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經發會有共識 扁政府找共識 P.28

經發會有共識 扁政府找共識 P.28

由陳水扁一手主導的經發會圓滿落幕,總共達成三二二項共識。回顧經發會始末,從不被看好到滿心期待,從噓聲到掌聲,經發會的運作與佈局,可說是陳水扁政府一年多以來政經操作過程中,難有的佳作。

在長達三個多月的籌備與運作當中,經發會交出一份成績單,不過共識做得再好,終究是規劃藍圖,如何落實才是難度的開始。尤其在政黨、行政與財團之間的三角平衡,陳水扁要如何拿捏,也頗令外界好奇。


阿扁主觀意識主導 行政院執行壓力提早浮現

五一八,陳水扁在就職週年演說中釋放出要召開經濟發展諮詢委員會議時,外界反應並不熱烈,甚至他親自派出秘書長游錫●親自登門邀請國民黨主席連戰與親民黨主席宋楚瑜都碰了釘子。

在政黨氣氛不佳下,經發會可以如期完成,而且最爭議的兩個組別,就業組與兩岸組,在經發會全體會議中,原分組討論的共同意見,包括勞資爭議的退休制度與戒急用忍政策步入歷史等敏感議題,全部過關,陳水扁高興得跟幕僚說﹁結果比想像中的好﹂。

開會結果雖然順利,共識固然欣喜,不過整個開會過程中,產官學各界的角力與運作,從未間斷,加上陳水扁對經發會的主觀意識主導,讓行政部門往後執行經發會共識時,壓力與挑戰提早浮現。

經發會既然是陳水扁發起,他個人意志的貫徹也相當徹底。以戒急用忍鬆綁政策來看,陳水扁早在一年前就提出以﹁積極開放,有效管理﹂來為他的兩岸經貿定調,不過,由於黨內戒急用忍派仍佔絕大多數的情況下,陳水扁也不敢隨便去搬動這塊﹁經濟神主牌﹂。


王永慶、張忠謀主導大陸投資政策

直到一年後,他透過經發會的朝野討論,以共識決的方式,順勢又委婉的把李登輝時代的戒急用忍送入歷史,兩岸經貿正式進入陳水扁時代。

陳水扁雖然利用政治巧妙拿掉戒急用忍,不過要進入﹁積極開放,有效管理﹂時代,則需要真槍實彈的政策操作。企業界對經發會的高度肯定,大部分來自對兩岸經貿﹁積極開放﹂的主觀期待,不過對政府部門而言,企業的利益不等同是國家的利益,因此﹁有效管理﹂的制度建立,才是陳水扁政府必須做的。

而要鬆綁到什麼程度,企業才能感受到政府的誠意?王永慶與張忠謀的舉動,幾乎是傳統產業與科技業的代表性人物。

王永慶受邀擔任五位副主任委員之一,是唯一的企業界代表,因此陳水扁在大會召開前夕,也特別請負責整合議題的另一位副主委蕭萬長前往台塑向王永慶討論兩岸經貿鬆綁事宜。

其中有關戒急用忍鬆綁,企業赴大陸投資項目內,一向被視為禁止投資的石化上游業,在經濟部的規劃中,很可能把禁止改為專案審查,這對一心一意想到大陸建立石化供需系統的王永慶是一大解脫,也難怪他對經發會的落幕評語是﹁經濟的死水變成活水﹂。


工商團體大吵減稅是以商逼政


除了王永慶很滿意之外,一向對西進採觀望態度的張忠謀,這次在經發會中也首度展現他西進的強烈企圖,因此在投資審查項目中,對於有競爭力的企業採取﹁有效管理﹂的態度,在張忠謀的堅持下拿掉,以﹁積極開放﹂取而代之。

