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遠航陳尚群不能說的祕密 P.38

遠航陳尚群不能說的祕密 P.38

2007-12-06 11:49

遠航一年內換掉兩位董事長,起因於總經理陳尚群結合吳哥航空樓文豪,想掌握公司最大股權與經營權,目的則是引進外部資金購併遠航以賣得好價錢,究竟這番盤算能否成局,還得看另一大股東徐旭東如何出手與表態。

十一月三十日,遠東航空緊急召開臨時董事會,接到通知的人以為當天要討論的議題,是遠航將辦理減資與增資等事務。結果,到了董事會現場才發現,董事長樂大信不但未出席會議,且已遭悄悄撤換,並由原副董事長林寶漳接任董事長,還從外部找來精通財務操作的陳協裕,擔任副董事長。

原來,前一天一大早,原本擔任富寓投資公司代表人的樂大信,已被告知遭更換法人代表,上任董事長才半年不到的樂大信,瞬間被解除董事長職務。

樂大信當天隨即打包走人,內心卻充滿怨氣與不解,他向友人私下表示,「我真不知道到底是哪裡得罪了陳尚群,也不知道擋了陳尚群什麼財路,才讓我這樣不明不白從董事長一職被拉下台。」言下大有直指此次遠航變天的核心人物,就是遠航總經理陳尚群。

陳尚群不甘只當老二


陳尚群出身於AIG投資部門,十年前被前董事長崔湧帶進遠航,從財務處長做起,一路升到財務副總、執行副總,到去年七月升任遠航總經理。陳尚群稱得上是由崔湧一手提拔,但他顯然不甘於永遠只當老二。

陳尚群事業的企圖心強烈而明顯,尤其在引進吳哥航空的勢力後,一直有意主導遠航未來的發展,並自去年起一路布局。

去年十月,當時遠航的最大股東AIG基金受不了遠航長期虧損,打算出脫遠航的持股時,就由陳尚群牽線,找到馬來西亞上市的旅遊公司大家集團吃下九%的股權。

接著遠航要辦理私募增資時,當時的董事長崔湧找來遠東集團徐旭東,認下半數約三億元左右,占八%的股份。

本來崔湧有意自己認下另外一半的私募增資時,卻被陳尚群攔下。陳尚群因而引進「他自己的朋友」,包括劉思遠、現任遠航董事黃瑞柔、現任監察人鄭博修等股市中實戶進入,帶來三.三億元的資金,約九%的股權。

只是耐人尋味的是,鄭博修與黃瑞柔分別將手中遠航的股票幾乎百分之百質押給銀行,不知到底所為何來。

今年六月遠航股東會改選董監事,據信,就是在陳尚群的布局下,讓崔湧在一席董事都沒拿到的情況下意外落馬。之後,遠航即在航空界友人牽線下,請來在航空界擁有四十一年完整資歷的樂大信接任董事長。

當初,遠航找來樂大信,就是希望透過樂大信與大陸航空界熟稔的堅強人脈,替遠航開拓飛往中國的航權。甚至半個月前,遠航在資金窘迫的情況下,還花了一百多萬元風光辦了熱鬧的五十周年慶;沒想到,事隔一周,樂大信突然下台,整件事背後,讓航空界人士大有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之感。

樂大信向朋友的抱怨,應該是有根據的。從六月接任遠航董事長至今,樂大信幾乎就是個被架空的董事長。

據了解,樂大信上任後,公司大小章就一直掌握在總經理陳尚群的手上,連九月遠航宣布合併遠和投資公司,並出售遠和手上握有的八%左右的遠航股票,造成遠和大虧十七億元等事,樂大信都被蒙在鼓裡。而樂大信也因此氣不過,派祕書跟陳尚群的祕書莊美蓮大吵一架後,才拿回公司大小章;但此舉也讓陳尚群發現,樂大信不甘於只做個橡皮圖章董事長,埋下被換下台的原因之一。

誤觸地雷 樂大信不甘下台


樂大信想當個積極任事的管理者,接任後不久,即發現遠航財報上的應收帳款金額已高達二.五億元之多。

熟悉國內航空界的人表示,就營業額六十億元的遠航而言,二.五億元的應收帳款確實高得離譜,樂大信自然也明白其中道理;在細查後,發現長年向遠航包機的吳哥航空,與一家由韓國人石清榮經營的韓馬旅行社,積欠遠航大筆帳款。

外界因而認為,這是陳尚群最不可說的祕密,樂大信無意間踩到地雷,才迅速被撤換。 而直到樂大信下台前夕,應收帳款繼續暴增為五.九億元,另外還加上應收票據七.五億元,總計超過十三億元,這對財務吃緊的遠航來說,無異是雪上加霜。

