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兩個情報頭子栽在詹益彰手裏 P.29

兩個情報頭子栽在詹益彰手裏 P.29

三月五日,經常被視為請願機關、但又經常被認為沒什麼用的監察院,彈劾了兩位前後任的情報頭子,也就是前後任的國安局長殷宗文與丁渝洲。這個案子的提案緣由,是因為國安局發生「劉冠軍案」時,這兩位前後任的國安局長都知道這筆被劉冠軍「吃掉」的費用,但兩位局長都沒有好好處理這個案子。

這個案子的提案監委有三位,郭石吉、詹益彰與尹士豪,但最受矚目的要算是詹益彰這位出身調查局二期(現任調查局長葉盛茂為三期),又曾主掌監察院糾彈調查系統的監察委員。對詹益彰來說,逼大官下台這並非第一遭。事實上,近三十年前,詹益彰在擔任調查員時,也曾參與過一件轟動一時的「蒜頭案」,當時蒜頭的市場價格高得極不合理,結果在經國蔣的支持下,這個案子一口氣逼得近十位的立委、監委下台,也成了調查局二期的成名之作。

民國八十三、四年間,國內蒜頭價格又呈現極不合理的現象,當時在監察院擔任參事的詹益彰雖然沒有主動調查的權力,但遇到比較熟的媒體朋友時,總不忘提醒媒體要多多關心、調查這個民生問題,並不忘提起當年拉下近十位立、監委的功績,由此也可見詹益彰對「蒜頭案」的念念不忘了。

詹益彰不僅是個辦案的高手,在仕途上,他也一直深受他「主子」的信任。在監察院擔任參事期間,正好遇到了當時的監察院長陳履安要退出國民黨參選總統,陳履安在將退黨聲明書送往國民黨中央前,還特別送到詹益彰的辦公室請他給與意見,由此可知陳對他的重視。

不過,詹益彰跟過的「主子」出路似乎都不甚理想,也讓詹益彰對「派系問題」總是顯得特別敏感,甚至是極度排斥。在他擔任內政部主任祕書期間,他的「主子」內政部長吳伯雄正在跟宋楚瑜爭第一屆的民選省長國民黨參選人資格,結果為了避免被人劃為「吳系人馬」,他選擇轉往監察院擔任糾彈調查組(當時稱為第一、二組)主任,沒想到,監察院待了幾年,他的「新主子」監察院長陳履安竟然跑出來要跟李登輝角逐民選總統,讓他再度選擇低調轉進,轉到總統府擔任第一局局長,做為自己沉潛再出發的位子。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詹益彰的監委一職,其實是他自己推薦來的。本屆監委在總統府公布提名名單前,曾開放各界提供推薦提名名單,當時任職總統府一局局長的詹益彰,除了要處理各界送來的推薦文書作業供當時的總統李登輝選擇外,也不忘自我推薦,只是當時他可能沒想到,李登輝提名了他當監委,幾年後,他卻把李登輝掌權時的兩位情報頭子都給彈了下來。

延伸閱讀

《獨家專訪》美中對抗重塑印太情勢 日、英、法都靠過來了 辜朝明:對台灣 拜登比川普更好

2021-09-03

貿易、科技...新一輪經濟戰開打!美中實力「差距變大」 謝金河:「厲害了!我的國!」漸消失

2021-09-01

3核心議題卡關 美中貿易戰難善了

2019-05-23

台灣也榜上有名 來看看誰是第1階段貿易協議的贏家、輸家?

2020-01-16

三大難題 貿易戰停火「基礎並不穩固」

2020-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