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邱議瑩挑戰蕭薔?台鹽鄭寶清 老店變出新把戲 P.32

邱議瑩挑戰蕭薔?台鹽鄭寶清 老店變出新把戲 P.32

十二月二十三日鄭寶清續任成了台鹽民營化後首任董事長,但就在此時,台鹽頻頻出狀況,包括膠原蛋白下架危機、在臨時股東會上未選出獨立董監事和傳銷公司合作的爭議,種種跡象看來,鄭寶清上任後的好運氣似乎碰到了阻礙。

﹁阿扁總統在桃園演講時說了﹃如果張忠謀是台灣半導體業之父,那鄭寶清就是台鹽的經營之神﹄。﹂說到總統對自己的讚美,鄭寶清好似背課文般的流利,那股得意之情全寫在臉上。

由於台鹽短短幾年間在全省就有一百家加盟店、十家直營門市、二十個百貨通路,再加上十一月股票才剛上市就上漲六○%,十月稅前盈餘六.七億元,一個月的末端收價達四億元營業額。種種佳音回報,更是讓鄭寶清好似出了一口怨氣般的發下豪語,﹁現在綠迷雅營業額在市場上不是第一、就是第二,明年我們要賺十億元,做第一品牌。﹂


求變個性 自信再創佳績

自覺有滿腦創意有用不完的精力,但也為他招惹不少爭議。就如和亞洲多寶公司的合作案,就被立委曾蔡美佐批評,鄭寶清好像在用老鼠會的方式在賣台鹽的產品,﹁有必要用這樣的方式來經營嗎?﹂雖然,鄭寶清對於傳銷事情提出解釋,強調是一開始為消化產能,才與多寶合作。不過,對於和傳銷公司合作,很多立委還是覺得不可思議。

﹁去年台鹽本來要虧三億多元,但後來我們賺了五億元!今年本來預計賺五億元,結果賺了十億多元。﹂上任一年多即在營收上頻頻開出紅盤的鄭寶清,對於自己是不是可以再創佳績,和 SKII 一較高下,顯得信心滿滿。然而,他自信的來源是什麼?鄭寶清覺得﹁不喜歡一成不變的個性﹂是最大的因素。

﹁ SKII 一年的廣告費用就要花上億元,我們只花了五千萬元。﹂鄭寶清對於自己在經營上的創意很得意,請十一位立法委員代言更是鄭寶清的得意之作,﹁別人找電視、電影明星,我找到政治明星。﹂因為立委沒有收取廣告代言的費用,讓台鹽省下了不少白花花的銀子。

不過,這卻讓很多立委頗有微詞,﹁鄭寶清太﹃鹹﹄︵台語小氣之意︶了啦!﹂立委邱議瑩小小地抱怨說,﹁什麼都沒談好就要我們拍廣告,拍的時候也不通知一下,事後只送了兩套化妝品,不過,我自己就買了十套。﹂

﹁那是誤會啦!﹂鄭寶清說明當天是因為廣告公司太慎重而讓立委們嚇一跳,立委才會有這樣的反應,﹁這只是個小插曲而已。﹂不過,這麼一省卻讓台鹽省下了上億元的廣告費。


打破紀錄 推出三個月就賺錢

鄭寶清強調,要讓台鹽可以繼續成功的打敗對手,有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就是一定要把生物科技的技術移轉到民生用品的物資上,﹁這樣整個市場就會很大﹂。鄭寶清說到當年其實大家都不看好他把台鹽轉向化妝品經營,因為過去化妝品都是靠廣告撐起來的。 甚至,誼麗公司董事長︵ Elizabeth Arden 代理商︶、美容工會理事長梁木春都曾取笑過他,梁木春對鄭寶清說:﹁美國的化妝品到台灣來,最少都要先虧損五年來打廣告,我們最好的產品﹃時空膠襄﹄也是虧了三年七個月。你想用五年的時間去搞一個化妝品,到時董事長的位置不知道還保不保得住。﹂

