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我為什麼倡議「兩岸共同市場」?P.18

我為什麼倡議「兩岸共同市場」?P.18

三月二十六日,由我倡導成立的兩岸共同市場舉行開幕酒會,而在這之前就有不少人問我:「你為什麼突然提出『兩岸共同市場』這個主張?」其實,「兩岸共同市場」這個想法的形成並非一天兩天的事,絕不是「突然」提出來的。

過去三十年來,我親身參與了台灣經濟發展、政治轉型的幾個重要階段。在每個不同的階段中,都讓我對台灣未來的生存與發展有不同的認識與啟發。到了約二十年前,我深刻體認到台灣的生存與發展,不可避免地要面對中國大陸這個變數。

早期,中國大陸對世界各國都採取封閉政策,與台灣更是不相往來,因此除了國防安全外,中國大陸並非台灣生存發展的變數。一九七八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後,開始「改革開放」政策,中國大陸的對外貿易也逐年大幅成長,中國大陸開始積極參與國際經濟體系,並且對台灣的經濟發展逐步產生影響,這讓我更進一步關注中國大陸與台灣雙方經濟的互動。

當時台海兩岸尚處於敵對狀況,台灣企業界若與中國大陸有經貿行為,即使只是「間接轉口」,也會被扣上「資匪」的罪名判處重刑。一九八五年初,我在擔任國貿局長時發現,台灣與香港的貿易額巨幅攀升,經過調查之後,發現這些出口多是轉往中國大陸的。

當時我清楚地看到,就整個國際局勢而言,台灣與大陸的貿易往來不僅是無可避免的趨勢,而且對台灣的生存發展具正面效益。於是我決定盡力促進轉口貿易合法化,讓企業界不必再提心弔膽做生意。我向當時的總統蔣經國先生報告轉口貿易的問題,並建議將之合法化。這個建議獲得經國先生採納,從此企業界也不必在恐懼中做生意了。

過去十三年來,海峽兩岸雖有密切的民間往來,並建立聯繫溝通的制度化管道。但由於中國大陸影響台灣的生存發展非常大,讓政府必須謹慎地處理兩岸關係,這也是過去「戒急用忍」政策的原由,雖然我們很謹慎地處理兩岸經貿,但我們也非常清楚,經濟問題只能因勢利導,不能逆勢操作,但可惜的是,兩岸間的互動,並沒有因為經貿往來的熱絡而更互信互賴。

政治上的互信不是一天、兩天可以建立,而經濟上不可逆轉的互動融合又讓台灣必須更積極去處理與中國大陸的關係。在這種矛盾的情境下,台灣的出路到底在哪裡?

要為台灣尋找一條平坦的出路,必須把台灣的發展放在整個世界格局中考量。兩岸關係的轉變也一樣要放在整個國際架構中思考。在此新舊世紀之交,從整個國際政治經濟的發展潮流中,我們看到了一個樂觀的可能方向。

「全球化」是一九九○年代以來的世界經濟新趨勢,「全球化」的趨勢建立全球生產分工或運籌體系,金融全球化固然提高了全球資金的使用效率,但也增加了國際金融市場波動的幅度與不確定性。此外,由於各國經濟關係的日趨緊密,在全球資源有限的情況下,追求「永續發展」的環保意識高漲,這促成地球村時代的來臨。

在這種發展趨勢下,我們看到台灣未來一條更寬廣的路:只要我們掌握知識技術,不斷創新,就有機會與能力跨越經濟的疆界,充分運用分布在全球各地的生產資源,持續延伸台灣的經濟力量。這種從「有限資源」到「無限資源」的經濟觀念突破,使得台灣經濟發展有了新的契機。

台灣未來的發展以及兩岸關係的互動,不能自外於這種全球發展趨勢。否則台灣會被邊緣化,無法參與新的國際政經秩序。在這種新的國際政經架構下,我們必須重新來思考兩岸的經濟關係。國際產業分工是不可避免的趨勢,在分工的過程中,我們要思考的是,怎樣形式的分工對我們最有利?

