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記者處理私德問題要嚴謹 P.108

記者處理私德問題要嚴謹 P.108

涂醒哲事件在司法機關迅速偵辦下,終於水落石出。新聞媒體在其間處理本案相關資訊及評論時,諸多不合專業倫理之處,引起社會不少批評,究竟台灣媒體的墮落從何而來?背後的結構性問題又是為何?十月十三日甫成立的「新聞公害防治基金會」針對涂案舉行記者會,會中包括新聞局長葉國興、衛生署代署長涂醒哲、澄社社長顧忠華、新聞評議會秘書長呂郁女、台灣廣告主協會理事長高志明、台灣記者協會會長石靜文等人,以下是政大新聞系教授林元輝所發表的談話,經本刊整理如後。

涂醒哲事件發生後,到了十月四日,錄音帶已經出來,裡頭明明講的是「屠」主任,但涂代署長不是「屠」主任,所有記者都沒有發現其中有問題,最後反而是檢方發現錯誤,記者何以沒有警覺,問題出在根本沒有人用心思考。 其實,只會死記平衡報導原則真的會把台灣媒體給害死。平衡報導不是一個新聞事件裡的每一個人都有說到話,在電子媒體就是把麥克風遞給 A 再遞給 B,平面媒體就是把版面平分給兩造雙方,如果記者這麼好當,乾脆發明一種會自己跑的機器人,根本不需要這個行業。記者的珍貴處在於會用腦筋思考研判問題,所以這次為什麼樓子會捅得那麼大,就是新聞業的墮落,包括能力、專業的墮落。 我記得日本媒體在處理公司破產新聞,絕對有十來個判斷標準,一定查證到完全符合才敢刊登該公司倒閉。台灣媒體現在可以信口雌黃,未查證清楚,就隨便說人家倒閉,已經變成一種習慣。 我們現在看到國內幾家大報,有的號稱正派辦報,有的宣稱有資深記者制度,但我們知道那些大報的記者不是在改稿,就是閒得沒事幹,在電視、廣播到處開節目,什麼話題都能談,老闆不但容忍這些行為,而且薪水還是照付,我覺得這些資深記者就應該去做查證的工作,因為他們有足夠的經驗、人脈多、智慧也夠,可以判斷新聞的真實性,結構性的問題就是要讓資深記者多做查證工作。 此外,記者在處理公眾人物的私德問題,一定要非常嚴謹,甚至不登都無所謂。譬如涂醒哲事件因為扯到私德,但私德並不是媒體該關注的重點。記者只關心涂有沒有舔耳朵、擁抱與摟腰?就算有,也不該是重點,關注的應該是一位衛生署官員怎麼會在那一刻跟業者在 KTV 裡?那個聚會的錢誰出?其間是否有官商勾結、利益輸送?所以台灣的記者根本就沒有用心思考什麼東西是社會要的?媒體應該要扮演的角色是什麼? 新聞學研究早已指出新聞沒有辦法全然客觀,新聞講穿了就是有權者的傳聲筒,很殘酷的是,涂醒哲在此事件是個無權者,因為連講話的機會都沒有。所以我們要努力的是讓每一個人都有相等的權利、機會接觸到媒體。不要苛求記者一定要客觀,那是很久以來的迷思。 因此,要真正落實查證方法,各媒體應該用現代社會的需求,清楚訂定操作定義的標準。所謂的資深記者應該是要名副其實,新聞業才能進步。(作者為政大新聞系教授︶

延伸閱讀

鴻海旗下FII A股IPO獲准 傳最快3月底掛牌上市

2018-03-09

不告了?鴻海旗下夏普傳已撤銷對海信的侵權訴訟

2018-02-23

鴻海旗下富智康再發獲利預警 2017年恐虧5.25億美元

2018-02-21

杜老爺、卡比索、點水樓、寶萊納的老闆都是他!參透南僑集團會長陳飛龍的經營心法

2017-03-24

南僑前進東京 要賺中國貴婦財

2015-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