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金達尼」搖身成為「金打你」P.94

「金達尼」搖身成為「金打你」P.94

卸除黨魁職務後沈潛一陣子的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近來駕著「金達尼號」也來趟「全台駛透透」,所到之處引起民進黨支持者的熱烈響應,讓這位美麗島系龍頭藉著夜市趕集般的走唱手法,重拾昔日萬人簇擁的風采;只不過這艘許信良東山再起的希望號由北台灣啟航一路南下,還沒駛過大肚溪,到台中縣即因其胞弟許國泰大筆投資海渡電廠,招致民眾拉白布條抗議,進而演變出立委林豐喜支持者痛毆反海渡人士暴力事件,「金達尼」搖身一變成為「金打你」,許信良的希望之旅險觸礁擱淺。



林豐喜支持者痛毆反海渡人士


事實上,許國泰投資海渡電廠五億元事件,所引發的效應及其流彈所波及的,不僅僅是許信良一人而已,包括台中縣長廖永來及立委候選人郭俊銘及邱太三,均是有苦難訴的受害者,而原本置身事外的林豐喜,卻也因支持者毆打反海渡人士,無端地被捲入這場漩渦中,一樁單純的投資案,原本即因選舉而興起漣漪,如今又因暴力事件掀起更大的波瀾,金達尼的台中縣之行,非但未提振士氣,反而打得民進黨人一身腥臭。

話說十一月十四日立委候選人號次抽籤當天,台中縣政府前廣場原本就熱鬧十足,各陣營支持者比氣勢、比噱頭,除了傳統宣傳車喇叭振力疾聲外,更有各式各樣的大布偶助陣,近十時,許信良領軍的金達尼號也趕抵現場湊熱鬧,並為同為美麗島系的戰將林豐喜助陣。

選戰中各類出其不意的噱頭原本都僅是選舉花招,選將及選民也都心知肚明,在金達尼號抵達台中縣府廣場的同時,反海渡人士也藉機透過媒體表達反對的立場,一開始民進黨人也讓反海渡人士在金達尼號前拉起白布條,並向車內的許信良抗議,不料現場人馬雜沓,一時間反海渡人士不小心扯到林豐喜的旗幟,林豐喜支持者原本即不甘反海渡人士對許信良咆哮,扯到林豐喜旗幟後更是怒不可抑,遂爆發嚴重的肢體衝突。

這場突如其來的暴力事件,表面上痛的是反海渡人士,但底子裡傷的卻是民進黨人。先前同屬民進黨台中縣立委候選人徐宜生「為台灣人尊嚴」而摔豬的事件,不但引起他其他候選人的同聲譴責,保育團體更是大加撻伐,不僅當事者挨轟,整個民進黨也被冠上粗魯暴力的罵名;而摔豬事件好不容易在當事者公開道歉後暫告平息,如今卻因許國泰投資海渡電廠遭攻訐,進而引發金達尼與反海渡間的暴力事件,著實讓抱持著希望、快樂出帆的許信良錯愕、鬱卒,不得不在後續航程中頻頻道歉。而原本對海渡此一議題均鮮少置喙的林豐喜,也因這場意外徒負罵名,形象受累不少。



廖永來尷尬不已

除了美麗島系的許信良及林豐喜因反海渡的暴力事件受波及外,原本採低調處理海渡風波的台中縣新潮流系大將,台中縣長廖永來、省議員郭俊銘及國代邱太三,也因此事件再摳中了好不容易撫平的傷口,又得再次面對反海渡的尷尬。

早在半個月前,備受矚目的海渡電廠案在幾經波折與延宕後,在場外反對群眾強大的抗議與叫囂聲中通過環境影響評估,使得台中縣政府及郭俊銘、邱太三等人,對反海渡的運動與議題,出現了複雜情緒。

立委選舉的前夕,海渡環評的過關,引起當地反海渡居民的不滿與反彈,繼反拜耳之後,另一股龐大的社會運動力量也暗中發酵,此股力量,立即引起了正角逐立委的各方人馬的關注與介入,基層民眾的環保反對運動,再次成為政治人物的角力戰,在海渡進行此次環評前,包括國民黨徐中雄、林耀興、張文儀、新黨的馮定國、新國家連線的陳欽隆及無黨籍的李正舜等立委選將,紛紛熱烈響應這場大規模的社會運動。