政治因素使得兩岸經貿關係在二十世紀沒有辦法獲得最妥善的解決。現階段,台灣與中國大陸都即將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未來兩岸經貿是在一個更大的國際多邊架構中進行,這對台灣是有利的發展。「全球化」與「區域合作」這兩個世界大趨勢,為兩岸關係困境提供了一個出路:「兩岸共同市場」。

「兩岸共同市場」可以避免缺乏秩序規範的經貿往來,對兩岸可能造成的負面影響,包括:缺乏法律保障、資訊不完全、交易成本與障礙過高、資源未能有效配置等等。在兩岸共同市場的架構下,雙方的經貿交流可以互補互利、各取所需,經貿往來的風險也就會大幅度地降低。若能如此發展,「戒急用忍」與「大三通」的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

但兩岸政治情況特殊,兩岸經濟發展程度及整合的條件亦截然不同。特別是兩岸經濟規模差距過大,中國大陸面積達九六○萬平方公里,為台灣的二百六十七倍;人口十二億六千萬人,為台灣的五十七倍;在這種懸殊差距下,兩岸經貿整合若無適當的引導與規範,不免影響台灣經濟的安定。因此,建立「兩岸共同市場」必須考量兩岸的特殊情況,做合理的調整。

強調開放式的經濟整合:兩岸經濟統合應該先採取開放式的自然經濟整合,亦即在亞洲以及太平洋區域經濟整合的架構下,推動建立「兩岸共同市場」。兩岸共同市場與世界貿易組織是相容的,甚至兩岸雙方在形成共同市場的過程中,也可大量引用世界貿易組織的規範來安排雙邊的經貿機制。

以兩岸互補的經濟條件及相近的文化、社會背景,自然而然會加速經濟的整合,逐漸形成共同市場。另一方面,兩岸也應對其他國家同步開放市場,促使兩岸在整合過程中仍可涵容兩岸以外的區域分工與國際合作。如此,不僅可袪除台灣內部的顧慮,同時也可以與鄰近國家分享經濟利益。

強調市場共享的經濟合作:「兩岸共同市場」固然應走向自由開放及生產資源的自由移動,但台灣經濟體相對於大陸小很多,發展程度卻較高,若過於強調經濟資源無限制的移動,難免對台灣經濟造成衝擊,也削弱台灣可以為大陸經濟發展做出貢獻的能力。

因此,建立「兩岸共同市場」應該特別強調市場共享經濟合作,讓台灣與大陸可以截長補短,開發繁榮雙方與整個亞太地區的市場。例如台灣可藉成熟的高度運籌管理能力,特別是資訊產業製造運籌能力,配合大陸市場的潛力,發展成為區域乃至全球性營運中心或者運籌中心。

另一方面,大陸也可以台灣作為窗口,加速與國際市場的接軌及引進資本,開發內地經濟,特別是中西部地區的開發。此外,亦可藉由台灣經驗來改造大陸國有企業及鄉鎮企業,加速經濟的現代化。

「兩岸共同市場」須循序漸進地推動,以建構制度化、常態化的經濟統合,以下是幾個大概區分的發展階段:

第一階段要先推動兩岸經貿關係正常化:要建立「兩岸共同市場」,當務之急須推動兩岸經貿關係正常化。政府應該盡快建立定期、官方性質的協商機制,建立互信,加速推動經貿關係正常化,有秩序地解除雙方直接投資的限制。

第二階段是調和兩岸經濟制度, 建立兩岸「自由貿易區」( Free Trade Are,FTA )。在兩岸經貿關係走向正常化之時,雙方可進一步解除非關稅障礙,推動經濟法規制度的調和及各種標準化事宜,以減少雙方經濟體制上的差異。同時,兩岸可進一步提升經濟合作的層次,例如共同研發技術、開發經濟特區等。在此一階段,兩岸應該協商簽署「兩岸共同市場協議」,藉以有效推動經濟制度調和及標準化工作。

第三階段則是全方位的經濟整合,實現「兩岸共同市場」。兩岸共同市場發展至相當程度後,雙方可以展開全方位的經濟整合,包括貨幣同盟、稅制合作等。

我以過去三十年來對台灣發展之路的了解,以及對未來世界政經趨勢發展的認識,提出「兩岸共同市場」這個構想。希望所有關心台灣永續發展、兩岸永久和平,以及懷抱世界村理想的朋友,共同參與、共同貢獻。

延伸閱讀

退休只靠財富管理不夠!「這拼圖」沒拼上,千萬財富也可能成一場空

2020-08-25

群益金鼎證券神推手,財富管理業務大步向前走

2020-08-03

台新財富管理 施展三「全」策略 擴展金融生活生態圈 永遠以客為中心 用專業打造最貼心的服務

2020-04-15

專業認真 了解客戶需求 台新銀行財富管理 客戶最信賴的智慧夥伴

2020-03-27

台灣財富管理力拚星港 央行點頭是關鍵

2019-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