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灣SARS之役零死亡 P.30

台灣SARS之役零死亡 P.30

SARS 風暴席捲全球,即使是醫學先進的新加坡, 也無法挽救所有病患的生命。台灣卻締造了零死亡的記錄,成績傲人。然而創造佳績的幕後英雄卻異常低調,甚少炫耀自己的功勞,甚至不願透露姓名。

這一天,以行政院 SARS 專家小組召集人陳建仁為首的一行人走進國科會的大門,這次的臨時會議十分倉促,不過台灣最頂尖的感染科醫師、公衛專家和病毒學家還是都到齊了。原先預定九十分鐘的會議,竟然開了超過兩個半小時。

花這麼多時間開會是值得的,台灣成功防制 SARS 的經驗和研究成果,即將在國科會的贊助下,發表到國際。


勤姓台商之子具防疫觀念

台灣未成為疫區的原因,必須追溯到第一個疑似病例──勤姓台商。不明原因的傳染病成為大流行,端視隔離成效。在台灣第一例 SARS 個案中,台灣人民必須感謝上天的眷顧,因為這位勤姓台商的兒子恰巧在疾病管制局(以下稱疾管局)工作,具有良好的防疫觀念。

三月中旬,疾管局的一級主管召開視訊會議,討論主題是流行大陸香港的「怪肺炎」,會議快結束時,突然有人報告台大醫院可能有怪肺炎疑似病患,報告的人說是他的下屬緊急告訴他的。據了解,這位下屬恰好是勤姓台商之子,他通報的正是自己的父母。

接獲情報,疾管局局長陳再晉立刻率領相關人員前往台大醫院了解狀況。台大在這之前已經向疾管局通報勤姓台商的案例,但是以非典型肺炎通報,並未警覺是SARS 。 待局長到來,台大醫院立刻將勤姓夫婦轉至負壓隔離病房。此時,勤姓夫婦病勢仍十分嚴重,由感染科主任張上淳負責醫治,隨後勤姓夫婦之子也發病,消息已經曝光,張上淳和整個台大醫院承受莫大的壓力。


台大醫治方向正確

綜觀台灣 SARS 病患治療,九成的病患都在台大醫院,包括最受矚目的勤姓台商一家、中鼎工程員工以及香港淘大花園探親家屬,其中有些人一度傳出病危,卻在張上淳所領導的醫護團隊照護下,逐漸康復。

即使是國際公認,在東南亞疫情蔓延攻防戰中應該表現最好的新加坡,也有九位病患過世,而且不斷出現新的可疑病例,台灣的成就顯然更高於此。

這應該歸功於台大這批杏林高手的醫術高明,他們長期鑽研流行病學,也十分注意「新敵人」──新型致病微生物、或由舊微生物所衍生的更頑強品種,萬一現身時的醫療戰略。

張上淳的專長是研究微生物及其抗藥性的消長關係,他曾經極力呼籲大眾注意濫用抗生素的後果,如果這麼做,將使病菌產生抗藥性,導致「有病沒藥醫」的結果。

從三月八日起, 陸續送到他面前的 SARS 重症患者,許多人的肺部 X 光片已經白掉了,當下他採取的療法之一是為病患施打大量的免疫球蛋白,而不是一味地注射抗毒性藥物雷巴威林。


免疫球蛋白成救星

由於 SARS 病毒侵入胸腔後,會引發人體的免疫反應,當反應過度,反而會傷害肺部組織,導致呼吸衰竭而死亡。大量的免疫球蛋白可以抑制過度的免疫反應,避免癱瘓病患的肺部功能。結果證明他的決策是對的。

另外,根據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與世界衛生組織的聯合研究小組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以及香港瑪麗皇后醫院醫師群發表在《 LANCET 》期刊的論文均指出,SARS 元兇是突變後的新種冠狀病毒( coronavirus ),該病毒屬於RNA 病毒,顆粒約有兩百毫微米,體積在病毒中算大的,而且相當善變。

病毒永遠都需要寄生在完整的細胞內,方能進行複製、培養,而其特性之一是內部有信差 RNA,會將基因所下達的指令傳達給核醣體,製造病毒所需的蛋白質。

一位國科會官員指出,除了藥物治療,台大 SARS 小組即有可能就是利用歐美最先進的基因療法,阻斷信差傳達信息給蛋白質,然後在缺乏蛋白質的情況下,令病毒自行凋亡。


張上淳個性謹慎──不願多談自己功勞

治療與防疫成績斐然的台大醫院,卻不願多談自己的功勞,當外界問起是哪些人居功厥偉,台大一概說不知,將對外的發言都交給張上淳。

張上淳醫師是台灣專門追查奇怪傳染病的非正式組織「柯南小組」的成員,在破過許多突發怪病奇案的「柯南小組」裡,張上淳追查負責北部地區發生的怪病,另一成員王任賢負責中部地區,他們是差兩屆的學長學弟,經常在國內外大大小小的學術會議上碰面。