當各方政治力不斷介入反海渡運動時,相當引人側目的是,向來在反對運動中無役不與的民進黨,卻在此次海渡環評審查的動員上「缺席」,不僅未見一再強調反海渡的廖永來參加,連過去反拜耳運動中伴隨廖永來衝鋒陷陣的郭俊銘及邱太三也不見蹤影,倒是沈寂了數天之後,郭、邱兩人另外帶著一票人馬,浩浩蕩蕩地前往中興新村,抗議省農林廳將「核轉」台中縣府所提將海渡預訂廠址旁高美溼地劃為保護區一事,拖延七個多月仍無下文,致使海渡環評能過關。

同樣是在台中港區,同樣在大選前,但相較於當初反拜耳的作法,此次民進黨對於反海渡的議題,顯然小心謹慎多了,可說是完全不同於過去民進黨予人的傳統印象,甚至是與民進黨慣有風格迥異,變得很不民進黨。



反拜耳雄風不再?

當年國民黨籍立委陳傑儒、張文儀等人在梧棲農會點起反拜耳戰火的同時,積極部署角逐一年後台中縣長寶座的廖永來,即結合郭俊銘、邱太三等新潮流系人馬,全力搶下反拜耳運動主導權,並在港區展開反拜耳的長期抗爭運動,在透過一波波文宣造勢,加深民眾對拜耳的恐懼與鼓動民眾反拜耳的情緒下,終在縣長大選中,順利地將台中縣海線地區反拜耳勢力轉換成支持力主「反拜耳、要公投」的廖永來選票,讓廖永來在港區獲得關鍵性的勝利,並藉此得以成為四十多年來打破台中縣「紅黑派系輪政」的第一人。

選舉本身即是一種結合各項資源的大型社會運動,在選舉過程中,任何社會運動都可以是「選舉」的「資源」,因此,每當選舉前夕,候選人甚至怕沒有社會運動或議題可資炒作,而主動刻意地去製造些議題、鼓動些社會運動,俾提供候選人揮灑的空間及舞台,而當年民進黨廖永來充分運用反拜耳運動,得順利入主台中縣府,可稱得上是政治力成功運用社會力的最佳寫照。既有了縣長選舉反拜耳的成功案例,如今反海渡運動也同樣在港區,為何民進黨在反海渡的作風上出現了轉變呢?



廖永來急於擺脫反商形像

造成民進黨在反海渡運動上難以全力施展的主因,就一般觀察,大致上可區分為二,一則反拜耳效應使然,一則與許國泰投資海渡五億元有關。

首先就反拜耳效應而言,廖永來擅用社會力反拜耳的作法,雖使其順利當選台中縣長,不過,上台後面對縣議會反制及反商情結等等強大壓力,亦使得廖永來及民進黨滿身是傷,尤其在強力選民壓力下,不惜與議員對上,也執意辦理公投,以便作為反拜耳下台階的舉措,著實讓廖永來背負相當沈重的壓力,之後拜耳因台中縣府執意公投而終止投資計畫,更是讓廖永來被扣上反商的大帽子,不僅國民黨大加撻伐,部分民進黨人士亦給予廖永來相當大的打擊,使得廖永來不得不透過各種措施扭轉反商的形象。

因此,繼拜耳之後而來的海渡案,雖然在廖永來競選縣長時所揭櫫的政見中,亦與拜耳案同屬廖永來堅決反對設廠者,不過,入主縣府後,面對議會反海渡的聲浪,廖永來除了一再宣誓反海渡立場,並報請上級將高美溼地劃定為野生動植物重要棲息環境,進而爭取設立保護區、擬訂台中港區空污加嚴排放標準及行文反對將海渡案所涉保安林解編外,實看不出任何反拜耳般的勇氣魄力與具體作為,甚至在海渡環評通過後議會就此逼問要求進行反海渡公投時,廖永來仍堅持唯有在議會通過公投辦法及公投預算前提下,縣府才考慮辦理反海渡公投,且廖永來也同時強調反海渡公投作用不大。

從拜耳到海渡,廖永來態度的轉變,實有其不得不的考量,走了拜耳之後,反商的陰影迄今揮之不去,若僅為了選舉承諾而再次強力蠻幹反海渡,恐怕任內廖永來再做多少的努力,也無法洗刷反商的罵名,因此,海渡可以電力事業屬重大投資相關開發建築執照無須經過台中縣府核准,跳過縣府把關,廖永來自不願意再將責任攬上身,因此,婉拒反海渡公投及所謂反海渡公投無用說,確有其實際面,多少亦反映出廖永來急欲擺脫「反拜耳效應」的心態。



