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到底立委裡面有什麼樣的利益? P.44

到底立委裡面有什麼樣的利益? P.44

「我是被逼的!」新科國民黨立委、暨前任中鋼董事長王鍾渝相當無奈地說。

從學校畢業後,就一直待在企業界的王鍾渝,對於當個政治人,顯得沒有太高的豪情壯志。

王鍾渝以專業經理人的角色,縱橫鋼鐵業數十年,在國民黨執政時期,他一度是經濟部長的熱門人選,然而,政黨輪替後,當部長的美夢破碎了,他更被迫交出中鋼董事長一職,其中的功過褒貶,姑且不論,然而,這一交棒,也讓王鍾渝進入了他最不願碰觸的政治圈。

從去年六月至今,王鍾渝加入失業一族。其間,他為東隆五金進行重整,也順利地讓東隆五金起死回生。從他自元月二十五日起接任董事長來看,他總營企業並未忘情。

雖說被逼當上國民黨的全國不分區立委,王鍾渝仍有些抱負與理想,尤其他也苦嘗失業的痛苦,因此有意為失業勞工做點規畫。以下是本刊專訪紀要﹕

調適可能必須很費力 但全力以赴沒問題

《今周刊》問(以下簡稱問):你這次為什麼會接受國民黨不分區立委的提名?

王鍾渝答(以下簡稱答):被逼的。反正就是被逼的啦!哈哈哈!被環境逼的。因為失業了,需要一份工作啦!

問:一個鋼鐵人轉戰政治界,你要如何塑造你的政治形象?

答:從學校畢業後,我經歷很多工作,當過中央研究院研究員,也當過高中老師,然後到中鋼,一待就待了三十年,其中有將近兩年的時間,擔任國營會的執行長,也曾在大學裡擔任副教授。

我從來沒有參與過政治,所以,憑良心說,究竟一位政治人物的工作應該有何特性,我不是那麼清楚。

但是,我曾在學校、私人企業、公民營企業,及政府行政部門,做過一段時間,在這些經歷裡,每轉換一個工作,就須改變扮演的角色。我自己的體會是,只要你很認真,都應該可以調整成功。
不過,我也不否認,現在我的年齡比過去大了,能否調整得很好,我不敢肯定,只能全力以赴。至於今天能否承諾什麼,我不敢多開支票。只能依照一般社會大眾所期望的,來調整我個人的做事方法,及自己角色的定位。

問:以往你自許為專業經理人,你要如何將此角色注入到你的新角色裡?

政治家、政客都是「專業經理人」

答:從背景來看,我待在企業的時間比較多,是專業經理人,所以政治人物也可以從專業經理人的角度來看,政治家或政客也好,都是專業的經理人。

如果把過去在企業的要求,包括成本要求,效率要求,用在政治上,是不是會更好呢?現在我不敢說,但我會往這個方向去努力,也應該會得到反應,至於是好反應或壞反應,得過一段時間才能斷定。

問:二月上任在即,你個人可有具體的方案準備推行?

答:所謂服務選民跟制定政策,是不太一樣的。在服務選民方面,是比較混亂,而我本身是不分區立委,理論上該去思考的角度,應該會往社會安定及整個國家的經濟發展作考量。

問:之前你曾經說過只當一任的立法委員,是真的嗎?如果有機會連任,你會再度接受嗎?

答:我想當立委一任三年的時間,如果做不出什麼事情的話,那就是當再久,也不會有什麼作為。我倒是認為,當立法委員也好,當任何一位政治人物也好,如果三、五年貢獻不出什麼好政策,那就應該下台。

所以,如果以整個社會國家的利益為考量,當你把你的想法全都貢獻出來,哪天江郎才盡了,就該讓更有想法的人來接手。我常常不能理解,為什麼有人要幹那麼久,到底裡面是否有什麼樣的利益,我不清楚。

問:三年之後,你個人的計畫為何?

答:政治,不應該把它當成是你一生要去從事的工作,我覺得規畫我一生從事的工作,應該是在企業界,因為企業的發展是實實在在的,而且這企業可以永續經營的話,就可以對國家的經濟、社會及就業有所幫助。所以我不會把我過去在企業界的努力及經驗白白浪費掉。

小標:我未離開企業,何來重返之說?

問:言下之意,卸下立委職位後,你將重返企業界?

答:我從未離開過,何來重返之說。

問:你從去年六月卸下中鋼董事長一職後,就失業至今,也深感失業勞工的痛楚,是否有計畫在立委任內,推行有關失業勞工方面的方案?

答:我個人覺得,政府有些政策是希望把我們國家帶向一個福利國家,也就是說,將來很可能政府會用更多的資源,往社會福利方向發展,包括老年人照顧、失業人口等等。

以對失業人口的照顧而言,用失業救濟金並不是最好的方法。要知道,失業人口是有能力、有意願工作,但找不到工作的人,政府應該要運用一些資源去培訓他們的第二項專才。

所有先進國家,當製造業成本增加,產業外移時,都會產生原工作人口失業的問題,不過,服務業會取而代之。反觀台灣,似乎缺了這塊服務業的領域,直接跳到高科技產業,使得原來製造業的勞工根本無法跟上台灣快速發展的腳步,面臨嚴重的失業問題。


我們旅遊業的品質太差了

因此,我認為我們應該從服務業的角度去思考,事實上,我們有很多可以發展的服務業,以旅遊業來看,當國民有能力消費時,大家卻一窩蜂地往外跑,很少願意留在台灣玩,原因當然就是我們旅遊業的品質太差了。

台灣推行知識經濟,很多人認為就是高科技產業,其實有很多傳統製造業,如果將其技術系統化,發揮其價值,這也是知識經濟的一部分,因此,政府應該在這方面,去制定一些政策,讓原來製造業的勞工可以轉型。

問:有人說今年是企業重整年,而東隆五金是第一家成功案例,身為東隆五金的重整人之一,你認為重整的關鍵在哪裡?

答:首先要有專業的重整人,同時在重整過程中,所有相關的人不能存有任何私心,要開誠布公地合作,這樣才有機會。

另外,要相信專業的評估及建議,以東隆五金為例,該公司真的是請了專業的人,好比說台証負責財務,理律事務所負責法律,另外,也找到新的股東進來,還找了世界上的專家來評估鎖這個行業的市場價值在哪裡。當然,公司本身的基礎及技術也很重要。

東隆五金的創辦人很了不起,培養出一票很優秀的技術人員,但後來的經營團隊卻做了很多錯誤的決策,導致公司出狀況,不過,該負責人也很有氣量,沒有在重整過程中進行杯葛,讓整個重整案順利過關。


王鍾渝小檔案
出生:1945 年
學歷:中原大學化工系
經歷:中央研究院助理研究員、亞東化學纖維工程師、中鋼公司董事長、國際鋼鐵協會理事長、東隆五金董事長

延伸閱讀

只會打造車子還不夠?鴻海電動車聯盟搶占全球市場 還要思考這個關鍵問題

2021-03-22

美債收益率上升1% 股票就會下跌3成!面對股市漲多調整 投資人可以用這3招安然度過

2021-03-15

中國「十四五計畫」出爐,為何力拼「碳中和」?當然不是為人類社會貢獻,而是為了「發大財」

2021-03-08

美債引爆殺盤 正是換股良機?價值型、中小型股票接棒 這兩個族群還是3月的重頭戲

2021-03-02

廢棄物成為搶手貨 中國減碳再祭新招!搶賺「碳商機」 把握這3個投資方向

2021-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