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留在輻射屋內長期與政府抗爭 P.29

留在輻射屋內長期與政府抗爭 P.29

輻射屋案件二審判決宣判後一星期,重訪台北市民生東路三段、龍江路上「民生別墅」 社區,一樓商家的人潮仍熙來攘往,過年前促銷商品的音樂不斷從連鎖店傳出,與台灣各地住宅區無異,很難想像這裡一幢幢大樓竟有許多是由輻射鋼筋所建造。

A太太一家是民生別墅事件後,仍住在龍江路上的住戶之一,他們家也是唯一一間有加裝鉛條的重度汙染受災戶。採訪當天,在打開兩道鐵門後,進入A太太家中,十多年的房子雖然有一點舊,不過可以感受到家具的年齡比房子更老。


A太太:只要輻射強的地方,我就擺櫃子

A太太說,「輻射屋事件發生後,就對未來感到不確定,家具也不敢買新的」 ,在他們家中,可以明顯感受到櫥櫃特別多,「因為只要是輻射特別強的地方,我就想擺櫃子,家人就不會靠近那裡,多少有隔離輻射的作用。」

民國八十一年八月,發生輻射屋事件後,七十家住戶大都陸續搬家或以當時市價七折賣給原委會,A家認為將房子賣掉不划算,於是選擇繼續留在民生別墅社區。八十五年,原委會建議A家在屋內加鉛條降低輻射劑量,A家自費及受原委會部分補助下,花了五十萬元在家裝了一噸的鉛條。由於一戶至少要裝一噸,考慮到過重會影響大樓的承受力,所庂那一幢大樓裡只有A太太一家裝鉛條。

A家原本是先租下這幢房子做為辦公用,七十八年才買下來兼住家,當時就像所有小家庭第一次購屋般喜悅,沒想到三年後,爆發輻射屋事件,A家被迫面對自己辛苦掙錢買的屋子竟然有大量輻射鋼筋的事實。「我們家原本開貿易公司,新聞報導民生社區有輻射屋後,都找不到小姐來上班,要不然就是才剛應徵進來的小姐沒兩天就走了。」 輻射屋事件明顯對原本平靜的A家產生極大衝擊。

A家有兩個兒子,一個已經就業,一個今年大四,其實,這麼多年來,A太太最擔心的還是小孩將來的生育問題,「因為長期照射輻射,我們的染色體都已產生病變,雖然短期看不到變化,心裡知道遺傳的機率相當高,也怕以後孫子出生後會有問題。」 她與A先生也都很保護兩個小孩,減少他們在媒體曝光的機會,生怕孩子同學知道他們家是輻射屋而歧視,或不敢與兒子交往、結婚。

由於輻射鋼筋都是整批建造,汙染情況較嚴重的地區集中在龍江路二五七、二六五巷二、三、四樓的住戶,A太太說,知道的鄰居下意識經過時會刻意迴避繞開,事情過了這麼多年,至今仍有路人對他們指指點點,「很多人知道我們還住在這裡,都會說唉喲,怎麼還敢住輻射屋!」 因此,每到周末假日,A家能出去玩就出去玩,盡量逃離輻射照射,原本應是休息與避風的「家」 ,對他們而言,反而只是睡覺的地方而已。

「真的很煩!」 為了爭一個公道,與原委會纏訟官司這麼多年,A太太只覺得累了,「希望政府趕快解決問題,政策應該明確訂定,房子該拆就拆,如果拆除重建,至少能夠補助經費,不要像現在這樣,什麼都不確定,讓我們不知該如何是好。」

與原委會的官司暫告一段落,新的一年也來臨,A太太最大的願望是想利用國家賠償金整修一下房子,十年的風風雨雨,其實,輻射屋居民要的不多,他們只想安安穩穩過平安的日子就好。


方蘭生:拆除重建反彈不小

A太太家是受到嚴重汙染的受災戶,而民生別墅社區中則有更多受到輕度輻射汙染或未受汙染的住戶,仍生活在不確定之中。例如文化大學大傳系教授方蘭生,就是民生別墅重建委員會代表。方蘭生表示,三、四年前成立的重建委員會目前有七十戶加入,以輻射屋住戶居多,也有非輻射屋住戶,像他家就沒有輻射鋼筋,但是為了讓民生別墅社區擺脫輻射鋼筋的汙名,因此才有住戶提出拆除重建的計畫。

該委員會平均一年開一次會,方蘭生說,目前只要與幾戶重建意願低的住戶溝通好,預計今年暑假將會開始進行拆除工作,之後就可動工興建。據了解,不願重建的住戶主要是因為他們家頂樓有加蓋,如果要拆掉整幢房屋,勢必會影響其權益,甚至要求其他住戶賠償損失,所以反彈的聲音也不小。

至於當初最先被發現房屋有輻射鋼筋的啟元牙科,如今依然在龍江路執業,雖然曾搬到吉林路開業一段時間,但前幾年又搬回民生別墅社區,只是換了店面到原地點的斜對角。根據附近鄰居表示,啟元的陳醫師對輻射屋事件反應相當低調,對外都不願提起,連媒體採訪都一律拒絕,與鄰居的互動也很少,成為民生別墅中孤獨而又令人關切的一角。

延伸閱讀

浪漫台三線藝術季—台北特展「茶遇—天光 行山」一場新媒體的茶遇新客氏美學

2019-10-26

「台三線浪漫藝術季」150公里跨域開展 這些地方超有看頭!

2019-10-21

達力設計馮勢淙》將藝術融入生活 營造心靈沉澱的空間

2019-10-18

亞洲藝術交易中心,台灣當仁不讓

2019-10-03

洄瀾藝術節傳唱花蓮 太平洋溫泉花車嘉年華熱鬧遊

2019-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