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財政部獨厚陳勝宏、薛凌夫婦? P.39

財政部獨厚陳勝宏、薛凌夫婦? P.39

2004-05-20 11:17

任何一家金融機構的金融檢查報告,幾乎都禁不起輿論與股東的考驗,因此金檢報告向來是財政部主管機關的「最高機密」。但是對於金檢弊端視而不見,卻是公務員向來怕事,其共同存在的問題。

對地區性銀行的金檢,財政部向來嚴格執行,但與執政黨關係良好的陽信銀行,卻直到大股東——立委林文郎爆料,大家才看到陽信董事長陳勝宏、常董薛凌夫婦在陽信有龐大的關係人貸款,金額高達四十億。

根據去年十二月財政部完成的「陽信商業銀行缺失改善情形報告」,早在去年四月二十二日,金檢單位檢查陽信商銀的業務時即發現,陽信辦理授信業務上有諸多缺失。其中,特別指明董事薛凌的關聯戶貸款餘額十五億九八三九萬元,遠較九十年十二月檢查時的七億八千萬元大幅增加超過一倍。

財政部指出,與薛凌有關的關係戶貸款缺失包括:一、杜修利辦理房屋貸款九五一三萬元,資金流入薛凌胞弟薛宗賢帳戶。二、杜修蘭與王玉蘭兩筆合計二億六七○○萬元的授信案,其土地公告現值每平方米三十四萬二千元,竟以每坪高達一一八‧七萬鑑估。金檢官員在報告中載明,「不動產調查表」未敘明鑑價依據或檢附時價佐證,作業有欠嚴謹。

核對陽信董事薛凌在廣大興業內線交易案的判決書,可以發現杜修蘭、杜修利這對姊弟乃是人頭帳戶,專供薛凌與外甥女薛麗華用來買賣大量股票之用。

內神通外鬼
逾兩億貸金流入關係人頭戶

金融局官員同時查出,前述兩億多的貸款,其中一億零六百萬元也流入薛凌的弟弟薛宗賢帳戶,其他資金則流入關係人蒲陽建設公司董事葉明法的帳戶。至於蒲陽建設的法人股東昌慶、豐賢兩家投資公司,董事長又分別是杜修蘭、薛宗賢。

陽信居然通過由利害關係人取得自家銀行貸款,對薛凌確實是「另眼相待」。不過,陽信總行審查意見卻認為這些都不算關係人貸款,只認定薛宗賢是利害關係人。就算只有薛宗賢是利害關係人,但全部流入薛宗賢帳戶的貸款金額也遠超過對他個人的擔保授信限額,陽信在核貸作業上的缺失,很難自圓其說。

除此之外,金檢報告中還明確指出,陽信包括對全陽建設、日月營造等關係戶的貸款,用途均以「周轉金」為名,而且核貸金額遠遠超過這些公司的年營業額。其中,全陽建設流動資產僅一億九千四百多萬元,但公司的流動負債卻達六億八千六百多萬元,讓金檢人員印象深刻。

財政部在去年四月底對陽信商銀進行金檢,離董事薛凌涉及廣大興業內線交易案判刑確定已是半年後的事,但財政部竟渾然不知薛凌所涉及的是最輕本刑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內線交易案,根本不得上訴第三審,並未依「銀行負責人管理條例」,以其判刑定讞,取消其常董資格。

陽信貸放有缺失,薛凌個人又判刑定讞,卻能照幹陽信常董職務不誤,甚至還成為陽信銀形象廣告的代言人,財政部為何對陽信和薛凌如此網開一面,箇中內情令人好奇。

延伸閱讀

台新銀 靠軟實力在財管市場坐二望一

2013-08-08

海嘯後 找回心中最信任的銀行

2009-10-01

台新銀行財富管理 強調專業才能守護客戶資產

2018-04-26

高階財管》金字塔頂端的新戰場 暖心溝通 發現「艱困有錢人」真實需求

2020-08-26

三銀行搶頭香 先攻「私人銀行」七兆商機

2021-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