張忠謀在會中嘟●,政府只開放沒有競爭力的企業去,限制有競爭力的發展,到最後有競爭力的都被綁成沒有競爭力。因此他的意見,就成了兩岸組的共同意見中唯一修改的文字。

商人在商言商,在經發會中﹁以商逼政﹂是必然的趨勢。不過政府在放寬限制迎合企業需求下,又要如何堅守國家安全與財政管理?這一方面,陳水扁的能力就需要好好評估一番。陳水扁對財團的抗壓力,一向不夠強,而這種人格特質在土增稅調降案中,更加明顯。

減稅、降稅一向是六大工商團體參加經發會的主要訴求,不過行政部門在考量替代財源沒下落下,一直都採取反對態度,而在經發會召開前,陳水扁在聽取行政部門報告時,也指示選前不要談減稅問題,以免橫生枝節。


不減稅企業界就沒有實際感受?

不過到了經發會討論財金組會議時,工商團體從證交稅、土增稅等減稅訴求,統統被打回票,包括辜濂淞、王又曾、林坤鐘等工商龍頭,中午就跑去向阿扁吐苦水,認為沒有減稅,經發會再好的成績單都是虛幻的,企業界根本沒有實際感受。

陳水扁想想也對,不能對工商界的需求交白卷,當天茶敘時,又把王金平、張俊雄兩人叫來密談,敲定要把土增稅翻案的原則。至於要如何翻案,根據王金平的說法,是總統要他在翌日的總結報告以五位副主委的名義重新將土增稅提案。

不過,根據民進黨秘書長吳乃仁的版本是,王金平是代表工商團體的利益,這王金平的﹁個人態度﹂。讓王金平為之氣結,直說,他絕對是被陳水扁請託,不是個人態度。

最後土增稅的解決,在陳水扁閉幕演講稿中出現,他希望行政部門盡快把土增稅送交立法院審議,讓土增稅調降盡快完成立法。對工商團體而言,因為反對調降土增稅的經發會諮詢委員頗多,因此土增稅調降的戰線原本就不在經發會,而在立法院,只是經過陳水扁的親口背書,讓土增稅在國會中過關的速度加快。


行政院團隊步調不一

土增稅是否減免?是活絡景氣?還是拖垮財政?各界看法不一。不過,從扁政府執行土增稅政策可以看出,陳水扁反覆缺乏周延決策的個性又展現無遺。

如果陳水扁已經聽取行政部門的建議,在選前不提任何減稅案,但最後又屈服在工商界失望的眼神下,呼應﹁減稅救台灣﹂的看法,向企業界靠攏,這也沒關係,只不過既然選擇要翻案,也應該有能力整合內部不同意見。

土增稅翻案,最大的反彈聲浪不是來自民間,而是來自執政黨內部與行政部門,包括以新潮流系為主的黨秘書長吳乃仁與洪奇昌、邱太三等立委都抨擊土增稅是幫財團解套,是不義之舉。

而負責找錢編預算的主計長林全更是從頭到尾都未被詢問﹁減稅後的財源補貼那裡來﹂?他也只能憂心忡忡的在媒體吐露﹁巧婦難為無米炊﹂的苦楚,但行政院長張俊雄隨即又要閣員對不成熟的政策不要亂放話,好不容易因經發會而重新整隊的閣員,又陷入一陣混亂。

經發會是漂亮的落幕了,不過,也凸顯出扁政府運作的危機,陳水扁在政治操作上精算無比,卻常常在經濟政策判斷上顧此失彼,瞻前顧後。經發會雖然達成三二二項傲人的共識決,不過,要執行經發會共識之前,扁政府內部應該先來一次﹁共識決﹂,以免類似核四案府院黨不同調的混亂局面再度發生。

延伸閱讀

台灣籃球狀元陳盈駿 「內心沒有體脂肪」

2017-09-14

戴呼吸器打籃球

2015-03-12

B咖雜牌軍 憑什麼變HBL黑馬?

2015-03-12

中國為何不敢對NBA下重手?

2019-10-16

政大雄鷹四年登頂 姜豐年:誰來挑戰,我都傾囊相授

2021-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