩周前才因為借住的親戚房子整修,而從台北市萬華區西園路二段搬過來,「要一直適應不同的環境,很麻煩,而且因為交通不便,所以也比較少去士林的組合屋探望聲援的學生了。」王媽媽說。

房屋強拆後,王家人會排班前往組合屋關心聲援學生,買東西給學生吃、提供需要的家具或生活必需品等,有時也會在組合屋過夜或睡午覺。王家人很清楚,在穩定生活之餘,還是得關心這些無私奉獻的聲援學生,畢竟在炎熱的夏天,要待在沒有冷氣的組合屋內,是很辛苦的。

兩個月以來,王家人有些因此辭了工作,有些則是壓力大到必須仰賴安眠藥才能入睡,但現實的壓力接踵而來,逼迫王家必須在不完美的狀態下盡快穩定生活。

六月二十二日一早,組合屋旁開進了兩部怪手,從那時起,王家人就二十四小時輪流在現場待命、不敢懈怠,深怕有人啟動怪手強拆組合屋,威脅到學生的性命。「他們不時都會開動怪手,嚇嚇我們。」聲援學生們忿忿不平地說著,怪手的出現造成極大的心理壓力。

 

昔日的大地主  如今無家可歸


時間拉回民國六十年代,那時王家是當地的大地主,現在文林苑更新範圍一半以上的土地,都屬於王家;但後來陸續賣出,最後僅剩現在的地號八○一與八○三兩塊地。

今年六十歲的王廣樹從小在文林苑現址長大,看著附近的大樓從無到有,王廣樹在讀高中的時候離開士林,直到六年前,一家四口才又搬回來。

王廣樹一家居住的地號八○三土地是與其兄王清泉、王治平共同持有,王廣樹與兄弟姊妹感情很好,在祖厝遭強制拆除、一家人無家可歸時,哥哥提供西園路二段的房子,現居的板橋住所則是妹妹的。

王廣樹與他的哥哥王清泉、王治平都在春源鋼鐵任職,而其子王耀德,就讀淡江大學建築所,但由於論文還沒繳交,所以尚未拿到畢業證書,王媽媽笑著說:「如果沒有寫完論文、沒有考到建築師執照,就不要回家了。」

 

王家多人從事與建築相關的行業


王耀德在淡大所學的3D繪圖技術,因在台灣精通者仍屬少數,頗受業界重視,因此王耀德早在兩年前即進入華業建築師事務所任職;而王耀德的姊姊目前則是在新光醫院的果汁吧當店員。

王家另一塊地號八○一的土地則屬王廣樹的堂兄弟王家駿與王國雄兩兄弟所有,且上有高齡八十多歲的母親王楊玉美。王家駿從事消防管線作業、王國雄目前擔任保全,王國雄的女兒王瑞霙是室內設計的SOHO族。現在他們在外租房子,每個月必須負擔約四萬元的租金,雖不致被租金壓得喘不過氣,但這筆不必要的支出仍為生活帶來困擾。

據了解,曾傳出地號八○一的王家人同意權利變換的內容,願與建商達成協議,參與都更,但是最後因自家人內部意見分歧而破局。反觀,王廣樹始終堅持「原地重建」、「不參與都更」,經歷一番磨合,現在兩戶王家人已達成共識-「堅持原地重建」!

 

王家

看在王家人眼中,都更計畫只是欺負老百姓的把戲,他們只能無奈接受強拆的事實,期待某天政府能還他們一個公道。(攝影/吳東岳)

 

提出新證據要求再審  堅持原地重建


事實上,在祖厝被強拆後,王家曾私下與同意戶協商,擬出幾個解決方案,其中王家認為最可行的方案是,「王家土地納入都更範圍,建商原地重建王家的透天厝,然後將容積獎勵與地下室空間供其他住戶使用。」王家從原本的堅持,到態度軟化、讓步,但最後因同意戶不願更動設計圖,而宣告破局。

這整起事件何時落幕?就連王家自己也說不準。

王耀德表示,「我們將在七月針對建築線的爭議(編按:王家認為他們的房子有建築線,可以獨立蓋房子,但地籍圖上顯示,王家並無建築線,不能蓋房子,因此,若不納入都更範圍,王家也無法重建),提出再審,要求行政法院重新審理,若法官判勝訴,就代表政府在審理過程中出了問題,納入不用被劃入都更範圍的王家。即使法官會因為多數人的利益,不撤銷文林苑都更案,我也能接受,到時候就再與建商、同意戶協調權利變換的條件。」

但如果官司敗訴或法院不審理,王家人就只能坐下來與建商、同意戶協商,找出讓三方滿意的解決辦法。若法院重新審理,律師估計,今年年底就會有初步的結果,王家人已有長期抗戰的心理準備。

王耀德說:「其實我一點也不想長期奮戰,只是現在找不到出路,若現在與建商、同意戶妥協,那我們之前的努力到底算什麼?」王媽媽則認為,「我們很怕配合建商與同意戶後,會對不起社會上配合我們的人(指幫他們抗爭的學生們)。」

 

 

王家

 

「王家的權益是我們堅持下去的動力」


3月28日文林苑現場聚集了300多名的聲援民眾,有許多學生被警察抬離現場,三個月過去了,現在只剩下10多名的學生輪流留守組合屋,繼續支持王家。

這群學生來自四面八方,他們大多是積極參與社運、為社會不公發聲的人,這次為了王家的居住權,在組合屋內相識。夏天到了,他們必須忍受白天高溫33度的天氣、沒有冷氣的痛苦,夜晚蚊蟲蟑螂的登門拜訪,為了王家的權益,他們一點也不覺得苦。另外,有些人則是用捐款來表示支持,有個阿伯每周就會捐款1000元,以表支持之意。

雖然這是場不知道何時才會打完的仗,但是學生們總能苦中作樂,在颱風天煮火鍋、晚上躺在地上看星星、偶爾舉辦派對聯繫感情,因為有著相同的目標,無形中凝聚了彼此的心。而這場仗何時結束?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成員陳虹穎表示,「我們絕對尊重王家人的意願,只要王家人決定要停止抗議,聯盟就會立即撤離組合屋。」

延伸閱讀

王家自拆組合屋 同意戶還在等解套

2014-03-20

一場都更 讓父子反目、叔姪失和

2014-03-20

政府擺爛 讓一件都更案三方皆輸

2014-03-20

消失的都更

2012-07-05

文林苑同意戶 一千天心情煎熬

2012-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