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單人6000公里的航海夢 P.60

單人6000公里的航海夢 P.60

2007-11-15 10:31

從連續4周夜宿棕熊出沒的區域,到改裝30年高齡的帆船穿越北大西洋尋鯨,郭秋良的冒險犯難精神,並非只是一生一次的創舉;具備夢幻特質的「探險」
二字,到了郭秋良手中,當下成了時時用生命實踐的動詞……

十一月八日,今年度的「KeepWalking」圓夢計畫頒獎典禮上,最後一位領獎者郭秋良,一上台就哽咽得快說不出話來,「我不是因自己得獎而哭,而是看到前面幾位的夢想都太感動了,我覺得自己只是一個瘋子。」

的確,今年其他受贊助的圓夢計畫中,有要幫原住民建立蔬果產銷e化平台、有腦性麻痹患者自力建構數位工作站,還有建置手語資料庫等等,幾乎每個計畫都與公益有關,惟獨郭秋良是「駕駛帆船到北極尋找瀕臨絕種的獨角鯨,然後花三年時間拍攝紀錄片。」

更令人好奇的是,提出這個天真但危險夢想的人,不是年輕氣盛的小夥子,而是一位現年四十四歲的分子生物學博士。他也許真的是一個超級瘋狂的人?

那天,帶著滿腦子的問號與他碰面。照道理,要拍這麼大型的生態紀錄片,應該要有無比嚴謹的計畫和準備才是;結果,碰了面,郭秋良竟帶著大家往陽明大學的攀岩場去,嘴裡直嚷著:「朋友說這是台灣水準很高的岩場,我一定要來看看。」

到現場,幾個人合力拉起繩索,郭秋良竟要示範他最近習得的單繩行走技巧。郭秋良說,「攀岩是我的舊愛,這Slack Line是新歡。」說著就跳上繩子,走了起來,邊走還邊強調,「這比馬戲團的鋼索高空行走還難,這是軟繩,訓練的是腰力與大腿的肌力。」

水、白米加帆船…就是遠征北極的行前準備

沒錯,郭秋良給人的印象,就是個超級愛玩的傢伙;只是他玩的東西似乎都很驚險,就連他的獨角鯨計畫,聽起來也像走繩索一樣,令人為他捏一把冷汗。他的計畫是:「拿到這一百萬元,帆船就有著落了;接下來兩個月,就親自動手修補這條三十年高齡的中古船;有了船,買了白米與水,明年春天就可以出發了。」

第一年,他要獨自駕駛這艘帆船,從美國西岸的波特蘭出發,先往南經過巴拿馬運河,然後往北,穿過北大西洋,航行到北緯六十六度格陵蘭與巴芬島附近獨角鯨出沒的峽灣,整個航程約六千公里。

抵達後,再找Inuit人(愛斯基摩人)協助尋找獨角鯨;「冬天來臨時,先把船停泊在冰島,我回南方整理資料與補給,隔年春天再去。第二年開始拍攝計畫,至少要進行三、四年,我現在還在研究如何改裝水底攝影機。」

這就是他約略的計畫,大部分都是很不確定的內容。「如果第一年沒有掛掉,這真的是件可行的夢想。」憑著對探險的熱情與豐富經歷,郭秋良說服了夢想計畫的評審們,願意給他一百萬元協助他讓夢想起飛。

颱風後…去海底撈取牡蠣棚


那天,從頭到尾,郭秋良反覆說著,「我真的是很喜歡探險的人。」聊天進入第五小時,「探險」兩個字生動了起來,從形容詞變成可用生命實踐的動詞,聽完他的成長歷程,終於體會到,就像郭秋良自己所說,「想要做的事情就去做,不然就來不及了。」

冒險、好奇的基因深植在這位外表斯文的中年人血液中。郭秋良從小跟著阿公住在台南鄉下果園,沒有朋友,大自然就是他的玩伴;在爬樹、抓魚、抓蛇的日子裡長大,對大自然充滿著無限的好奇。

郭秋良十五歲迷上潛水,夏天幾乎都在海邊度過,連頭髮都被太陽晒紅了。「那時,我已經可以在水裡標魚,還靠打撈當副業;颱風後,漁民會找我去海底撈取被吹落的牡蠣棚,一天可以賺上一萬元。」他瘋狂地潛水,不愛念書,自嘲「高職畢業時,連she和he都分不清楚。」

