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從兩岸關係看台灣經濟 P.16

從兩岸關係看台灣經濟 P.16

今天是「蕭萬長專欄」第一次與《今周刊》讀者見面,未來每一個月我都會透過《今周刊》這個專欄,針對國內外經濟局勢及當前經濟問題,與各位讀者分享個人的看法,希望能拋磚引玉,讓台灣經濟發展問題的討論更有深度與廣度。

這一次我們先從大家最關心的兩岸關係與台灣經濟談起。

長期以來,台灣的生存發展是靠經濟;經濟發展則要有市場的出路與安定的環境,這兩項條件,在一九八○年代以前,台灣充分具備,因為那個時候國人共識很高,目標一致,就是全力發展經濟,而且當時政治穩定,使經濟發展風險降低,因此我們創造了讓全世界引以為傲的經濟成果,並躋身亞洲四小龍,這種台灣經驗更備受各國肯定。

進入一九九○年代以後,台灣政治經濟邁向一個全新的時代。在經濟面,內部的產業結構大幅調整;大陸則迅速成為台灣對外貿易的重要市場及台商對外投資的重要據點。這種快速的兩岸經貿發展促使兩岸關係越來越密切,但也為台灣經濟發展增添了一個新的變數。因此,不管我們喜歡或不喜歡,兩岸關係已是台灣經濟發展必須考量的最重要因素,也是我們不得不面對的重要問題。

兩岸關係從一九八七年政府開放國人赴大陸探親開始,已歷經整整十三年又三個月。過去十三年多來,無論是兩岸貿易或是廠商到大陸投資的金額與規模,都是一年比一年成長。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兩岸的經貿關係日漸加溫,但是,政治上的分歧卻沒有絲毫降低,甚至政治上的「互動」往往發生倒退的情形,形成「經濟熱、政治冷」的現象。這種兩岸關係上的特殊現象,在新政府成立、民進黨執政後更加明顯。

再仔細分析「經濟熱」的內涵。早年,也就是一九九○年代初期,台商到大陸投資是以傳統產業及中小企業為主,以後逐漸擴大到資本與技術密集的產業,以及上市上櫃公司。最近,連我們非常引以為傲的高科技產業都紛紛前往大陸投資。

現在的上海與崑山,台灣科技業者林立且相繼擴大投資,已經形成一股狂熱現象。這種現象看在很多人眼裡,不免感到憂心。我認為,這種「經濟熱」的現象所反映出來的是台灣經濟發展的三種趨勢:第一,大陸已經變成企業大型化與國際化不可或缺的市場;第二,大陸不僅是傳統產業的出路,更是高科技產業在國際生產鏈中的重要一環;第三,台灣經濟與大陸經濟的依存關係必然是越來越深。

兩岸間的「政治冷」,是過去幾年出現的一種現象,那就是兩岸的緊張關係不斷在升高,偏偏協商管道卻完全中斷。新政府成立後,雖然兩岸緊張關係並沒有明顯的惡化,但政治上的分歧卻越來越凸顯,彼此的猜忌也更深。

因此,我們可以很清楚地觀察到,兩岸關係發展了十幾年,已經在經濟與政治間形成一個嚴重的矛盾與衝突,也就是「經濟熱、政治冷」的特質。這種特質也造成大陸政策上的一大盲點。因此,政府不得不採取一些防範甚至是保證的措施,「戒急用忍」與「間接三通」,就是這種特殊情況下的產物。這裡,我也要指出,「戒急用忍」雖然是不得已的大陸政策,但也是一種畫地自限的政策。

最近幾年,隨著台灣經濟發展的演變,以及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和國際經貿全球化的大趨勢,「戒急用忍」與「間接三通」逐漸被指為綁手綁腳、限制企業發展空間的一個爭議性政策,因此,就有部分人士主張兩岸經貿應完全以市場法則為依歸,這就是所謂的「大膽西進」,也就是一種「政經分離」的做法,完全不管兩岸政治上如何分歧,一切生意照做,錢照賺。