﹁台鹽在余光華擔任董事長時,人家說他轉型成功,這簡直是胡說八道。﹂鄭寶清對於過去許多人認為余光華是台鹽轉型成功的真正功臣,很不以為然。﹁賣個洗面乳、洗髮乳怎麼賺得到錢,你們想想看,我賣一瓶膠原蛋白可以抵得上賣七十條牙膏,七十條牙膏要刷八年;換成鹽要賣一百五十包,那可以讓你吃一輩子。﹂﹁一瓶二千元的膠原蛋白,三個星期就用完了,而牙膏要刷八個月,哪一個的附加價值高呢?但也不能說余光華沒有功勞啦,也要他建了廠,我才能去發揮,我只是把沒有用的東西發揮到極致。﹂

聽到鄭寶清的說法,余光華笑了笑,回答說:﹁這是外行人說內行話。產品是有它的生命周期,人不用一輩子都用膠原蛋白,但卻每天都要刷牙,賣牙膏不能賺錢?這是﹃聞失掩過﹄吧,牙膏到鄭寶清手上,經營得只剩下十分一的量,而且膠原蛋白也是在我手上研發出來的。﹂余光華強調,企業經營最忌就是太短視。


挑戰對手 實現年賺十億目標

雖然,對於誰才是台鹽轉型的真正功巨,各有說法,但對鄭寶清而言,這都不是重點,怎麼樣讓台鹽在他手上打敗 SKII 才是更重要的任務。要打敗強大的對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鄭寶清為此訂立了一個台鹽的工作守則︱︱﹁太陽下山原則﹂,工作做完才可以回家,工作沒做完就點燈,點了燈就像是太陽沒有下山,就可以繼續工作。

鄭寶清每天清晨六點就上班,回到家通常己經是晚上十一點了,之後仍然有同事會為了工作上的事打電話給他,鄭寶清形容台鹽員工的拚勁像高科技產業一樣。

﹁現在工廠每天都加班到十二點,已經持續六個月了。﹂鄭寶清展現他想實現目標一年賺十億元的決心。﹁我常對員工說,發給你薪水的不是老闆而是客戶,所以要把兩隻眼睛看向顧客,而不是看向老闆。﹂

儘管接任董事長才一年多的時間,但由於一開始不被看好,鄭寶清承受來自四面八方的奚落;現在雖然有了令人亮眼的獲利,卻也有人說那是﹁前人種樹,鄭寶清乘涼﹂而已。為了讓台鹽的經營可以拚過第一品牌,在成本上就必須做很多的調整和控制,鄭寶清解釋說:﹁以前買鹽,一噸鹽二十八美元,現在十七.五美元,一噸差價就達十幾美元,以一年賣四十噸的量,一年就差了台幣一億四千多元。而運費也是從十四.八美元到八.五美元,一年就相差二百五十萬美元,運費從一億三千萬元到六、七千萬元。﹂鄭寶清強調,在他來台鹽之後,把經營上很多不必要的支出都節省下來了,﹁我一年省下好幾億元。﹂


不談未來 經營績效是最大籌碼

當了十幾年的民意代表,轉做董事長的感覺如何呢?﹁當立委比較舒服,立委罵人不用負責,但現在當董事長被罵要負責。﹂過去﹁罵人罵習慣﹂的鄭寶清坦言,一開始被人指著鼻子罵,的確很不習慣,但後來想想可能是現世報,心情就釋懷許多了。

﹁不過老實說,做國營事業還是比較有成就感,經營得好不好大家一看就知道,如果是當立委,很多時候你提出了多少法案是不太有人關心的。﹂對於鄭寶清而言,經營台鹽讓他一洗當初被取笑的恥辱,但對於這個頗為威風的董事長位置可以坐多久,鄭寶清就不是那麼有把握了,﹁二○○四年之後,我可以繼續當董事長的機率大概是三分之一。﹂鄭寶清開玩笑地說,因為有三分之一的機率是他做的太好了,被調去做其他的職務;三分之一是做不好要換別人來做;還有三分之一是做得馬馬虎虎所以可以繼續留任。

如果在不當董事長的情況下,有沒有可能會繼續從政?﹁我不知道。﹂鄭寶清對於未來規畫三緘其口,或許,從不從政的確不是鄭寶清的重點,只要把台鹽經營好,就是他最大的籌碼。

延伸閱讀

現在是最需要人文學科的年代

2021-03-03

真正重要的事情,眼睛看不到

2021-01-27

B型企業重新定義「成功」

2020-12-30

這世界是我們向後代借來的

2020-12-02

變局裡,找一個共識

2020-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