火山爆發後…爬上火山口看岩漿


退伍後,沒有一技之長的郭秋良,在做生意的父親建議下,跑去中美洲瓜地馬拉待了一年,「兩、三個月就學會講西班牙文,在沒水沒電的海邊養殖場當起農技團的口譯。」

中美洲在他眼裡不是貧窮與落後,而是「到處都是大蜥蜴、四眼魚。」他為雨林裡各式新奇的動植物所著迷,「有次遇到火山爆發,當下我就想上去看岩漿,隔了幾天,火山安靜了一點,我找到同好,真的就爬上去看火山口。」他果然年輕時就天不怕地不怕。

一年後回台灣,還是得找工作,在朋友介紹下,跑去做地下期貨,「我還專門去成大旁聽經濟系的課,十個月就賺到一百萬元。錢是很好賺,可是我覺得人生不能就這樣被綁住,我還是想去探險,去外面走走,做沒有人做過的事。」

可是要做什麼呢?二十五歲的郭秋良想著,「一百萬元夠我環遊世界了,可是之後呢?」他想了想,「既然我對生物很有興趣,不如就去美國念生物吧。」接著,他自修兩年英文,看到波特蘭大學生物系招生簡介封面上就是一座漂亮的火山,他想,「就去這裡嘍!」

零下四十度…一塊巧克力充飢攻上冰壁


來到美國的郭秋良,彷彿是野獸回到大自然,他盡情地玩樂與念書。他從門外漢一步一步變成專家,「從生物讀到量子化學、物理,最後回到數學。」大學念完,他申請到醫學院專研生化博士的全額獎學金,「在科學中探索未知的喜悅與探索大自然有同等意境。」

可是,他還是不想只被綁在實驗室裡,郭秋良找到與自己一樣瘋狂的同好Cameron M. Smith(現為考古人類學家、探險家)。

從一九九一年起,兩人南征北討,從阿拉斯加萬年冰河人跡罕至的山壁,到加州約瑟米堤國家公園高達一千公尺的酋長岩峭壁,「我一看到這種地方,就想爬上去。」他們曾在零下四十度時,在冰壁上鑿出一小塊平地,只靠一小塊巧克力充飢,「強烈的企圖心加上密集的出征,使我達到全新的層次,生理上飢寒交迫已是稀鬆平常。」

「不過我實在太愛玩了,博士念了八年,直到去年才拿到學位。」論文交出後兩天,他採買好食物,就決定騎著重型機車從波特蘭往北到阿拉斯加,晚上睡在露宿袋裡,獨自在棕熊常出沒的區域過了四個禮拜,有人問他,「不怕棕熊攻擊嗎?」郭秋良笑說,「我可能都太晚起床,沒看到半隻棕熊,若被攻擊,就讓牠吃吧。」畢業後,郭秋良還是想做沒人做過的事,「如果早十年念博士,我就會留在學術圈,但現在年紀大了,想趁著還有體力時去探險。」

攀千米峭壁…順便採集極地新物種


所以,看到格陵蘭東海岸矗立著數百座像酋長岩一樣的千米峭壁時,「那就成為我下一個目標。」可是光去攀岩沒有意思,「我有很強的專業,應該能夠研究北海的海洋生物,於是挑中了神祕的獨角鯨。」順便,也要採集因地球暖化而大量隨融冰現身的極地新物種。

至此,原本模糊的計畫突然清晰了起來。郭秋良過去三十年的人生:精於海上與野外求生技巧、執著於鑽研生物的熱情、長年磨練的意志與體力,彷彿早就為了他生命這一刻的夢想做好了準備。

/小檔案/
郭秋良 profile
出生:1964年
學歷:波特蘭大學分子生物學博士
經歷:兼差打撈業、地下期貨操作
   員,曾參與南美厄瓜多爾仿
   古大木筏遠征計畫;曾在冰
   島零下40度冰原進行研究

延伸閱讀

退休後不能只有老朋友!我靠跟團旅行、電影聚會,這樣交到一輩子的好朋友

2018-10-24

吳淡如/傷你最深的人,往往是對你最好的人

2019-04-10

40年摯友因一張廣告單決裂!人到中年才懂的事:朋友不必交一輩子,曾經好過就值得了

2019-06-04

「親友沒按讚,原來過世了...」退休族的臉書和你想的不同,「這樣」經營,留下我們最開心的回憶!

2019-11-15

誰說只有窮,才會成為下流老人?施昇輝的第三人生樂活提案

2021-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