但我必須要說,這種做法其實存在著若干隱憂。相信做生意的人會同意,政治上的安定,是經濟發展的必要條件,假如兩岸關係不佳,那生意上的發展多少都會受到影響。由小看大,企業的生意若因為政治上的動盪而衰退,台灣整體經濟的波動也將會更劇烈。

「經濟熱、政治冷」讓我們面對兩岸關係與經濟發展時,陷入兩難地步,到底是要「戒急用忍」呢?還是「大膽西進」呢?於是長期以來,台灣就在政經矛盾的困境中一直打轉。
為了突破這種舊思惟,解開政經矛盾的結,我們必須用新觀念與新視野,為台灣經濟與兩岸關係找尋一條新出路,而這條出路就是建立兩岸共同市場。

兩岸共同市場的中心思想是什麼呢?簡單來說,其主軸就是參考歐盟模式,從經濟上的統合逐步走向政治上的統合,讓政經能夠合一,並化解彼此之間的衝突與矛盾,讓兩岸能夠共同發展、共同繁榮、共享利益與共享主權,形成一種政經上的良性循環。如此一來,兩岸就可以邁向長期穩定與和平的康莊大道,那是兩岸人民的共同福祉,更是新世紀和平的新價值觀。

現在很多人都很關心,「戒急用忍」政策與「大三通」到底要不要有所改變與實施呢?談到這兩個問題,應該要將思考重點放在整個兩岸關係的架構下去思考,也就是如果「經濟熱、政治冷」的現象再持續下去,甚至更加惡化的話,放棄「戒急用忍」與開放「大三通」,很可能會加速產業外移,資金外流,不利台灣經濟的長期發展。

但是,如果在建立兩岸共同市場的架構下,雙方的經貿交流可以互補互利、各取所需,經貿往來的風險也就會大幅度地降低,那麼「戒急用忍」與「大三通」的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

進一步來說,台灣經濟正在進行巨大的結構轉型,從過去以製造生產為重心的經濟結構,快速轉型到以營運與管理為重心。今後台灣產業發展,特別是製造業,一定要求新求變,走向高附加價值的發展模式。

本人在民國八十二年至八十三年經建會主委任內所規畫推動的亞太營運中心計畫,就是希望利用台灣經濟發展過程中所培養的人才與經驗,特別在管理、銷售與運籌方面的人才與經驗,再加上台灣豐沛的資金及樞紐的地理位置,有很好的機會可以將台灣發展成為亞太營運中心。

不過,亞太營運中心還須有廣大的腹地,而大陸市場就是我們所需要的腹地,因此,若能推動兩岸共同市場,促使兩岸關係能夠維持長期的和平與穩定,那麼,放棄「戒急用忍」與進行「大三通」,都有助於發展亞太營運中心,對台灣當然是利多於弊。

新政府推動「全球運籌中心計畫」與「知識經濟發展方案」,其實與「亞太營運中心」的內涵沒有多大差異,只是換了名稱與包裝罷了。我很希望新政府能夠走出「經濟熱、政治冷」的迷思,對「兩岸共同市場」的新思惟、新方向做認真地思考。

我提出的兩岸共同市場構想,已經獲得很多企業界人士的認同,正積極進行籌備成立基金會,未來希望能夠藉著兩岸共同市場的成立,讓台海兩岸已經存在十幾年的政經矛盾,透過共同市場的運作,逐步化解,從經濟統合走向政治統合,讓兩岸中國人真正能夠共同發展、共同繁榮、共享利益。

延伸閱讀

為鼓舞士氣放棄薪資?如何做個能帶動企業成長的領導人

2018-08-13

財星全球500大企業 9間台企入榜

2018-07-20

生意難做又想求新求變!企業如何走出自己的路?

2018-06-25

用經營績效體現出企業的優質

2018-05-31

劉俊杰:企業不投資,未來沒有成長力量

2018-0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