說話有條不紊的張上淳,喜歡各式球類運動,在學生時代還曾經當選台大醫學院網球校隊,現在工作忙碌,偶爾只能在假日跟兒子打打羽毛球。在病患眼中,他是位「古意」(老實)又有愛心的醫師。一位曾經得過腸腫瘍的女病患,原在國泰醫院就醫,開了幾次刀,但是仍無起色,後來改到台大醫院給張醫師治,僅開了一次刀病情就逐漸好轉。她說,看過許多喜歡吹噓自己的大牌醫師,而張上淳每次看診,總是花很多時間仔細問症,認真又有耐心的態度令她印象深刻。

王任賢說張上淳最大的優點是正直,手握諸多權力,身處醫、政兩界的重要位置,若是心存私心是做不好的,單憑這一點,就令人敬佩。

做事謹慎,則是熟識者對張上淳一致的評語。一位與張同事二十餘年的台大醫師說:「和張上淳合作,他會從第一個細節開始跟你討論,確認其中的每一個步驟,直到彼此都沒有誤解為止。」謹慎有耐心的個性在關鍵時刻發揮了作用,英雄得以力挽狂瀾。


從死神手中搶回人命──張上淳醫護團隊令人敬佩

在還不知道能不能治癒 SARS 病患的過程中,張承受著來自各界「關愛」的壓力。疾管局、教育部和國科會不斷找他開會,每天還要親自診治病人。他的職責固然是挽救病人的生命,更大的責任是在第一時間做隔離判斷,避免自己和醫護人員被感染,間接將 SARS 散布出去。相較於香港威爾斯親王醫院幾乎停擺、醫護人員多數病倒的慘狀,台大只有一位蔡姓醫師受到感染。

這次能從死神手中搶回人命,當然不能只歸功於張上淳,還有整個醫護小組的專業及辛勞,包括感染症專科醫師、護理督導長、護理師和專業感染管制醫檢師。

台大醫院負責追查 SARS 元兇的工作是高全良,現為台灣大學醫事技術系副教授,桃李滿天下。與病毒相處二十餘載,有人稱他是台灣首席病毒分離專家。

面對新式病毒,高全良的實驗室沒有人敢冒生命危險將病毒檢出分離,因此只能靠他獨撐大局,從咳嗽不止的病人咽喉取出黏液,運送到 P3 級隔離實驗室分離培養,全靠他一手包辦,自勤姓台商住進負壓隔離病房那天起,他便開始了工作到深夜的生活。

可惜的是,高迄今仍未成功分離出病毒,無法趁機瞭解病毒的生活史。因為取樣困難,加上台灣的病例少,患者後來大都已經痊癒,找不到病毒了。有時候,醫學太進步,反而阻斷了研究之路。另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護理長,自費購買營養液和口罩給醫生護士,照顧同袍的愛心亦令人窩心。

其他的醫護人員也沒閒著,台大醫院所有和 SARS 有關的醫師會同免疫專家每天聚會討論,每當病情一有變化,便立刻上呼吸器,注射藥物,平衡病人體內酸鹼值。這些人卻因選擇沈默而被忽略了。

SARS 警報尖鳴了月餘,全世界的死亡及感染病例仍在增加中。 在還未找到病毒元兇的險峻情勢下,台大醫院 SARS 專案小組卻能將勤姓台商一家治癒,而且沒有莫名其妙蹦出新的感染者,已成國際典範。台灣 SARS 之疫一戰成名,國際地位驟升,只是英雄還未得到應有的榮耀。


張上淳小檔案
出生:1956年6月11日
現職:台大醫院內科主治醫師兼感染科主任、台大醫學院內科教授
學歷:1992年畢業於台大臨床醫學研究所
經歷:日本東京順天堂大學細菌學科研究員、美國杜克大學醫學中心感染科客座醫師
專長:感染症學、醫院內感染調查與管制、抗生素使用與抗藥性問題


台大醫院SARS醫師團隊

 姓名       現職                                                在SARS團隊中擔任的角色
張上淳   台大醫院內科主治醫師兼感染    領導整個團隊醫治病患,並負責院
                科主任                                           內各種感染監測與防治之工作
高全良   台灣大學醫事技術系副教授        SARS病毒檢出與分離培養
郭壽雄   台大醫院胸腔科主任                    共同會診,看X光片
謝維銓   前台大醫院保健部主任、前台    擔任團隊顧問及治療病患
                大醫院感染管制小組負責醫師
陳宜君   台大醫院感染科主治醫師            協調醫院各部門合作及治療病患
薛博仁   台大醫院感染科主治醫師            細菌診斷及併發症處理
洪健清   台大醫院感染科主治醫師            治療病患
黃立民   台大醫院小兒科主治醫師            負責治療SARS嬰幼兒病患
余忠仁   台大醫院胸腔科主治醫師            共同會診,看X光片

製表:邱莉燕

延伸閱讀

「六福皇宮」租客有譜? 傳「JR東日本」有意承租

2019-10-14

美中達初步貿易協議!買進黃金好時機 「這2件事」有利金價再漲

2019-10-14

台股漲到「萬一」要追買還是賣?專家:看清台積電大漲的「假象」 投資人逢高宜獲利入袋

2019-10-14

台灣、中國人傻傻分不清楚? 日本網紅19招教你破解身分

2019-10-09

華爾街傳奇操盤手喊買 日本中小型股票基金超夯

2019-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