對此,遠航財務副總吳勇璋表示,吳哥航空與替遠航爭取韓國航權的韓馬旅行社,都幫了遠航很多忙,所以帳款與票據給他們較同業更多的彈性空間,「付款時間拉長到五個月」,整個遞延下來,才導致應收帳款暴增,未來將會盡量將應收帳款降低到十億元左右。

與此同時,陳尚群卻主導將公司能換現金的資產陸續賣出。首先是十月間,大量切出五萬張北高航線的空白機票給ezTravel,估計能換到現金約一億元,此舉打亂已墜入寒冬的國內航空市場,並殺得同業復興航空措手不及;再則,陳尚群計畫將每年能替遠航帶來數億元進帳的廈門航空貨運股權,以約三億元左右的價格賣出,再獲得一筆現金;最後,近幾個月內,遠航還分批將維修的航空備料出售,種種作為都是為了換得現金。

據了解,不少貸款銀行對遠航的財務狀況頗有疑慮,甚至出現不想展延票期的打算。由於到今年第三季,遠航的每股淨值只有五元,虧損近十九億元,前三季每股虧損已經達三.一元,財務數字確實不好看;因此,遠航得快速改善財務體質,而不斷變賣手上的金雞母,無疑是安撫各放款銀行的手段之一。

其實,從去年開始,遠航的現金就很吃緊,原本的既定策略就是計畫辦理兩次現金增資。第一次現增就是在去年底以私募的方式,帶進包括遠東集團徐旭東在內的資金。

今年年底遠航還將辦理第二次的減、增資;樂大信更有意引進美麗華黃春發家族的資金,這讓陳尚群的主導權面臨潛在威脅。遠航董事會因此快速召開臨時董事會撤換樂大信。陳尚群引進剛認識不久的陳協裕擔任副董事長,取代了樂大信在富寓投資的法人身分。

陳協裕曾任日盛投信發言人、工商建研會祕書長,現任智基科技董事總經理,空降接副董事長,他表示是看好遠航未來三通後的潛力,「有意增資的買家、朋友請他先來督導公司」,未來將遠航減資後,參與增資,「持股越多越好,至少拿下一席董事」。

計算一席董事所需股權,至少須「持股一○%」。陳協裕也透露,遠航大股東馬來西亞大家集團有意成立航空事業,雙方還將有進一步合作的機會。

陳尚群除了迅速找到新金主代表陳協裕,手上最重要的王牌,就是遠航應收帳款的欠款大戶吳哥航空執行董事樓文豪。樓文豪與陳尚群私交甚好,遠航員工表示,去年,幾乎天天看到樓文豪到遠航找陳尚群,兩人就此謀畫拿下遠航經營權大計。

樓文豪在去年年底時曾對友人透露,他手上握有遠航現股九%;有訊息顯示,樓文豪與陳尚群連手掌握二七%的遠航股票,才能在今年六月改選時拉下崔湧,掌握董事會所有席次,完成掌控遠航的計畫。

為布局三通不得罪吳哥航空


樓文豪是前柬埔寨商總統航空台灣分公司負責人,幾年前,總統航空曾向遠航包機專走吳哥窟旅遊路線;後來總統航空倒閉,他成為近年才成立的吳哥航空執行董事兼台灣代表人。

據了解,陳尚群與樓文豪也是看好明年三通題材發酵時,遠航可能因握有濟州島等國際航線等利多,股價衝高而獲利。 

傳聞兩人甚至有意引進國外買家進場購併遠東航空,是否為馬來西亞大家集團還待觀察,但樓文豪是其中重要穿針引線的關鍵人物;外界質疑遠航遲遲不催收高達十三億元的應收帳款,卻用變賣資產的方式改善公司體質,關鍵是遠航希望藉著吳哥航空直航中國各地城市,因此不願得罪握有航權的樓文豪,並希望樓文豪能安心牽成國際購併事宜。

不過隨著新股東陳協裕所代表的資金即將加入,以及崔湧之前引進的另一大股東徐旭東,明年都將各取得一席董事之後,董事會生態丕變。尤其徐旭東股權說少不少,未來是否爭取十億元的增資以取得最大股權,將是另一大變數。

看來,這局還混沌未明的棋,恐怕要等到明年三月一場刀刀見血的股東會後,才會廝殺出個分明!

延伸閱讀

第一季EPS 2.24元、今年預計配現金股利2元...富邦金 (2881)現在適合當定存股嗎?

2020-06-08

日盛金股權脈絡揭密!盤點4大爭議,背後神祕中資現形

2021-02-04

金金併內幕》富邦金透過「日方政商關係」說服大股東點頭,入主日盛金後的助攻為何?

2021-03-31

富邦金股利可望衝3元新高! 殖利率突破5% 原因是「這個」

2021-03-31

疫情升溫,存股族最愛的「兆豐金」現在可以買嗎?艾蜜莉用3種估價法給答案

2021-06-29