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開發金併金鼎證 最大贏家現形 P.34

開發金併金鼎證  最大贏家現形 P.34

因開發金購併金鼎證,以及開發工銀打包出售兩百餘家海外公司,涉及內線交易,辜仲瑩從「關係人」改列為涉嫌人,一樁風光的購併案,演變成開發金失了面子、股東輸了裡子。

開發金二○○五年購併金鼎證股權之前,有三家外資不尋常地大舉買進金鼎證股票,三家外資被發現均和香港的凱基證券亞洲有一定的關係,這三家神祕外資第一次在台灣買股票,就只買金鼎證,並從中套利賺走約四億元。

據了解,金管會證期局在去年八月間,已完成在開發金併金鼎案中賺走四億元的三大神祕外資調查報告,同時金管會檢查局在約詢開發金控總經理辜仲瑩時,他坦承「知道」這三大外資公司的董事。

本刊曾向開發金控求證,但至本刊截稿前,開發金控總經理辜仲瑩並無進一步回應或表示,開發金僅表示「一切已進入司法程序,不便表示意見。」

開發金併金鼎案的第一個神祕外資是香港上海匯豐銀行台北分行受託保管巨業聯盟控股有限公司(Mega Alliance Holdings Ltd.;簡稱巨業控股)投資專戶(簡稱:匯豐銀託)。

巨業控股僅有一名董事黎健瑜(Lai Kin Yu)。黎健瑜之夫容天錫正是辜仲瑩的香港凱基證券亞洲有限公司(KGI Asia Ltd.)共同創辦人之一。

據了解,巨業控股的股東為Citi Glory Assets Limited(由Megacity Asia Pacific Unit Trust完全擁有),匯豐銀託投資專戶的最終投資受益人是目前人居住在美國的Ms. Elena Budescu。但是檢調單位對Ms. Elena Budescu的真實身分所知有限。

第二個購買金鼎證的神祕外資來自Mega Advance Limited(簡稱M公司)與Poweredge Investment Limited(簡稱P公司),巧合的是兩家公司的註冊登記在同一個地址。

M公司董事為香港人唐文亮,所有人則是唐文亮、陳美儀夫婦,陳美儀曾經在KGI Asia Ltd.任職,而辜仲瑩又是KGI Asia Ltd.的創辦人。

M公司與P公司當時委託香港大福證券,大福證再透過群益證券香港分公司委託成立花旗銀行台北分行受託保管投資專戶(簡稱花託群益(香港))經由群益證券下單買進金鼎證。

首次交易就大買金鼎證


第三個購買金鼎證的神祕外資帳戶則來自日盛銀行受託保管投資專戶,是由P公司經由香港新鴻基投資服務公司委託日盛銀行成立受託保管投資專戶(簡稱日盛專戶),在日盛證券買進金鼎證。

P公司也只有一位董事曾清儀(Tsang Ching Yee),她也是日盛銀行受託保管投資專戶的最終投資受益人。

據了解,曾清儀與前KGI Asia Ltd.高級人員葉純忠交情匪淺,同時葉純忠、容天錫(巨業控股董事黎健瑜之夫)和陳美儀(M公司董事唐文亮之妻)等三人,還同為香港致盛資產管理公司(Sage Asset Mangement(H.K.)Limited)董事,致盛公司股東則為設立在英屬開曼群島的Sage Pacific Limited,以及設立在英屬維京群島的Keystone Nominees Limited,不過在○六年金鼎案爆發後,香港致盛資產管理公司隨即辦理解散。

據金管會調查,這三家外資自金鼎證於○三年八月二十五日上市,到○五年三月二十八日為止,都無買賣金鼎證紀錄,同時金鼎證又非MSCI成分股,而巨業控股、M公司、P公司這三家香港外資信託專戶在台灣第一次交易,就大量買進金鼎證。

而且三外資專戶都是委託一名國內知名連鎖證券的游姓人士以電話在台灣本地證券商下單買進,與一般外資交易習性不同。

金管會事後發現,匯豐銀託帳戶在二月四日開戶以來,僅買賣金鼎證一檔股票,其他上市股票皆無交易紀錄,且從三月二十八日到五月五日共買進六七一三五張金鼎證。

緊接著換M公司與P公司像跑接力賽,透過群益(香港)從五月六日到七月六日共買進一三二四三張金鼎證;外資買金鼎證的最後一棒則是P公司在日盛銀的受託專戶,包括在六月二十八日首次買進,從七月七日到十月二十一日總計買進三三三四五張金鼎證。

外資大買時開發金歇手


另一方面,開發工銀與開發國際早自二月至四月就已分別大量買進金鼎證,其中開發工銀從二月二日到四月十二日共買進四萬張;開發國際則在四月七日到十二日,在四個營業日內大量買進三五四六四張金鼎證。

但最詭異的是,金管會與檢調單位追查時發現,開發金控六月二十七日召開董事會,決議以市價轉投資金鼎證股票五%到一五%,金管會並於七月二十一日核准,但開發金卻遲至九月九日才又開始買進。

但是巧合的是,從四月到九月這段開發金與開發國際熄火時,正好是三大外資大量買進金鼎證的時刻。

外資倒貨時開發金接手


金管會還發現,開發金內部簽呈在九月二十六日又批定,「加速自市場取得金鼎證券股份」,緊接著十月十九日,開發金(含子公司開發工銀)向金管會申請增加投資金鼎證持股至七○%,但金管會與檢調核對開發金實際買進紀錄發現,開發金是自十月底才開始大量買進,三外資則巧合地像跑接力賽,大量賣出手中的金鼎證。

金管會的最後計算,巨業控股、M公司、P公司三家外資分別透過花託群益、日盛證、匯豐銀於○五年十月二十八日到十二月二十三日期間,合計賣出金鼎證股票七五一九九張。

這些辜仲瑩「知道」的香港人所成立的外資信託帳戶,利用開發金公開收購金鼎證的機會,短短兩個多月,賺走約四億元,但開發金併金鼎證卻迄今歹戲拖棚,還未善了,不知辜仲瑩該怎麼對小股東們交代?

延伸閱讀

存到錢就還房貸、連買車都付現金...一個契機讓她翻轉「無債一身輕」觀念,5年提早滾出千萬退休金

2021-09-15

當年借錢買250元台積電被笑找死,現在我至少7、800元才想賣!工程師靠「傻存股」45歲提前退休

2021-09-03

沒趕上軍公教,如何打造屬於自己的退休18%?他45歲財務自由提早退休:2招打造高殖利率股息

2021-07-15

她靠中華電(2412)存股領息,40多歲回鄉下退休:爸媽滿手不知名小型股,勸都勸不聽該怎麼辦?

2021-07-04

從賺價差改存股,他45歲財務自由提早退休!玉山金、台泥...工程師年領百萬股利的「選股清單」

2020-0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