許國泰投資五億海渡電廠引起軒然大波

其次就許國泰投資海渡電廠五億元一事而言,各方質疑廖永來因為許國泰而在海渡案上鬆手,雖廖永來一再否認反海渡態度轉變,更強調台中縣府不會因黨內有誰去投資海渡而手軟,而邱太三陣營在面對其他候選人將海渡電廠指稱為民進黨黨營事業下,也在其所提出的海渡案「三反三要」中,強烈反對將海渡與民進黨扯在一起,並指海渡為民進黨營事業為不當的抹黑手法,不過幾次的海渡環評會,除了許國泰以股東身分到場外,也不乏民進黨內其他代表性人物如許榮淑等人到場關切,確實予以民進黨與海渡關係匪淺的聯想。

甭說許國泰為海渡大股東,即便許信良也是大股東,那都是美麗島系的事,屬新潮流系的廖永來、郭俊銘及邱太三,大可不買許佬的帳,只不過令新潮流陣營痛苦的是,現今站在台中縣的政治版圖上,民進黨新潮流系可是執政黨,對各類議題的處理,在激情、感性之外,更必須作理性的考量,動不動就走回街頭喊衝叫拚,對形象絕對是負面傷害,也因此,對海渡一案,即便廖永來等人反到底,客觀形式也被迫要反得有道理。

另外,反拜耳、反海渡終歸是廖永來一個人背書的政見,郭俊銘、邱太三雖也參與其事,但畢竟在反拜耳運動中是配角,難道郭、邱兩人不想承接如此海線反對勢力龐大的資源嗎?當然想承接,事實上若真能承接由反拜耳延續到反海渡的力量,不僅可以讓聲勢一向就看好的郭俊銘高票當選,甚至連一開始選情有些危急的邱太三也可篤定當選,甚至可一洗海渡電廠為民進黨黨營事業的批評,不過,對郭、邱兩人而言,反海渡運動上,許多事卻是想得做不得。



把壓力移轉給省政府

若郭、邱兩人也循反拜耳模式,積極擅用反海渡作為選戰訴求,誠然可以引起相當的共鳴並祛除外界諸多傳聞,不過,郭、邱真的反海渡反得太投入了,將反拜耳那套作法完全運用在反海渡運動上,則第一個直接衝擊到的將是屬同一陣線的廖永來,如此一來,不僅造成新潮流槍口對內的情況,更將使得台中縣府陷入困境,甚至再一次影響到民進黨整體形象,因此,在反海渡議題上,郭、邱兩人頗為謹慎。

不過,若因此民進黨完全不再反海渡議題上著墨,非但外界會競相指責民進黨廖永來執政的台中縣府對海渡說一套做一套,影響民進黨形象及郭、邱兩人選情,其他選將若取得反海渡主導權,也將使得民進黨因反拜耳在海線建立起的實力受打擊,這對希望在台中縣立委選戰中郭俊銘、邱太三兩人均能上壘的新潮流系而言,絕對是一大利空,因此,對於反海渡運動,郭、邱兩人又不得不表達反對立場與展現出相當程度的關心。

面對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的情況,廖永來、郭俊銘、邱太三等三人面對海渡議題,實有說不出的苦楚。不過,問題總必須面對,就目前所看到的情況,廖永來一方面藉行政首長身分,高談「願與民眾站在一起」的反海渡論調,另一方面則將反海渡公投的棘手問題,推給議會,並在議會答詢中適時地將反海渡責任丟給省農林廳積壓高美溼地保護區計畫,將目標轉移至省政府身上。

而郭、邱兩人也在日前順勢大張旗鼓地至中興新村抗議,平息民進黨不反海渡的攻擊,同時也將海渡焦點轉移;而郭俊銘則考量選票分配情況,有意將海線票源因勢利導給海線出身的邱太三,因此,在反海渡議題上,無論是文宣或街戰,均由邱太三為主,郭俊銘反而潛身在側,希望藉由邱太三也積極反海渡的行動展現,爭取些海線地區反對勢力及反海渡選票,期使新潮流能繼縣長勝選後,續再台中縣搶下兩席立委,只不過民進黨這著險中棋能否奏效,還得視未來其他選將是否繼續激化反海渡議題及台中港區民眾對該議題的反應。

 

延伸閱讀

減塑生活再升級 改用可重複清洗吸管友善環境

2018-10-04

再也不能用吸管喝珍奶了嗎?3分鐘帶你看懂限塑政策

2018-06-19

塑膠吸管bye! 英國麥當勞9月起改用紙吸管

2018-06-16

「吃包心粉圓會用吸管嗎?」 詹順貴一句話激怒網友

2018-06-13

即將禁用塑膠吸管 義美高志明替台灣珍奶請命

2018-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